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六 芙蓉帐暖度春宵】  玉娉婷 芙蓉帐暖度春宵(一)

章节字数:1925  更新时间:10-07-19 13:46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白日光景,外面通亮的光线照耀落着锦纱的琐窗,那层薄薄的光晕,反射在铺了毡毯的地砖上,檀木床榻上,所有的陈设都笼罩着暖色的光辉。

    肖彦睁开了眼睛,环视头顶上的暖幄,转首看向床的内侧,霍然起身。

    “龚穿针!”他开始大声叫唤。

    无人应答。他飞速地起来,赤脚走到屏风口,又唤道:“龚穿针!”

    “禀王爷,珉妃娘娘一早去荔香院,说是过会儿再回来。”外殿的内侍小心地禀告。

    肖彦嘀咕了一声,唤内侍进来伺候更衣盥洗,等到梳洗齐整,还不见动静,耐不住去了殿外。

    阳光暖洋洋的照,周围的雾气还未散尽,穿针飘渺的身子如凌波冉冉,走得近时,雾水已经打湿了她额前的头发,她抬手往后捋了捋,不经意看见了站在外面的肖彦。

    肖彦目不转睛地望着她,穿针想起自己在他身边躺了一夜,不觉含羞低下头,从他面前无声地穿过。一抹促狭的笑意漾在肖彦的嘴角,他悄悄地跟在她的后面,过了屏风,张臂将她环抱住了。

    “一早就得罚你。”他扳过她的身子,俯首凝视她泛红的脸,“以后起来第一件事,是先道声‘王爷早’,你是我的妃子,梳洗更衣那些事就不用别人做了。”

    他吓唬她:“咱们之间那些秘密被别人看见,多不好意思啊。”

    穿针的脸上红云朵朵,解释道:“看王爷睡得沉,定是累了。妾身有包新买的好茶,想拿来煮给王爷尝尝。”边说边将手中的茶包放在了案几上。

    肖彦的目光并未移开半寸,幸福的感觉涨满了原本空洞的心口。他低头吻了她的手心,眼光落在她的唇上,他的呼吸轻轻地溢上她的眼睫:“你不累吗?”

    他握着她的手,这一握,早就暖了她冰冷孤单的心,从此无怨无悔。她含笑摇了摇头,轻轻地入了他的怀,他的心跳紧贴着她的心跳。她知道,从昨晚起,她是不会再有旁顾的了。她生命中的旅程一直在等待,等待今生的执子之手,与子相约。心不再有挂碍,那个渺茫的白色身影愈呈浅淡,而眼前的这个人却是真实地陪伴在自己的身边。此时此刻,她仿佛望见自己的心盈盈盛放,满足地陶醉在漫天飞花的初春。

    肖彦已经情不自禁了,心中那种莫名的烧灼感觉无边无际地蔓延开来,温润的唇片在她的脸上缓缓厮磨,她的额角,她的眼睛,她的嘴唇……他紧紧地搂着她,很细心地解开了她的裙带,幽幽的说“想要你”时,她不由得微微战栗了一下。

    “王爷,这是白天……”她下意识地想固守她与他的距离,那份固守却是如此脆弱不堪,很快地在他缠绵的吻中化解了。

    她在他的两臂中愈加的娇小玲珑,就像绽放的花,甜美地环绕着他。他对她的情欲也无限地膨胀了,他用他全部的灵魂去应和,去享受,为了她的娇媚,为了她的勾人心魄的美。他滚烫的手温柔地爱抚着她,令人晕眩地,顺着腰间柔绵的曲线,抚遍她的全身。穿针颤颤地闭上了眼,喉管中发出一声声的轻吟,很低很软,足够把肖彦的激情膨胀到最高处,他全身心地覆盖上去,带着一种静默的、令人惊奇的力量与果断,向她坚举着,她颤战着降服了,她的一切都为他开展着,双手不自禁地去抚摸那张英俊的脸。蓦地,她仰起了头,浑身一阵战栗,他再一次用吻堵住了她的唇。

    “针儿,我进去了。”

    他第一次叫着他的“针儿”,和平的,温情的进入,这种久违的沉醉的欢欣让他感觉只有天上才有,一种新的东西在灵魂深处浮露出来,那一刹那,他的眼里泛起了泪水。

    穿针娇媚地应和一声,他吻着她,一边柔情似水地律动着。

    没有冷霜儿,没有夜秋睿,天地间只有他们两个。他携着她尽情地奔驰,投奔在那泛滥的波涛里,幽暗的巨浪一波波地拍打着他们,又慢慢分开,左右荡漾,悠悠地,深深地。

    帷帐垂地,重重纱幔拂拂荡荡,窗外渗进来的光与影徘徊在室内,淌佯不去。整座寝宫寂静无声,穿针静静的躺在肖彦的胸前,抬眼看着他的脸。此时的肖彦双目紧闭,眉头已经舒缓下来,一弯唇角微抿着,说不出的安适。他的手臂环着她,这样的姿势维持久了,穿针微微一动,身边的肖彦睁开了眼睛。

    “睡吧,再睡一会儿。”他把盖在他们身上的锦被往里抽了抽,掖在穿针的后背,就势搂她更紧,花一样地揽在怀中。

    二月初五,孝闻巷的龚府内喜气洋洋,张灯结彩。

    左邻右舍都争相过来看热闹,鞭炮声声,从上午一直放到现在。

    龚父笑逐颜开地在房内踱来踱去,每踱几步,就喜滋滋往桌面上齐整整铺着的方块黄绫端详几眼,看它一百遍不厌,一千遍不倦。

    这就是圣旨,他龚老二做梦都做不到的圣旨,就在眼前。

    他的宝贝女儿,今日真的要成为贵人了,赐一个“蕊”字。自古女子都是先入宫后赐名的,那赐名的也是受宠得志的,引线还未入宫就遭此殊荣,足见她的美貌在后宫嫔妃之上。

    凭他女儿的聪明,从贵人的位置往上爬,那是指日可待的事。

    算命先生说得真准啊。

    他乐颠颠地朝着引线的房间赶,一名宫女正端着鸾鸟花簪的步摇、缨络进去,一不小心绊了一脚,盘中的头簪差点掉落,宫女赶忙撩了一把。

    “轻点,轻点,这是贵人娘娘戴的!”龚父跑过去,厉声吆喝着。

    宫女并未理会他,径直进了房间。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