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四 美人娟娟隔秋水】  玉娉婷 月露谁教桂叶香(二)

章节字数:1849  更新时间:10-06-27 02:00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花梨木碧纱橱里是樟木夹层,穿针一打开,寝殿便亮堂起来,仿佛平添了十多株蜡烛,一匹匹靡丽的画卷霍然在眼前铺开。冷霜儿的衣饰大大超过她的想像,一匣匣精美雅致的珠翠宝玉,金翅玉凤。奇彩绚烂的织锦纹绣,花叶蕊瓣,鸟兽瑞云,漫天满眼的奢华如波涛在面前一浪浪地涌动。

    每打开一个纱橱,穿针仔仔细细地一样样翻找着,又小心地叠放回原处。满殿华光珠耀,周围弥散着陈烟般奇异的香,而不是腐糜朽烂的气味。

    暮色渐渐上来,暮色四合,缓缓将周边明亮的景致笼罩住了。宫灯已经亮了起来,穿针兀立在冷霜儿的寝殿里,她感觉自己灰色的影子幽灵般的,轻轻地从墙面上漂浮起来。

    一只手按住心口,却感觉那里无比的沉,一直在坠落,坠落。希望和失望骤起骤伏,最终跌入万丈深渊,脑子显得混乱不堪。

    一股莫名的倦怠席卷,她颓废地坐在了椅子上。

    她竟然找不到那块玉帛。

    那么,除了寝殿,还会在哪里?

    到了偏殿,穿针疲惫不堪地呆在琐窗旁,茫然地望着窗外的宫墙殿瓦出神。珠璎和浅画只当她还在为早晨鞭炮事件生闷气,加上王爷始终未派人召她,一时不敢出声,连进出也是悄无声息的。

    到了夜里盥洗完毕,换了睡衣,穿针刚刚歇下,陈徽妃来了。

    “你只管躺着,聊几句,让你宽宽心。”陈徽妃坐在床侧,按住她,客客气气的,“也怪我一时没好好说她,又闯祸了不是?王爷生气,把我俩都叫了去,一顿好训。王爷这回说了,要是邢妃再敢骂你一句,他就让阮将军把他女儿领回家去。邢妃听后,一张脸哭得稀里哗啦像猫似的。”

    穿针闻言扑哧一笑:“也没到这种地步,少跟她说话就是。”

    陈徽妃颌首,露出亲和的笑:“你心气比常人平和,这事就算了。她十五岁进府,还像个孩子似的,说话又口无遮拦,心眼倒实。都是姐妹,就看在我的面子上,别惹王爷生气。”

    她又聊了几句,穿针起来送至门口。此时明月霁霁挂天边,夜风拂拂,夹来清新的空气与花草淡淡的芬芳。

    “没想到景辛宫的夜如此吸引人,怪不得邢妃要来争,连姐姐我也有妒意了。”陈徽妃感慨道。

    穿针唤浅画提了柿漆宫灯在前面迎路,陈徽妃早带了秋荷在外守候着,又客气了一番。穿针解释说夜里的台阶不好走,叮嘱秋荷好生搀住陈徽妃,待两盏宫灯消失在台阶,才放心地回了内室。

    这夜穿针翻来覆去睡不着,脑子里尽想着玉帛的去处,疑问百结又猜不出所以然,直到天光开始放亮,方才沉沉睡去。

    辰时,画工长寿夹了画纸画笔过来了。珠璎去厨房了,穿针唤浅画帮忙搬椅子,陪长寿去冷霜儿的寝殿。

    刚坐下,拿出从荔香院带来的金银线收拾着,帘钩一响,琬玉笑盈盈的脸。

    “不速之客又来了,找妹妹讨厌。”琬玉气色比昨日好了些。

    “你要是来,我天天泡茶给你。”穿针笑说,水壶里开始冒了热气。

    琬玉见穿针手里捻的丝线,想了想,说道:“以前听说有织成襦、织成裳的。近世,因为战乱频频,这种织锦似乎是失传了。你前些个月给邢妃绣了七彩花鸟裙,她曾穿着进宫去,连皇后也吃惊了。传了宫中司事过来,说如此针绣胜过先人神技,是哪位高人所作。”

    “我曾经私心重,想你混在一般侍姬堆里进呈给王爷,不免可惜了你这般绣活。想寻一件相配的衣缎,将来与绫锦裙配上去。衣缎找到了,你却走了。”

    穿针听了,应道:“姐姐就是不说,妹妹也会给你绣一件的。”

    琬玉眼光一亮:“不用急,你忙这忙那的,还要服侍王爷,两三个月定是绣不完。姐姐有点贪了,妹妹慢慢来,也不误事。”

    说着,她移近穿针,手指掂起丝线,用无比神往的口气道:“好妹妹,想一想,如若我穿了你绣的衣服出现在人们面前,那是什么光景,该多引人注目啊!”

    说时,她的双眼泛水,在穿针眼里,没有了苍白色,唯是明媚的笑容灿烂,一副娇憨模样。

    水开了,穿针替长寿煮了杯酽酽的莲心茶,见珠璎还未进来,正踌躇着,琬玉端起托盘笑道:“我替你端了。”穿针也不客气,任由着琬玉端着托盘出去了。

    珠璎这时才从厨房过来,手里端着一盘新做的甜力糕,满脸喜滋滋的。穿针笑着嗔怪道:“又馋去了,有了厨房虽方便,怕老是见不到你人影了。”浅画正进来,穿针招呼浅画一起享用,听说琬玉还在寝殿那头,便想着自己过去叫她。

    绣鞋踩过宽阔的天庭,走向冷霜儿的寝殿。刚转过弯,她抬眼望了望,不由停滞了脚步。

    朝阳撒在树上、瓦片上,折射出万丈光芒,把近处的雕栏和远处的半边天空,弄得拂拂扬扬的蒙胧。银杉树下,画工长寿手执画笔端凝而坐,眼光聚集在步步锦支窗上,一笔一画地勾勒着。琬玉静静地站在他的身边,一袭浅樱色的窄窄秋衫,越显玉骨珊珊。一双眼痴痴地望住长寿,一片旭日的光彩反照在她的脸上,远远望去,含笑倾睇,光滟滟的别有一番风韵。

    穿针失神地注视着眼前的景象,过了良久才醒悟,悄悄地退步,走了。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