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四 美人娟娟隔秋水】  玉娉婷 东窗未白孤灯灭(二)

章节字数:1967  更新时间:10-06-27 13:34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说明,《玉娉婷》继续上传,部分是出版稿,里面“珠璎”改成“茱樱”,画工“长寿”改成“明圆”。王爷的妃子应该自称“妾身”或者“贱妾”、“妾”,特此更正)

    一个人影从树丛里窜出,跃过亭栏,一道寒光正对穿针的喉咙。

    穿针骇愕的眼光定在这个侍卫模样的人身上,那刺客猛然一把抓住她的前襟,狠力一拽:“滚开!”

    穿针哪收得住脚,整个人被甩了五六尺远。在后仰倒地的一瞬间,她本能地抓住铺在圆石桌上的台缎,缎子一扯,桌面上的盘碟杯盏一股脑儿倾泄而下,一只青瓷描金的高脚杯正巧砸在穿针的额头上,顿感天旋地转般的晕眩。

    “翼国人害我全家四海飘零,命如蝼蚁,今日我要杀你这个狗皇帝,替我家乡父老报仇雪恨!”

    刺客眼底簇了熊熊火焰,直逼向肖沐。

    肖沐酒已醒,泛红的脸变得煞白,他绕着圆石桌拼命地喊:“护驾!护驾!”明黄的袍带绊着他差点磕倒在地。

    刺客近到眼前,穿针来不及起身,也不知道哪来的力量,举起地面上的破瓷盘朝刺客砸去,那人一躲,拨剑挡开,肖沐趁机逃下了亭子。

    “大胆!”千钧一发之际,传来肖彦的喝斥声,如晴空一声雷响。两剑相拼,银光四溅。飞身而入的肖彦横剑劈杀,身后的侍卫将亭子团团围住。双方拼杀几回,只听铛的一声,刺客手中的剑被震飞,剑身直插进亭柱,剑柄在月光下晃动着,发出亮闪闪的寒光。

    “给本王拿下!”肖彦喝道。

    侍卫们蜂拥而上,顷刻将刺客的双臂紧紧架住,使他动弹不得。

    “肖彦,你可见过孤寡妇孺,活生生被冻死饿死,横尸遍野,白发人送黑发人?就因为我们是柬国人,就该遭此惨祸?你杀了我吧!你杀了我!”刺客拼命挣扎着,骂声不绝。

    “押下去,听候审问!”肖彦冷声道。

    穿针失魂地瘫坐在地面上,耳边是刺客余音未绝的嘶叫声,脑海浮现一幕幕血腥的景象。她不知道刚才惊心动魄的场面是如何经历的,一切突然的发生,又突然的结束。在生死攸关之际,晋王肖彦出现了。

    他本是不会来的,却突然而至,化解了一场凶险可怖的刺杀。

    眼前异常的混乱,闻讯赶来的宫人内侍搀扶起惊魂未定的肖沐,肖沐任凭宫人连扶带搀出亭子,还不忘回头看穿针,不远处还有女子的惊呼声。

    或者,穿针也该哭叫几声,以泄内心的恐慌。可是她偏偏平静下来,因为那道高大的影子正朝她促步而来,她的心,突然被一种无可名状的感觉填得满满的。

    他蹲在她的面前,扶住她的肩膀,将近焚烧的眼重重地烫着她的脸,那逼人的目光迫得她忘了呼吸。终于,她微微笑了,万千慨然化为一声轻叹:“你来了。”

    这一开口,才发觉自己嗓音微弱,轻得让自己也听不清晰。

    他并不说话,一手拢她入怀,深不见底的眼眸愈发幽黑,似笼罩了一层浓浓的清雾。他抬手,小心地撩开黏腻在额前的一缕头发,像是牵动了一脉神经,穿针一时痛楚得蹙紧了眉头。

    周围人声鼎沸声,穿针蹙眉抬眸,一股温热的感觉从额头蜿蜒而下,她的目光直落入这双眼眸里去——就是这双眼,刚才在眼前掠过,让她突然忘记了害怕,忘记了恐惧,给了她无穷无尽的力量和安定。

    她的心安泰着,舒服地靠在他的环抱里,只想就这样睡去,睡去。而在迷糊的一瞬间,他叫喊的声音有了一丝惊慌:“太医!传太医!”

    穿针醒来时,自己已经在晋王寝殿里了。

    眼前光影骤亮,厚厚的幔帐垂地,满屋子的寂静,只有龙涎香袅袅缭绕。

    她挣扎着起身,头部昏沉沉的,抬手一摸,竟是被厚厚的缠了几层纱条。幔帐霍然撩开,肖彦大步赶了过来。

    此刻,这双眼又是明晶清澈的亮,四目相对,他露齿而笑,笑意一如春风拂柳。

    “不要动。”他坐在她的身边,按住她的肩,动作又是轻柔的,转头传唤太医与内侍。

    太医、内侍早就候在外殿,满屋子的人忙着端水诊脉,耳边一片送吉问安之声。

    穿针待屋子里静下来,不好意思道:“臣妾无大碍,还是回景辛宫吧。”

    “那不行。”肖彦有点孩子气地侧坐榻边,让她靠在自己的胸前,“你是救驾功臣,本王赏你暂住这里,免受外人惊扰。”

    穿针低眸,记忆漫漫而来。她是和陈徽妃一起进宫的,然后遇到了行刺事件,这事除了宴殿上的人,对外是秘而不宣的。陈徽妃自然守口如瓶,邢妃不知情,她在这里自然不惹人注意。还有,肖彦他是不会去景辛宫的,因为冷霜儿。她忽觉暗恼,为什么又想起冷霜儿了……她又蹙眉,抬头看去,肖彦正低头凝视着她,目光温和专注。

    “对不住,我来晚了。”他执住她的手,说话有点不利落,“本来不去,后来想想,还是去了。”

    他一句“对不住”,竟让穿针感动得凝噎无语。

    两个人静静靠在一起,此处无声胜有声。

    少顷,有内侍端了药上来,两名侍女随侍而入。

    穿针害羞地想起身,肖彦却未移动半点,只是唤道:“药给我,你们出去。”

    侍女又悄然退了出去,一室静谧。药香弥漫,肖彦将药碗递到穿针的唇边,又想了想,提起小银勺喂她,落手极轻,又笨拙之极。

    穿针感受着药汁的温热,辛涩的苦味全无,只感到心里软软的,像要把什么融塌一块。她低头,想起娘,想起从小一直期待着娘握她的手,温软地唤一声“针儿”……

    无端的,一滴泪水无声地坠落,溅在他的手背上。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