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八 满地落花红带雨】  玉娉婷 满地落花红带雨(一)

章节字数:2774  更新时间:10-09-09 09:09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三日后,穿针出现在了稽阳城楼下。

    城楼下的人们或骑马或徒步,从她身边络绎不绝的来回。正是厉兵秣马之际,柬国曾经躲过了一次又一次的灭顶之灾,凭着太子的杀伐气与皇帝夜毅的小心周旋,柬国神奇地悄无声息地愈变愈强。然这次非同一般,听说是天下望而生畏的肖彦大军即将杀来,加上这段日子西境不断有轺军侵扰,人们立时有了覆巢之危。市井上依然喧哗热闹,但人们的神色匆匆,总有大祸来临的感觉。

    城楼下的宿卫盘查得比往日严了,往来马车必加予以盘查。穿针早已在城外下车,独自顺着人流进了稽阳城。走过官道,讨了辆马车,直往长公主的居所而去。

    以前穿针看长公主的住处,虽地处幽僻,外面总有持着长矛短刀的宫廷侍卫来回走动,外人进不去,里面的人也难得出来。为此,穿针沿路苦思冥想了几个进去的办法,到了居所外,发现自己一路担忧多余了。

    那些侍卫已经撤了,阒无人迹的府门外死气沉沉的。穿针进去也是畅通无阻,她正纳闷着,看见长公主的婢女在竹林旁闪了闪,便小声地唤住了她。

    那婢女看见穿针,一时说不出话,只是骇愕地瞪着她,半晌才醒悟过来,哭道:“姑娘怎生又出现了?长公主为你可是吃尽了苦头!”

    穿针也是惊讶,忙追问,才知道长公主放她走一事,自然被夜毅知道了,兄妹俩一顿激烈的争吵。夜毅恼羞成怒,抓了长公主禁闭在皇宫内,等到西境出了状况,夜毅急着对抗轺军,才想起将长公主放出来。

    闻听此言,穿针急忙进了长公主的屋子。

    长公主正手捻佛珠盘坐在地毡上,看见穿针进来,摇摇晃晃的起来。不到一个月,长公主形销骨立,如寒瘦凛然的一杆残柳,纵是一身盘金锦绣的杏色锦服,此刻也是空荡荡的架在肩头。

    她任由婢女搀扶着,吃力地朝穿针伸出手。

    “你这孩子,怎么又回来了!”

    穿针哽住了喉头,直愣愣地跪在了地面上:“肖彦大军迟早会杀进稽阳,请老夫人离开这里吧。”

    长公主雍容华贵的姿态荡然无存,无神的眼眸里依然掩着那份慈蔼温和,却教穿针看了怆然心痛。长公主恍惚地听着穿针说话,身子颤巍巍的,却咬牙冷笑起来:“夜氏王朝……没想到夜氏王朝也有土崩瓦解的一天。可怜我冷家为之呕心沥血,却落得个这般光景……”还没说完,心里似被什么堵住,人剧烈地咳嗽起来。

    穿针赶忙过去扶了,吩咐婢女好生伺候着。自己出去唤了长公主的马车,车夫还是原先送她回翼国的那位,这让她放宽了心。赶着收拾长公主的行装,很自然地进了放药粉的屋子。

    这个阳光明媚的午后,天色暖融融的,穿针扶着长公主上路了。

    阮将军派来的人果然等候在路口,穿针将包着药粉的青布包袱很顺利地交给了来人。

    马车继续上路,稽阳城里也有清净幽深的地方,远处钟磬声悠悠,伴着抑扬顿挫的诵经念佛声。战火应该不会烧到这个佛门静地吧?

    空山冷月,青灯古佛,是穿针替长公主选择的收梢。长公主也自满意,仿佛那样的孤单寂寞,才是属于自己必须的结局。

    穿针已经完成了该做的,自己的身子是不允再做一次山路的颠簸,接下来,就等着肖彦大军杀进稽阳城了。

    然而,她在稽阳城出没的身影,还是落入了夜毅属下人的眼里。当她出寺庙不久,从巷内窜出几名青衣宫人,很轻易地将她抓获住了。

    夜毅的皇宫里。

    夜毅用他夜氏独有的阴鸷的眼眸盯着穿针,目光闪耀。

    “珉妃娘娘,你不会逃了吗?怎么又回稽阳了?”

