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三 始是新承恩泽时】  玉娉婷 桂魄初生秋露微(四)

章节字数:1275  更新时间:10-06-27 01:52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那个引线刚来的夜里,她又提起了景辛宫。

    他慢慢地抿着她煮的茶,她提了茶壶出去,腿脚酸疼感突泛上来,她不由自主地簸了一下,却被他发现了。

    他命她褪了脚上的罗袜,细白的脚背上红肿了一块,他定定地凝视着,双手很轻柔地揉娑起来。或许已经习惯了他的动作,穿针心安理得地接受他的温柔,安静地斜倚在弥勒榻上。

    “龚穿针,换个地方住吧。”他突然说话,面上仍是阴阴的味道,“这里冬天会太冷。”

    穿针默然不语。片刻,又好像不经意地哂道:“臣妾很喜欢景辛宫,那里有很多杨柳。”

    他的手并未停歇,眼神却落在不知名的地方,用阴沉却镇定的声音回答:“那地方,谁都甭想。”

    穿针的心中倏然刺痛,无奈地转过脸去。

    眼前的引线还在好奇地张望着,牵了穿针转入通往景辛宫的路。

    青石道两旁,粉色的、紫色的花正纷纷扬扬地坠落,流年好似白驹过隙,恍如一瞬就星移斗转,天凉了,那压抑的感觉正如那风吹舞叶乱纷纷。

    穿针不由止住脚步,恍惚里一身紫衣的冷霜儿站在眼前,一双黑幽幽的眼睛毫无表情:“你是进不去的,那是我的宫殿,我跟他的宫殿。”

    一股莫名其妙的气恼自脚底升腾上来,她一把抓住引线的手:“走吧,回去。”

    “我还没过去看呢。”引线不情愿地说道。

    “有什么好看的,一个死去的晋王妃。”穿针的语气变了变,冷霜儿活着受尽他的宠爱,死了带走他的魂,难道死也是一种福气吗?

    引线感觉到了穿针异样的举动,兴趣更浓了:“原来是以前晋王妃的地方,怎么这等荒凉?王爷干吗不再扶正?才四个偏妃呢。”

    穿针的心情有了失落,也许不该带引线到这个地方来。可又不能败坏了引线的兴致,思忖片刻,含笑说道:“姐带你去芙蓉洲一带走走。”

    芙蓉洲自然空澈澄明,一路看两边洲畔的楼台,或临水开窗的,或有假山花木遮掩着的,层檐飞栋,真正目不暇接。丝丝清新的风儿徐徐吹来,和着周围的鸟语花香,真个令人心旷神怡。

    她们无目的地沿洲观赏着王府的秋色,却不料邢妃的游舫正慢悠悠地从接天碧荷之间过来,船舫跟在后面久了,邢妃已经耐不住了,船还未靠岸就大呼小叫道:“这都是些什么人呢?堂堂王府,怎么可让外人随随便便的晃悠?”

    穿针一听是邢妃的声音,或许受过其害,人不由微微颤抖了一下,呼吸略见急促。

    引线迷惑地回头,穿针不愿引线碰上邢妃,急急拉住她:“是邢妃娘娘,咱们就当作没听见,快走。”

    “不就长了一双小脚吗?以为王爷多喜欢了。这世间小脚女人多的是,可就没这样长得骚狐狸似的,让人见了恶心!”

    邢妃在后面近乎挑衅的声音,仿佛一瓢凉水陡地倾脑淋下来,穿针垂着头想赶快离开这里,身边的引线突然止步。

    “你在骂谁?”

    她回过身去,直直对上邢妃幸灾乐祸的目光,一对桃花眼已迸裂出难以言喻的凌厉。

    邢妃怔了怔,睥睨引线一眼,随即满不在乎地哼了哼。

    引线也上下打量邢妃,眼眸里暗流汹涌:“你刚才在骂谁?有本事给我重复一遍。”

    邢妃眉眼一挑,轻蔑地说道:“我就骂了,骚狐狸!”

    “你给我下来。”引线朝着邢妃勾指头。

    “线儿,她还会武功的,又是娘娘,别理她就是。”穿针知道引线火气一大,十头牛也难拉她回来。

    “别管我!”引线甩了穿针牵她的手,眼睛阴鹜地对着前方。

    邢妃下了船舫,带了两名锦衣侍女,似笑非笑地走了过来。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