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五 何当共剪西窗烛 】  玉娉婷 鸳鸯瓦冷霜华重(四)

章节字数:1966  更新时间:10-07-06 10:02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他是这样对线儿说的吗?”

    穿针听着茱樱的叙说,胸臆里无端热血涌动,好容易平静的心瞬间起了波澜:“王爷喜欢别人我管不着,线儿是我亲妹妹,她的事我做姐姐的一定要管。”

    茱樱担忧道:“王爷如今冷落娘娘,余怒未消,您这一去岂不火上浇油?”

    穿针哪顾得这些,披了斗篷,唤上浅画出去了。

    寒深霜重天,刺骨的冷风再度拂过,穿针感受着身体逐次的寒冷。遥遥望见晋王寝宫隐如水烟,一众内侍宫人肃立于金瓦重檐下,整个看过去华贵而陌生。

    曾经从这里被他撵走,这一去竟是山长水阔,穿针涩涩地想着,将身上的斗篷裹得更紧了。

    坐在案几旁的肖彦抬眸,琐窗紧闭,有点暗淡的光线洒在他的脸上,向来捉摸不定的眼神愈发深不可测。

    “龚穿针,这段日子是不是不好过了?”他的心情不错,有了心思开玩笑。

    “请王爷容臣妾说几句。”穿针直面肖彦,声音淡淡的。

    肖彦的嘴角有了笑意,站起身慢慢靠近穿针,龙涎香的气息漫漫扑到她的脸上,逼得穿针闭上了眼睛。发髻上枝梗缠环的簪花和面上的肤色相映衬,只是簪花素里透了艳红,而她的脸色却白得近乎透明,毫无生气。

    “有什么话?说吧。”肖彦以为她会讨饶,笑意加深,伸出手搭在穿针浅藕色的衣襟上。她的下颚有淡紫的掐痕,明晃晃的映在他的眸子里。肖彦下意识地想去抚摸,穿针垂下头,轻轻地避开了。

    肖彦的手僵在那里,不过他很快地一笑,等着穿针开口。

    “请王爷收回喜欢的话,线儿是个单纯的孩子,她会当真的。”穿针说道。

    一瞬间,肖彦脸上的笑意隐去了,他生气地望定穿针半晌,讥诮道:“你以为本王开玩笑?本王说的可是真话。”

    “怎么可能?”穿针淡然一笑,“谁都不是冷霜儿,臣妾不是,线儿也不是。”

    “你——”肖彦身子一懔,脸色沉得阴云密布,又无言以对,只是朝着穿针怒目而视。

    穿针福礼转身,她的步态轻盈,很快走到屏风口。

    “龚穿针,你过来就是想说这些?”他不甘心地在后面喊。

    “三个月会很快的……”穿针的声音穿风而过,只余下肖彦怅然的身影,在阴暗的室内伫立良久。

    穿针回了荔香院,天气又冷得快,便早早让茱樱生了火炉,一夜碾转反侧,心里那份莫名的幽怨始终无法排遣。

    翌日辰时,暖煦的阳光爬到了屏门外,趁着天色好,穿针招呼茱樱、浅画将箱柜里的衣被晒一晒。三个人正忙碌着,垂花门外有守门侍卫禀告,说府门外来了个小后生,自称是珉妃娘娘的弟弟,有急事找穿针。

    穿针意识到家里出了事,慌忙赶到府门,果然是庆洛。

    “大姐,娘病了。”

    原来引线回家将银锭交给龚母,龚母不放心穿针,再三询问,引线只好将穿针在王府的处境招了,虽是轻描淡写的,龚母至此茶饭不思,今日一早就起不来了。

    穿针焦急难耐,去陈徽妃院子里告假,陈徽妃客气地应允了,临走甚至还安慰了她几句。

    龚府门外,守门的小厮缩在石狮子旁遮着风。穿针由庆洛扶了进去,里面寂静少人,依稀能听见落叶之声,沙沙的,夹杂在寒风起落之中。天井里龚父悠闲的小调声触进她的耳内,让她刹那间有进了韩岭村老家的错觉。

    天井里的龚父躺在新做的藤椅上,一旁的引线吮着手里的蜜瓜,看过去也是懒洋洋的。阳光暖暖地照着他们,挂在檐角下的鹦哥咕咕的唤了一声。龚父和引线抬眼见是穿针,龚父慌不迭的想起身,穿针摆手示意,随庆洛进了龚母的屋子。

    病榻上龚母看见穿针进来,眼睛一亮,唤道:“针儿。”

    穿针坐在娘的身边,鼻子一酸,眼泪情不自禁的流淌而出:“娘,针儿没事的……”

    “小毛病,洛儿别大惊小怪的。”龚母嗔怪庆洛,“你大姐有自己的难处,别去给她添乱。”

    龚母握住了穿针的手。娘的手暖暖的,让穿针感觉很踏实很满足。不知何时起,娘的两鬓染了一丝霜白,眼角的皱纹纵横,床头依然摆着绣缎,千百般色彩相异的丝线,鸟兽在其上飞驰栖止,花木迎风承露,尽态极妍。

    “习惯了,娘要是放下这些做贵夫人,心里空落落的,捻起丝线就踏实。”龚母的脸色有了暖意,抚摸着穿针尖尖的下巴,“针儿,难为你了。”

    穿针心里似掏空的难受,倚在龚母的怀里嘤嘤哭了起来。

    天井里。

    龚父仔细地观察着引线的神情,引线并未发觉,眼光迷离失神,沉浸在自己的心事里。

    “线儿……”龚父神秘地唤了她一声。引线吃惊地抬眸,依旧恍恍惚惚的。

    “你去王府那么多次了,王爷怎么样?”

    “您说什么呢?”引线忸怩了一下身子,浑身不自在。

    知女莫如父,龚父眯起眼睛,自言自语道:“给王爷当妃子也不错……”

    “让我跟姐共侍一主?我不干。”引线脸上微微泛红,嘟起小嘴。

    “这有什么不可?自古姐妹共侍一主多的是。你姐生性懦弱,没什么大主意,还不是听你的?”龚父见引线眼光开始发亮,继续开导她,“爹想过了,咱家单靠你姐过日子,有点悬。你既聪明又漂亮,以后王府不就是你们姐妹的天下?”

    “可我猜不透晋王到底怎么想?”引线为难道。

    龚父鼓励她:“你要记住,晋王爷终归是个男人,英雄难过美人关……想法子接近王爷,你这鬼灵精还要爹教你?动动脑子,我的好闺女。”

    引线咯咯笑起来,她的表情有点调皮,明晶黑亮的眼珠滴溜溜转动着。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