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七 繁华事散逐香尘】  玉娉婷 繁华事散逐香尘(一)

章节字数:3151  更新时间:10-08-05 10:07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远山隐在云雾里,如潮飞瀑直泻而下,排列齐整的营寨云朵般的铺开。山涧处、溪谷间、密林中,红墨点缀的旌旗竖立,旗面上工整地标着各兵器库的名称。穿针惊惧的眼光凝在星星点点的旌旗上,仿佛看见冷霜儿正用沾墨的笔尖让雄鹰展翅,只只睁着狰狞欲脱的眼……

    骤然间,穿针只觉得所有的颜色都消失,眼前肖彦的脸渐渐模糊。帐内变得异常的阴沉和闷热,一层湿漉的重汗,从她的额头、鼻尖、双颊铺披而下。恐惧,由内心弥漫至周身,凉彻了脊背。

    她呆滞地站着,全身难以控制地颤抖,颤抖,以至帐内所有的摆设都摇晃起来。

    四下里静极了,陪着肖彦的只有自己沉重而浓烈的呼吸声。“有俘虏要审问,”他吃力地睁开了眼,毫无表情的脸迎着忽明忽暗的烛光,“没什么事,你回去吧。”他动了动身子,身畔的穿针已经没了踪影。

    雷声轰鸣,铺天盖地,似要把整块天空都撕裂、崩落。穿针失魂落魄地进了景辛宫,胡乱叫着茱樱的名字,浅画从偏殿跑出来,看穿针这副惶恐的模样,也傻了。

    “娘娘,茱樱到现在还没来,是不是出什么事了?”浅画慌忙问。

    穿针茫然的目光朝着冷霜儿寝殿的方向:“浅画,你帮我去叫辆马车,我要去并州,我要去并州!”她重复言语着,脚步踉跄地走。

    黑压压的天空变成了凝重的铅灰色,一阵较大的风又吹过来,满世界落叶如潮。浅画抬眼望着天色,带了哭腔:“娘娘,这天气……您千万别去啊!”

    穿针面色惨白,只顾细细碎碎呢喃着:“你帮我,浅画,我闯祸了,你帮我……”浅画哇的哭起来,飞跑着下了台阶。

    疾风一阵紧似一阵,刮得穿针裙角长发胡乱纷飞。殿前那棵高大的银杉在风中左右摇曳,发出如潮的沙沙声,殿外挂着的琉璃纱灯在这样的电闪雷鸣中,更显得异乎寻常的混乱失色。

    穿针抬望眼,仰天高问:“冷霜儿,你告诉我,玉帛里有什么?为什么不让我看到?”

    玉帛里一定有自己看不见的东西!错,竟在自己眼前再次发生!她只是一个柔弱女子,看不到关外旌旗摇动,也害怕看见将士血染战袍,她生来做不了巾帼,只能做温柔的女人,把一切都摆得圆满无憾。苍天待她已不薄,祈望这次也能展开宽大胸怀,助她将那块玉帛要回来!

    满世界飞尘撼木,刮地扬沙,雨,急惶惶地洒落,大地一片漆黑,穿针的马车飞驰在通往并州的道路上。

    穿针一夜始终清醒,满脑子都是玉帛的事。肖彦、冷霜儿、夜秋睿、南宫老夫人……,那些熟悉的脸在眼前一一掠过,如团团丝絮凌乱地绞缠交错,丝丝相缠,又难以排解。

    可是,她又做了些什么?她隐隐记得,那个暮春的阳光下,南宫老夫人光华绮丽的衣袖上是重重瓣瓣的蓝绣本色木兰,她从穿针身边走过,余下一股隐隐约约甜腻的芳馥,拖曳迤逦的裙下,露出纤小尖细的软屐。现在的她突然发现,那股味道跟冷霜儿寝殿里陈烟般的清香竟是一模一样!

    她不由开始微微颤抖,感觉有张无形的大网正朝着她铺天盖地笼罩而来,自己深陷在无底的黑暗中不能挣脱。

    除了要回玉帛,她还需要知道真相——真相到底是什么?

    那样慈蔼亲切的老夫人,那样一个冷傲高贵的郡主,她们有着怎么样的关系?夜公子,南宫大官人,在其中又跟她们有什么关联?

    她低噎,如钢刀割喉,痛楚的眼中,迸出一行泪水。

    夜公子,请你千万不要骗我!

    马车外,雨仍是不停地下着,雷电依然滚滚,似乎永不想停歇。车夫在雷雨夜赶得格外小心,速度比往常慢了三成,天色大亮后,并州城到了。

    南宫府的朱漆大门紧闭,风里零落了门外的玉簪花,带着雨水摧残后的凄迷。雨下得那样大,穿针碎步跑上台阶,身上的衣裙已是湿漉漉的一片。上去抓住门上衔环的铺首,使劲地敲击着。

    府门开了条缝,从里面探出一张脸,那人扫了她一眼,神色有点古怪。

    穿针见是那中年守门人,便急急说道:“快让我进去,我要见老夫人。”

    那人赶忙应了,哐啷一声,南宫府大门豁然大开。穿针迈步而入,狂风夹着一个闪电凛冽地划过,耀目的光亮瞬间震亮了天庭,同时照出正面的一个修长挺拔的身影,穿针仿佛被雷电击中,难以言喻的惊恐从身体深处席卷上来。

    “王爷!”她惊叫。

    在闪电熄灭前的刹那,肖彦直直地对着她,凌厉睚眦的目光穿透她惨白的脸。廊柱旁、屋檐下,到处是束甲提刀的翼国士兵。不远处蜿蜒的长廊里,悠悠坐着陈徽妃,她淡淡地望过来朝她莞然一笑,又侧头观望着南宫府内蒙蒙雨景,好像这里发生的事与其无关。

    “很失望是不是?你的老夫人撇下你走了,带了玉帛走的,你想通风报信也晚了。”肖彦步步逼近,牙缝里咬出三个字,“龚穿针!”

