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六 芙蓉帐暖度春宵】  玉娉婷 世事茫茫难自料(一)

章节字数:2424  更新时间:10-08-01 09:12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怎么补偿?”穿针含羞问道。

    肖彦用手指点了点自己的唇,陶醉似的闭上眼。他以为穿针最多只是浅尝辄止,毫无准备的,穿针轻颤的唇片绵绵地压含上来……他恍惚里睁眼,很近地看到穿针秀致的脸,写满了浓烈的深情,含着梨花般的芬芳。他的情欲迅速地高涨,拥她更紧,唇舌带着狂烈的相思在她的口中执着地绞缠搅动着。

    窗外的雨还在下,雨声零落,像是缥缈中传来的笙乐。这日的穿针感觉自己从来没有如此纵情过,肖彦伏在她的身上,他开阔而润滑的肌肤紧贴着她柔软的身子,密密的吻顺着起伏的胸窝滑下去,她发出了低低的呻吟,感觉身体里面有一种新奇的、惊心动魄的东西在波动,让她深陷其中,不能自拔,双手不自禁地抓住他的头发……

    “针儿,针儿……”他狂野地唤着她,去向她最饱满最润泽的地方。她本能地挺起腰,他强健的双臂深深地束缚着她,两人似被吸入强大的漩涡中,撞击着,翻滚着,又好像火焰猛烈地燃烧,向着光辉的顶点直奔,那美妙的感觉把她整个身心都溶解了。她娇媚地应和,祈望他不要这么快地结束,她愿意用全部的灵魂,去拥抱,去承受他火热的激情。

    她的整个身体在温柔地向他开展,一波一波地引他登峰造极。他扳她起来,置她坐在自己的身上,这让穿针低呼着仰起头,如水的青丝流泻在后背,一种奇异的节奏在她里面泛滥起来,辗转着,膨胀着,直至把她的意识都填得满满的。他的唇重新落在她涨满而丰润的胸前,反复地吮吸着,“肖彦!”叫声从她含混的呻吟中发了出来,触进肖彦的耳膜,他们紧紧地融为一体,这让肖彦的激情达到了最高点,在穿针的意识里愈转愈深,直至她感觉一股激烈的热浪冲进了她的体内。

    她慢慢地放松了她的拥抱,软慵地靠在他的肩上。他并没有完全滑脱于她,一手拨开她垂在胸前的黏着汗意的发缕,两人互相凝望着,似乎忘了一切。过了好久,他终于引退了,用锦被把两人遮掩起来,让她躺着重新蜷在自己怀里,默默地握着她的手。

    “刚才你叫我什么?”他吻着她。

    “肖彦。”她娇痴地笑着,“妾身不止一次这么叫了。”

    她肌肤上细细的汗意黏着他身上的汗滴,他顺手拿了软棉巾轻轻擦拭着,满足地轻叹:“寻常人家的夫妻就是这样的吧?”

    “寻常人家哪有这么个文武兼备,才高八斗的夫君?”穿针调皮道。

    “你这迷人的小女人。”他一翻身,身子重新压住了她,“嘴巴越来越甜了,今日一定要送你一样东西。”

    “是什么?”穿针好奇地问。

    “走,去我寝宫,咱们走过去。”肖彦兴起,开始穿衣服。见穿针若有所思地看着他,抿嘴一笑,俯身凑近她的耳边,“是不是走不动了?要不要我背你?”

    穿针嫣然而笑,跟着起来收拾。

    天色已黑,甬道两边纱灯的光晕衬着淅淅沥沥的雨,雨声打在竹骨伞上,很脆,一种空灵寂静的感觉。他们携着手走在夜雨中,幽树空径,雨意正浓,空气中弥散着潮湿和树叶的清香。穿针感受着春意阑珊,这种清幽让她恍惚有种脱尘出世之致。她仰头看向身旁的肖彦,他的唇边含着怡然的微笑,仿佛很满足地陶醉在此情此景中。

