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五 何当共剪西窗烛 】  玉娉婷 鸳鸯瓦冷霜华重(二)

章节字数:2040  更新时间:10-07-05 19:30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已是深秋,秋气日渐萧萧。景辛宫内的木香菊开了,白里透着微红的蕊,又尖又长的双纹大叶,长得跟普通菊又不一样,秀雅悦目,别有风韵。如若往常,茱樱定会欣喜的笑,而这日,她的哭声从侧殿里隐隐传来。

    穿针默默斜靠在床榻上,一头乌发懒懒地散着,将她半张脸遮掩住了。

    “娘娘如此善良,奴婢绝不相信娘娘会做这种事……娘娘要是不去亭子里,直接回来,就不会这么倒霉了。”茱樱哭道。

    穿针的声音幽幽:“就算今日无事,明日能逃得开吗?”

    王府风言风语骤起,谁都怀疑她是凶手。自己莫名其妙地遇上了琨儿的乳娘,又神差鬼使站在芙蓉洲畔,然后看见了水里的琨儿。全天下都知道她与邢妃不合,琨儿两次骂她是狐媚子,她当众失态过,难道她不会由此失常、失控吗?

    “龚穿针,如果查出是你下的毒手,本王绝不容你!”肖彦冰一样的声音字字刺骨。

    她打了个冷颤,慢慢地起身,晃晃悠悠地走向梳妆台。

    “娘娘。”茱樱担心地想去搀扶她,她拒绝了。

    她直直地坐下,双手撩开遮面的长发。铜镜里的人是自己吗?空洞的眼睛下,一张红肿的脸,嘴角甚至还起了血泡,清晰的掌痕从面上一直延伸脖子,曾经光滑白皙的肌肤上,却凝了一道道紫色的血痕。触目斑斑血印,她不禁伏首于掌中,发出一声长长的、恐惧的低咽。

    旧伤未愈添新疤,这些她都不在乎,唯有心中那股无言的痛,正将对以往曾经的牵念,一点一点地割断,支离破碎。

    “娘娘,你去向王爷解释啊,或者求个情。”茱樱哭着劝她,“前个月他对你好好的,还让你全家都搬来京城,怎么说变就变了?”

    穿针不屑地阖目,不停地摇头。解释么?哭泣么?求饶么?她明白,那个夜后,他已不再以为她与众不同了,他们的过往如同西风下的一根残枝,经他绝然一拗,便脆弱地折断了。

    “娘娘,娘娘。”浅画跑进来,气喘吁吁地,“雯妃娘娘听说你出事了,一定要去替你解释,现在去王爷那里了。”

    穿针吃惊地站起来,跺脚道:“拖着病体,干吗要去?王爷要是斥责于她,我岂不害了她?”

    还在替琬玉着急,守门的宫人过来禀告:“邢妃娘娘要您过去,说是替琨儿守灵。”

    茱樱、浅画慌忙阻止穿针:“娘娘万万不可过去,邢妃娘家的人都在,你要是过去,他们一大帮人,非折磨你不可。”

    穿针低低地冷笑:“琨儿无辜,我自然要过去送送。王爷还未发落于我,我好歹还是晋王妃子,他们不敢拿我怎样。”

    说着换了套素净的,用白纱巾遮住脸,由茱樱浅画搀扶着,又唤了两名宫人随后,款步往锦萃堂走。

    

    天色暗了下来,宫灯已经剔起,老远的,诵经念佛声穿墙而过。穿针在锦萃堂外犹豫了片刻,却见琬玉的步辇朝这里颠颠的过来,穿针细看琬玉的脸色,苍白中添了平静,忐忑不安的心落下了。

    “你没事就好。”穿针扶住了琬玉的手。

    琬玉却浅浅地朝着她笑:“你呀,到这个坎了还顾着我。出事前你来过我的院子,疑点太多,王爷不是糊涂人,定然不会轻易判罪于你。只是那孩子他是看着喜欢的,事情又因你而起,他在气头上,你可要小心。”

    琬玉的手依然冰凉,抚过穿针的面纱,穿针紧紧握住她的手,只留一双含笑的眼睛,手指划过一丝暖意。

    灵堂内磬音声声,烟香袅袅,邢妃一身素白,由陈徽妃一手扶持着,两边素衣素缟的人肃然而立,所有人的眼光齐刷刷落在蒙面的穿针身上。

    穿针端然于堂中,面对着琨儿的灵位合掌默念了一番,将手中的燃香插在小香炉内,随后便转了身。

    “珉妃,我要你磕头谢罪!”邢妃嘶哑着嗓子叫道,人随即冲了过来,旁边的陈徽妃带两名宫女使劲将她扯拉住了。

    灵堂两边的人随即呼天抢地的哭倒在地。

    穿针径直出灵堂,寒风吹动她的面纱,脚步却不散乱。

    她可以退却,但从不唯唯遵从。

    “珉妃,我不会饶过你的……”邢妃的嘶叫声落在了背后。

    夜风乍起,沿道上间隔盏盏对纱灯,光华璀璨水线般流转。两边枝繁叶茂的攀藤绿木,一枝枝地沿着青砖石缝蔓延,铺展在脚下。穿针一手紧紧按着面纱的一角,脚步从未有过的快,却丝毫不见摇摆。

    “娘娘……”后面的茱樱迟疑地叫住了她。

    穿针抬眸,肖彦的步辇行在前面的青石道上,她后面的侍女宫人早已齐齐跪在道路两边。她缓缓地下跪,肖彦的步辇径直过了她的面前,又似忽然想起什么,在离她几尺的地方停住了。

    肖彦并未下辇,昏色的灯光在他的侧脸蒙了一层淡淡的光晕,而他并不看她,仿佛不过是无意经过,一丝动容也没有。

    他开口,语气浅淡:“景辛宫不要住了,回荔香院。”

    她并无言语,只是深深叩拜,蒙纱的脸上是一抹略带寒冷的笑。

    有一次,他突然说话,面上仍是阴阴的味道:“龚穿针,换个地方住吧,这里冬天会太冷。”

    冬天快来临,她从暖意如春的景辛宫又换回去了。因为来过,才发现,景辛宫是为冷霜儿那样高傲显贵的人建造的,她只是名看客,甚至还未走遍每个庭院,就被拒绝于门外了。

    去荔香院也好,或者清寒的荔香院是一个避世的所在,她是喜欢的。

    肖彦看不到她的表情,眉尖微微蹙起,眼中又浮起一丝难读的复杂恍惚,就势挥了挥手,步辇扬长而去。

    琨儿溺水事件暂告一段落,穿针被贬出景辛宫,停三个月俸银津贴。

    在那个清淡的早晨,穿针搬回了荔香院。她慢慢走在柳荫道上,不经意地回头,望一眼檐翅高翘的景辛宫,那一刻,她的心头触起隐隐的痛。

    再见了,冷霜儿。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