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五 何当共剪西窗烛 】  玉娉婷 无边落木萧萧下(四)

章节字数:2506  更新时间:10-07-05 19:25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过了几日,邢妃带了琨儿散步,竟来到了景辛宫外的一带复廊。她抬眼张望着景辛宫外的月亮门,终于看见引线从一带柳荫出现,洋洋喜色地往宫内走。

    “龚引线!”她大声叫唤。

    引线见是邢妃,回望月亮门内的动静,方慢吞吞地走了过去。

    邢妃嗔怪道:“真不够义气,来了这么长日子,竟然不过来看看我。”

    引线已是京城里的小姐,看得出眼前的邢妃并不怎么受宠,因此没有了以前的那份敬慕,嗫嚅道:“我姐跟你有瓜葛,她要是知道了,会生气的。”

    “才多少日子?就让人刮目相看了。”邢妃挖苦道,“这还是以前的龚引线吗?怎么变了味啦?”

    引线装出无奈的样子,逗引着琨儿:“你知道我家在京城了,自然不能歇在我姐那里,她又管得紧。娘娘的恩典,引线心里念着呢,哪敢忘记?”

    一句话惹得邢妃失了脾气,扑哧笑道:“龚穿针守着她的景辛宫,她还有心思管你?别怕她,有空多去锦萃堂走走,我再带你练箭去。”

    一番话两人又投机起来,引线挑了侍女盘中的糕点去逗琨儿。

    “线儿。”

    复廊里的人闻声侧脸看去,穿针从月亮门走过来,着一身浅绿的衫子,在濯濯的阳光下,宛然雨后的莲叶,宛悠悠浮荡着。

    “我姐叫我,我走了。”引线叨咕一声,蹦跳着走向穿针。穿针朝着她微笑了,伸手牵住了她。

    “狐媚子!狐媚子!”邢妃身边的琨儿忽然叫起来。

    穿针一皱眉,拉起引线往月亮门走,然而引线已经止了步,刚才还笑逐颜开的娇容,此时一瞬间淡了。

    “上次她这样骂你,这次换了个孩子,定是她教的。”她断定道。

    “别去理会就是。”穿针拉着引线,“快回去。”引线跟邢妃热乎在一起,她担心;如若上次那样闹起来,她更担心。

    她的思维仿佛永远赶不上引线的脚步,还不待穿针拦住,引线径直回转到邢妃的面前。邢妃含笑望着她,一脸无辜:“童言无忌,我也没办法。”她身边的琨儿,似是明白了自己的处境,慌乱地抓住了邢妃的袖子,圆溜溜的眼睛瞪着引线。

    引线不容分说将手甩在琨儿的小脑袋上,啪的一声脆响:“小子,好话不学,偏学难听的!”孩子哭叫一声,尖尖的仿若小狼嗥叫,一旁的侍女赶忙抱住了他。

    邢妃见宝贝儿子遭欺负,顿时五内俱焚,扑到引线面前大骂:“你们这些乡下来的粗野东西,没良心,没教养,天生就是狐媚子!活该被人骂!你伤了我家琨儿,我找王爷评理去!”

    引线听邢妃说起肖彦,一时失了神。邢妃的手趁机抓住了她的衣襟,眼看又是一场恶斗。

    穿针惊骇得小跑上去,往邢妃身上推了一把。邢妃趔趄着往后仰,双手抓着引线不放,引线吃不住也跟着倒地,又下意识拉了穿针,三个人倒成一团。

    “这又怎么啦?”复廊边传来陈徽妃的尖叫声,随侍的两名宫女跑过来将倒地的人一一扶起。

    “大人闹,小孩哭的,越吵越凶了。”陈徽妃问明事情原委,心疼地摸娑着琨儿的小脑袋,眼扫穿针,目光仿佛带着一丝鄙夷的凉意。

    “娘娘,你可要公平论理。”邢妃吃了亏,哭诉道,“上回是妹妹,这回可是姐妹一齐上的……”

    “王爷会公平论断的。”陈徽妃淡淡地回答。先让邢妃带孩子回锦萃堂,示意穿针姐妹在景辛宫静候,自己往晋王寝宫方向走,去时优雅自若地撩动逶迤的裙摆,流光熠熠,令穿针心里微微异动。

