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八 满地落花红带雨】  玉娉婷 一寸还成千万缕(四)

章节字数:2034  更新时间:10-08-26 10:15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天空无色透明,太阳从东方水平线上弹出,万道金光刹那照亮了天地。放眼望去,广袤无垠的原野染成了金色,尽管周围草烟空蒙,穿针清晰地望见原野上大片大片的村落,还看见了村落上袅袅升起的炊烟,他们的目的地到了。

    这个村叫田家庄,老妇的家就在这里。跟随老妇的儿子媳妇过去,小道尽头,是掩映在一片竹林中的小院落。青色的石墙爬满了葱郁的藤叶,经风雨冲刷变白的木门大敞着,地上铺满了厚厚的一层枯叶,石板砌成的地砖上生出了摇摇荒草。而这户人家家中的摆设又是简朴而寒酸的,穿针还没踏进门,老妇已经将背篓挂在屋门外,指挥儿子媳妇开始利落地收拾起来。

    穿针见状,放了包袱,拿起屋外的扫帚刷刷扫了起来。老妇看见了,赶忙将她拉出门,摁在石墩上坐定。

    “姑娘啊,太阳刚出来,你在院子里坐坐。等拾掇好了,老妇煮点补药给你喝。”老妇回身又忙去了。

    穿针无奈地坐着,抬眼失神地望着天空,寥廓的天际有鸟儿飞越而过。

    肖彦,我离你近了吗?

    想起沿路的惊险,自己千辛万苦竟然这样走来了。霎那之间,她的心头酸热,一层水雾弥漫上了眼眸。她多想让鸟儿帮她捎话,告诉肖彦,她是那么的思念他。

    老妇家的炊烟也飘了起来,男人们下地看庄稼去了。老妇的媳妇一手拿着个面饼,一手端着盛水的陶碗,朝穿针和善地说话:“水刚煮好,小心烫。我娘说姑娘空腹不得,咱穷人家没啥好东西,姑娘先将就着垫补垫补。”

    “好香啊!”穿针粲然一笑,毫不推辞地谢了。她端着茶慢慢地喝,不消片刻,手中的面饼吃得一干二净。老妇正笑吟吟地望着,见穿针一副满足的模样,也开心地笑:“接连几日驰驱奔波的,老身一路担心着呢。还好,别看姑娘长得柔柔弱弱的,身子骨好歹还硬朗。”说完,拿起挂在外面的背篓又进了屋。

    穿针感觉过意不去,直起身子想进去帮点忙,方走到屋门,看见老妇从背篓中小心翼翼地捧出一个带壳硬物,朝凑身过来的媳妇道:“你看娘在山上采了什么宝贝?”

    “茯苓!”媳妇惊喜地叫了一声,“娘是何时挖的?连媳妇也不知道。”

    “那棵老松呀,粗得十几个人也未必抱得过来。”老妇笑得嘴都合不拢,比划着,“路上还真怕被柬国人抢去了……干了几日,正好切来配药煎了,让那姑娘喝去,上上之效啊。”

    穿针默默地退出了屋子。松柏脂油入地千年,才能化为茯苓。医家说茯苓能温补安神益脾去湿,人服后可以去百病而延年益寿,就是皇家,也将茯苓看做神物一般。现老人家将它奉献于陌生人,她一个普通女子,怎消受得起?罢了,自己还是偷偷上路,不再给老人家添麻烦了。

    她悄悄取回自己的包袱,脚步轻慢地出了院子。远处隐约有狗吠声,小道上阒无人迹,她生怕被老妇的家人发现,不禁加快了脚步。才走过竹林,后面传来细碎的脚步声,她回头一看,老妇正气喘吁吁地追来了。

    “姑娘!姑娘!”

    穿针只好停止了脚步,待老妇近到面前,盈盈施了个礼:“老人家的恩德,小女子永志难忘。只是小女子急着去西南找人,不能呆久。”

    岂料老妇扑通在她面前跪下,梗着声音哭了一句:“娘娘,您这样要折杀老身啊!”

    穿针微微震了震,慌忙扶起老妇,轻声问:“老人家怎知我的身份?”

    老妇热泪纵横,双手却使劲抓紧穿针的手肘,不愿松手:“京城沦陷的那日,老身正好去卖药,一时出不了南门。等战事平息下来,柬国人就进城了,老身本是远远的看点热闹,碰巧看见娘娘拿刀子戳那柬国太子……后来听说娘娘被那太子掳去柬国了,老身瞅个机会赶回了田家庄。出关卡的时候,老身一时不敢辨认,可一看娘娘的脚就确认无疑了,晋王爷纳了个小脚妃子,世人皆知啊!”

    穿针淡然一笑,心里却是暗流翻涌:“我这番从柬国逃出来,只想告诉王爷,针儿无意负国负民,单等王爷光复大翼,重整山河。”

    “娘娘有此情怀,千古之下,难有人与娘娘比肩。”老妇抹着泪痕,由衷地点头赞叹,“只是娘娘气脉虚弱,再长途颠簸,不消说肚子里的孩子,娘娘的命怕都要搭上了。”

    “孩子?”穿针蓦地忘记了呼吸,两眼直勾勾地盯着老妇,只感觉自己的唇片在控制不住地颤抖,“我……我肚子里的孩子?”双手下意识抚住了自己的小腹。

    “是啊,”老妇自顾说着,“两国交恶深切猛烈,娘娘身怀六甲,晋王爷怎能放开雄风杀敌?老身恳求娘娘保住晋王一脉,安心养胎为重!”老妇的话直白凛切,眼前的穿针好像站不住脚,手中的包袱掉在了地上。

    老妇慌忙扶住了穿针,但见穿针满目复杂神色,一层胭脂色的红晕,印在了她抖动的唇间。眼光却投向不知名处,薄薄的水雾在眸间迅速滚成泪滴,无声地抖落。

    “娘娘……”老妇猜不透穿针的心思,不由焦急地呼唤。

    半晌,穿针才开口讲话:“我这就随您回去。”她的语气极软,任由着老妇牵手,像个乖顺又听话的孩子。她恍惚地走着,四野有暖暖的风,寂寂地划过她的泪脸。

    那个丰润饱满的春日,他和她站在峰顶上,眼前是明媚的山川风光,他拥着她,说:“针儿,我们要个儿子。”那时的肖彦定是渴望有个他们的孩子啊!造物弄人,她却辜负于他,让他身陷在民族生死存亡之中,她怎能还有资格怀上他的血脉?

    肖彦啊,老天依然眷顾于我,这尘世不再是一场花开花谢,我寂寞的风筝为你而羁留。肖彦,我会好好照顾肚子里的孩子,我等你。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