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六 芙蓉帐暖度春宵】  玉娉婷 芙蓉帐暖度春宵(四)

章节字数:2177  更新时间:10-07-22 11:51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是臣妾。”引线应道,声音轻灵地划过肖沐的耳畔。她直率地看住肖沐,可心里无法抵住厌恶,对这种游戏的厌恶。

    “是你。”肖沐认出她来,懒懒地起了身,唇边扬起一丝没有温度的笑:“不乖乖地呆在自己的宫里,出来搅什么乱?”

    “臣妾请皇上回瑶华宫。”

    肖沐哧笑出声,唇角扬起:“要么在这看热闹,要么自各回去。”

    “皇上不去,臣妾不走。”引线坚持着。

    肖沐已经意兴阑珊,他并不理会她,挥了挥手。待那些小脚女子都出轩了,才挑了眉宇,对着引线讥诮道:“皇弟要朕纳你为妃,如今你也遂了心愿,该满足了,你还是回去吧。”

    “臣妾要的不是这些,皇上如今是臣妾的夫君了,今夜臣妾要求并不为过。您不替臣妾想想,也得替肚子里的孩子想想。”

    肖沐瞥了她一眼,挖苦道:“别拿你肚子里的孩子来压朕。想当初你是冒名来着,恐怕是看上皇弟了吧?也怪朕太粗心,竟让你给缠上了。”

    引线气得面孔青白,胸脯剧烈地起伏着,反讥道:“皇上不也看上我姐了?堂堂一国之君,反做这种苟且之事。”

    肖沐脸上惯有的笑意猛然收敛,手指着引线,眼角散射出凌厉的寒光:“别以为皇弟罩着你,你就可以如此放肆!”他的面上现出嘲笑和讥讽,“那次朕也在纳闷呢,如此温柔的珉妃怎么骚得猫叫春似的,朕心里还恨之痒痒,原来是你在叫啊,要不要再叫一遍给朕听?”

    引线气得浑身发颤,脾气又收束不住,一扬手将茶几上的果盘打翻在地,满盘的果子骨碌碌滚在他们的脚下。

    “谁希罕当什么蕊贵人,明日叫人把胎儿打掉,逐出宫去好了!”引线哭着,转身就走。

    红烛滚出千重泪,满屋柔和的烛光映着引线苍白而柔弱的脸。她抽泣着,哽咽着,断断续续的哭泣声在空落落地回响。铜镜里的半妆美人凄凄哀哀的,更显梨花带雨,蝉露秋枝,只是,心中涌起的是一种无法明喻的空洞,整个身心如被抽空似的。

    “蕊贵人。”宫女端了描花瓷盆进来,盆里盛满着热水,好心劝道,“您还是歇了,别哭坏了身子。”

    “出去,都出去!”

    引线赶着她们走,停止了哭泣。

    哭死也没用。

    入宫来竟也是穷途末路,比穿针初入王府的处境还艰难,她狠心抛下最后那句话,是不甘心,不甘心皇帝对她视若无睹。她的美貌,对于看惯了六宫粉黛的皇帝来说,丝毫不起任何吸引力,她在入宫的第一夜便败了,败得一塌糊涂。

    她颓丧地坐着,头上花钿翠翅宝簪一迭一迭地卸下,耗了半个时辰,才将整盘头发披散下来。她感到了轻松,刚梳了两下,心头又沉重起来。

    她站起身,褪去了所有的衣裙,连蟹青色绣双蝶繁花翩跹的肚兜也甩了,在铜镜里端详自己雪白姣好的肌肤。她低头,下意识地抚摸自己的小腹,对于里面的小生命她是懵懂无知的,她难以想像没过多久那里便会鼓胀起来,她甚至还要大腹便便的在人们面前晃来晃去。

    原来幸福是摸不着,抓不到的东西,她涩涩地苦笑。双手摸挲着逐渐凉滑的胸脯,有种涨裂的疼。

    此刻的肖彦和龚穿针在干什么?她想着白日俩人恩爱的光景,此刻的龚穿针定是小鸟依人蜷缩在肖彦的怀里,他们才是幸福的吧?

    为什么?为什么倒霉的总是自己?她低怨着,从骨头到灵魂都在层层的剥开,无可磨灭的惨烈。

    “蕊贵人,皇上来了。”外面的宫女突然大惊小怪地叫道。

    她吃了一惊,拉了厚重的锦色窗帘一角,却见有宫人执了彩绢宫灯,引着肖沐悄无声息地进来。引线的眼珠骨碌一转,收拾起地上的衣裙,飞快地围上了海棠红掐丝睡袍,入了衾,背朝着床外一动未动。

    一直小心翼翼守在屏风口的宫女,等肖沐漫步进来,落了帘子,蹑手蹑脚地退了出去。

    肖沐径直走到床头,唤道:“蕊贵人。”

    引线动了动,拖起慵困的声音:“皇上有事白日再说,臣妾乏得很。”

    “哎呀,朕良心发现过来了,你却撵朕走吗?”肖沐嬉皮笑脸地凑过去,躺在了引线的身边,那股龙涎清香撩得引线一阵颤栗,她回过身,正对上肖沐温和安适的笑脸。

    肖沐就势搂住她,嘴角灿烂地漾开:“你是个美丽的女子,朕还真有点舍不得。为了肚子里的孩子,朕理应待你好一点,是不?”

    他轻轻挑开了引线身上的睡袍,引线细腻如白瓷的肌肤裸露出来。引线紧张地看着他,肖沐的脸上带着些微的亢奋,放在胸前的是一双保养得十分精细的手,手指纤长得如同女人,微露的骨节在光线下透着青白。那手已经不规矩起来,引线一惊,抬手想要推开他,肖沐沉重的身子压了下来,牢牢地将她束缚住了。

    “我的肚子!”引线突然惊天动地的喊道。

    果然肖沐侧了身,抚摸她的动作也变得轻柔了,掌心的温度弥漫至全身,让引线心底有了莫名的悸动。她闭上眼,喉咙里发出一声怡然的低吟,肖沐不知怎的轻叹一口气。

    “皇上一定又想起我姐了吧?”引线依然闭着眼,嘴角浮起一缕笑,无邪得让人晕眩。

    肖沐咬了咬牙,心神又荡漾开了:“你知道,皇弟发了火,朕不敢怎样……你姐真是个尤物啊!以前还能熬得住,被皇弟一骂,这滋味更难熬了。”

    “臣妾虽出自乡野人家,可也不是贪图荣华富贵之人。那夜臣妾也是无意去的,本想看看东瀛神宫的景致,我姐就让我了……臣妾阅历浅,什么都不懂。”

    两个人竟有惺惺相惜的感觉。

    肖沐手中的动作停止了,引线微侧过头,就看见肖沐微眯着眼睛,那道眸光凝在不知名处。

    熟悉的感觉如潮水般涌来,在那个夏日的黄昏,肖彦出其不意地出现在龚家院子里。这是她第一次见到他,那高大的人影兀自挺立着,眼光落在围墙外面的老樟树上,几只麻雀正唧唧喳喳地闹着。金色的阳光撒进院内,铺到他的侧面上,他也是微眯着眼睛,若有所思的样子。

    手指颤抖着,最后环住了肖沐,如同在幻觉中抱住了肖彦。房内静极了,一颗清泪无声地滑过她的脸颊。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