    晋王寝殿里。

    穿针静静伫立着,面前的肖彦坐在案几旁,低头对着手中的信函沉思着,几案上的文翰、折子堆积如小山。

    自从那夜,肖彦并未再召她,两人的关系似乎又回复到几个月前。要不是这次吵架事件,穿针甚至觉得他们的过往就如一片薄烟,随风散尽,她连他的面也难得见上了。

    她一直在等,等着他抬眸,给她温和的一笑。那么,别人怎么骂,怎么嘲讽她,她都会忍受。

    肖彦埋头批阅,过了半晌似乎才发现她的存在,于是将头抬了抬:“女人真多事,你有了景辛宫,前段日子又陪本王,她们有妒意也是难免的。本王很忙,原本在你那求个平静,岂料你也是耐不住,落了俗套。”

    他垂下眼帘,有了些许暖色的英俊面容,此时又恢复了以往的冷漠。香雾袅袅间,他隔她远远,有若千里,她始终等不到他抬眸。

    穿针的心里无底的失落,他真的对她失望了吗?

    她恍惚无语,想着他曾经柔情的双眸,含笑的容颜,看眼前人比往日更像傲贵不可触的晋王,心里的苦涩和烦乱交缠散不开,顽固地沉淀着。

    “你妹妹真有本事,每次搅得王府天翻地覆的。”他提笔蘸墨,冷冷地讥讽道。

    “她也是为了妾身,是妾身不对。”穿针垂下了头。

    肖彦提笔的手顿了一下,随即又缓缓落字,语气很淡:“你这样护着你妹妹,反而会害了她。”

    此时风起,琐窗外的枝叶如风马铮铮。远处栏杆旁,引线一定着急地等待着她,她说:“姐,要是王爷责怪你,你别揽在自己身上,想处置就处置我吧。”当时她感动地抚了引线的头发。

    在关键时刻,站在身边的除了自己的妹妹,还会有谁?

    听着肖彦这么说,她的心里一阵冷笑,缓缓开口问:“她是妾身唯一的妹妹。”

    肖彦眉头挑动,眸子里覆盖了一层薄冰,甩手将蘸墨的笔扔在砚台上:“出去!”

    穿针的脊背猛然僵住,她的眼睛眨了眨,望住肖彦静止了。

    “我叫你出去,听见没有?”肖彦靠在背椅上,微闭着双目,不胜其烦地挥了挥手,“俗,都是俗人……”

    然后冷冷一笑,极残酷的,刺目的锋利。穿针看着他,蓦地转身而去,绣鞋无声穿过金砖,石榴裙如纱如烟淌在脚下。

    她低着头,风儿吹乱了她的发丝,隐约有引线呼唤的声音,她抬头,望着天真烂漫的笑脸,眼眶里弥漫了泪花。

    引线见穿针神情恹恹的,安慰道:“我算看透这帮贵人,心肠怎么这么毒,这在我们并州根本不会有这种事。那个陈徽妃也是,身份越是显贵,就越是搞不明真笑还是假笑,即便是朝我笑,也是假惺惺的做作,肖彦怎么纳了那些人进来?”

    “姐,别怕她们,有我呢。要是咱们俩人联手,她们不敢对你怎样了。”她主动拉了穿针的手。

    穿针跟着引线越走越快,凉风阵阵,脚下仿佛碾了冰,一步一步冷得沁骨。

    本来以为明了他的心意,原是无法确知他的故事。在这些缥缈无定的光阴里,他与她的关系乍离乍分,到如今才知道,自己在他眼中,充其量就是个俗人罢了。

    算了,还是回到原本平定的日子里去吧。她的心中涌起怆然,他肯把景辛宫给她,终究对她存了顾念,虽然这顾念有时亲近有时冷落,而她已经觉得很好了。

    穿针一心想回到春日里的那份心境去,一桩突如其来的事件发生在了她的身上。

    【注意,现在开始是修改版陆续贴,书中人物姓名有所改变。诸如“珠璎”改成“茱樱”、画工“长寿”改成“明圆”。“臣妾”改成“妾身”等】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