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八 满地落花红带雨】  玉娉婷 一寸还成千万缕(三)

章节字数:2124  更新时间:10-08-25 15:19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马车继续往前赶,黄昏时翻过一道山谷,天色黑了下来。白日里的溽热感顿然消失,蒙蒙眬眬的,穿针终究睡了过去。

    自己好像在晋王府内,高高的宫墙殿脊遮住一场桃花雨。她在景辛宫的台阶上站定,依稀看到一树银杉抖落满地彩霞。芙蓉洲上彩舟画舫,柳荫摇动漫天飞絮,陈徽妃、邢妃、还有雯妃琬玉手执团扇,笑音涟涟。

    她微笑,略略垂首。当她再次抬眸凝望,景辛宫没了踪影,眼前一派荒寒破败,大青砖缝隙里荒草摇曳,时有寒鸦飞掠而过,盘旋着咕咕而叫,使这沉寂的王府更显幽深。

    穿针正在黯然神伤,却闻马儿嘶鸣声,肖彦的红鬃马在云彩间飘飘荡荡,她放开脚步却无论如何也追不上。

    “肖彦!”她大声的呼唤道。

    马上的人回过头来,如玉的眉目间带着清浅的笑。她惊愕地望着他,他在飞花里抖落一地的风尘,白色的衣袍凌空展起。而声音又是清亮的,空灵得如同深山幽谷一般:“穿针,等我回来!”

    “不——”穿针大叫一声翻身坐起,马车摇摇晃晃的,她的双手下意识紧紧抓住榻边车栏。定了定神,启身将头探出帘外,看着满天星斗,浑不知身在何处。

    马车夫听到后面的动静,呵呵笑道:“夫人定是做梦打仗了?没事,你离开柬国,这仗就不会打到你头上。姑娘还是歇着,等天一亮,就到翼国境内了。”

    “大叔何出此言?柬国境内无战事,怎么说离开柬国,仗反而不会打到头上了?”穿针奇怪地问。

    “小的向来听长公主的,长公主这么说,不会错。”车夫挥动着马鞭,借着星光驱车赶路。

    东方露出鱼肚白,茫天之下层峦叠嶂,遥见前方山腰有影影绰绰的红色翼国旌旗飘动。此道极为隐秘,别无其它进出途径。马车夫在前面勒马,朝穿针拱手道:“夫人要走朝这条路走,前面就是柬国境内,小的不便过去,委屈夫人了。”

    穿针下车,提起长公主为她准备的包袱,朝车夫屈膝道谢。马车夫回礼,掉转马头,车轮辚辚在一带峡谷中倏尔不见了。穿针彷徨地站了一会,换上宽大的粗陋的衣衫,将自己打扮成村妇模样,方提起小脚独自向前方走去。

    山坳岔道的关卡口已有松动,两国交战,商旅萧瑟,来往的又多是平民百姓,守卡的兵卒依然抱着矛戈在阴凉处打盹。穿针很轻易地过了关卡,抬头看万里碧空如洗,风儿吹拂,空气清凉爽和,丝毫没有了燠热之气,不由深深地吁叹了一声。

    这才体会到,此刻,她已经真真切切地站在了翼国的土地上。

    接下去,她往哪里走呢?

    遥远的京城早已失守,何况那里根本不是自己容身之地;并州是柬军北上的要塞,遍地都是柬国人,自己一去定会连累了家里人,还是不要去的好。肖彦率军正全力以赴与敌抗击,想起长公主那里宫人婢女的议论,肖彦多半在西南方,只要离他近些,自己即使死在疆场上也是值得了。

    来往的人车开始多了起来,她在道边茶亭下要了碗粥,留心观察着关卡的动静。不久一队车马载着杂乱的行装开进来,车上多的是白发苍苍的老人,还有怀抱婴孩的妇女。他们在关卡接受搜查,听乱糟糟的说话声,穿针知道他们是一批逃难去山里的,山林深处整日虎啸狼嚎,终觉害怕,又拖家带口回来了。

    穿针过去,找了个面善的马车夫,请求带自己一程。

    那车夫倒热情,问道:“姑娘想上哪儿?”

    穿针说是去西南,车夫摇头道:“那里仗打得紧,你一个姑娘家的,太危险了。”穿针一时说不出话来。车上有位六十开外的白发老妇一直在打量穿针,劝慰她:“姑娘还是随咱们回去,等西南打得差不多了再作道理。”

    穿针闻言赶紧谢了,坐上了老妇的马车。

    车队慢悠悠往北走了两日,中途相继有逃战回家的车马汇入,车马有次序地缓缓移动着。这日却遇上了柬军的一队骑兵。那些兵驱马一阵长啸,挥舞着手中的长矛长刀连声呼喝:“闪开!都闪开!”

    “柬军来了!”骤然之间,一片人喊马嘶,马车上的人们纷纷跳车,惊慌失措地往旁边的山上跑。穿针不知被谁拉下了马车,她刚想起脚,眼前天旋地转的黑暗,便一头栽倒在地。

    硌喇喇轰隆隆,前后车马无可避免地相撞了,横冲直撞的柬军呼喊着压过来,车马大片翻倒,柬军急促而凌乱的马蹄声沓沓而过。

    混乱的人群渐渐平息下来,有人大声呼喊:“柬军跑远了,大家莫得惊慌,各自检查各自的马车,看看伤了人没有?”

    “有个女的被压在下面了!”

    “惨啦,这架势,八成活不了。”

    几名壮男先跑去查看车辆,白发老妇颤巍巍地问怎么样了,那几名壮男连连惊叹:“奇哉!铁笼现世了。那女的被卡在里面,竟然一点伤都没有,人大概吓死过去了。”

    老妇跺脚急喊:“快把她拉出来,务必小心!”

    众人七手八脚地忙碌着,好大一会,昏迷不醒的穿针终于被解救了出来。

    一丝清凉从喉头渗入,耳边嗡嗡的嘈杂声,伴随小孩子的恸哭声,穿针睁开了眼睛。面前是老妇关切又紧张的眼睛,凌乱的白发簌簌撩动她的耳鬓,她见穿针醒转,皱纹纵横的脸上笑开了花。

    “她醒过来了,准备出发!”老妇朝着众人喊。人们一个个回到自己的车上,有人开始骂骂咧咧。

    “这群柬军,分明是半路逃兵,要不是有老婆孩子,我等早操起家伙杀它个屁滚尿流!”

    “今日柬军已非昨日柬军了,晋王深谋远虑,又有轺国相助,柬军早晚耗不下去的。”

    穿针懵懂地听着,手脚麻涩瑟的酸疼,眼睛里有水光在闪动。老妇坐在旁边注视着她,嘴里念念叨叨的:“姑娘命大着呢,快躺着歇了,晋王爷迟早会回来的……”她皲裂干枯的手指顺着穿针的小腿摩挲下去,将她纤小的双足轻柔地揉捏着。

    穿针惊魂的心已经定了下来,她在老妇轻重有致的抚弄下,迷迷蒙蒙地阖上了双眼。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