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33章新婚之夜

章节字数:3054  更新时间:20-01-11 21:00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红果没在房间里待多久,门外就催了好几次,温贤就让他先出去了,那之后,温贤一个人坐在房间里等苏远之。

    既然苏远之也不想结这个婚,或许他们可以好好谈谈,如果双方意见达成一致,那么或许要不了多久,温贤就能彻底摆脱温家,离开苏公馆,改名换姓,过自己的逍遥日子去了。

    可谁知一直等到天黑,温贤也没等到苏远之。

    这人该不会不回来了吧?新婚之夜就让新娘独守空房?温贤觉得也不是没有这个可能。

    既然这样,那不如他先睡觉,什么时候等苏远之回来再说?

    “咚咚。”

    房门被敲响,管家李宏的声音在门外响起:“新少奶奶,是我,管家老李。”

    “李叔,”温贤打起精神,拿起盖头盖上,这才道,“请进。”

    李宏推开门进来,看到温贤一个人孤零零的坐在房间里,眼中有些不忍,无声轻叹一声,李宏上前对温贤道:“新少奶奶,太太让我来问问您,有什么想吃的?时候不早了,新少奶奶想必一定饿坏了吧?”

    温贤一听有吃的,差点儿没跳起来,不过还是矜持地说了一句:“我吃什么都可以,李叔您安排就好,有劳。”

    有礼貌,懂尊重长辈的人,自然也能得到长辈的喜爱,李宏当即对温贤的好感有了提升,笑了笑道:“那好,那我这就去厨房给您安排,新少奶奶稍等。”

    李宏要走,温贤出声叫住他:“等一下,李叔,我有件事想问问你。”

    李宏回头:“新少奶奶尽管吩咐。”

    温贤斟酌了一下,才开口道:“那个……大少爷他,什么时候过来?”

    “这个——”

    李宏面露难色,苏远之自打中午离开苏公馆之后,到现在都不见人,大帅那边已经让自己手下的副官带人去找了,只是找不找得到,什么时候能找到,谁都说不准。

    说到底,最惨的还是温贤,好端端一个大好青年,就这么被自己的亲生父亲嫁给了一个男人,还是个纨绔子弟,成婚当日,连礼堂都没让进,现在眼看着天都快黑了,新郎却半天不见人影。

    李宏不忍心告诉温贤,这新婚之夜,他恐怕要独守空房了,只能撒了个谎。

    “新少奶奶,大少爷还在宴厅陪客人喝酒呢,大喜的日子,大家肯定是要拉着他不让他走的,不如这样,大少奶奶,一会儿您吃过以后,就先早点休息吧,大少爷那边就不用等了。”

    温贤犹豫道:“这……不太好吧?”

    “没事儿没事儿,”李宏道,“大少爷那边也是这个意思,上来之前,他还特意叮嘱我,让我跟您说,让您早点休息呢,毕竟都累了一天了。”

    温贤微顿,这次没在拒绝,点了点头道:“我知道了,那麻烦您了,李叔。”

    李宏一走,温贤摘了红盖头,眯眼看了看房门口的方向,戏谑道:“苏远之该不会……逃婚了?”

    温贤知道李宏没跟自己说实话,如果李宏只是来问他想吃什么就算了,可李宏心善,又多说了后面那番话,温贤如今笃定苏远之对他没那个意思,这些个关怀的话,苏远之是绝不可能说的,也就是说,李宏在撒谎。

    那么李宏为什么撒谎呢?那就只有一种可能,苏远之不在苏公馆,恐怕这会儿一屋子人,没一个知道苏远之在哪儿吧,所以李宏才会说,让他先休息。

    不管怎么样,温贤总算可以吃东西了,李宏那边安排的很快,没几分钟,饭菜就端上来了,毕竟今天摆喜宴,厨房里好吃的东西多的是。

    温贤在一顿狂扫之后,终于安详地摸着自己圆滚滚的肚皮洗漱了一番之后,准备上床睡觉了。

    床是紫檀架子,看着硬邦邦,往上一坐才知道下面也安有绷簧,高床软枕,看着就暖和,温贤刚准备掀开被子钻进去,想了想这貌似是苏远之的床,自己如今鸠占鹊巢,万一那大少爷回来看见不高兴怎么办?既然要跟对方谈合作,自己还是该拿出点诚意来才是。

    这么想着,温贤一咬牙,去柜子里找了新的被褥,抱着被子去沙发上,准备今晚就在沙发上将就一晚,不,确切地说,他以后可能需要在沙发上将就很长一段时间。

    *

    温贤有些认床,以前工作遇到需要出差,能当天赶回来的,不管多晚,温贤都会回家,实在没办法要出差好几天的,头一天晚上在酒店,温贤肯定是要失眠的。

    刚穿过来头两天,温贤也有点失眠,好不容易这几天睡习惯了,就嫁来了苏家,主要是,苏家这沙发有点短,温贤睡在上面,腿伸不直,实在有些难受,以至于一直处于半睡半醒的状态。

    因此,房门被人推开的时候,温贤立马就醒了。

    “谁!”