    “我是个小脚女人,逃不了多少路。兵荒马乱的,终是害怕着回来了。”穿针面呈平静。

    夜毅纵使再老奸巨猾,还是猜不透穿针回稽阳的真正目的。对他来说,女人只能派一时用场,至于最终结局如何,不在他考虑范围之内。对自己的亲妹妹、侄女,他向来不在意。眼前的女人柔弱模样足以麻痹任何人,但他清楚地知道她是谁,也知道她依然大有可利用之处。

    于是他的笑容里带着冷傲,哼声道:“你妄想潜入稽阳干点什么坏事,简直是异想天开,自投罗网。暂时要委屈珉妃娘娘了,就在皇宫里住着吧。”

    他暂不能动穿针的另外一个原因是自己的儿子。儿子性情冷热多变,以前冷霜儿的事情他一直对父皇耿耿于怀。这次要是真惹毛了他,对整个夜氏王朝的局势不利。他才不会傻到为了一个女人而得罪需要依靠的儿子,只要让他明白利益得失,让他放弃这个女人不是不可能。

    而远在翼国的夜秋睿,平生第一次遭受了前所未有的重挫。

    立时四个月的行军打仗,前后多次惨烈大战,夜秋睿的兵马生生锐减一半。他本为复仇而来,京城攻破,他已杀得眼红。眼下却在逐渐南退,一切功业都将化为乌有,他夜秋睿必将成为天下笑柄,孤傲的他岂肯就此罢休?

    军营里声浪汹汹,一班将士嗷嗷请战,力主再次强攻肖彦大军,震撼翼人,为柬国力威。

    他依然雄心万丈,秘密联络翼国境内所有主力,单等时辰一到,直捣肖彦军营。

    秋日苦短,倏忽之间已是暮色降临。夜秋睿的大军趁着夜色悄悄开出了自己的营帐,直向南方。

    这是夜秋睿制定的计谋,属下的僚将们对这次秘密行动部署得滴水不漏。将近子夜时分,肖彦的军营大帐就在眼前。放眼望去,但见灯火连绵,马嘶声声,里面定是人满为患的热闹场景。

    他凝神观看,有飞马急报:“北面、西面的我军主力正往这边靠拢,准点杀到!”

    “天助我也!”夜秋睿笑着,“肖彦,你就等着我来取你性命!我夜氏大军一到,你纵有天马神车也不管用,东面又是浩瀚大海,你喂鱼去吧!”

    时辰一到,便见黑暗的原野上,涌来无边无际的火把潮水,恰恰是两路主力杀到。夜秋睿举剑大喊:“冲向敌营,与两路大军会合,杀!”柬军精神一振,顿时疯狂地向肖彦军营发起冲锋。

    大军长驱直入,直捣大营中央地带。眼看将与另外两军相撞,为首的魁梧大汉勒马环视四周,愕然喊道:“肖彦的人马呢?为何是座空营?”

    夜秋睿大是愕怔,恍然感觉中计,猛然下令:“快撤,快离开这里!”

    便在此时,只听四面原野杀声震天火把如潮,一个辽阔的扇形朝柬军兜了过来。紧接着,大火四起,火势迅速蔓延,夜秋睿的三路兵马顷刻陷入了火山火海之中。

    如此一来情势大变,柬军铁骑被火追着团团乱转,一顿猛烈劈砍后,还是无固定方向,突围到哪里,那里便有更猛烈的火势汹涌卷入,火墙堵住了疯狂窜逃的夺路大军。

    夜秋睿急红了眼,朝着两边大将大吼:“分散三翼,拼死冲出去!”长剑一挥,火光冲天,伴随呛人窒息的烟雾,三面骑兵步兵死命撤离,到处都是惨叫声,马嘶声。三路人马虽然伤亡惨重,但终究有三万兵马突围而出。

    原野骤然响起了隆隆沉雷,无边的喊杀声与无边的火把铺天盖地压了过来,正是肖彦的十万主力铁骑等候多时。肖彦高声喊:“敌军不降,全部消灭,一个不留——”他相信翼军的战斗力,全面夹击,不给逃敌一分退路。

    肖彦骑队杀入敌阵,威力势如破竹。眼看身边军马越来越少,浑身浴血的夜秋睿嘶声大吼:“撤,撤回柬国!”拼死迂回劈杀后,率领着落荒四散的几千残兵逃往无边黑暗的山麓地带。

    大厮杀依然进行着,天色将明,原野上终于沉寂了下来。广袤的田野在秋日的朝阳下混沌无边的焦黑。极目望去,伏尸遍野,残烟袅袅,浑身烧焦的战马犹在悲切嘶鸣。

    站在山头的肖彦久久地伫立,瞭望这血腥惨烈的战场,声音铿锵激昂:“整点军马,翌日向柬国进发!”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