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六 芙蓉帐暖度春宵】  玉娉婷 碧海青天夜夜心(一)

章节字数:2267  更新时间:10-07-27 10:09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穿针乘了步辇往宫门走,清爽的风吹过整个皇宫,吹过她含笑的脸,伴着花木的馨香。她理了理被吹乱的发梢,身旁的茱樱嘀咕道:“娘娘,奴婢总感觉不对劲,怎么她们一开始就把奴婢支走了?”

    穿针一怔,接着笑道:“哪有你想得这么多的?引线过得好,我放心了。”

    “可您总让人不放心。”茱樱轻声道,“王爷要是怪罪下来,奴婢可就惨了。”

    穿针笑起来,安抚茱樱:“小人精,王爷要是怪罪于你,我替你担着。”

    这时,远远的,宫门外传来马的嘶鸣声。紧接着,宫门两边的侍卫黑压压跪了一地,一匹通体火红的赤烈马从宫外飞驰而入,身上的红鬃飘飘欲燃,风把马上人飘渺的披氅吹成了飞天。

    “王爷!”茱樱惊呼。

    抬步辇的宫人随着声音全都匍匐在地。

    肖彦的赤烈马昂首挺胸驰骋在宽阔的天庭上,近得穿针的步辇,肖彦跃身下马,挺直似剑的身躯割裂了刺目的阳光。他大步来至穿针面前,伸手扳住她的肩,从上而下,从下往上,细细地审视。最后,用亮得不亚于雪光的眸子注定穿针:“他对你怎样了?”

    穿针倒气定神闲,浅淡的笑意经唇渲开:“妾身不是好好的?”

    “叫你别私自进宫,怎么这般不听话!”肖彦的脸上有了怒意,他大声地朝她发脾气,眼波里划过一道暗青色的阴影。

    一瞬间穿针愣住了,脸上薄薄的一层血色迅速地裣去。

    “王爷……”她感到不知所措。旁边跪着的茱樱慌忙道:“王爷,是奴婢有错,不该让娘娘进宫的。”

    “少插嘴!”肖彦在穿针面前来回了几步,眸光投向皇宫深处,敛着眉眼,冷冷地咬了咬唇,“谅他也不敢怎样。”他不容分说地抱起了穿针,将她举过马背坐稳了,自己翻身上马,巨大的披氅将她整个人包拢住。

    “王爷,去哪?”穿针惊惶地抓住了他的衣襟。

    只低低的一个字:“走。”肖彦扬鞭,赤烈马犹如一团焰火,笼着烟一般的两个人向宫外飞去。十几名身披甲胄的侍卫紧随其后,直往南边去了。

    耳畔有泠泠的风声,道路两旁的绿树飕飕而过。穿针蜷缩在肖彦的怀里,张开双眸偷看前面的景致,渐渐地,她明白过来,唇边再度浮起微笑。

    阵阵春风阔大而光滑,像一匹最柔软的丝锻,滑过他们的脸庞。穿针明白,他要将她带往一个从未体会的地方,他的神情又变得平静的,唇紧紧抿着,眼眸端凝而坚执。她抬眼看着他,蜷得更紧,微笑着不说话。

    她知道,他是真的真的在意她的。

    “还笑?”果然他略带责怪的声音在耳边拂动,“听手下人禀告,差点把我疯掉。”

    她湿润了眼眶,脉脉无语。两个时辰的路程,他们相拥而行,各自缄默地守着这份难得的沉寂。春光明媚,风儿散漫了一路的飞花。

    南营大帐。

    帐门大开,众侍卫簇拥着肖彦的人马进入,门两边戴盔束铠的守卫欢呼不已,跪膝迎接。放眼过去,一片片营寨栉比罗列,整齐划一。山风吹得旌旗猎猎,持戈执戟的精兵在阮将军的调度下,列成整齐阵势。阮将军一挥银枪,队伍迅速列成另一阵势。那铿锵的呐喊声,就像永不停止的钟声,坠入耳鼓。

    肖彦策马,不停驻的,继续前行。

    “我带你去一个地方。”

    山腹幽岫,他终于抱她下马。他小心地扶着她走,脚下是松软芊绵的青草,听着鸟儿聒噪的啁啾声,阳光千针万芒地撒入。香风习习,山花从迷离的碧空飘舞下来,须臾之间如红雨霏霏,白雪纷纷。

    终于,他们站在峰顶上。满目苍翠葱郁,无数的山峦连绵起伏,如绿色的波浪逶迤而去,与天际与白云连成一片。远处,飞瀑好似浩瀚汹涌的水飞悬倒洒,一弯彩虹在空中曲亘横跨。脚下是沉寂的山涧,南营大帐就点缀在山谷中。山脉的边际悬着灿粲的太阳,烂漫的金辉延拓出一幅丰润饱满的画轴。

    肖彦豪情万丈,挥袖,将明媚的山川斫成一袭凌轹的战袍:“这就是最需要固守的地方。”

    穿针恍惚地看着,这不是冷霜儿在梦境中描绘的山水画吗?

    其实也是极正常的。冷霜儿爱画画,那时的他带着她四处走,去皇家狩猎场,去他的军营大帐。他要让世上的人都看见她的美,她的才情,希望她冷傲幽澈的眼眸是他马蹄下的落花,是他手中剑柄垂下的流苏……对冷霜儿,她不是没有妒意。可一想到冷霜儿离开后,他的忧伤与无助,她的心里,有柔软纤细的疼痛。

    “在想什么?”他发现了她的恍惚,牵起她的手。

    “她来过的,对吗?”也许她不该这么问,在某些必要和婉的时候,她总渴望知道一些冷霜儿的事情,作为一个女人。

    肖彦轻笑,揽她入怀,气度从容:“又傻了。我带你来想说一句话,对任何人都没说过的话。”

    穿针的脸色开始肃然,屏声静气地等待着。肖彦深吸一口气,辗转的目光顺着他的手指,划过她的眼睛,她的嘴唇,最后轻落在她的小腹上。

    “针儿,我们要个儿子。”

    穿针立时满面通红,她随手挣开了他的双臂,背朝着他,嗔道:“以为是什么要紧的事,偏到这地方说这话。”

    肖彦在后面重新环住她,认真道:“这地方最灵验了,山川作证,天地可鉴。”

    “我俩只有一年之约呢。”她打趣道。

    “你已经是我的人了,还想跟谁?”肖彦脸色一变,扳过她的身子,一双眼睛紧张地定住她。

    穿针嗤的一笑,调皮道:“妾身要是跟别人了,王爷会原谅妾身吗?”话音未落,他的唇蓦地捉住了她的,一个霸道而猛烈的深吻,让她一时不能透气,迷失得连站立的力气都没有。好半晌,他的舌尖舔上她的耳鬓,恶狠狠的口吻:“今日你吓唬我二次了,看我怎么罚你。”

    穿针朝肖彦莞尔一笑,以饱满的情绪,轻轻入了他的怀。肖彦极目远眺,似要尽情将万里江山收入眼底:“我见青山多妩媚……针儿,我要你明白。”

    他更紧地揽住她,眼中的坚执丝毫不漏。穿针深深地望着,她喜欢他的痴情,更喜欢他扬刀跃马的豪情。他的肩头有沉重的责任,江山社稷都沉沉压在他的肩头,他甚至没有工夫旁顾她,她理解。或许以后的日子,她的爱金戈铁马,如青山般险峻莫测,这是命运的安排,只要这个人在身边,她什么都不怕。

    她依靠着他,甜甜地笑了。那时,她竟是如此幸福。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