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七 繁华事散逐香尘】  玉娉婷 世事茫茫难自料(四)

章节字数:2118  更新时间:10-08-04 10:13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立夏时,京城里刮起了风沙,没多久又停了,这日的天气显得异乎寻常的闷热。

    穿针晌午进了龚府大门,天井里传来的龚父悠闲的小调本属平常,然而今日在穿针耳里分外刺耳。太阳隐在阴云里,廊檐下的鹦鹉扑腾着翅膀,焦躁不安地乱叫几声。穿针本就心绪不宁,这番一颗心更是急跳难定,她抬眸望天,有种黑云压城的感觉。

    鱼池边的亭子里,庆洛正捧着书用功着,看见穿针进来,兴奋地叫了她一声:“大姐,今日怎么来了?”

    穿针勉力一笑:“来看看娘,看看你,做了御膳房的桂花鲤鱼汤给你们喝。”

    “大姐好糊涂,今日是初一,娘吃素。”庆洛接过了穿针手中的提盒,奇怪地看着她,“听说夜里南营火光冲天,翼军和柬军打起来了,你还是在王府里等消息,别过来了。”

    穿针叹息道:“光等也没用,会把人憋出病来。心里又老惦念着你们,还是出来透透气,马上就回去。”

    “大姐怎么一副生离死别的样子?别担心,这不已经平静了?王爷英雄盖世,柬国人不会敢怎样的。”庆洛玩笑几句,又压低了声音,“其实现在最担心的是二姐。听娘说,二姐自从肚子里的孩子没了之后,以前的大脾气都没了,闷闷的老不说话。前几天要娘把做好的婴孩衣服都拿过去,娘不知道她派什么用场,二姐独自在大院里挖了个坑,把衣服都埋了,说地底下的儿子一年四季可以穿上,娘回来就哭。”

    穿针有些呆呆地听着,心口一阵一阵的疼痛,也不知道是为了引线,还是那个孩子。她踌躇了一下,朝庆洛低言:“跟娘说话咱们尽挑好听的,别惹她再难过。”

    庆洛听话地点头。

    穿针回景辛宫后,见偏殿的蝉翼纱窗还落着,便开始唤茱樱。唤了三声,没听到茱樱往日清脆的应答,感到奇怪,浅画端了沏好的莲心茶进来。

    “茱樱呢?”穿针亲自过去卷起纱帘,让外面的微风吹拂而入。

    “一早就没见人影。”浅画嘀咕道,“定是跟秋荷上街买东西去了。这妮子,到现在还不回来。”

    穿针突然想起自己去龚府之前确实没见到茱樱,自己心不在焉的,茱樱什么时候出去的也不知道。

    这时,有宫人跑来禀告:“娘娘,邢妃要见您。奴才不敢让她进来,须过来禀告娘娘,邢妃说不碍事,她在门外等。”

    穿针与浅画面面相觑,想着邢妃向来嚣张跋扈,怎么换了个人似的?她略一沉吟,还是请了邢妃进来。

    邢妃一进偏殿坐下,就拿手中的彩绢帕丝猛摇:“这鬼天气,怎么这么热?”穿针唤浅画再去沏了莲心茶,她知道邢妃是不会喝的,她也是客气而已。岂料邢妃端起茶杯就喝,穿针失措地看着她将手中的茶一饮而尽,猜不透她葫芦里卖的什么药。

    邢妃落了茶杯,迟疑片刻,然后下了决心似地,道:“琨儿,不是你害的。”

    穿针唬了一跳,那揪心的痛意又漫漫浮上来,她弱弱地笑了笑:“娘娘现在相信我了?”

    “其实……我一直怀疑不是你干的。龚穿针,虽然我看你不爽,你好像做不来这事。”

    穿针没料到自己的不白之冤就此昭雪,她拿感激的目光看邢妃。邢妃说话依然不客气:“你也别谢我,我突然对你起了怜悯心,才想来告诉你的。”她站起来要走,又想起了什么,继续用教训的口吻道,“还有啊,你少出去,乖乖呆在王府里为好。我是劝你,别把我的好心当驴肝肺了。”

    穿针哪呆得住?她的心思全在肖彦那里,恨不得插上翅膀飞到他的身边,只要知道他一切安好,她才会放心。于是,传了府内的宫车,往南营大帐辚辚而去。

    南营,统帅大帐内。

    四下里寂然,只有外面的雷声隐隐传来。帐内密不透风,昏暗的烛光掺着几许淤积的烟雾,像淡淡的水渍在周围晕开。肖彦一动不动地坐在榻椅上,空气中弥漫着一种沉重的,又令人窒息的气氛。

    帐帘掀了,阮将军大步走了进来。

    “禀报王爷,战场已清理完毕。我军死伤二万,俘虏对方十七名,兵器库烧的烧,抢的抢……全没了。”

    肖彦痛苦地闭上眼睛,沉声问:“柬军呢?”

    “柬军已后撤,连鬼影子都没有。王爷,臣搞不明白,这严密死守多年的兵器库,怎么一夜之间就全暴露了?”

    肖彦的气息渐渐粗重,他猛然起身,大袖挥动,抖擞得案几上的竹简哗哗作响,标着兵器库的地形图从上面飘飘抖落。

    “兵器库一失,无异于击中我军要害。大军压境,国难当头,阮将军,速速派人飞骑去轺国,将此信函送到轺国国君手中,一旦翼柬两国开战,请求派兵增援。”肖彦将手中的信函交给阮将军。

    “要快。还有,兵器库被袭不得泄露出去,以免民心混乱,违令者以军法处置。”

    阮将军抱拳一礼,领命而去。

    肖彦沉重地坐回了榻椅上,一手撑着下颌。地面上羊皮纸的地形图安静地躺着,他吃力地弯下身,手指抽搐似地抖动,想捡起,转眼挫败感如潮如涌,脸上露出极惨痛的神情,他低吼一声,不动了。

    帐内黯淡如暮,雷声从头顶轰隆隆滚过,又铺向远际。

    耳边响起轻柔的脚步声,他知道,她来了。

    穿针站在帐内,肖彦的身上还是昨夜那件绣青龙的锦袍,宽袖从椅柄铺泻而下,无力地垂着,遮住了地上大半张地形图。他似乎有所察觉,沉重地抬起头,脸色灰败。他定定地望住了她,努力挤出一丝冷的笑。

    “兵器库完了……”

    一连串的雷声再度在天际响起,那轰鸣声从穿针的耳边隆隆而过,她的唇片微微颤动:“怎么会这样?”

    “柬国人得到了南营的地形图,取兵器库易如反掌。”肖彦咬牙说着,眼中的黑潭愈加深不可测。

    穿针慢慢走近他,肖彦闭上眼,眉心如两道沟壑。穿针蹲下身,将肖彦低垂的手臂扶起,想让他换个舒服的坐姿。蓦然的,整张图呈现在她的眼前,她死死地盯着图,双手哆嗦着,哆嗦着,将图捡了起来。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