    温贤第一反应,当即伸手将手边的灯打开,只见昏暗的房门口,一个烂醉如泥的身影,一路跌跌撞撞前行。

    那人是苏远之。

    虽然只见过一面,但那张脸实在让人过目难忘,放到现代,即便是美人如云的娱乐圈,苏远之的脸也绝对是佼佼者,所以温贤片刻便认出了对方。

    温贤看了一眼桌上那架小金钟,都凌晨两点了,苏远之居然这个时候回来了,可就算再晚,苏远之这个样子回来,怎么也没个下人过来照顾?

    温贤有些懊恼,自己不该反应这么快,这里可是苏公馆,难道他还怕有人半夜闯进来吗?能进这扇门、这间屋子的,自然只有他的主人苏远之,早知道自己刚才就应该继续装睡才对。

    就在温贤犹豫着该怎么开口的时候,苏远之已经朝他这边走了过来,温贤当即心下一紧。

    不再犹豫,温贤翻身从沙发上下来,拿过一旁的睡袍穿上,边穿边道:“大少爷,我是温贤,今日……”

    温贤话没说完,就听见身后咚的一声闷响,温贤被吓了一跳,一抬头看过去,就看到苏远之跌倒在沙发前的地毯上,整个人睡得四仰八叉。

    温贤愣是半晌没回过神来,这个苏远之什么情况啊?

    温贤抿了下唇,犹犹豫豫走到苏远之身边,低头唤了一声:“苏大少?苏大少?”

    苏远之睡得很安静,除了起伏的呼吸声,还有那冲天的酒气,别的什么都没有。

    温贤壮着胆子,用脚尖踢了踢地上的人。

    “苏……远之?”

    地上的人依然没有反应,那张出尘绝世的小脸一歪,看样子睡得可熟了。

    温贤还是不太放心,便在苏远之的身边蹲了下来,眼珠一转,温贤伸出一只手,本来想给苏远之一巴掌的,可看着那张小脸,没舍得打下去,温贤轻咳一声,掩饰自己被美色所惑的事实,改用手背,在苏远之的脸颊上拍了拍。

    “苏远之?苏远之,醒醒,喂。”啧啧,这小子皮肤真好。

    熟睡的苏远之,眉头蹙了蹙,但并没有醒来。

    温贤这下终于确定,苏远之的确是醉的睡死过去了,顿时松了口气,温贤蹲在那儿,叹了口气道:“苏远之啊苏远之,你说你……干嘛不逃婚呢?我知道,你其实也不想结这个婚对不对?告诉你,其实我也不想,可我跟你不一样,我不能逃,因为我逃不掉,整个南京城,你们苏家只手遮天,你说,我能逃去哪儿啊?恐怕还没出城门,就让你们家那些个兵,用抢指着脑袋给逮回来了吧?”

    温贤恨铁不成钢道:“所以啊,你要是逃婚了该多好啊,这样的话,一两年不行,过个三五年,苏家肯定还是要赶我走的,总不至于真养个男人在家里吧?”

    温贤说着,低头仔细看了看苏远之,呢喃道:“苏远之,我有个问题想问你,我爸嫁儿子,是为了卖子求荣,可你爸为什么要让你娶个男人呢?你能不能跟我说说是为什么啊?”

    苏远之昏睡,自然不可能回答温贤的问题,当然,他要是醒着,温贤也不敢这么问他,所以温贤也没打算让苏远之回答自己,自己蹲在那儿摇头轻笑。

    拍拍手站起声,温贤正打算会沙发上继续睡觉,忽然有点不放心,回头再次看了一眼苏远之,温贤突然出手,双手掐着苏远之的脸颊用力像两边拉扯。

    “小崽子!都是男人,凭什么是你娶我,不是我娶你啊?我好歹还比你年长呢!”

    苏远之一张俊脸被扯变了形,温贤盯着他看了一会儿,便松开了手道:“这么对你都没反应,看来真睡死了。”

    如此,温贤终于安心地回沙发上睡自己的觉去了。

    只是刚躺下没多久,温贤又再次起身,看着地上躺着的苏远之,温贤有些认命地叹了口气。

    “这么冷的天,就这么让你在地上睡一晚上,不染风寒才怪了!今天就当我积德行善了。”

    温贤重新走到苏远之身边,看苏远之瘦瘦长长,一张小脸看着就没几两肉,眼底闪过一丝狡诈,温贤干咳一声道:“小弟弟,大哥哥抱你上床睡啊。”

    说罢,温贤俯身打算给苏远之来一个公主抱的,结果居然没抱动。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