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五 何当共剪西窗烛 】  玉娉婷 鸳鸯瓦冷霜华重(一)

章节字数:2295  更新时间:10-07-05 19:27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琬玉前襟的一半绣成了,穿针心里高兴,用缎布小心包了,独自去琬玉的院子。

    房内所有的帘帐低垂,四面不透光,静得不闻一丝声音。穿针睁眼凝视着黑暗,隐约见床帐两边站着两名侍女,屋子一角置有涂金银鸭香熏,在昏暗中静静吐散着腻醉的香气。琬玉面壁而睡,听见声音动了一动,翻过身来。

    “把你弄醒了。”穿针歉意的一笑,坐在她的身边。

    琬玉让侍女退出,只点了一枝小蜡烛,微明的光影扑上帐帷。穿针这才看清,琬玉比寻常又消瘦了几分,面上、颈上涂抹了厚厚的一层香粉,看不透她的本来面色,只在颦蹙的眉心间,掩有难抑的痛楚。

    “胃病又犯了?”穿针担忧地握住了琬玉的手,那手通体渗寒,无一丝暖意。琬玉的身体每况愈下,春日里见到的如艳艳芙蓉的雯妃渐渐淡去了。

    琬玉半坐在床榻上,一窝云髻已经散作披腰青丝,一片翠钿花摆在面前的锦褥上,她用手指漫不经心地抚弄着,笑道:“崇先生料着我红颜命薄,算得真准。”

    “别瞎说。”穿针心里涩涩的酸,帮她梳理着头发,绾了个松髻,她感觉簪花的手无可控制地颤动着,好容易才用翠钿花簪定。

    “王爷……他没来看你?”她艰难地问道。

    琬玉一怔,举起鸾镜打量着自己,一丝凄怆的笑忽然掠过她的嘴角:“快三年了,这人生最华美的一段,也不过是一场杂芜平淡的梦。光阴一眨眼,便都白了头。王爷?我不去想他了。”

    她轻轻叹气:“鬓未丝,心已老了……”闭上双目,良久不说话,一抹泪淌过厚重的香粉,挂在细薄的腮边。

    穿针好容易哄琬玉入睡,方悄悄地退出了屋子。锦茵层叠的帐卧,笼了轻纱般的香熏,都远远地退隐入无垠的昏暗。渐渐呈现出来的,是一片略显颓败的寝宫,一处深深的小院,里面如豆昏蒙的光焰中躺着一位寂寞的美人。

    穿针的心里,幽怨幽凉的难受。

    缓步走在芙蓉洲畔,这时候的树荫一带寂寂少人,因为心里装着心事,也没去观望周边的景致。前面石板桥上跑下来一妇人,东寻西觅的,脸上略显焦灼之色。

    “琨儿!”妇人呼唤道。

    穿针见是琨儿的乳娘,便往道路边让了让。

    “跑哪玩去了?”那乳娘嘀咕着,睥睨穿针一眼,并不施礼匆匆而去。

    下了桥,便是通往景辛宫的青石道。临水的是一座八角型的亭子,穿针见时候尚早,走进亭内倚榄远望。只见眼前芳草连天,阴云蔽空,巍峨错落的晋王寝宫被重重烟树遮掩着。

    此时的肖彦,是否站在琐窗边,朝外面端凝而望?

    两只蜻蜓从面前款款飞过,落在湖面的浮萍上。穿针出神地望着,潺湲清澈的流水泛着白光,敲击得人的灵魂似脱了壳,漂浮不定。一阵若有若无的风撩过,肖彦深不可测的面容就深陷在这片浮光掠影中。温热的手掌,缠绵的深吻,如水的眼眸一瞬不瞬地望着她……

    仅仅一个月以前的旧事,此时想来突然已如隔世。想着想着,不知道是心碎了还是痛了,她的双眼盈满了雾水。

    琬玉说,鬓未丝,心已老。冷霜儿死了,他亦不能释然。所谓的俗与不俗,此际看来,不过是因了求不得,不能得到,所以在他心里总是最美的。而自己这么想帮他从幻梦中摆脱出来,其实又是何苦呢?

