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四 美人娟娟隔秋水】  玉娉婷 东窗未白孤灯灭(一)

章节字数:2351  更新时间:10-06-27 02:00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珠璎在偏门等了足足两个时辰,穿针换衣服一道回景辛宫时,夜幕已降临。晋王府又安静下来,连周边的林鸟也少了啾鸣。两个人急急地走着,直到看见景辛宫的月亮门,穿针才定下心来。

    “怎么样,邢妃那里有没有动静?”她问珠璎。

    珠璎笑着回答道:“邢妃估计又变老实了,连个鬼影子都没有。”穿针不禁舒了口气。

    珠璎忽然想起了什么:“中午陈徽妃娘娘来过,说是明晚去宫里,要您早些作准备。”

    穿针脑子嗡的炸开,自己满脑子想着南宫的事,差点将这么重大的宫宴给忘了。陈徽妃虽对自己客客气气的,要是问起来露了破绽,也会起疑心的。

    “我有那么傻吗?”珠璎笑道,“我说娘娘去果园那边的工房找画样去了,陈徽妃还夸你的针绣好呢,没多问就走了。”

    穿针闻言忐忑不安的心才平静下来,加上沿途劳顿,唤珠璎去厨房盛了碗小米粥,盥洗后早早的寝下了。

    翌日天色未暗,陈徽妃一身光鲜过来了,看穿针打扮整齐,笑道:“第一趟进宫随我过去就是,悄悄走,别让邢妃知道,不然又闹了。”

    宫车一路载着她们,街面上有零星的灯光亮起来,穿针隔老远的就看见了红墙碧瓦的皇宫。此时又是八月中旬,皇宫周围被澄澈清华的夜色照着,虚浮冥蒙的光辉里,隐约有笙箫声传来,厚重幽深的宫门上结采悬花,下面有青衣宫人夹道迎接,这让穿针想起春天的那次选秀,心里渺渺茫茫的,有恍若隔世之感。

    陈徽妃并未往宴殿走,而是带穿针走过一段甬道,过了迂廊,但见一座飞檐三重的殿阁,蒙蒙夜色中愈显崔嵬深重。有宫女提着琉璃纱灯过来迎接,陈徽妃熟门熟路走得轻快,穿针好容易跟上,只听得陈徽妃的环佩声玎玲作响。

    前面两廊明角灯亮着,寝殿里有人从里面揭了帘子,穿针跟着陈徽妃进去,一股浓郁的沉香扑鼻。山水锦绣幔帐下,皇后端坐在大鸾镜面前,一身绣五彩金凤的正红朝服,精美的凤尾,珍珠如意插满发髻,全身光华散采,映得满殿都染了淡淡的红。

    陈徽妃和穿针上去福礼,皇后站起身浅笑道:“难得一起说说话,快起来。”说着搀住陈徽妃,挽了她的手,“王爷又不来了?唉,这宫宴……他何时会上心?”

    稍叹一声,方瞟了垂眉的穿针一眼,轻轻言道:“邢妃没来也好,闹喳喳的。”

    她们边浅言笑语,边挽手款步往宴殿方向走,把穿针晾在了后头。穿针沉默地跟随着,花气融融间,前面那两名高髻云鬓的丽人姿态高扬地走着,逶迤垂地的层层锦缎裙摆,拖走了一地的贵气。

    夜宴开在波光掠影的碧池畔,殿檐下、八角亭边、树林中,都挂满了精巧别致的彩绘宫灯,皇亲国戚早已济济一堂,周围衣香鬓影、花团锦簇,欢声笑语在池畔漫散,连盏盏鎏金莲纹烛台上的蜡烛,也被染晕似的,在微风里欢快地摇曳着。

    仪礼司唱和声中,皇后接受了众人的跪拜,在正位的凤座上坐了,招呼陈徽妃坐到旁边来。穿针因是晋王妃子,也有宫人恭谨地迎到另一边的席上坐下。刚坐定,又是一阵唱礼声,皇帝肖沐来了。

    肖沐乘坐池中的舫船而来,身上明黄袍带随风飘举,后面一溜的宫女彩娥簇拥着。船靠岸,肖沐轻松地跳下船,面对满堂磕礼的众人,他首先执盏擎杯,奕奕神采中夹着爽朗的笑:“远如期,益如寿,处天左侧,大乐,朕与天无极。干杯!”

