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47章有生之年,护你周全

章节字数:3065  更新时间:20-01-25 21:10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温贤轻叹了口气,来之前的路上,他已经仔细想过了,虽然他不知道自己的演技究竟哪里出了问题,只是光凭祠堂外的一声全名,就让苏远之一眼看穿自己的伪装,如果是这样,那么苏远之这个人,绝不像他之前想的那么简单。

    温贤上辈子好歹也工作了好几年,深谙跟聪明人打交道,最好的办法就是说一半留一半,不能全说真的,也不能全都是谎言,苏远之究竟是个什么样的人,温贤看不出,但他绝不是像外面说的那样,是个一无是处的酒囊饭袋。

    既然这样,那么温贤一开始制定的计划就没用了,现在唯一的办法,就是直接跟苏远之摊牌。

    打定主意,温贤当即对苏远之道:“我们来聊一聊,苏远之。”

    苏远之微微一怔,似乎没想到温贤会再次直接叫他的名讳,毕竟这一次,温贤要再说自己是无心之失,未免也太假了点,稍微有点脑子的都不会再相信。

    温贤如今打定了主意,自然也不用再去在意苏远之是否知道真相了,温贤悠闲拿起桌上的热茶,给自己倒了一杯。

    小酌一口,满嘴都是雨花茶的清香与回甘。

    贵的地方就是不一样,连随手一壶茶都是极品,温贤满意地放下茶杯,抬头朝苏远之微微一笑。

    “苏远之,我知道你其实也不想娶一个男人对吗?你对男人一点兴趣都没有,你之所以会答应娶我,不过和我一样,都是被逼无奈,对吗?”

    苏远之没回答,看着温贤道:“你想说什么。”

    温贤轻笑一声:“我想说什么并不重要,重要的是我们俩目标一致,你不想娶,我也不想嫁,既然这样,不如你把你为什么娶我的原因告诉我,我保证,我会想尽办法帮你解决这个麻烦,让你不再受人胁迫,作为交换的条件,一旦你重获自由,你立马跟我离婚,从此以后,我们桥归桥,路过路,大路朝天各走一边,如何?”

    苏远之沉默。

    “苏远之,你不说话是什么意思?是在怀疑我的诚意?”温贤道,“我已经在你面前坦白自己,你还在犹豫什么?难道真打算跟一个男人过一辈子吗?还是说,你真的爱上我了?”

    苏远之依旧沉默无言。

    温贤有些急了,握着拳头的手重重落在桌面上,温贤咬牙道:“苏远之,你是哑巴吗?我问你话呢,你到底要不要跟我联手?”

    苏远之垂眼片刻,再抬头看着温贤一字一句道:“温贤,你凭什么跟我联手?”

    温贤一怔,苏远之继续道:“你不过是一个财务科副科长的儿子,并且还是个已经被家族舍弃的弃子,一旦你在苏公馆出了什么事,你以为你父亲会为了你与苏公馆……不,与整个南京城为敌吗?还是你觉得,苏公馆是能让你为所欲为的地方?你想知道什么都可以,想做什么都可以?你以为蒋玉梅是真心待你好?你以为苏耀强真的能接受一个男儿媳?温贤,对他们来说,想捏死你就跟捏死一只蚂蚁差不多,懂吗?”

    苏远之杀人诛心,一番话说的温贤哑口无言,尤其是苏远之后面那番话,更是杀机四伏,温贤浑身上下如遭雷击,直到此刻,温贤幡然觉醒,是啊,这里早已不是他所生活的那个法治社会,在这样一个别说是法律,就是国家都不健全的时代,上位者若想让一个人死,甚至连一个敷衍的理由都不需要。

    苏远之让温贤认清事实的同时,也在警告他,他的生死早已掌握在别人手中,而无权无势的他,最终的下场只有任人宰割。

    温贤这才发现,自己之前到底是有多天真,明知苏家是个火坑,他真以为自己能毫发无伤的退出来?原来一切都不过是他的妄想罢了。

    难道自己好不容易重活一世,就落得这样一个下场?不甘心,实在太不甘心了,可不甘心他又能怎样?就像苏远之说的,他想摆脱苏家,无异于以卵击石。

    苏远之眼看着温贤方才还红润的脸颊,霎时惨白如纸,清澈的双眸如蒙了尘的珠宝,顿时失去了所有光华,忽然觉得心中不忍。

    可他并不后悔说了这番话,再难听的话语,终究不会要人命,如果今日他什么都不说,放任温贤不去管他,那么不久的一天,很可能这世间再无温贤此人。

    不管怎么说,温贤是这件事最大的受害者,苏远之于心不忍,抿了下唇,低声道:“温贤,你放心,只要你自己不自寻死路,有生之年,我定会护你周全。”

    温贤小脸惨白,抬头看向苏远之,呐呐道:“……为什么?你为什么要护我?”

