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六 芙蓉帐暖度春宵】  玉娉婷 今年花胜去年红(三)

章节字数:1905  更新时间:10-07-25 13:12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天才蒙蒙亮,穿针睡得深沉。迷梦中,有人在轻呼她的名字。

    “针儿……”

    她吃力地睁了睁眼,身边的肖彦正低头看她,眉目间带着温柔的笑意。屋内昏蒙的光影掩得英挺的轮廓半明半暗,她恍恍惚惚地呢哝一声:“你回南营吗?”挣扎着要起身。

    肖彦将她整个人揽在怀中,轻轻拍着她的肩:“睡吧,过段日子我派人来接你。”

    穿针的心安定下来,很快的,在他轻拍细荡中又睡过去了。

    悠悠醒来,红日映在锦绣窗帘上,身边没了肖彦的人影。

    她坐起身,回想起天亮前肖彦暖如春风的笑,自己光顾着睡,连个道别的话都没有,心里暗暗自责着。衾被凌乱,床榻上还余有他们缠绵过的痕迹,身上还隐隐酸痛,脸上却发烧似的烫。

    几名侍女打帘子鱼贯而入,有伺候穿针梳洗的,有垂手在屏风口等着使唤,穿针忽然阻止道:“你们都下去吧,屋子我来收拾。”

    晋王寝宫里的侍女很识得眼色,多把她当作了寝宫里的女主人,全都告退而出,落了帘子。

    穿针开了琐窗,让暖煦的阳光透撒进来,肖彦的寝殿笼罩在金色的光芒中。她收拾完,用鸡毛掸轻拂本就一尘不染的摆设,她逐一摸将过去,在殿角的大漆金樟木箱旁停住了。

    里面有什么?她心念一动,手指轻轻划过箱盖。

    富贵人家多把平时珍爱的物件放在自己的房内,时不时可以拿出来赏玩一番,肖彦也不例外。只是肖彦从未当着她的面掀开过,或者他本不是趋风附雅之人,那箱子成了空摆设。穿针从容地掀起箱盖,如同对着蒙尘的老物什,竟有陈旧暗伤之感。

    果然,一箱子亮晶晶、黄灿灿的,晃得穿针几乎睁不开眼。进贡的嵌玉如意、御赐的水晶杯、宝石珊瑚帽顶……腌金浸银的重重叠叠,弥散开整屋的华光珠耀。穿针双手扶了箱盖,正要放下,不经意的,箱角处一块叠得平整的似绸似帛的东西,引起了她的注意。

    她用十指掂起,轻轻抖开,一块三尺见长的缎子完整地展露在她的眼前。它是如此的不起眼,初看与穿针见过的任何丝锦无异。很近地俯看,锦面上柔滑而冰凉的,像女子凝脂般光洁细腻的肌肤,隐隐地闪烁着月光冰晶的辉。

    “玉帛……”穿针惊喜交加地盯着它,不禁轻呼出声。

    这就是夜家为之呕心沥血的玉帛,她以为再也找不到它了。不是没想过它在晋王寝殿里,却没想过她会是如此容易地看到了它,它躺在那个箱子里,安静地,天天等待着她。她激动地低下头,抚住那片帛面,如同放下曾经的承诺,知道,她以后不会欠另外一个人了。

    她想,这是她自己的事,她会好好去解决的。而如今这块玉帛还是属于肖彦,她不能私自拿走,还是等机会吧,只要知道它真的存在,她的心就安然。

    她吁了口气,将玉帛叠好,重新放回原处,最后她放下了箱盖。

    肖彦去南营大帐有些日子了,他并没有派人来接她。穿针在惦念中打发着时光,心神始终不宁。这日,宫里有公公过来,说蕊贵人身体欠安,想见珉妃娘娘,轿子就候在外面。

    穿针一惊,唤了茱樱,上五肩轿儿直奔皇宫。

    到得皇宫,上了宫内准备停当的步辇。穿针催促着抬辇的宫人快些走,把后面的茱樱跟得跑出汗来。引线的瑶华宫分外安静,两边的侍女恭身迎候。穿针径直进了房间,一眼看见引线好整以暇地靠在侧首榻的玉色夹纱枕上,盖着红纱被,一张娟娟秀脸映得愈发娇艳动人。

    穿针轻舒口气,嗔怪道:“线儿,吓了姐姐一跳。”

    引线咯咯笑起来,眉宇间毫无遮掩的兴奋,依旧逃不开的稚气:“我要是不这么做,姐会主动进宫来?”

    “你是我妹妹,怎会不来?”穿针也被她逗笑了,面色一敛,“和王爷一块来。”

    那次跪宫事件后,肖彦暗地示意她不要私自入宫,她也顺从地答应了。要不是肖彦军务繁忙,她应该早随他进宫看引线了。

    引线一愣,随即轻轻颔首,朝垂立在房内的宫女挥挥手,那宫女会意,引着茱樱出了房间。

    “姐,你来闻闻这枕头,那是我自己做的。”引线兴致大好,只穿粉红海棠织锦袍衫,宽宽大大的。穿针眯起眼,一股花瓣的清香在鼻尖弥漫。

    “那是各色芍药花瓣装的,花了我两天的工夫。”引线得意地歪着新枕头,迷醉般的神情,“枕着一囊杂花入睡,梦境里都是最好的,想着什么,什么就会出现……”

    “皇上……对你好吗?”穿针迟疑地问,她是关心引线的。

    引线毫无不快的神色,回答得很干脆:“皇上人才风雅,貌也俊秀,又多情又慷慨。那么多嫔妃有爱他的,慕他的,怜他的,一大后宫全是他的女人。”见穿针满脸担心的样子,突然想起什么,唤了宫女进来,“珉妃娘娘难得进宫一趟,你带她去旁边的花园坐坐。”

    她拍拍穿针的手:“姐,你先去,我梳洗一下,好久没跟姐聊了,我随后就到。”

    穿针自然不会让引线扫兴,出了寝殿。由宫女指引着,迎面柳荫里有座青粉花墙,开着月洞门,信步走了进去。

    眼前真换了一番眼界,前方接着一座九曲红栏的石桥,压在一池春水上。两岸桃花茂盛,左右两带沿墙的曲曲折折的回廊,穿针才起脚几步,空气里忽然有一种熟悉的龙涎清香。

    她回头,刚才陪伴在后面的宫女不见了。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