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八 满地落花红带雨】  玉娉婷 一寸还成千万缕(二)

章节字数:2036  更新时间:10-08-25 15:21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继接的日子里,穿针隐约从宫人婢女的谈话中得到消息,战争已经集中在翼国西南方。人人纷纭,都说这是一场旷古大战,太子和肖彦的每次碰撞,都是震天动地,气势激荡。

    那日的午后,热得一丝风都没有,穿针照列在翠玲珑里午睡。为了怕轩外的束甲侍卫窥视,琐窗前垂了蝉翼纱的帘幔,外面的光与影全挡在了帘幔上,屋子里阴暗,稍显凉意。穿针还是睡不稳,胸口闷得难受,身子有种近乎晕眩的疲乏。

    她就在寂寞中打发着日子,屈指算来,她竟然记不得自己有多少日子没来经事了。她一直没往别的地方想,抚摸自己日渐消瘦的脸,经历了那么多的打击,或许一夜成了暮年老妇,等着枯萎残败老去。这样将青春剪断了也未必不是坏事,她理该遭到惩罚的,反正她已经有过快乐的,那些甜蜜的、梦一般的快乐,自己的心不会再有悲伤了。

    蒙眬地睡着,模模糊糊听见轩外的争吵声,长公主的居处向来静谧,就是那些婢女宫人,说话声也是细声细气的。长公主极少出现在翠玲珑,跟穿针说话也是和颜悦色的,婢女奉令给穿针端茶送汤,伺候得分外周到。同在一个院子里,她们真的很少见面。

    穿针睡意还浓,翻了个身。外面的声音愈来愈嘈杂,分明朝着翠玲珑而来。穿针打了个激灵,连鞋子也不曾穿,赤足往屋门走。才走几步,就听见轩外的侍卫喝斥道:“奉太子殿下指令在此守卫,外人一律不得入内!”

    有个尖细的声音怪模怪样的叫:“眼珠子瞪大点,这是皇上的手谕,皇上下旨绑了这个女狐狸,谁敢阻拦?”

    那两名侍卫没了声音。穿针顿感不妙,慌忙退到床榻边,门扉咣的被人踢开,几名宫人模样的人蜂拥而入。

    为首的宫人冷冷打量她一番,脸上的神色分明是在鄙夷她,接着一甩衣袖:“把她拿下!”有侍从早待得不耐烦了,上前一把拽住穿针的臂膀,使劲往外面推。

    穿针身上痛不可抑,睁着怒眼质问:“你们想干什么?”

    “皇上传旨,要肖彦的妃子进宫。至于何去何从,咱们可管不着,带走!”

    “住手!”

    门外传来长公主严厉的喝斥声,众人无声之中,长公主由两名婢女搀扶着进了屋。她死盯着为首的宫人,眼神明亮如炬:“谁敢把她带走?”

    宫人方伏首在地,跪安长公主。长公主颤着声音怒骂:“鬼鬼祟祟的进哀家的院子,当这里是什么地方?这女人是太子亲手交给哀家的,你们敢动她,简直肆意妄为!”

    宫人谄笑,拿着夜毅的手谕,解释道:“皇上说了,进去别吵着长公主,赶紧把那女人带来。奴才们不敢得罪您,又得听皇上的,这里外不是人,您说是不是?”

    长公主淡淡看向穿针,眼光深沉得谁都看不透在想些什么,脸上的怒意在渐渐消褪。末了,她的声音柔和:“原来是这样……哀家多思多疑了。”

    她略一思忖,笑道:“这样吧,你们暂且回去。皇上要是问起,你们就说长公主说话了,那女人是太子殿下的,如果这样带走,等太子回来少不了父子间起龃龉,你们这些奴才日子也不会好过。不如由哀家亲自将她带过去,太子回来尽管往哀家身上推,到时太子也不会拿自己的姑姑怎么样。”

    宫人听了句句在理,一瞧捧着的手谕,又为难道:“可皇上……”

    长公主和婉道:“万事由哀家担着呢,你们怕什么?”

    宫人连连称喏。长公主兀自由婢女搀扶着,姿态高扬地出了屋,后面的宫人随后,接着屋门徐徐关上,隐去了一室的阳光。室内又恢复了平静。

    穿针睡意全无,她不安地坐着,隐约感觉危险又一次在向她逼近。如果柬国皇帝胁迫她,或者以她为诱饵,做任何不利于肖彦的事,她就从高高的城墙上跳下去。反正她已变得无所畏惧,必要时以一腔碧血来了断。

    她想着想着,心已安泰,脸上不见丝毫涟漪。

    不到半个时辰,屋门再次打开,两名婢女端着水盆、茶点进来。她们服侍穿针梳洗,用完膳点,又出去了。

    过了一会,又有宫人进来,告诉穿针时辰已到。穿针跟着宫人出了翠玲珑,拐过长廊,长公主就站在院门口,不动声色地望着她。门外,两匹落帘马车已经准备妥当。

    正是七月,稽阳城笼罩在似火的骄阳下,穿针离开了长公主的居所。马车穿街过巷,沿着笔直宽阔的官道,直往稽阳城外而去。

    太阳逐渐往西边移动,穿针从昏昏蒙蒙中惊醒,去皇宫的路程竟是如此的漫长。她疑惑地抬起头,看见长公主两道凝视的目光,耳畔是热风簌簌吹动车帘的细微声响。长公主朝她微弱地笑了笑,慈爱的脸上沾着细碎的光亮。

    “我要下了。”长公主轻语一声,抬手想去抚摸穿针的脸,最后她终是没有,只是揭了帘子的一角,唤马车夫停车。少顷,后面马车里的婢女跑过来,小心地扶下了长公主。穿针急忙探身朝外望去,此时,马车已经过了山门,辽阔的平原阳光明媚,虽是田野金黄的夏天,这里却是春风方度,草木新绿。

    穿针不禁喃喃叫道:“长公主……”

    “穿针,不要再回来了,走得越远越好。”长公主的声音柔和似水,却染了丝哀伤,风儿吹散了她的发鬓。

    “为什么……你为什么要这么做?”穿针颤动着嘴唇,一滴眼泪倏地掉了下来。

    “我已让你受过一次伤害,不想再有一次了。”

    马车重新启动,长公主含笑朝穿针挥手。穿针心境一闪,想说又犹豫着,片刻之间,马车离长公主的距离愈拉愈远。

    “老夫人!”终于,穿针伸出手朝着长公主挥动着,她知道长公主一定听到了她的呼唤声。长公主的身影隔着穿针眼里细薄的水雾,渐渐模糊。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