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六 芙蓉帐暖度春宵】  玉娉婷 世事茫茫难自料(二)

章节字数:2429  更新时间:10-08-02 09:02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余下的时日,肖彦不在王府。穿针开始去娘家请庆洛教她识读诗书,庆洛明年可以参加朝廷殿试,她借此还可以督促他用功。

    那块玉帛静静地放在她的橱柜里,曾经暗地面朝大铜镜将玉帛缠在自己的腰间,除了清凉而润滑的感觉,没什么特别之处。腰围倒涨了两寸,看起来臃肿不堪,想着冷霜儿大概不想坏了婀娜的姿态,才弃之不用?自己也觉别扭,撤了收起来。

    开斋日又一次到来的时候,她在仁裕街旁的寺庙里,等到了南宫老夫人。

    天色暖和,满城繁华,沿街飘散着陈年花雕的香气。南宫老夫人的鬓边插着鸾凤步摇,依然风韵卓绝,雍容华贵。

    她将用青布包得严实的玉帛交到老夫人手中,慎重的,仿若放下自己曾经许下的承诺。

    老夫人的眼睛专注地定在手中的玉帛上,穿针发现,老夫人的双手在无意识地颤抖,嘴里喃喃着:“穿针……傻孩子。”

    穿针微笑,心里涌起甜蜜的亲切。静窦寺的春日,他淡淡地望过来,那一刻,她看见满眼的飞花在抖落……

    只缘感君一回顾,她感谢他。现在她要的,只是一个可供回忆的人,有一个,便足够。

    她走了,听不清后面的老夫人在絮絮的自言自语。她走得不快,却很稳,。

    他的家人,连他自己,从此安心无恨。她只能做到这里,不负于他。

    她又去了龚府,娘将婴孩冬天用的黄棉袄都赶制好了。穿针笑起来:“线儿的肚子才六个多月呢,看娘急的。等孩子生下来赶制,也不迟。”

    龚母面色有点肃然,教导穿针:“但凡女人生产期一到,娘家就派舅老爷抬了做好的小衣服催生去,这衣服越多,扔得越厚实,滚到产婆娘旁边,大胖小子便出来了。”

    庆洛听了笑得直嚷肚子疼,穿针与龚母开怀而笑,满屋子都是笑声。

    这时,佣人从天井方向跑进来:“娘娘,老夫人,宫里来人了!”

    穿针吃惊,连忙扶了龚母出屋,天井里,一宫里的嬷嬷朝着她们行了礼:“启禀珉妃娘娘,蕊嫔突然见红,嚷嚷着要见你们。皇后允了,马车候在外头呢。”

    龚母脸色大变,手脚发起抖来:“见红……怎么会呢?老天爷呀!”

    穿针镇定下来,安慰龚母:“线儿不会有事的,宫里有最好的御医,娘,我们一起去宫里。”

    龚母已经控制不住地哭起来。

    在里堂闭目养神的龚父也跑了出来,跺脚道:“哭有什么用,快去啊!”

    因只允许女眷进入,穿针带了龚母直奔皇宫。进得宫里,步辇抬着她们快走,龚母一心记挂着引线,惶惶然地面对着连绵不断的殿庑楼阁,唠叨着:“针儿,怎么还没到呢?这皇宫,路又长,走都走不完,线儿有事,叫个御医费时辰……。”

    引线的瑶华宫就在前面,穿针扶着龚母刚进院门,就听见殿内一阵阵凄惨的叫声。龚母听出是引线的声音,两眼发黑,顿时瘫倒在地。

    “线儿啊——”龚母哀号出声。待在殿外的嬷嬷、宫女见是珉妃,慌忙将龚母扶去坐定,穿针直往里面闯,帘外的两名宫女急忙将她拦住了。

    “娘娘,使不得,接生婆也在里面。皇后有令,任何人都不得进入。”

    穿针急得五内俱焚,直唤着线儿。里面的引线停止了凄叫,痛苦地呻吟着,用近似低沉而沙哑的声音,愤恨地吼道:“他们要杀我的孩子,姐,他们要杀我的孩子……”那吼声钟鼓般敲击着穿针的神经,痛得她哭不出声。

