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八 满地落花红带雨】  玉娉婷 满地落花红带雨(大结局)

章节字数:2446  更新时间:10-09-11 15:00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入冬的第一场大雪过后,巍峨绵延的京城一片白色朦胧。

    位于孝闻巷的龚府大门咿呀开了,一身火狐斗篷的引线从里面出来,凛冽的寒风刮过,她不禁拢了拢篷沿。

    龚母从后面跟上来,手里拿着一包花样:“线儿,差点忘了这个。你姐想绣什么,尽管让她绣吧。”

    引线接过,龚母不放心似的,唠叨一句:“告诉你姐,等她生产日子一到,娘就过去。”

    “知道了,娘真啰嗦。”引线止不住嘀咕。

    “唉,让你听娘啰嗦也就这几日,等你去了那个地方,想听娘说话怕是也难了。”龚母叹息道。

    引线不语,进了等候在府外的马车。寒霜冰雪弥漫了大街小巷,一过白石桥就不能飞车奔马了,街面上热闹起来,所有的店铺都开张了,四处都是叫卖声,车水马龙,溅起飞雪残花。半个时辰到了皇宫地界,仁裕街上更是熙熙攘攘,商旅巨贾布满了整条街。战争的烟火已经散尽,万家复苏,京城又进入了繁盛的时节。

    肖彦一举并吞柬国,夜氏一族彻底消亡,柬国臣民百姓归顺肖彦。肖彦在短短几月内能击败拥有精良兵器的浩浩强柬,在当今天下不啻一声惊雷。它将宣告翼国雄起,肖彦成为一代旷世枭雄,他的名字将永远镌刻在巍巍翼史。

    引线百感交集,长叹一口气。上天如此厚待肖彦,可知他也有烦心之事?

    马车径直在皇宫外面停住了,引线下来往里走,执事总管迎了过来,陪她上了步辇,叮嘱抬辇的几名宫人:“出了永巷休得大声说话,要是惊扰了皇后娘娘,小心脑袋!”拐过东侧的垂花门,眼前一派绿意盎然,沿道柳荫匝地,千条万绦随风轻扬,枝繁叶茂的攀藤绿木上缀了零星的雪花。金黄的傲梅正在吐蕊,一股清新的香气绵绵向引线扑来。

    走了几十步,飞檐翅角的皇后宫就在眼前。

    出来的浅画见是引线,赶忙打了帘子,引线进去,温暖的气流夹着花香一浪浪的涌动,脚下是一地的重重锦毯,人走在上面无声无息的,引线一直进了内殿,一眼看见穿针垂首坐在花架旁,手里捏着绣针。晴月小公主安静地坐在穿针的面前,手里捧着个大果子,正一小口一小口地啃着,发现外面有人进来,紧张地站了起来。

    从帝邑回到京城,引线再也没有见到陈徽妃,她也懒得去打探她的下落。肖彦的心思在大翼社稷身上,在龚穿针身上,他对陈徽妃的冷淡,让向来善于能言观色的宫人知道该怎么做。

    引线相信,陈徽妃永远也不可能出现在肖彦和穿针面前了。

    晴月小公主见是引线,才重新坐定,将视线投向穿针。帝邑的最后一场逃命,那血腥的一幕定已印入她的脑海中,她喜欢静静地坐在同样安静的皇后面前,似乎唯有如此,她幼弱的悸怕的心才能得以平复。

    穿针朝着引线浅浅一笑,宫中的精心调养,她比以前丰腴了,脸色也日渐红润。她吃力地站起来,两边的侍女连忙过来扶住,引线看见穿针隆起的大肚子,那份沉重似乎要把娇弱的她压着了,她挪着脚步走到琐窗旁,才缓缓地坐下了。

    引线走到她的面前,抚住了她的手,轻声唤道:“姐。”

