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八 满地落花红带雨】  玉娉婷 霓为衣兮风为马(二)

章节字数:2136  更新时间:10-09-06 14:22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引线一阵昏沉,脑子里嗡嗡作响,待她挣扎着想起来,后面的追兵冲了上来,与护卫的十几名皇家禁军展开了殊死搏斗。阔剑弯刀铿锵飞舞,长矛投枪呼啸飞掠,狰狞的面孔,带血的刀剑……中间夹着肖沐仓惶的身影。引线很奇怪肖沐竟是毫发未损,像个无头苍蝇到处乱窜,一道血光从眼前凄烈的掠过,她蓦地闭上了眼睛。

    周围沉寂下来。

    等她再次睁眼,残阳吻上了天的尽头,田野上累累尸体纵横,焦木烟草冒着白烟,空气中漫漾着浓烈的血腥气,远处片片厮杀声不断的传来。而这里却是可怕的静,静到让她以为只有她一个人还活着,她慢慢地站了起来,前面血人堆里也摇摇晃晃站起一个人,灰土灰脸,衣衫上溅满了血渍,此时他和引线一样迷茫地环视周围惨烈的场面,然后朝她绽开了笑容,声音因兴奋而颤抖。

    “蕊妃,这里只有朕和你了,我们可以逃了!哈哈!”

    引线苦笑,回眸远望依旧杀声震天的帝邑城,风尘滚滚,散乱的发缕拂过她的脸庞。

    前方的将士还在浴血奋战,天空也变换了血色,这个皇帝却躲在这里,显得软弱与无能。这样的男人她根本不屑,她情愿回去杀敌以一死殉国。

    她往帝邑城方向走了几步,肖沐发现了,急问:“你不愿跟朕一起走?”

    她冷冷回答:“要走你自己走,你已不是皇上。”

    肖沐脸色骤然一沉,无言地用手指了指她,发狠般回头就走。

    这时,他的前方又是一阵嘹亮劲急的号角,大江东西两岸马蹄声如沉雷动地,漫天烟尘中,连绵横亘的黑色海潮隐隐可见,显然是又一柬军主力杀到了。

    肖沐不禁面色惨白,哭号一声:“举步维艰,如履薄冰,还是投降吧……”边嚎哭边拗断树枝,在尸体上割了块白布挂在树枝上,高举着,踉踉跄跄朝黑色海潮迎了过去。

    引线立时烈焰灌顶,眼中似要喷出火来,她嘶声朝肖沐的背影大叫:“肖沐!”

    肖沐似是未觉未闻,继续往前走。

    引线低头,拾起了地上被扔弃的弓箭,脚踏上弩,拉紧了弦。依稀中,她仿佛站在邢妃父亲的校场上,身边的邢妃令声“放”,长箭嗖嗖,带着些许尖厉呼啸,分明是强弓急射,又恰是千般仇万般恨,她的箭法比任何一次都准,都狠。

    几乎就在眨眼之间,前面的肖沐愣怔地木在了那里,长箭穿透背心,他吃力地回转身,用不可置信的眼光定住她。

    “去死吧——”引线尖厉地嘶叫一声,浑身颤动着。

    肖沐抬手指着她,又无力地垂下,终于,整个身子重重地倒了下去。

    引线顿感一阵松懈,嘴角抹着悲壮的笑,眼光直凛凛望向远方。

    轺国的五万援军正在其国君轺文王的亲率下,以排山倒海的姿势杀进了帝邑城。

    历时两月,轺文王牢牢控制了翼国北部局面,又秘密插入西面,行程五天五夜。待帝邑城杀声震天时,他们也潮水似的涌来,先派二万骑兵黑甲黑旗从大江东西杀入,猛攻柬军后则。

    映入轺文王眼帘的首先是一名年轻的女子,风吹乱了她的长发,烟尘灰土却遮不住明慧绝伦的美艳,她从容地举起长刀,横在自己的颈脖上。轺文王一记长啸,挥动手中的长鞭,鞭到刀落,他遂勒马,漫天尘土刹时如轻袍抖落,笼盖她的全身。

    “狗柬军,休想生虏了我!”引线咬牙切齿地大骂一声,再度拾起地上的长刀,早有两名轺军下马,迅捷地按住了她的双臂,令其动弹不得。

    轺文王哈哈大笑,执鞭端凝帝邑城:“是敌是友,一望便知!”

    令旗劈下,二万骑兵大阵列开,齐齐撤了黑甲,满眼灰色战服密匝匝一望无际,手中盾牌森森闪光,震耳欲聋的呐喊声中,“轺”字旌旗随风舞动。紧接着轺文王一声冲锋号令,战鼓如雷号角长鸣,帝邑城里的柬军起初以为是自己的援军,待醒悟过来已来不及了,仅是这气势就令他们惊骇失色,片刻之间,轺军已是无可阻挡,山呼海啸般涌进了这座城堡。

    引线收眼望定,全副装束的轺文王坐在战马上,美髯飘逸,棕色绣金斗篷翻飞。一时,她竟不能言语。

    红日西沉,帝邑城终于平息,城内城外点起了火把,天地间一派通明。

    “清点战场,救治伤员!”轺文王下令道。

    四马青铜轺车从城内隆隆驰出,身后轺文王以及随从风一般跟上。暮色苍茫中,遍野淤满血色的甲胄,褴褛飞扬的战衣,躺在地上哼哼呻吟的重伤员……轺文王感叹道:“肖沐已死,肖彦西南方面捷报频传,翼王朝便是他的了!”

    忽听有轻灵的女子声音:“滚开,我自己上去!”轺文王低眸,一群肖沐的家眷正被一一扶进轺车,那名年轻女子挣脱了别人的搀扶,脸上满是凛切绝然的冷意,她轻掠发髻,步态缓慢而艰难的,一步步地走。

    轺文王诧异而沉静的表情,他不禁叫住了她:“你叫什么名字?”

    引线侧过身来,他们对望,却不应答。良久,引线淡然一笑,却沉默地进了轺车。

    轺文王含了笑,双眼炯炯:“飞骑传信给晋王,我五万截杀大军已与柬军接战,然后从西面直捣柬国境内,接应晋王!”

    翌日,西南的肖彦接到了轺文王的信函,除了对皇兄的死讯扼腕悲伤,暂不对外发丧,决定对柬国出兵。

    此次出兵,数量比败走京城时增加数倍,中途不断有连带辎重车马的老兵民夫加入,如此一来,肖彦的作战兵力便是二十万之巨,声势当真惊人。二十万兵力,虽不能足以覆灭整个柬国,也会给夜氏一场痛击。

    而最根本的原因,是肖彦包括以下统将都不约而同地觉得,这次攻柬的时机绝佳。且不说轺军在西境直插柬国薄弱环节,柬国后院起火,那里又是外臣外戚当道,势必造成朝局动荡。便以夜秋睿而言,因为少有援兵,军队长期疲惫作战,精力凋寒,夜秋睿被迫开始后撤。如此时机,当真是千载难逢。

    何况他已得到密报,穿针已经在柬国。冲冠一怒为红颜,他的决定不可动摇,也为了他的针儿。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