    众人齐喝彩,轮番把盏,奉酒捧食的宫女忙碌着。团团明月下,歌兴正酣,歌姬舞女随风起舞,扬袖高歌:

    仙乎仙乎,去故而就新,宁忘怀乎?

    月光如水,复又变淡,渐渐和满眼的奢华融成一道金色。皇宫的夜宴浓浓地铺开着,在渐入高潮的环境下,穿针独自坐着,心里愈来愈感到寂寞,一种难言的寂寞。

    远远的观望着陈徽妃,陈徽妃正跟皇后诸妃们谈得正欢。此时的穿针宁愿做个隐形人,也不愿这样在肉山酒海里泡下去。肖彦让她进宫已经是额外的赏赐的,她是感激的。可是,她实在难以坚持,唯有浅抿一口酒,然后悄悄地出了宴殿。

    圆月渐升渐高,碧池清冷寒凉,水面上漂浮着几朵浮萍,乍起的秋风将一池的水面吹皱成波纹。穿针临水而坐,随手捡一块小石子,扔进水中。

    她幽幽地叹了口气。波光如镜的水面上漾着一圈一圈的涟漪,凉风阵阵,将她的背影定格成一纸浅墨的画,

    后面隐隐有熟悉的龙涎香飘入,她的心跳突然漏了一下,一抹笑意漾在脸上。

    “以为您不来了。”她笑道。

    后面没回应,她疑惑地转头,皇帝肖沐正站在她的后面,脸上染了些微的红晕,一双眼睛晶亮亮地望着她。

    穿针窘迫之极,红垂羞靥,上前福了一礼:“皇上。”

    这个玩兴十足的皇上,总是喜欢出其不意地出现在她的后面。

    肖沐感觉到穿针的窘意,开怀笑起来:“皇弟是不会来的,他已经很久不参加宫宴了。朕正疑惑呢,今日怎么换了你过来?朕没猜错的话,珉妃是个安静的人,皇弟怎会忍心让你孤零零的呆在这里?”

    “王爷不喜宫宴,是为了冷霜儿吗?”穿针试探着问。

    肖沐身子摇晃了一下,凑近穿针的身边,神秘地眨眼睛:“以前宫宴他就陪冷霜儿来,他喜欢所有人的目光都投在冷霜儿身上,让他们看看她有多美……人死了,这个兴趣自然没了。”嘴里的酒味掺和着身上的龙涎香拂拂而至。

    穿针见肖沐周围无人随从,不远处只有少许值班侍卫守候在道边,自己所在的地方又是僻静处,想想不妥,便撩起莲足慢慢朝一座亭子的方向移动,岂料肖沐尾随着过来。

    亭子内也摆了一桌子的玉盘珍馐,空寂无人。穿针正迟疑着,肖沐又说开了:“皇弟总以为尤物就是美色,哪里知道颜色再美,也只是一种物,又怎能使人心旌动摇呢?美色须再加上媚态,才能成为尤物……”

    穿针想起肖沐在东瀛神宫也念起过这段话,今晚见肖沐醉眼朦胧的神情,她突然领悟到了什么,愈加窘迫得厉害,刚想往亭外走,半空中传来一声叱咤。

    “狗皇帝,拿命来!”

    (亲们,很抱歉,《玉娉婷》因是红袖添香VIP作品,所以只能在连城更新到这里。如果您喜欢,请在红袖继续支持暮雪作品。http://novel。hongxiu。com/a/69080/看完全文只需几元钱,如何充值红袖币请看第77章。欢迎进群。谢谢您们,请各位理解作者的辛苦,谢谢留言的朋友,暮雪每次都在留意,真的非常感谢。再见!)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