【卷三 始是新承恩泽时】  玉娉婷 桂魄初生秋露微(一)

章节字数:2015  更新时间:10-06-27 01:51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跪在地面上的引线听到呼唤声,只扫了一眼,依稀瞧见穿针因步态微快略显蹒跚的身姿,就羞涩地朝着肖彦垂下眉去。

    “穿针引线……”站在面前的肖彦沉吟,看引线突地茫茫然抬头,嘴角不禁挑起一丝笑意,“本王想起来了,你叫引线,可是来见你家姐姐?”

    “线儿。”引线刚想回答,穿针又叫了她一声,这让她不情愿地咽了口。

    肖彦转眸对穿针叮咛一句:“既是女眷进来,陈徽妃会安排的。”说完,回身朝侍卫示意,大踏步地进了府门。

    穿针拉起引线,连声问道:“你怎么会来?家里好吗?爹的腿怎么样了?”

    引线的目光一直凝住肖彦修长的背影,等那背影消失在府门内,似才醒悟过来:“我在家里呆不下去了,出来找你躲些日子。”

    “发生什么事了?”穿针关切地问。

    引线漫不经心地回答:“刘家想娶我,送了聘礼来。你知道爹一向贪财,竟然收下了。我不肯,爹说家里已经有一个王妃了,不想再指望我了。我一生气,对洛儿说去京城找你,就过来了……”

    刘家是韩岭村一带有名的财主,引线不为钱财所动,穿针自然支持她。可是她进王府也不是长久之计,王府不会允许女眷随随便便地住进府内,其他的人又会怎么看待?不知道引线对上次的事情是否还在耿耿于怀,可是她的心里依然内疚,这次她做姐姐的得为引线的将来想得周全点才是。

    引线见穿针沉默着,脸色就阴沉下来。

    府门外驱车的、牵马的、抬鹿的,又有宫人挽了步辇出来迎接各院的主子,场面一派忙碌。陈徽妃由侍女搀扶着,缓步朝姐妹俩走去。站在珉妃面前的那小女子身量苗条,五官精巧绝伦,一双秋水明眸更是妩媚动人,的确是难得一见的天姿绝色。那套粉红虽显得她柳腰纤纤,因为粗廉反而俗气了,让明眼人一瞧便是村姑装束。

    此时她正冲着珉妃生气道:“你不接纳我就算了,我自己找地方投宿去,就是讨饭我也不来求你!”

    “我不是这意思,”珉妃好像很怕她,失去了往常的淡定,急急解释着,“这里是王府,不是自己的家,不能……”

    “怎么不是自己的家?”陈徽妃脱口道。

    穿针见是陈徽妃,让引线见了礼。陈徽妃打量引线,笑道:“并州离京城远着呢,你妹妹这趟来不容易,你做姐姐的理应好生招待才是。你那荔香院虽小,腾个厢房出来还是有的,等会我差人收拾去。”

    引线见陈徽妃这般亲切,便甜甜地谢道:“娘娘人好心好,奴婢恭祝娘娘洪福齐天。”

    陈徽妃笑出声来:“看这小嘴长得抹油似的,王府自有王府的规矩,你冰雪聪明,自会一点就通。”

    穿针谢了,姐妹俩目送陈徽妃进去。穿针见引线的脸色缓和下来,便含笑牵住引线的手,引线也没拒绝,姐妹俩并排进了府门。

    刚跨过门槛,就听后面关门声哐啷响起,引线不禁回头去看,见那朱漆大门紧闭,不露出一丝缝隙。寂静中,里面的侍卫腰系长刀,威武森严地把守。这样的架势引线已经领受过了,但此时她的心仍忍不住蓬蓬地急跳。

    坐在步辇上,穿针和引线一前一后走回荔香院。周围层楼叠檐,曲径通幽,奇花异草掩映在或高或低的树林间,天空中鸟来鸟往,各种幽香扑面,引线看傻了,眼光迷离流转,脸上毫无掩饰的兴奋。

    “姐,你的荔香院在哪?怎么还没到呢?”她的心情一放松,声音带了愉悦。

    “快了,前面就是。”穿针听到引线叫她姐,满心喜悦地抿了抿嘴。

    珠璎和浅画早候在屏门外,引线下了辇,左右环顾,心中的失望直直地冲口而出:“这一路走来,你住的地方最寒酸了,王爷待你不好?”

    穿针淡淡地一笑,拉她进了卧房,吩咐珠璎给引线倒水,自己去橱柜里替引线找衣服。

    珠璎提了水盆进来,浅画又端了一盏茉莉的香茗放在引线的面前。引线气焰向来极盛,虽知道她们都是穿针贴身侍女,却也不怎么把她们放在眼里,冷冷地扫了一眼,自顾端起喝了一口:“看你过得真写意,在府里有人伺候,出去还前呼后拥的,哪像我?活着真受罪。”

    “线儿,姐姐的衣裙不多,你来看看哪件你喜欢。”穿针讨好地唤她。引线一听,放了茶盏过去翻橱子。

    珠璎和浅画面面相觑,两人悄然退到外室,便小声地嘀咕开了。

    “这姐妹俩性情怎相差那么大呢?”珠璎有点纳闷。

    “一个像爹,一个像娘吧?”浅画吃吃一笑。

    珠璎抬指嘘了一声,轻声自语道:“娘娘这么在乎妹妹,可妹妹好像并不在乎娘娘……我怕娘娘要吃亏。”

    浅画被珠璎认真的样子惹笑了,拍拍她的肩,安慰道:“你别胡思乱想了,人家是亲姐妹,谁吃亏谁啊?”

    “这倒是。”珠璎点头。又听得穿针在卧房唤她,忙拉了浅画一起进去了。

    晚膳后,引线巴巴地盼着府里的更漏声响。

    秋天的夜晚,屏门寂静,有少许的树叶开始凋落了,夜风摇曳间杂兰草的清香。引线梳洗完毕,换上荷色缀碎花的纱裙,从厢房里出来,一路张望着进了穿针的卧房。

    穿针一脸恬淡地坐在几案旁,火炉子已经准备好了,她将茶盏放在了几案上。自己盘膝端坐着,披散的黑发用绸条打了个结,懒散地垂在胸前。

    四下里一片静,极柔的烛光笼了轻纱般,又如梦如幻地铺陈开去,满室氤氲。

    引线有了些须的恍惚,不由得轻咳一声。

    穿针闻声抬起头来,见是引线,莞尔一笑:“线儿,你等会,姐姐煮茶给你喝。”

    “我不要喝茶。”引线咬了咬下唇,眼珠一转,无声地飞到穿针的身边坐下,问道:“姐,今晚王爷来不来?”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