    苏远之抿了抿唇道:“这件事终究是因我而起,是我有愧于你,护你周全,理所因当。”

    温贤一伸手,紧紧抓住苏远之的手臂道:“苏远之,我知道你肯定有办法的对吗?你根本不像他们说的那么没用,你也是装的,对不对?所以你一定有办法能让我离开南京城,对吗?”

    苏远之看了一眼手臂,低沉道:“如果你不介意温家满门被害,我可以帮你离开南京城。”

    温家满门?

    温贤大惊,瞪大的双眼,眼角都生出血丝,虽然他不是真正的温贤,但他毕竟是因为温贤才得以重生,而且温家十几口人,温贤怎么能因为自己一个人的自由,便弃这十几条性命于不顾?

    紧抓苏远之手臂的手,最终脱落,温贤犹如一只丧家之犬,狼狈而又不堪。

    *

    桂花楼回去当晚,温贤就病了,半夜发起高烧,是苏远之发现的,没惊动别人,他亲自去叫了红果,红果看到苏远之半夜来找他,还以为自己在做梦,一听说温贤病了,顾不得许多,外套都没穿就连忙冲进了温贤的房间。

    温贤整个人跟水里捞出来似的,额头上全是冷汗。

    “少爷,少爷你怎么了?少爷你说话啊少爷。”

    “红……果?”温贤发白的唇颤抖着,眉眼动了几下没能睁开眼睛,只呢喃着喊:“好冷,我……我好冷……”

    “冷?冷!好,少爷我这就给你添床被子。”

    红果一转身,苏远之手里捧着一床被子,朝他递了过来,红果看了看被子,抬头想跟苏远之道谢,就见苏远之已经回书房去了。

    温贤还在喊冷,红果也顾不上想太多,将被子给温贤盖上,就在红果准备去给温贤准备热水擦身子的时候,苏远之又回来了,手里拿着一小盒西药。

    苏远之将西药递给红果,知道他看不懂外文,特意道:“这是退烧药,喂他吃两粒。”

    红果忙接过来,这次来得及跟苏远之道了一声谢,便又连忙去给温贤倒了杯温水。

    “少爷,少爷咱先把药吃了,把药吃了就没事了,少爷。”

    红果叫了半天,温贤也没回应,只是抱着自己瑟瑟发抖,红果没办法,想扶温贤起来,可手里拿着东西不方便,红果转头见苏远之还在,便道:“苏大少爷,能不能劳烦您把我们少爷扶起来,我好喂他吃药?”

    苏远之明显僵硬了一下,站着没动。

    红果不敢说第二遍,心里想着苏远之果然不喜欢他们家少爷,刚才只是他的错觉而已。

    红果将药和水放在一旁的床头柜上,上前将温贤从床上拉起。

    “少爷,少爷咱先吃药,吃了药,病就好了,”红果让温贤靠在自己身上,一只手扶着,另一只手拿了床头的药丸往温贤嘴边递。

    可温贤一被拉出被窝,就冷的咬紧牙关,红果偏又不敢用力硬塞,弄了半天,那药也没能喂进去。

    “少爷,少爷听话,咱把药吃了好不好?少爷……少爷……”

    “我来。”

    药丸被人拿走,红果抬起头,苏远之在面前坐了下来,一只手拿着药,一只手伸过来,捏住了温贤下颚,用哄孩子的语气低声道:“温贤,把药吃了。”

    温贤紧绷的脸颊明显松缓了下来,苏远之手指一用力,唇被掰开了一些,苏远之眼明手快地将那颗药塞进了温贤的口中。

    药刚一塞进去,苏远之就跟烫手似的,立马将手收了回来。

    事实上,也的确有些烫手,温贤发烧了,口鼻吐纳的气息较常人高出不少,双唇看着干涩苍白,触碰的那一刻,却还是意外的柔软,苏远之手指握了握,眉眼间竟浮现一丝片刻的慌乱。

    红果并没有发现苏远之的异常,只是看着温贤终于把药吃下了,连忙将水杯端了过来,让温贤赶紧喝水,把药给吞下去。

    温贤大概也发现自己在被喂药,吃了第一颗之后,红果递过来的第二颗张嘴乖乖就吃下了。

    看着温贤总算吃完了药,红果也松了一大口气,扶着温贤躺好,红果抬头对苏远之道:“劳烦大少爷您帮我看着我们少爷,我去打盆热水,很快就回来。”

    说完,没等苏远之说话,红果转身就出了房门。

    苏远之站在温贤床边,低头看着床上的人,语气有几分无奈、几分叹息道:“怎么这么不经吓?也好,胆小的人活的长久些……”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