    穿针的眼眸投向窗外,窗外是晶莹剔透的雪,那份皎白,反射着月一般清浅的光华。

    “我……把玉帛……还给……夜……公子了。”她费力地一个字一个字的说。

    “我知道,我知道。”引线轻拍着穿针的手背,照样哄着她。穿针每每见到妹妹,除了浅笑,就是一字一字地说着同样的话,她并没有抬手抚摸妹妹的头发,或者以后再也不会了。引线酸楚地望着姐姐,心里明白。

    稽阳城大捷,肖彦在山坡上找到了穿针,他发疯般叫唤着她,而苏醒过来的穿针却无法正常言语了。

    她的记忆停留在了某个时段,那时的肖彦和穿针恩爱而甜蜜,对于她,其实是最好的。皇后这封号,她也是无悲无喜地淡淡接受。从此以后,她的脑海里没有战争,没有血腥,无须为任何人担忧,无须自责自问,她可以安然地渡过此生最悠闲的韶华。

    韶华本长,总要历春风几度,肖彦就在她的身边,她会幸福。

    合殿飘香,她们就这样安静地坐着,直到肖彦进来。

    “针儿。”他每日进来的第一件事就是唤她,她听见了,慢慢转过头去,指着案上的一盆建兰:“花……开了。”

    “花开得真好。”肖彦含笑走到她的面前,蹲下身。她温柔地朝他笑了,手指轻轻划过他的眉梢,她的恬淡与宁静,让他始终有一种无言的痛。他低头小心抬起她的脚,轻轻地揉搓着,疼惜道:“怎么还是见肿呢?”

    引线笑着应话:“等孩子生下来,脚肿会退的。”

    听见引线说话,肖彦转眸,笑容温煦:“几时去轺国?”

    引线犹豫了一瞬,垂下了眼帘:“过几日,等雪消融了。”

    轺国对翼国有恩,肖彦无以回报,请轺文王提出要求。轺文王想两国和亲,指名要肖沐的蕊妃,肖彦告诉了引线,没想到引线一口答应了。

    尘世中还是有另一位英雄的,她是注定要与英雄齐名。如今想来,她不是为了富贵成凤,为的是给欣赏她的人盛放此生最美的绚丽,若有了再次选择,她怎可错过?

    肖彦以兄长的情怀拍了拍她的肩:“过几日,朕用最大的礼节送你。”

    她的心里满是欢喜,却摇头婉言谢绝了。无须更多言语,这一去,山长水阔无人问。她不要什么浩大声势,喧闹荣华,只要那个轺文王一人一骑,载着她由繁华的京城,踏上他们未知的阔大征途。

    肖彦送她出了殿门,引线回眸,朝着殿内问道:“我姐……会好吗?”

    肖彦微眯了眼睛,郑重地点了点头,仿佛向她许下承诺:“会的,她是朕唯一的针儿。”

    引线失神地凝望他棱角分明的脸,深深地福礼,换一个清廖的微笑,走出了皇后宫。

    皇宫里的宫人侍卫在忙着扫雪,四处都是有节致的沙沙声,积雪愈堆愈高,有人开始堆起了雪人。通往宫外的青石布道已经清扫得干干净净,迷蒙的阳光透洒进来,给幽深的宫门增添了点暖色。宫外的风大了,撩动引线火红的身影,她抬手,将被风吹散的发丝收进斗篷中,很踏实地走着。

    她的身后,两扇厚重的宫门徐徐关闭了。

    一个月过去,皇宫内传来了清亮的婴儿啼哭声。

    (全文完)

    实体书番外:

    据翼史记载,肖彦在位二十五年,功绩卓著,独霸天下。与龚皇后育有二子一女。时龚皇后病弱,常有反复,肖彦遂重修晋王府。次年禅位于长子,自成太上皇,携皇后长居晋王府。

    翼国严格选秀制度,肖氏永不得与夜、冷两姓联姻,严禁两姓女子选秀入宫。近百年来,肖氏严守此项制度,直至庆陵王肖衡遇到一冷姓采茶女……

    欲知故事如何,敬请关注胭脂绝代系列之《禁宫柳》。

    (另:新作《金缕玉衣》在连城上传,点击收藏留言推荐支持:-P)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