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五 何当共剪西窗烛 】  玉娉婷 朝如青丝暮成雪(一)

章节字数:2553  更新时间:10-07-15 13:27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窗外鸟儿叫得欢,阳光透过窗上的镂雕,温暖地照在床上。穿针睁开了眼,发现自己醒得晚了,娘的床榻上空荡荡的。

    她霍然半坐起,抽出枕下的信笺细细地看了看那个字,又抚额沉思了半晌,将信笺重新放回原处,起了身。

    梳洗完毕,出了屋子,拐过鱼池,朝着引线的侧房走。从王府回来,引线一直沉默着,谁都猜不透她的心思。唯有她这个做姐姐的知道,只要把肖彦的话告诉她,她又会开心地笑的。

    龚母从引线的房里出来,脸色有点慌乱,看见穿针,双手颤动着就要倒。穿针叫了声“娘”,上前一把扶住。

    “线儿……线儿不见了。”龚母的声音带了哭腔。

    穿针一下子就愣住了。

    她急忙扶着龚母进屋,引线的房间整理得比平时干净,梳妆台上,她向来喜欢涂抹的胭脂粉盒不见了,穿针打开衣橱,便明白了。

    引线,她离家出走了。

    “这些日子老感觉她不对劲,平时爱闹的,这回换了个人似的,问问她,她这性子……”龚母坐着直啜泣,“女大不中留,越大越难猜测她的心思。”

    “娘,我们分头去找。”

    “上哪找去?”龚母急着问。

    穿针茫然,是啊,上哪找去?唤了女仆过来问话,说是小姐吃过晚饭后就把自己关在房间里,一直没出来过。

    实在没办法了,把此事告诉了龚父,龚父一听也变了脸,着上庆洛把整个京城的客店旅舍寻了个遍,一连三日,未果。

    穿针也去王府打听,琬玉殓葬后,王府清寂不少。肖彦回了南营大帐,寒风萧萧,府门紧闭,外人不得进入。穿针在荔香院里呆了呆,茱樱安慰道:“引线姑娘向来机灵,娘娘不要担心,以前她独自来京城找你,不是好端端的?”

    一句话提醒了穿针,她霍然起身:“茱樱,快去给我讨辆马车。”

    韩岭村。

    穿针从马车内慢慢起身,一手掀起车帘。一股寒气顺风蓦然扑来,混着泥土的味道。正是清晨,泥石路两旁的柳条随风乱舞,池塘上到处是残荷败叶,雾气溶溶,村里人家笼罩在苍茫的烟波之中。

    沿着台阶走,老樟树依旧巍然挺立,龚家院子就在眼前。夏天的那场大水冲走了许多房屋,人们搬的搬,走的走,人烟逐渐稀少,到处是残垣断壁,满目荒寒凄凉的景色。

    穿针推了推院门,吱嘎一声,门竟然开着。

    她在楼下转了一番,然后轻手轻脚的朝楼上走,转过楼梯口,正好看见引线的房门大开着。晨曦透过雾霭,蒙蒙地撒进天窗,剪出引线孤寂落寞的侧影。她望窗而坐,双臂盘着双腿,那张脸依然慑人心魄,美得不见一丝瑕疵。

    穿针悬起的心悄悄地放了回去,她轻柔地唤了一声:“线儿。”

    引线转过头来,她的动作有点生硬,神智似乎飘荡在远处,眼里是满溢的绝望——是的,绝望。她呆呆地看着穿针,一声凄凄哀哀的抽泣,攀结了折射的光线袅在屋梁上。

    “没人要我的……谁都不理我……不要我。”

    穿针眼睛里酸楚难耐,但她还是走过去拥住了引线,强笑着开口:“姐不是来了吗?姐理你。好了,姐这就带你回去。”

    她拉住引线的手,想扶她起来。引线挣扎着摇头哭泣:“我不回去,死在这里算了……”

    穿针心里千头万絮,搅得胸口推堵的难受:“没有事了,王爷他答应给你名分。”

    她以为引线闻言会破涕为笑,岂料引线初始一怔,接着哭得更凄惨,肝肠寸断。

    “不会的……”