    他走得很慢,穿针还是渐渐赶得吃力。他发现了,无奈地笑了笑,将手中的伞交到她手中,一把抱起她,竹骨伞夹着水珠如花飞旋。

    晋王寝殿到了。

    殿外挂了两盏柿漆宫灯,守夜的宫人弓身站在门口。肖彦放下了穿针,拉着她掀了帘子进去。里殿的内侍挑起灯亮,烛光燃起来,照得满殿亮堂。

    示意内侍退出,肖彦环视四周,眼光落在殿角的漆金大箱子上。他让穿针在榻椅上坐定,在地砖上踱着方步,沉吟片刻,道:“这皇宫也好,王府也好,多的是镶金镀银的,就是一般官宦之家,也少不了贝雕砌玉、珍珠玛瑙。我怕你沾了奢靡之气,变俗了,一直没给过你什么。”

    “王爷给了妾身景辛宫,是最大的奢侈了。”穿针笑道。

    “景辛宫是我心中的一道魔,”肖彦凑近穿针,抬起她的手背,在上面轻轻吻了一下,“你给了我平静,我就拿景辛宫跟你换,或许你能帮我驱走心中的魔。后来发生了一些事情,我思忖着自己是不是做错了,让你又搬了出去,结果事情更糟,你又倔得要命。”

    “王爷又拿引线来刺激妾身。”穿针抿嘴笑着,毫不客气地揭他的短,“臣妾以为王爷真的喜欢引线那类型的。”

    肖彦有点不自在地干咳一声,一手攥她更紧,拿灼灼的目光望定她:“又调皮了是不是?要不要我现在再罚你一顿?”穿针笑着讨饶,肖彦总算放了手,向殿角方向走去。

    穿针的眼睛一瞬不瞬地盯着肖彦的动作,肖彦掀起了箱盖,烁烁金光映亮了他的脸。莫名的,穿针的心急跳起来,她希望肖彦挑的是那块玉帛,又希望不是,两种矛盾的心理交织缠绕着,让她如坐针毡。肖彦凝神看着满目珍宝,并没有探下手去,似乎也在犹豫,他默默地看了一回,开口道:“针儿,你过来自己选一个。”

    穿针无奈过去,站在他的面前,她的眼光自然而然地落在玉帛上。“挑吧。”肖彦一手揽住她的肩,鼓动她,“趁我还没改变主意前,你挑一个。”穿针咬牙,拿起了玉帛。

    肖彦却释然的笑:“对女人来说,确实是个宝贝,百毒不侵,永褒美貌。”

    玉帛轻得像绸丝,外表又滑腻而莹然,而在玉色与烛辉交加之间,有流动的五彩艳影划过。

    “是她的吗?”穿针缓缓开口。

    肖彦敛了眉,接过玉帛,回忆道:“据说这是柬国皇帝珍爱之物,冷霜儿是皇帝妹妹所生,足见她在柬国受宠溺程度,可这东西从没见她用过。后来我想留一物作纪念,派手下人去景辛宫里取了它回来。一直放在箱子里,竟然没敢去看,后来也就忘了,这一放就是四年多。”他自嘲地一笑。

    “这是她的东西,妾身万万拿不得。”穿针想,这是她对他唯一的东西,还是放回去吧,她当真想这么做了。

    肖彦按住了她的手,神情坦然:“该回忆的印在脑海了,如此好物,岂可束之高阁?你一眼看中它,说明你跟它有缘,拿去吧,它就属于你了。”

    “谢谢你。”穿针收下,盈盈有泪光闪动。

    玉帛真真切切地在自己的手中,她真的踏实了。自己不想做什么百毒不侵的九魔仙子,倾世容颜与她何干?她还是做那个普普通通的龚穿针,守在他的身边,心无旁骛的,足矣。

    他在后面环住她的腰,下巴抵着她的头发,双手缓缓在她的腰间摩挲:“围在你腰上,我还嫌麻烦呢……这样才方便。”她仰起头,轻轻靠在他的身上,摇曳的烛光映照一对重叠交错的人影。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