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八 满地落花红带雨】  玉娉婷 伤高怀远几时穷(三)

章节字数:1920  更新时间:10-08-16 09:09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柬国。

    柬国的都城稽阳自然没有京城的繁华规模,商贸并不兴旺,因对翼国开战,精壮男子多参军打仗去了,整座稽阳城比往日多了几分宁静。

    长公主的居所是一进极为幽静的小庭院,北面正屋,两侧厢房,南面一道高大的影壁构成一方小天井。天井小院中,一带竹节环生的青竹,日光掠过竹枝,疏影斜洒,如烟似雾。绕过后进的走廊进入后园,绿意萦绕中藏些小轩室,周围点缀藤蔓杂花,假山亭阁,外界对这里完全没有干扰,幽静中透着隐秘。

    如此幽静之处,还是有异样的地方。掩映在芭蕉丛中叫翠玲珑的轩室外,端然站立两名束甲侍卫,轩室的门开了,从里面出来一名垂髻婢女,端着放着羹肴的盘子无声地走,经过走廊,一直走到长公主的屋子。

    “怎么,就吃这么点?”长公主抬眼望了望婢女盘中的羹肴,不无担忧地问。

    婢女称喏,长公主叹口气,放下手中的佛珠,撩起薄薄的褐色锦袍。婢女会意,在旁扶持着长公主再次往后园走。

    轩室内如死的寂静,室内似乎有沉沉的冷气淀着,穿针盘床而坐,看不清她的表情,但能隐隐感觉有道寒光扫射过来。长公主习惯了,从穿针踏上柬国的这片土地开始,她就一直用这样的眼光看着他们。

    “请你出去。”果然,穿针近似冰冷的声音。

    长公主只顾让婢女将琐窗洞开,金色的阳光照射进来,穿针眯起眼,略显苍白的脸庞有一半在柔和的阳光里,带着一种凄楚不胜。长公主默默看了一回,在穿针面前落座,又对屋里的人道:“你们都下去吧。”

    室内一蓦沉静,长公主开口唤道:“孩子。”

    “请不要这样叫我。”穿针极为不客气地打断她的话,“我现在恨不得杀了你们这帮柬国人!什么南宫老夫人,我曾经敬重她胜过自己的母亲……戏都演完了,我也没什么可利用的了,你根本用不着套近乎。”她狠狠地说着,感觉呼出的气息都是颤抖的。

    长公主深深叹气,声音依然柔和:“孩子,我是柬国人,所以不作任何解释。你无辜受牵,我心里一直过不去,事已至此,你可以骂我假惺惺,假慈悲……唉,很多事冥冥间自有天意,就像睿儿和你,多少缘分巧合,谁料得清?”

    穿针的口吻透了讥诮:“长公主如果怜悯穿针的话,用不着如此派人看守,赐一条三尺白绫就是了。”

    “就怕你想不通啊。”长公主望着外面明媚的阳光,“两国交战,鹿死谁手还说不清楚。这命运的轨迹,我们做女人的,无奈的走啊走,到头来能无喜无悲淡然接受,算活得好了。”

    她抬起软屐,低眼瞧自己纤小的双足,自嘲道:“就算家仇国仇都报了,你说我会快活吗?穿针,等战争结束,无论谁赢谁输,我都放你走。现在兵荒马乱的,你在这里好好活着,要是肖彦打赢了,你再来杀我这个老太婆也不迟。”

    见穿针沉默着迟迟不开口,长公主略思忖,过去拉起了穿针的手:“去我内室看看。”

    长公主的居所本就静谧的,六月里的天气似乎燃着火,热得呼吸也困难。穿针一出轩室,人就晕乎乎的没了力气,长公主见她这般光景,便唤婢女吩咐厨房熬碗燕窝粥,自己领着穿针过了长廊。

    长公主的屋外没有奇花异草,只是零星点缀几块山石,周边松竹依依。长公主身上犹带着那股熟悉清香跨过门槛,伸手掀起纱帘的同时,同样的清香更浓郁地向穿针扑来。室内洁净,长案上齐整地摆了一只只小木罐,墙面上挂了不少山水画轴,那块玉帛就挂在其中,并不显眼,隐隐发出幽暗的光。

    穿针看见那玉帛就触心的难受,人僵直着迈不动腿脚。长公主过去取下那块玉帛,拿了一木罐,揭了盖子。穿针细细分辨,这才明白,长公主身上的正是长期熬制而沉淀凝结起的药香。

    长公主将木罐里的药粉倒在盛水的木盆里,待药粉彻底溶化,将手中的玉帛平整地放了下去。浸水的帛面慢慢地起了变化,冷霜儿描绘的南营地形图清晰地浮现在穿针眼前,那些展翅翱翔的鹰睁着圆眼,似乎要将眼前看到的一切洞穿……穿针的脸色如雪般透明,嘴唇紧紧咬着,睫毛瑟瑟地抖动,泪水哗地倾泻而下。

    她悲哀地哭出了声,从意识到玉帛内有问题开始,她就被沉重的压力压得直不起腰来。她一直隐忍着,心中的疑问如天空云层一浪浪翻涌,如今疑团彻底解开,人就散了架似的,想起肖彦和自己曾经拿着玉帛无邪的笑,心痛得被掏空一般。

    那日她被押上城头女墙,马嘶像风,她哀伤的眼眸掠过滚滚风沙,她看见了赤烈马上刀光剑影的他。依稀中,她好像听到他在唤着“针儿”,风沙吹得他的黑发轻舞飞扬,他的眼眸如此惊喜——她知道,他已经原谅她了。

    她能原谅自己吗?她的过错,她愿以一生去补偿。

    眼望着痛哭不已的穿针,长公主不由自主地伸手扶住了她,柔声劝慰道:“别怪我在你伤口上洒盐,孩子。你要明白,没有这块玉帛,这仗还是要打的,只是没现在这般顺利罢了。战争已到,逃都逃不开,你要勇敢去面对啊!”

    穿针似乎平静下来,停止了哭泣。柬国天气比翼国清凉,挂在腮边的泪水就像一粒冰珠,连心口都是凉凉的。自己到了柬国,距离他更远了。此去经年,尘世离乱,她还能看到他战袍飘飘的身影吗?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