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六 芙蓉帐暖度春宵】  玉娉婷 碧海青天夜夜心(三)

章节字数:1999  更新时间:10-07-29 09:01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大姐。”

    穿针回头,庆洛站在后面,担忧的眼神。

    她迅速地抬手拭去了脸上的泪痕,笑了笑:“咱们进去吧,洛儿。”

    “大姐,咱们还是在门口等二姐好了。你这般失魂样子……让娘看见,会起疑心的。”庆洛拉住她。

    穿针顿悟,感激地拍了拍庆洛的肩膀。十六岁的庆洛高过她一头,脸上的稚气渐脱,愈像男子汉了。

    他们站在府门外,偶尔有风从巷内飕飕刮过,墙边的树木摇晃起来,残英从树上纷纷扬扬地飘落,让穿针不断地想起那抹孤单的背影。她的心幽叹着,直到庆洛的惊喜声把她唤醒。

    “来了,二姐回来了!”

    穿针眼见一辆并不起眼的绣帷宫车,伴着玎玎的铃铛声,由几名宫人簇拥着从巷子的一头过来。庆洛跑进门招呼爹娘去了,她含笑站着,直到马车在面前停住。

    她径直走到车旁,掀帘伸进手去:“到家别摆什么架子,出来吧。”里面一双柔暖的手握住了她,穿针一惊,从帘内探出肖沐笑盈盈的脸。

    “皇上……”穿针吃惊不小,赶忙依礼跪地磕头,“臣妾恭迎皇上。”

    肖沐弯身扶她起来,望定她:“蕊嫔一早身子不爽,朕想这岂不扫了珉妃的兴,于是不请自来,珉妃不会嫌朕唐突吧?”

    引线不来,穿针难免失望。肖沐站在她的面前,身上的龙涎香比往日浓郁,她不留痕迹地转过身,用低低的却镇定的声音道:“没准备什么东西,皇上别嫌寒碜就是。”

    肖沐朗声笑起来,龚父龚母正从里面赶出来,见到皇上,犹如突降天神,惊得全都扑通匍匐在地。肖沐很客气地请了他们起来,自顾进了府门。

    已近晌午,肖沐在堂屋稍坐,见龚父龚母一直在里面颤巍巍地伺候着,忍不住眉头微蹙,早早唤了用膳。因只是微服私访,肖沐特意换了织金锦长袍,腰间别着雕龙的玉佩,人显得俊逸翩然。他朝着在一旁作陪的穿针谈笑风生,脸上洋溢着柔情的光,还唤人将御用的百末旨酒端上。

    皇帝端坐于上座,龚父哪敢在下端坐了?他已逐渐看出点端倪,举起酒樽躬着身,面上透出恭维的笑容:“今日龚府蓬舍生辉,老奴是个粗人,不敢扫了皇上的雅兴,老奴在此敬皇上洪福齐天,与日月同辉。”

    肖沐点头示意,白皙如玉的脸颊隐隐涌起绯红,倒像害羞嫣然的女子。龚父无声地退了出去,偌大的堂屋里,只剩下肖沐和穿针两人。

    穿针一愣,隐约感觉不妙,她转头,正望见肖沐悄悄地走到她的面前,脸上毫无掩饰的浓情。她窘促地起身,肖沐一把抓住了她的手,他的手劲很大,穿针哪挣脱得开,人就僵直在了他的怀里。

    “皇上!”

    几乎就在肖沐落唇的同时,穿针陡然侧脸闪过,大声唤道。

    肖沐的脸颊紧贴着她的鬓角,火热的唇不断地在她颈后的肌肤上舔摩,嘴里喃喃叫着:“珉妃,朕一直在想你,一天都没断过……珉妃。”

    穿针脑子里昏昏沉沉的,狼狈地甩着头,眼前闪过一张端凝而坚执的脸,她突然喊出另一个人的名字:“肖彦!”肖沐身子蓦然一抖,手不自觉的松开,穿针趁机往后退,肖沐上前逼近一步,茫茫然地看她。

    “珉妃,就这一次,你就给朕一次……。朕求你。”

    他情难自己,额角上汗意蒙蒙,声音断断续续的哀求,脸上想压抑又压抑不住的痛苦。穿针冷冷地看着,脊背一阵阵的发凉。

    “皇上不怕兄弟反目吗?”

    “朕怕啊……可朕忍不住,真的忍不住……”肖沐突然孩子似的哭起来。

    穿针起了一身的麻栗,眼前的皇上怕是无药可救了,看他刚才的疯狂劲已经消褪,便正色道:“臣妾虽是一介民女,却也知道治理天下,犹如植树,树根牢固,枝叶就能繁茂。有道明君治理国家,国家能够安定兴盛。无道昏君统治天下,如果骄奢淫逸,败坏纲纪,国家必然招致败亡,这个道理,聪明的人和愚昧的人都懂得。”

    肖沐闷声不语,脸上红一块青一块的,好半晌反问道:“你以为朕是那种无道昏君?”

    穿针摇头,声音变得温婉:“皇上饱读圣贤书,君临天下,统治万民。宫中没有哪个庭院不是装满了美女和珍玩?如果皇上仍然感到不满足,征敛索求无休无止,这种事传到民间去,难道是国君为民父母的作为吗?臣妾是王爷的妾,视皇上如兄长,您曾经希望臣妾帮王爷从悲伤中解脱出来,皇上向来是看重兄弟手足之情的。今日臣妾唯恐损伤皇上的名誉和圣德,所以说话直率了。皇上的一举一动都要载入史册的,请皇上三思而后行。”

    肖沐无地自容,直感觉好似有一记响亮的耳光扇在脸上,火辣辣的:“朕知道了……”他低低地说着,竟然不敢抬眼看她。

    他垂头出了堂屋,像个吃了败仗的公鸡。穿针并未恭送,直到他带着宫人仓皇出了天井,才无力地坐在了红木椅上。

    这才发现,软薄的单丝罗衣已被汗湿透,散乱的发丝黏在了苍白的脸颊上。

    她整理了发鬓,去里院龚母的房间,和娘和庆洛告别,他们惊奇皇帝怎么这么快就走了?送穿针出府,穿针让他们留步,回头望时,龚父的头正从府门探出,又心虚地闪了回去。

    穿针回了景辛宫,吩咐茱樱、浅画抬了大木桶来,倒了满满的一桶热水,偏殿里蒸气氤氲,她让茱樱、浅画都退了,自己在里面落了帘。

    褪尽了所有的衣饰,她把自己深深埋进水中。一丝一缕地擦洗着身子,她擦得很仔细,似乎要把带有龙涎香的吻痕都抹去。当水渐渐有了凉意,那股似浓还淡的气息依然在鼻尖萦绕,她徒劳地将脸埋在手掌中,嘤嘤地呜咽起来。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