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四 美人娟娟隔秋水】  玉娉婷 月露谁教桂叶香(四)

章节字数:2155  更新时间:10-06-27 02:00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一盘圆月高悬在天上,夜深人寂的晋王府虚浮在月光下,半朦胧中透着诡异。

    更漏声沉沉,两个纤小的身影穿行在这幽静的迂廊之中,转过花草葱茏的小道,最后在阴暗的偏门前停住了。

    黑暗中,传来珠璎细细的声音:“娘娘,马车就在转弯过去的道口等着,您绕个墙再过去,别让车夫发现您是从王府出去的。”

    穿针飞快地套上一袭宽大的粗衣,用纱巾蒙上了面庞,边叮嘱道:“如果有人问起,你就说我陪王爷去了,他这两日不会在府里。你得特别小心邢妃,别让她探出破绽来。”

    “娘娘,这并州这么远,来回少说二三百里路,您可要小心了。”珠璎虽然不知道穿针急迫想回去的用意,心想事情必是火急火燎的,她不无担心道。

    穿针笑笑,厚重的偏门无声无息地半开了,她的身影灵活地闪出了偏门。珠璎探出头细心地张望着,直到穿针的倩影无声地在墙角消失,才放心地关上了偏门。

    当大地刚被旭日的霞光铺上金色,穿针的马车出现在了并州城里。拉开车帘的一角望去,酒楼店家刚开铺,两边有车马穿梭,五色杂人开始在街面上流连倘佯。天气晴朗得清冽透明,将沿路的劳顿一扫而光。

    南宫府外树影绰绰,幽静无人。朱漆大门紧闭着,穿针上去抓住门上衔环的铺首,啪啪地敲击着。

    “谁啊?”里面懒怠的声音传出,接着门缝里探出一个男人的脑袋,朝着外面警惕地张望着。

    穿针见是上回那个对她不耐烦的,刚想解释,那人已经认出她来,木讷的脸上突然换了奉承的笑颜:“姑娘找的是哪一位?”

    “烦请跟大官人说一声,小女子有事情找他。”穿针和气地回道。那人示意她稍候,大门又关上了。等着一会,门重新开了,那人方哈腰着请她进入。

    穿针一路行来,旭日的绚丽辉映着周围的亭台楼阁,径道处,树荫下,时不时有宿位提着刀枪剑戟的身影,给本就幽深的南宫府添了一层神秘。

    南宫出现在了月亮门前,背着手,带着惊疑的神情看着她。

    “娘娘来这里干什么?”

    穿针急问:“请问大官人,静窦寺烧香那日,您是否陪了夜公子去他老家了?”

    南宫的眼光凝在她的脸上,平静答道:“是的,我在他家住了三日,才回来。”

    穿针闻言,失愣地站着,自言自语道:“难道是另一个南宫大官人?请您务必告诉我实话,您要是没事……他就没事了。”

    “我不知道娘娘在说些什么?”南宫的言语不无讽刺道,“珉妃娘娘若是为了那份相思遑夜而来,未免太草率了,你应该知道这是很危险的。”

    穿针心里一松懈,脸上浮起淡淡的笑意,解释道:“昨夜听阮将军提起‘南宫大官人’,吓了一跳,以为那天夜袭南营大帐的是您。”

    “翼国有百来个南宫大官人。”南宫轻笑,说话有了趣意,“娘娘就认识一个南宫,这个南宫还跟你的夜公子关系亲密,怪不得要花容失色了。可惜睿弟不在这里,等他一回来,你这份心意会转达给他的。”

    穿针释然,见南宫没有留坐的意思,便福了礼转身就走。走过小径,回头看后面没有南宫的影子,想着南宫因自己这种身份,说话一直轻慢于她。他身边的朋友尚且如此,他的家人更会怎么想?心里沉沉一叹,那种释重感没了,反而忽怨忽凉的难受。

    还在沉思着,前面已是大门了,后面有名朱衣小婢气喘吁吁地跑来,说老夫人请她。

    老夫人微笑着看她,依然优雅端庄的气韵。发髻梳理得很光滑,露出一簇青溜的乌云,环翠凤钗衔下翠红欲滴的流苏,一截雪青色细纹百福图缎的裙摆,牵起一双小而精致的凤头鞋。她走近穿针握住她的手,身上有一股子奇异的香味,穿针仿佛在哪里闻到过。

    “不见你心里就不好过。”老夫人感叹道,“你是个实心眼的好孩子,却总让老身想起自己的女儿。”

    “我像你女儿吗?”穿针笑着问。

    “一点都不像。”老夫人呵呵笑起来,“她又矫情又傲气,没你那份安静。”

    “她一定是出嫁了?”穿针见南宫府少有女眷走动,猜想老夫人的女儿必定嫁了个好人家。

    老夫人似被触动,随即轻描淡写道:“死了。”说完,挥了挥手,似乎那事情不屑一提。可穿针看到,老夫人慈眉善目里分明剪过一丝凌凌的光。

    她有点怔忡,老夫人又说话了:“夜郎这孩子,老身看着他长大,自然心疼他。他对你动了心,老身并不反对,就怕他……他父亲不会接纳你。”

    穿针一听垂下了头,老夫人似乎感到自己话语太多,拉穿针在榻上坐了,往缅玉香炉里放了香片,周围弥散着一种醇厚的香气。

    空气似乎凝滞不动,穿针感到了一阵又一阵的困意,脑子晕乎乎,身子又似软绵绵的。眼前的老夫人还在絮诉着什么,一张嘴开开阖阖,俱不清晰。

    依稀中,夜秋睿端端地坐在对面注视着她,眼眸如清寒的春夜。他轻轻地抬起了她的双脚,呢喃地说着她听不懂的话,整个表情恍若晚露般湿润而忧伤。穿针很想实实在在地感受那种温暖绵柔的滋味,可是整个身子如泡沫漂浮得那么远。她挣扎着想唤他的名字,喉咙里却被一种苍凉的东西梗住,眼泪便掉了下来……

    田野里的风顺着车帘吹了进来,耳际里是车轮单调而蛮横的碾石声,穿针一打激灵,醒了。

    她直起身掀帘子望去,马车正急驶在回京城的道路上。太阳正往西天坠去,把整个田野染了一层橘红,看过去愈为壮观,奇丽。

    “姑娘这一路睡得好沉,再过二个时辰京城就到了。”马车夫听到后面的动静,爽朗而笑。

    穿针失神地望着西边的霞光,南宫府最后一幕浪一样拍打着她的神经。是梦境?还是真实?那种晕糊感又上来,她闭了闭眼,咀嚼着南宫老夫人说的话。

    “夜郎这孩子,老身看着他长大,自然心疼他。他对你动了心,老身并不反对,就怕他……他父亲不会接纳你。”

    “你要是心里有我,为何不敢面见我?难道你也怕了……”她低喃着,满心荒凉。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