    穿针只好不停的安慰她,直到引线哭声变轻细了,从包袱里掏出烙好的麦饼。引线稍微平静下来,想是饿得慌,大口大口地吃起来。穿针想像着向来娇生惯养的引线这几天是如何渡日子的,越想越悲,眼泪不停的流。

    安顿完引线,她下了楼,进厨房翻找点吃的。米缸里空空如也,龚父每年藏在地窖里用来过冬的红薯还在,她开始忙碌起来。

    厨房里冒着热气,红薯的清香一浪浪的扑鼻。阳光洒得院子里暖洋洋的,她唤引线下来晒晒太阳,并把换下的衣服拿到河边去洗。回来时见引线还没下来,又唤了一声,引线才无精打采的走下楼。刚走了几步,突然俯下身“哇”的呕吐起来,把刚吃进肚子里的麦饼吐了个精光。

    穿针见引线面色苍白,估摸着她大概饿过头了,忙让她在院子里坐下,去厨房端了碗红薯汤给她。谁知引线刚咽了半碗,呕吐感又上来,弯着身子不停地干呕,把胃里黄绿色的酸水都呕了出来。

    穿针脑海里仿佛有什么轰然炸开,她死盯着引线,声音都颤了:“线儿,你吐了几回了?”

    引线开始后怕,哭起来:“姐……”

    眼前无数个引线的影子在重重叠叠,穿针感觉自己快要倒了,她勉强撑住了椅子的把手,声音艰涩得只能吐出几个字:“姐带你看郎中。”

    “我不去,姐,我怕……”引线惶恐的脸上已经没了血色。

    “没有事的,万事有姐……线儿,以后别做蠢事了,好好过日子,姐不怪你,不怪你。”穿针颤抖着抬起手,含泪抚住了引线的头发。

    原本,她和他不会留下太多尘缘的,她知道。该去的,终归是要去,该留的,总会留下。她只有默默做些该做的事,裹住内心那份哀痛。事已至此,她无话可说,她为他留了颜面,也为自己留一个转圜的余地——她要让他知道,她是龚穿针,是轻贱不得的。

    “姐……。”引线欲言又止,抱住穿针的双臂大哭特哭起来。

    白日里的并州城热闹异常,刚过元宵,望铺子上依然挂着五彩灯笼,给本就喧嚣的街道增添了喜色。

    引线整个头用纱巾围着,只露出一双迷茫慌乱的眼睛。她傀儡似的任凭穿针牵动着,两人不知在街面上走了多久。穿针忽然止住脚步,转眸朝引线一笑:“到了。”

    引线抬眼看了看招牌,无奈地跟着穿针进去了。

    过了晌午,天色又阴沉起来,浅灰色的天空就像引线的心情,低涩而沉重。她们坐在回韩岭村的马车上,引线偷眼看着一旁始终沉默的穿针,车外的光影透射在穿针的脸上,弥散着无比安定柔静的美。

    那一刹那,引线的心尖处莫名的颤动了一下。

    她轻轻地唤了一声:“姐。”

    穿针抬眸,浅浅的笑了笑,一手轻抚在引线的小腹上:“明日姐带你见王爷去。”

    “王爷他真的要我?”引线问得吃力。

    穿针安慰她:“王爷答应的,就不会变,你别胡思乱想了。”

    “姐,我想走着回去。”引线突然说。

    穿针不明白引线脑子里究竟想的是什么,见她从郎中那里出来如此安静,心下宽慰,搀着她下了马车。

    杨柳婆娑,道上烟一般缥缈的两个人影。穿针深吸一口气,她们俩重新一起走在家乡的泥石路上,多少日子了?真的很遥远了,那一刻,幸福的窒息感代替了先前的那段辛涩。身边的引线突然携住了她的手,她侧眸,惊讶地发现,引线含泪望着她,满心满意俱是深深的愧疚。

    “线儿,怎么啦?”她奇怪地问。

    引线跨前一步,朝着穿针直挺挺地跪下了。

    “姐,是我错了,真的是我错了。”她呜咽了一声,继续说道,“那人不是王爷,是皇上……”

    穿针的脑子刹那间空白一片,她睁大着眼睛,望着跪地的引线,久久不能言语。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