    穿针脑子嗡的一下,直愣愣地跪了下来,闪着盈盈的泪光:“王爷,妾身真的不知道,请你别怀疑妾身……”

    肖彦一定从陈徽妃那里知道些什么,她现在才醒悟,那次静窦寺外蓑笠蓑衣的两个人是她派去的!这个外表亲和、心如蛇蝎的女人,终于下手了。茱樱,茱樱在哪?她才十八岁,跟着自己一年,她毕竟是无辜的……

    她遏制不住地泪如雨下,希望肖彦能相信她,她会解释,请求他的宽恕——他们是那么的相亲相爱。

    他走近她,慢慢蹲下身,用手指摸挲着她光滑的脸,骤然捏住了她的两腮,力度又是发狠的,一双眩目的眼眸灼在上面,直刺到穿针的内心深处:“那个南宫大官人不过是柬国皇帝的一名宠臣,潜伏在翼国多年,他就在我的手里,你要不要见他?你可是他的恩人,可惜人家辜负了你,逃了初一,逃不过十五。”

    他又加了力道,穿针的脸歪曲地扭成了一团,她痛苦地泣叫:“妾身真的不知道……王爷,别这样……妾身也是刚刚发现玉帛有问题,才赶来想要回去。”

    他倏然放手,穿针瘫坐在地上,五脏六腑都抽搐成了一团。

    “夜公子是谁?”

    一记闷雷落在头顶,穿针嘴唇都似染了灰,她嗫嚅片刻,声音低到极处:“妾身不知道。”

    是的,她真的不知道。

    连她自己都在问自己,夜公子究竟是谁?

    “你还在骗我!”

    啪的,穿针泪痕未干的脸上迅速有了一道紫色的掌晕,击打得耳际轰鸣作响。此时,雷电交映,冷冷地勾勒起肖彦悲绝的五官,细密的睫毛剧烈地颤着,沾染着眼里的泪花,他抬着刚才挥过的手掌,内心里那难以遏制的悲愤终于喷薄而出。

    “这是我肖彦第一次打自己的女人!从头至尾,你一直在骗我!我真瞎了眼,被你骗得团团转,乖乖地把玉帛给你,你就可以给那个柬国太子!现在,他们的计划得逞了,你得意了?高兴了?柬国人到底给了你什么,干吗不带着你走啊?”

    穿针遭此一击,只觉得全身的气力被突然抽空,虚弱之极。又知道了夜秋睿的身份,明白自己犯下了滔天大罪,顿感全身寒冷入骨,一颗心彻底发凉。她努力张着嘴,机械地作着解释:“妾身错了,做错了……”

    “你会错?错的是我!”肖彦拿手指对着自己的心口,疯狂地笑起来,笑得泪珠横飞,碎玉似的,“这颗心本来是有残缺的,可我把它修补好了,再把它完完整整交给了一个人,以为从此可以夫唱妇随,相偕到老……哈哈,我真蠢,真傻,彻底的大傻瓜!”

    他猛地上前抓住了她的手,按在自己的胸口,一张脸因憎恨痉挛着:“你听见心碎的声音吗?”

    穿针的额角密密的不知是雨水还是冷汗,她勉力强撑着身体,嘴角忽地扬起一抹笑意,声音却抖得厉害:“背叛王爷的人怎么会听见心碎声?妾身罪不可恕,听任王爷处置。”

    肖彦的手紧紧地环在穿针的腰上,手心的冰凉直直地渗进她的肌肤,穿针惨然一笑,人因为无力任凭他抱着,耳听着他绝望的声音遥遥而来:“为什么?为什么会变成这样?!”

    “王爷!”

    突的听见一声叫唤,声音中透着尖刻及冷酷。大雨滂沱中,陈徽妃由身边的侍女撑着竹伞,领着众士兵站列前方。

    一时间,肖彦清醒过来,他一把放开了穿针,站起身,眼神恢复了先前的冷鹜,整个人因而显得强硬而决绝。

    “处置你一个女人,还不如上战场杀死几个敌人。暂押回京城,龚穿针,你好自为之。”

    穿针垂下细密的睫毛,默默地伏跪着。肖彦不再看她,号令手下士兵连同郡府衙狱,押送南宫一干人即刻启程,自己转身大步出府。

    陈徽妃紧随其后,她在穿针面前稍停,唇际噙着一抹嗤笑,眼光扫过穿针,高傲地跟了出去。

    一阵整齐的靴声从穿针面前促促掠过。

    南宫府外,车流辚辚马蹄沓沓。雨渐渐小了,整个世界雨雾如烟。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