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四 美人娟娟隔秋水】  玉娉婷 美人娟娟隔秋水(三)

章节字数:1857  更新时间:10-06-27 01:59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陈徽妃笑吟吟的走近她,髻云高拥,一副雍容华贵的气度。

    “时隔三年多了,这景辛宫终是换了主人。”陈徽妃的眼睛看向冷霜儿的寝殿,眼波有点荡漾不定,“妹妹性情柔顺,连王爷也被你软化了,足见妹妹非一般人可比。”

    穿针不解其意,轻轻一笑,等着陈徽妃继续。陈徽妃的眼光移将过来,她踌躇着,方将手伸进了穿针的手中。

    她的手指很凉,仿佛长期浸在冰水里,让穿针都有点瑟缩。手指的力道慢慢加大,那股寒意弥漫而上,她说话的语调又低如耳语,仿佛有森森之感。

    “西面的那堵墙虽是没拆,可冷霜儿毕竟是在那里吊死的。寝殿很富丽堂皇,她的东西原封不动地在里面,有人还听到她半夜的哭声,她依然阴魂不散……你不怕吗?”

    周围的空气蓦地凝滞起来,仿佛有阴冷而神秘的暗流在周围浮荡,连说话的陈徽妃也感觉身上起了鸡皮疙瘩,脸色一变,声音微微抖动:“虽说只有我见过她,却没听她说过几句话,到死也没见她笑过。”

    穿针慢慢松开陈徽妃的手,浅笑依旧:“正因为没见过,就没那种害怕感,这里都装缮一新,很美,很静,是不是?”

    陈徽妃眼中似有一道光芒闪过,语气加重:“王爷会到这里来吗?”

    穿针心里一格愣,肖彦是不会,不,是不敢进来的。她吁了口气,看向偏殿,转眼变成满不在乎的样子,道:“她的东西是她的,我可以住在偏殿里。服侍的人别太多,妹妹向来喜欢冷清,人太多倒不舒服了。”

    她不紧不慢地回答着,深深的失望毫无掩饰地抹上了陈徽妃的脸。她回眸淡淡对众人吩咐:“照珉妃娘娘的喜好布置吧。”

    陈徽妃一走,穿针果然吩咐宫人将荔香院卧房的东西搬进偏殿去,那偏殿原先是供冷霜儿参佛拜神之用,冷霜儿不喜欢,偌大的地方一直空着。忙乎了半日,等穿针进去,与住在荔香院并无多少差别。

    冷霜儿的寝殿就在前面玉荷池的西面,拾阶上去,寝殿被参天的银杉遮住了一角,叶片在阳光照耀下,银光闪闪。两边各有一门,系作钟式形,南边的那道门正是通向西边的花园。从外形看,寝殿灰筒瓦庑的檐顶,周围雕梁画栋,看过去气派非凡。

    轻轻推门进去,因为已经开窗通风,一股似兰非麝的清香扑面。首先映入眼中的是点翠凤鸟花卉挂屏,正间东西两侧花梨木碧纱橱,桌椅尽是紫檀木凑成,退光漆面,床上撤了锦绣缎被,有点空,张挂五彩绸缝制的幔帐。周围金鼎铜壶色色斑然,丝丝缕缕的阳光透入,愈显得玉宇澄清,一派奢靡豪华的景象。

    穿针一手轻轻抚住床框,环视四周,那块玉帛到底在哪?

    她不急,她会慢慢找。

    唤珠璎浅画往殿内放一圆桌,焚一炉百和香,香云缭绕间,穿针阖目拜了三拜。

    她就这样站着。

    氤氲的空气中,她依稀看见冷霜儿靠在罗帏内,一湾玉臂做着枕头,秋波懒懒地闭着,一双白璧无瑕的小脚斜露出衾外……

    “冷霜儿。”她喃喃地低唤,“你能告诉我,你为何要寻死?”

    床是空的,一切都是自己的想像。

    她自顾说着,心里那些难解的结始终纠缠着她,难以排遣:“你知道吗?你一走,把他的心带走了……如今我来了,你到底要我帮你做些什么?”

    穿针沉沉地叹了口气,冷霜儿真的走了,等自己找到了那块玉帛,她也该离开这里了吧?

    从冷霜儿的寝殿出来,穿针又在偏殿忙乎着,等厨房里端来了膳饭,她从窗内望去,不觉已是日落晚暮了。

    她想起肖彦还在等着她,正要出去,雯妃琬玉来了。

    “我刚来看你,你就急着要走了。”琬玉开玩笑道,“不耽误你时辰,说几句话就走。”

    穿针见琬玉的气色不大好,隐隐的泛了点黄,便关心道:“可是胃病又犯了?”

    琬玉苦笑:“这病好一阵坏一阵的,习惯了。中午还不舒服,睡了一觉,想着你回来了,这病又好了。”

    穿针笑起来:“把我当灵丹妙药了,早知道你这样,我就早点回来看你。”

    “你想回来,王爷也不放的。”琬玉脱口而出,想了想,又轻叹,“姐姐没任何妒意,妹妹柔中带刚,非平庸之辈,将来必是修来好福。只是想着自己,有点心酸……”

    穿针微讶,她是被肖彦秘密接进东瀛神宫的,琬玉怎知道?

    “也没呆多少日子,王爷就想回来了。”她笑着回答。

    “别说多少日子,就是一天,邢妃也会暴跳如雷的。”琬玉笑起来,“我也是有事找她,无意听到她在发脾气,碰巧听到了。”

    闻言,穿针的脸上终是失了颜色,脑子嗡嗡乱叫。其实她应该怀疑那两名蓑衣人是邢妃派去的,她的父亲是将军,抽调两名兵士轻而举易。想起引线曾经跟她走得近,回想起来不得不让她心惊肉跳。

    步辇抬着她走,但见柳荫暗处荧光闪闪,沿路虫鸣声叫得欢。透了烛光的晋王寝殿外烟霭淡淡,她轻移莲步,远看肖彦飘渺的身影像迎风摇曳的树枝,他抬眼悠闲地观赏着皎洁明月,等着她走近,眉梢动了动。

    “这景辛宫一定有迷人处,连回来侍候本王也忘了。”

    穿针哧的一笑,回应道:“王爷赏给臣妾的东西太大了,臣妾至今还看不够。”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