    一名嬷嬷提了木桶从里面出来,整桶水如胭脂粉掉进染缸里,那鲜红的颜色明晃晃地闪动,熏得穿针一阵晕眩。她的身子无力地靠在石柱旁,绝望地闭上了眼睛。

    那日,宏大沉重的钟声轰鸣不断,穿越大漆斑驳的红色宫墙,悠悠传向四面八方。京城的郊外,劳作的农人抬起头,又默默有条不紊地翻地收麦。甚至城头守卫的老卒,也只是对着皇宫方向漫不经心瞥上一眼,继续朝进出的人流吆喝。

    引线静静地躺在瑶华宫里,惨白的脸上没了以前的光泽,双眼空洞,无望地定在锦绣幔帏上,整个人就像雨打霜冻后残败的花,连丝生气都没有。

    眼泪已干涸,手指间遍布因扳床棂而磨出的血痕,然,一切都于事无补。她的孩子,在还没尝到降临人间的甘甜,就被生生夭折在娘的肚子里。就如活活在心头剜了一块肉,除了凄绝的痛,整个身心都随那小生命远逝了。

    那个襄芍药花瓣的玉色夹纱枕已经不在,那是她最珍爱的东西,无数次她闻着花香一飘入梦,奉旨调查此事的宫人却在里面找到了毒花——胡兰。无香便是有香,那似兰似花的瓣叶由胡人传入中原,香气清淡得让人丧失警惕。闻者伤其内腹,毒气久俳难除,小小的胎儿怎经受得住?此花向来是宫中禁花,引线更是从未见过胡兰,纱枕却是她亲做亲绣。

    宫里人都认定其责在她,冤枉不了别人。唯她明白,自己纵是百倍提防,一万个小心,绝不会怀疑到纱枕上。究竟是自己太年轻,还是阅历不深,她终究敌不过……于是,唇上渐渐浮起一丝凄楚的冷笑,一抹泪水再次从眼角滚滚而出。

    龚母和穿针都回去了,是她劝她们走的。当一切皆被掏空,唯有亲情最宝贵——她现在才明白。可她不愿看见眼前哀伤的脸,更多的,她朝着穿针还能说什么?她要安静,她疲倦不堪,她要睡去。满殿的烛花犹如她零落的心,醒来时,惨烈的痛如潮如水,纷至沓来,她只有咬牙默默忍受。

    一道颀长的身影烙在幔帐上,她转过头去,肖沐无声地站在面前,依然气度从容。

    “皇上也来可怜臣妾了?”她沙哑着声音,转脸不去看他。

    他沉痛地叹了口气,声音幽怨的:“可惜啊,是个成型的男婴……朕已下旨厚葬。”

    引线的眼睫剧烈地抖动,她勉强咬牙,唇上浮上了一丝阴阴的冷笑:“现在臣妾什么都没了,定已成了全皇宫的笑柄。皇上也不用等孩子出世,再见到臣妾了。”她干涩地笑了笑。

    肖沐缓了语气:“遭此打击,朕也难受。没什么安慰你的,明日起封你个蕊妃吧。”他又觉得不够,补充道,“刚进宫才几月,到了这个位置该满足了。”

    引线淡淡的口吻,不见丝毫起伏:“臣妾求皇上追查此事,给寒界的皇儿有个交代。”

    不久前她还在扳着指头盼晋升的日子,如今她已万念俱灰,对名利不在乎了。做了蕊妃又如何,能唤来死去的孩子吗?

    肖沐见引线淡漠的样子,刚才自己也是硬了头皮进来的,巴不得早点离开,便留给引线一个挥手的背影:“朕会查,改日再来看你。”明黄的背影隔着支离的烛影渐渐模糊,隐出了殿内。

    过了几日,瑶华宫的宫女全换了,原先的一律交到宗人府法办,此案就这样揠旗息鼓,不了了之。引线知道肖沐是敷衍她,只能隐忍着保持缄默,心里对肖沐的恨愈深。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