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五 何当共剪西窗烛 】  玉娉婷 朝如青丝暮成雪(二)

章节字数:2051  更新时间:10-07-16 10:06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韩岭村的夜。

    素色缀了碎花的棉被,露了一角破棉絮,因为久未晒太阳,有了霉湿的味道,人就是睡得再久也感觉不到一点的温度。穿针在上面又覆盖了一层,她和引线相拥着,到了半夜开始有了暖意。

    天一亮,她就带引线回去。

    引线睡得深沉,乌发遮掩的脸孔依偎在穿针的胸前。穿针抬手,指尖轻轻拂开遮住引线脸孔的发丝,引线的唇微微翘着,像个酣睡的婴儿,天真得让她心痛。

    她凝视这张脸,几近沉重地笑了一笑。十八年来,她与引线第一次相拥睡在一张床上,是因为引线出事了,她就是水中的一根浮木,溺水的引线紧紧抓住了她,才能有机会浮出水面。

    谁能告诉她,如何帮引线?

    “皇上他不承认,怎么办呢?姐。”引线哀求道。

    她还是感激引线的,不管怎样她终究告诉自己,那人不是肖彦。那一瞬间,她的内心百味俱全,连她自己也说不清楚,究竟是欢喜,还是悲伤?

    “别走……龚穿针。”依稀中肖彦在叫着她的名字,她痴痴地望着眼前静的夜,好像看见他清俊的眉眼惹上一层忧伤,他在后面紧紧地将她环住,仿佛怕她消失。他定是意识到,总有一天,她会离开。

    她,错怪了他。

    原来,他与皇上,正如她与引线,身边来回的,都是最亲的亲人。

    她的心头涌起酸楚,泪水湿润了眼睛,不由得唏嘘了一下。引线微微睁开了眼睛,用困倦的声音喃喃道:“姐,你帮我。”

    “好,姐帮你。”她掖了掖引线枕下的被窝。

    东方渐现鱼肚白,几缕曙色带着晨风从东边天空款款而至,村子里有了鸡鸣之声,一辆带蓬马车迅速地消失在蒸腾而起的寒烟之中。

    京城近郊有两个要塞,一为北营大帐,通往北邻的轺国,由肖彦最得力的诸部将把守。轺国是个小国,人口不满十万户,而这两年连续大旱,庄稼田地均颗粒无收。轺国无奈向翼国借粮赈济,肖彦即开仓放粮,一时间轺国有了不少生气,百姓饥馑之色一扫而光,加上轺国向来民风纯朴,倒开始有了起色。故此,轺国国君感念肖彦之德。

    最关键的要塞便是南营大帐,一者那里地势险峻变幻莫测,翼国兵器库多隐藏于此,二者向来好战的柬国人蠢蠢欲动,境内一些蛮夷和盗贼多有反叛,过年后,肖彦增加重兵,自己亲自坐镇。一时,整个南营大帐被封锁得严严实实,连个苍蝇也休想飞进去。

    帐外守卫的甲士们持枪执戟,盔甲熠熠生辉,“肖”字大旗在他们的头顶上迎风飘扬。远远的,一辆马车停住了,从车内翩翩走来一位姿色姣好的女子,脸色略显疲倦,眼眸平静而清远,风刮起她的裙袖,抖落一身的风尘。

    “干什么的?要塞重地,不许外人进入!”站立齐整的士兵用手中的长戟挡住,眼光平视。

    “麻烦兵爷通报一声,就说叫龚穿针的女子有要事见王爷。”

    “王爷有令,就是皇亲国戚也休得进入半步!”

    穿针迟疑地挪动脚步,无奈重新回到马车旁,略略的思忖片刻,吩咐马车夫直奔皇宫。

    皇宫外也是把守森严,大排宫人侍卫个个刀枪剑戟,声势浩大。穿针站定,抬眼望了望天空。此时正值黄昏,一轮胭脂般的落日缓缓沉着,赤霞的光芒搁在飞翘的宫门上。

    手持拂尘的值班总管过来,朝她恭谨的行礼:“珉妃娘娘。”

    “我要见皇上。”她微笑。

    宫灯早早的挑起来,霓色滟滟中,唯见满目繁花绿草,婆娑的树木。透过昏昏日影,肖沐的寝宫就在眼前,重重叠叠的花院绮楼,显得分外深闳幽静。

    寝宫内的内侍出来禀告,皇上去某位嫔妃娘娘那里了。穿针说不碍事,她就在外面等。值日主管和内侍对望了一眼,又不好得罪这位晋王妃子,只有无声无息地告退。

    她就在寒风中茕茕伫立,隐约的,笙箫鼓乐声从远处传来,她甚至能想像出皇帝肖沐正举着玛瑙盏惬意的笑。

    家中的引线定是翘首等待,等待她给她好消息。

    胭脂红的落日终于沉下去了,天空暗沉下来,殿外的琉璃纱灯明煌煌地燃着,照得周围亮如白昼。肖沐的笑声清晰可辨,此时他正悠闲地坐在御辇上,前有宫人开道,后有侍卫九龙黄伞护驾,一溜人簇拥着,朝着穿针的方向冉冉而来。

    不经意的,肖沐的眼光溜过,就蓦然地定格在穿针的身上,无可置信地看着她。

    灯光若晚霞铺开,迅速地,在年轻的皇帝眉目间镀上一层红晕。

    “珉妃,你……你来了。”他说的有点语无伦次,四寂无声,恍惚能听见自己心跳的声音。

    穿针平静地望着他,脸上依然淡淡一片。

    肖沐下了辇舆,一直走到穿针面前,浮出暧昧的笑意:“外面风凉,咱们进去说话。”

    穿针悠然开口:“臣妾请皇上答应一件事。”

    “珉妃何必客气,你若是有事,别说是一件,一百件朕也会答应的。”肖沐又发出惬意而舒心的笑。

    穿针二话不说,双膝跪地,把个肖沐吓了一跳。

    “请皇上纳龚引线为妃。”她的面色肃然,清越的声音穿透肖沐的耳膜,刺得他嗡嗡作响。

    “你让朕要你妹妹,为什么?”肖沐失望极了,脸色变得难看。

    “她怀上了您的孩子,皇上。”穿针每个字落得极脆,连一边的宫人侍卫都不由得垂首暗笑。

    肖沐失措地盯着穿针,哼笑道:“怎么可能?真荒唐,就这么一次……”

    “皇上承认有这一次了。”穿针截住了他的话,“引线也偏偏怀上了龙种,臣妾在此恭贺皇上。”

    肖沐刹那间讶然无语,不禁恼怒地看向穿针,但见她面色淡静,一点起伏都没有。

    “如果朕不愿意呢?你打算如何?”

    “臣妾就在这跪着,直到皇上答应为止。”

    肖沐一愣,随即赌气地一甩袖:“朕偏不答应,看你跪不跪!”说完,转身进寝宫去了。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