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八 满地落花红带雨】  玉娉婷 伤高怀远几时穷(四)

章节字数:2289  更新时间:10-08-25 15:22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六月中旬,战争进入胶着状态,柬军开始撒网似的在翼国境内全面铺开。轺国君王给肖彦飞骑传信,他已整编十万精干队伍,由他亲自统帅,北渡大河从北向西作为策应,随后秘密抵达柬国防守最薄弱的侧背。肖彦大喜,决定暂时放弃京城,兵分三路向东南、西南逐渐渗透。

    大军驱动两个时辰后,京城离肖彦的视野愈来愈远。肖彦再次回头,极目望去,硕大的孤城矗立在夏日残阳之下,城头旗甲鲜明,天际一道血红将城墙染映得尤为壮丽。想起穿针城头上飘渺的身影,一丝痛意骤然渗透了身心。

    他心思敏捷,已经猜出了其中的奥妙,皱眉骂道:“夜氏父子,定是拿针儿吸引我的注意力,自己早先去别处排兵布阵,攻我翼国软肋,我也绝不上当!只是如此离开,苦了针儿了。”

    旁边骑马的阮将军猜到了他的心思:“王爷,我们故意叫阵三次,怎不见夜毅老俅脲锬锫睹妫悄锬镆言馐苁裁床徊猓俊?肖彦咬牙,沉声道:“年内收复疆土,不灭了夜氏父子,誓不为人!”马鞭一劈下令,“加快速度!”

    军队战车辚辚隆隆向远方开进。

    夏日的骄阳红似火,满园树荫遮驲,紫色的、红色的花朵一团团一簇簇拥满树间,知了在上面时断时续地叫着,空气中漫漾着花儿淡雅的芬芳。

    琐窗外浓密的树叶遮住了透洒进来的阳光,翠玲珑里稍显阴凉。这段日子来,穿针除了身子疲乏无力,就是嗜睡。这会她又沉沉睡过去了,连手里的薄绢纨扇掉在床下也浑然不知。

    她睡得不舒服,眉心微微蹙着,胸脯一起一伏并不均匀,唇角抿得紧紧的,额角上有细密的汗珠渗出。

    有人轻手轻脚地进来,捡起了地面上的纨扇,朝着她的脸庞轻轻地摇动。清风拂面,穿针感觉舒坦了,紧抿的唇角浮现出一丝恬淡的浅笑。

    眼前春风浩荡,飘过一莊又一莊的桃花林,她就是一只飞在半空的风筝。她寂寞地飞着,等待着从远方脉脉而来的温暖的手掌,将她长长的丝带收紧,让她轻柔降落。终于,她听到了马蹄沓沓声,肖彦的红鬃马如烈火,而他唤她的声音柔情似水,她就在水与火的交融里盈盈飘去,投向他宽阔的环抱中。

    他的眼中带着如在梦中的神情,抬起指尖轻轻拂开她缠绕面上的发,她清晰地感受到他温热的气息漫过她的鼻尖,嘴唇从她的额角探索下去,最后与她轻轻相触……她不安地躁动起来,呢哝了一声,眼睛随之睁开。

    夜秋睿就坐在自己的面前,手中的纨扇一摇一摇的。他距离她很近,温热的气息漫过,那唇却是扬起,带着兴奋。

    “穿针。”他看见她醒了,悠然唤着她的名字,那双幽澈的眼睛异样的明亮。

    穿针猛然起身,手指不由抚住了自己的唇,心尖似被烫了一下,心中的仇恨一波波扩张开来。她一把抓起凉枕,朝着夜秋睿劈头盖脸砸去,嘴里大声吼叫着:“滚!滚出去!”

    夜秋睿身形一闪,他的眼里有瞬间的黯然:“穿针,我回来第一件事就是来见你,没想到你这样待我。”

    穿针急促地喘着气,顺势将旁边盛凉水的茶罐也扔了过去,那茶罐是木制的,没什么份量,只在地面上扑隆隆的滚过。

    “我不想见到你,出去!”穿针咬牙切齿地叫着,身子无可控制地颤抖。

    夜秋睿看穿针见到他依旧如此激愤,俊美的脸上浮起一层阴霾:“你让我出去?我就呆在这里了,要去你出去!”

    穿针闻言摇摇晃晃地走,人就像虚浮在半空中,轻薄的纱裙曳动。

    “穿针,你怎么瘦成这样子?”他在后面突然叫道。

    她只做未闻,轻飘飘的似乎踩在棉絮堆上。夜秋睿疾走几步,穿针听到后面的步履声,慌乱地去拨门栓,夜秋睿粗大的手掌已经抓住了她,并将她的整个身子抵在了门板上。

    “你是出不去的。”他明亮的眼眸掩饰不住狂热的表情,刺得她呼吸若断,“你出了这个院子,也出不了柬国!”

    穿针愤怒地叫着,挣扎着,身子却被他束缚得难以动弹。咫尺之间,他的吻带着浓重的呼吸从容落下,轻绵绵地压在了她的唇上。那一霎那,穿针的身子僵直在那里,眼睛瞪得浑圆,连神智都似脱了窍,绝望的泪水滚滚而出。

    夜秋睿视线上抬,凝视穿针片刻,用受伤的口吻道:“你还在恨着我。”

    “我恨——恨极了。”穿针冷冷吐字,眼光飘荡在远处。那样凄绝的表情,让夜秋睿的心沉到了谷底。他放开了穿针,嘴角浮起一缕伤怀的笑,在屋内徘徊着走了几步,内心的压抑如潮水翻涌朝她宣泄。

    “是的,我承认,一开始我是在骗你。我是太子,家仇、国仇,这些仇都要报,难道我也错了?我骗你……我骗你可我骗不了自己的心!当我从姑姑口中听说你跟定了肖彦,我有多伤心你知道不知道?我急匆匆赶来找你,你却廖廖几句‘对不住’就把我打发走了!可我不恨你,因为我骗你在先,我恨我自己柬国太子的身份!”

    他的眼里泛起熠熠的水光,双手不由自主地抓住穿针的两肘:“穿针,我不甘心,我们之间的尘缘不是这样想断就断的,是不是?你相信我,我们可以重新开始的,我还是你的夜公子,穿针……”

    “够了,别再演戏了!”穿针发狂地摇着头,眼泪四处飞溅,“请你走开,太子殿下,我不会再相信你的!”

    “你不叫我夜公子了……”他松了手,怅然的声音从她的耳边流淌而过。

    “是的!是的!”

    夜秋睿一瞬不瞬地望着穿针,半晌,他突然酸涩地笑了笑:“好,我是在演戏。戏演完了,我就走。”他步履迟重地迈了几步,屋门大开,外面的热气瞬间涌了进来。

    穿针控制不住地颤抖着,身子无力地滑落在地。

    不知为什么,她本该满腔怒火,带着仇视的目光去控诉他,痛骂他一顿。然而,她只会痛苦地哭喊着,抽泣着。

    为自己,也为曾经的夜公子。

    曾几何时,有人陪着她走在韩岭村的泥石路上。她看着他的白袍翩飞,路边是烟一般的杨柳,她的心就像被这晴日的风,吹拂得暖暖的,甜甜的。不为什么,只为他朗润的笑,为他温暖的手掌。

    一切都是假象啊,为何一切都是假的?她不明白,真的不明白。

    这是她最初想要的温暖,却是给她的最深的伤害,足够让她以一生去恨。她多么希望有人救她出这噩梦般的现实,为她寻一个干净的角落,没有欺骗,没有战争。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