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七 繁华事散逐香尘】  玉娉婷 多情却似总无情(三)

章节字数:2166  更新时间:10-08-11 09:29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暮色四合,京城渐渐陷入了无边的暗夜之中。本就萧疏的京城,一入夜万籁俱寂,茫茫昏黑间,唯有皇宫的灯火如星星点缀,隐隐烁烁。

    万盏灯火中,皇宫边墙的一座二进庭院,闪烁着昏黄的微光。在远处宫殿明亮的大灯,与游走绰动的内侍飘忽的灯影下,这点微光几乎难以觉察。

    夜秋睿的步子落得极轻,他的出现还是惊动了守院的两名持戟士兵,急忙单膝跪地,太子殿下朝着他们摆了手。

    “怎么样?”他问。

    “按殿下的吩咐,好吃好穿招待,里面的摆物都撤了,连根蜡烛都不留。那女的倒也安静,不怎么闹事。”

    夜秋睿抬眼瞧了瞧挂在院门那盏琉璃纱灯,自顾走了进去。

    半明半晦的光下,穿针着一身碧荷色的衫子,安静地靠在床榻上。清清的月华从琐窗外洒入,像薄纱似的水雾,人就在水雾上宛悠悠浮着。一双绣鞋散散地放在地面上,裹了薄丝罗袜的小脚蜷在裙角下,有着落花柔弱的暗伤。

    以前他们在这样的月夜下见面,她定会给他一个恬淡、略带了一点羞涩的笑意。而今日,一切都寂静如死,或者她太累了,闭着眼,一动不动的。

    他走过去,很近地俯看她。她的光洁细腻的脸颊上沾着些许的泪滴,隐隐地闪烁着晶莹的辉。他用手指轻绵绵地掂起,伸在月光下细看,反正柔软而冰凉的。他轻轻一笑,呼吸突然触上穿针的眼睫,穿针颤栗了一下,睁开了眼睛。

    “穿针。”他很熟谙地唤着她的名字,朝她展颜而笑。

    穿针的眼死死定住他,映入他眼中的是满溢的仇恨。眼前的夜秋睿笑意更深,俊秀至极的容貌怡然自得,穿针心中仇恨的火焰愈燃愈旺,她咬着牙,一字一字的咬着。

    “我——要——杀——了——你!”

    夜秋睿好整以暇地坐在穿针的面前,似乎对她的愤怒未见未觉:“难道你见到我,就只说这句话?”

    穿针的眼波燃起了火。这个男人,这个叫夜秋睿的男人,引她背叛国家与民族,做了一世罪人。本以为,既然无人来替她抵挡,凭她本性里奔腾的血涌和与外表不一般的铮骨,这金戈铁马她就一肩扛下。当夜秋睿站在面前,只是轻轻一笑,自己的铮骨、复仇、抗争竟是那样的软弱与单薄,这才明白,原来单凭她一己之力是远远不够的。

    夜秋睿似乎看透了她此时的无奈,拾起绣鞋,一只只往她脚上套:“我陪你去外面走走,如何?”尽管他用的是商量的口吻,一只手已经伸了过来。

    “殿下是不是把我当成冷霜儿了?”穿针突然开口,淡似冷漠的声音。

    夜秋睿的手滞了一下,脸上的笑容淡了,化了。

    他僵在面前,穿针仍不放过他:“冷霜儿没有将玉帛给你,因为她爱上了肖彦!要不是后来发生了一些事情,说不定他们现在正举案齐眉、恩恩爱爱呢。”

    夜秋睿再次俯下身,细审着她的表情,面上又浮现那没有一点阴影的笑:“你这是在激我?没用了。你不是把玉帛交给我了吗?现在我没有冷霜儿了,我只有你,穿针。”

    穿针几乎觉得每一个呼吸都是艰难的,身体控制不住的颤抖。

    夜秋睿笑出声来,露出洁白的牙齿,他一把拉起了穿针,穿针挣脱不得,踉跄着出了房门。

    一连串的灯光仿佛繁星,花木扶疏间,夜秋睿牵着穿针的手,踏着月色星辰缓缓散步。穿针感受着无底的屈辱,心中是一浪接一浪的恨意,而夜秋睿只顾流连着周围景致,闻着花香,手紧紧地抓着她,五指间都充满了暖意。

    前面就是碧池,他一步步携她往假山上走,再沿石阶走几级,便站在了高高的榭台上。暖风乍起,水面上有一声清越的鸟鸣,自他们头顶穿行而过。

    夜秋睿终于放开了穿针,背了手,面朝粼粼波光的碧池,声音沉静如水:“你一定恨透了我,再给你一次杀我的机会,你能把我推下去,任刀任剐随你。你若办不到,你只能和我在一起。”穿针凝眸盯住夜秋睿的后影,冷冷一笑,双手猛地一把将他往池中推。

    月光幽静,他的身形如铸铁一般岿然不动,白色的袍角在风中翻飞蠕动。穿针终是耗尽了力气,泪水不争气地涌上了眼眸。

    夜秋睿望着她笑了,他温柔的眼眸,是滟滟春风,带着满满的自信:“我柬国大军直插翼国心脏,另一支正在追击肖沐的去踪。翼国早晚要亡,你会是我的,穿针。”

    回去时,穿针踩着细碎的莲步,心情却平静许多。也罢,虽为小脚女子,在峥嵘岁月里等待复仇时机又何妨?遥远的地方有肖彦在,她便一定要在,或许她做不来与他比翼双飞,她也会尽绵薄之力在阵前与敌人夺命周旋。即使只帮他杀一个敌人,夺一柄刀斧,也是该的。

    她的平静却使夜秋睿猜不出她内心里的变化,他不知道穿针这回是承认了,还是妥协了,甚至穿针要进房之前,他突然起了冲动,想拉她近的靠在自己胸前。穿针只是淡淡一瞥,抽身就走,纤柔的身姿在门前一隐而过。

    夜秋睿有点失神地站了会儿,想起去年找寻玉帛的月夜,她回头一眸,恰恰迎上他的眼,两两一照眼,他们都很惊讶,而他的惊讶在她的脚上。她领着他走向出王府的小径,她在前面走,那个时候,他不确定他是否喜欢上了她,他只确定自己的心动——她婀娜的身影像摇曳的莲藻一样覆盖了他的眼眸。

    “睿儿!”

    他猛然抬头,夜毅正站在花木繁茂的甬道上,两边的内侍恭谨地垂着彩绢宫灯。

    他恭首叫了声“父皇”,径直从夜毅面前走过。如若往日,他这般冷冷的态度夜毅是不会计较的,这次夜毅却忍不住叫住了他:“是不是她是小脚女人,你就喜欢上了她?”

    夜秋睿止步,又一言不发往前走,夜毅在后面大为生气:“睿儿,她不是霜儿,她是肖彦的女人!你是天纵英才,是旷世名主,合当有个绝代佳人来配你!”

    “孩儿知道!”夜秋睿也提高了声音,极不耐烦地蹙紧眉头,脚步却不停歇的,很快消失在夜毅的视野中。

    “这小子……”夜毅轻骂。

    (新文《金缕玉衣》即将上传,敬请期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