    她叹了口气,再次将目光转到湍流的湖面上。景辛宫在芙蓉洲的上方,这一带的湖水浅而见底,落花、飘叶,还有一团辨认不清的东西浮浮沉沉。

    穿针细瞧那色隐动的宝蓝,突然意识到了什么,大叫一声:“快来人哪!”急惶惶地跑了过去。

    后面猝然响起一声尖嚎,邢妃带着乳娘、宫人、侍女疯也似的朝这边跑来。穿针瘫坐在地,面如土色,眼睁睁看着邢妃飞到了自己面前,朝着湖面凄厉地叫。

    “琨儿!我的琨儿……”

    两名宫人相继跳入湖中,将那个宝蓝色的小人儿抱了过来,首先映入穿针眼帘的,是琨儿那张惨白的脸。

    琨儿死了。

    穿针惘然地看着邢妃哭倒在地,她伸手搭住邢妃的肩胛,想去安慰她,乳娘尖利的嘶鸣声兀的在耳边震响。

    “杀人啦!珉妃杀人啦!”

    她下意识地缩了手,脑子震得一片混沌。她开口想解释,却被一记火辣辣的巴掌击倒在地。她挣扎着起来,叫道:“邢妃,我不是……”话音未落,邢妃狼一样扑了上来,骑在她的身上,左右开弓打得她眼冒金星。

    “你这个恶毒的女人!连孩子也记恨……你还我琨儿!还我琨儿!”邢妃涕泗横流,边打边哭骂着。

    穿针拿胳膊遮脸,因昏乱说话语无伦次:“我是发现他在水里的……琨儿死了,我也难过……”

    “你还狡辩,刚才我找不到琨儿,又见你在湖边闲荡,神色慌慌张张的,就感觉不对劲。想是琨儿贪玩让你碰上了,你又怀恨在心,捂死了他又将他扔进水里,怕人怀疑才装模作样叫一声。”乳娘拭着泪,哭诉着。

    穿针哑口无言,她猛然发现,自己落入了一张早早为她准备的大网中,只要她一疏忽,稍不留意,那张网就铺天盖地罩住她,连个挣扎的余地都没有。邢妃的双手掐住了她的脖子,在力大无穷的邢妃面前,她只是一条滑动垂死的鱼,在案板上等待着宰杀。

    邢妃眼里含恨,琨儿的死让她几近疯狂,锋利的指甲深深陷进穿针细嫩的肉中,咬牙切齿地咒骂着。

    穿针感到一阵窒息,她仰首,恍惚看到凉亭一侧的栏杆旁,站着陈徽妃。因她背着光,身上染了无限光彩,面色反而不清楚,只看见因冷笑而露出的一对白牙齿,腰间锤压裙绦的环佩在风里微微摇晃。

    “我要是死了,她应该是最开心的人吧?”穿针白皙的脸上涂上了一层淡淡的灰,她知道自己的意识正在离她而去,邢妃狰狞的脸一点一点的晃动着,恍如涟漪。

    “阿秋!”

    邢妃的动作被蓦然而来的一声叱呼截断了,穿针的呼吸突然的通畅,仰躺着剧烈地咳嗽起来。此时,她才看见肖彦的杏黄袍角被风轻扬,一双厚底靴子一步步踩在草地上,停在了自己的面前。他背着手居高临下地看着她,那双幽黑的眼眸染了深深的不屑,声音如冰的冷峭。

    “把她弄回去,听候处置。”

    眼前绰动的人影重重叠叠,穿针却冷冷地笑了,在被宫人架起的一刹,她甚至一字一字地念着:“鬓未丝,心已老……”

    落英漫天,秋风掠起喧哗的波涛。隐约地,她仿佛听见一声清越的鸟鸣,悠然而去。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