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七 繁华事散逐香尘】  玉娉婷 繁华事散逐香尘(二)

章节字数:2098  更新时间:10-08-06 12:16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穿针回了景辛宫,不,是被囚在了景辛宫。

    她被勒令待在自己的偏殿里,不得跨出门槛一步。

    肖彦即刻去了他的南北大营。正如他所说的,处置她这个女人,不如去战场杀死几个敌人。兵器库被劫,军力削弱,他需调拨大量王室尚坊铁匠,日夜炼制器械,补充兵力。

    景辛宫里所有的宫人、侍女调的调,退的退,浅画固执地跪在偏殿里,始终垂着头不言不语。执事主管初始不敢违背陈徽妃的意思,又对珉妃突然失宠颇感纳闷,干脆做了个顺水人情,到最后寝宫里只剩下浅画和守门的老宫人,另外派个扫地的随时观察穿针的动静。

    景辛宫出奇的安静,穿针走到浅画面前,扶她起来,柔声问道:“浅画,你告诉我,茱樱在哪?”

    浅画抬起了头,已是满面泪水,她抖着声音开了口:“娘娘,茱樱,茱樱她死了……”

    穿针顿感天旋地转,身子一晃,就直直地往地面倒。浅画一把扶住,见穿针面如死灰,便紧紧抓着穿针的肩膀,大声哭叫:“娘娘,你别吓奴婢!”

    穿针悠悠醒来,浅画的哭声越来越大,她反而镇静了下来,一字字地问:“告诉我,她是怎么死的,我要知道……”

    浅画渐渐止住了哭声,抽噎道:“茱樱一早被秋荷叫去,才出柳荫两个公公过来,架起她就走……陈徽妃传了一个男人进来,要他指认去年秋天的半夜,向他讨马车去并州的是不是这丫头。那车夫很快的认了,可茱樱偏不承认有这件事,还说陈徽妃暗里算计娘娘。当时邢妃也在场,陈徽妃恼火了,开了杖刑,把茱樱打得血肉模糊,还拿出一张供纸要她画押……”

    “茱樱起来说她认了,旁边的人都松了手,她就往外冲,一头撞在石柱上……陈徽妃抓起她的手指往供纸上按,连邢妃也看不过去了,两个人就吵起来。”

    穿针默默地听着,眼里一阵阵的发黑。记得她刚来王府时,茱樱还管陈徽妃叫“主母”,那时的陈徽妃气度高雅,笑容浅浅,备受人尊敬。可怜了茱樱并不知道穿针的事情,只是做了婢女应做的,却死在那个她尊称为“主母”的女人手中……

    对于陈徽妃,除了无底的愤恨,她是认了输的,因为她没有陈徽妃骨子里的那种杀伐气。所以她期望害人者天不佑,相信天理循环报应不爽,有朝一日能够祭奠茱樱的亡灵。

    眼前活着的人,还是躲一时算一时吧,就像浅画。茱樱已遇难,她不愿浅画也无辜受牵,步茱樱的后尘。于是拉住浅画的手,含泪道:“浅画,好妹妹,你快去找执事主管,就说自己改变主意了。”

    浅画闻言,哭着跪了下来:“娘娘有难,奴婢怎么可以扔下娘娘不管?”

    穿针劝道:“我不会有事的,你走了,我的心会更踏实。”她的手轻抚着浅画的头发,仿佛在跟引线、跟茱樱说着话。浅画临去时说,娘娘,让奴婢再服侍你一次吧。穿针含笑点头,给我倒一杯凉水。

    浅画依依离去的背影渐渐浅淡,穿针倚窗望着,低饮一口水,清凉的感觉若一丝细线探进心底。

    她始终不能明白,人世间总有那样多不能挣脱的苦难,摆脱了一层,另一层又如影随形,无休无止。自己的命,就是如此了。

    她闭上眼,那些缥缈的身影在眼前又接踵而至,夜秋睿、冷霜儿、南宫老夫人……南宫大官人只是柬国皇帝的一名宠臣,老夫人的夫姓就根本不是南宫。他们共演一出戏,你唱罢来我登场,每个人各自扮演着各自的角色,在她面前或温情或冷鹜,唱红脸唱白脸,引她心甘情愿沉湎其中。

    她慢慢睁开眼,眸中划过一缕惨意,知道了又如何?她是傻,真的傻。

    天又暗了,夜晚降临。风中蕴透些许清凉,穿过她单薄的身躯。她的眼里升起一层雾,依稀看到肖彦暴怒的表情,他举起晋王宝剑,脸上写满了决绝。她不由打了个寒战,眼里的雾气深了。

    她收起泪水,放眼望去,隔了银杉婆娑的疏影,能够看见冷霜儿寝殿的侧面,它们正凝成魍魉滞重的姿势,嘲笑着她的愚蠢。她站了起来,大声质问:“冷霜儿,你厉害,你弃玉帛而不顾,却让我沦为翼国罪人!如果有一日,整个翼国被你的国家断裂,人们就所有的迁怒都给了我,让我独自在千夫指唾下苟且余生,这样你就高兴了?你为何不将玉帛拿走,你告诉我,为什么!”

    周围寂静,只有自己的声音在窗外回旋,她颓废地坐了下来。

    冷霜儿死了,她是永远不会告诉答案的。而肖彦呢,自己的妃子背弃民族大业,他将肩负何等罪名?许多年后,翼史将记载:红颜祸水。然后铸成一段无法剪去的耻辱,写上龚穿针的名字,有人会说,就是这个女人,差点害了整整一个王朝……她苦笑,将手中的凉水,一口饮尽。

    他是何等孤傲自尊的男人,绝对不会将此事公诸于天下。从今往后,他对她,应该只有恨了。就像现在,将她独自囚在荒寒的角落,彼此不再闻到彼此的味道和声音,在岁月的冲刷中渐渐淡忘,用不了多久,这里又是杂草丛生、苍然凄凉的景致。而繁华热闹的王府,又将会出现美娟垂云鬓,描不尽的歌舞升平。

    而自己的这种结局,大抵也是陈徽妃所希望的吧。

    她有些累了,四下是凄烟苦雨。想起那晚肖彦怪异的神情,他从陈徽妃那里是知道一些。他相信也好,不相信也好,她是没有机会去解释了,她也不想解释——她真的有些累了。

    月亮升在了树梢上,她望着淡淡的月色,阖上了困倦的双眼,一丝悲凄的笑挂在嘴角。扰扰尘世间寂寞一程又一程,到最后,陪着自己的,依旧是寂寞啊。

    她寂寞地渡过了一个白日,当夜幕再次降临时,京城外突然响起了轰鸣声。那声音一连串的,如汹涌的轰雷铺盖而来。京城里的人们都竖起耳朵听,只听得战鼓隆隆动地,南北城门外响彻了震天响地的杀声。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