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51章病了一场

章节字数:3074  更新时间:20-01-29 20:54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蒋玉梅叹了口气,姿态高贵地在书桌前的椅子上坐了下来,蒋玉梅捏着帕子扬起下颚看向苏远之道:“我什么意思,你心里比谁都明白,温贤这个人,我虽然与他相识不久,可他跟你不一样,温家祖上都是读书人,这读书人啊,天生胆子小,天上掉下个鸡蛋,对他们来说就跟天塌了似的,这种人不经吓的,万一一个不好,那是会吓出人命的。”

    苏远之冷笑道:“你觉得温贤病了,是我故意吓唬他?”

    蒋玉梅不认同道:“也只是怀疑而已,没证据,否则我也不会坐在这儿跟你谈了。”

    “是,”苏远之道,“你说得对,你要是有证据,肯定拿着那些证据去父亲那儿告我的状了,哪儿还有闲情逸致在这儿跟我聊天?”

    蒋玉梅一脸忧思:“我这不是怕你一个不小心,真闹出什么人命吗?到时候就算温家要找你偿命,我们也无话可说啊。”

    “那不是很好吗?正好合了你的意,省得你亲自动手。”

    “远之,你这说的哪里话?我好端端的,为什么要你死啊?”蒋玉梅一脸无辜的眨眨眼,“总之,今日我可是一片好心提醒你了,温贤不能出事,更不能在咱们苏公馆出事,说起来,我对他倒也没那么深的情谊,毕竟也才嫁过来几天,我说这些,完全是为了你啊,远之,我想你应该不会……不会想再娶一个男人吧?”

    苏远之面无表情地站在那儿 ,握着书的手,手指关键因为用力而发白。

    蒋玉梅很满意这样的效果,缓缓起身道:“行了,我要说的差不多也就这些了,远之,你自己好自为之吧。”

    蒋玉梅说完,转身昂首挺胸往外走,快走到门口的时候,身后传来苏远之的声音。

    苏远之逆光站在那儿,整张脸都埋在阴影里,唯独一双眼睛冰冷而又阴鸷。

    “就算我真的杀了温贤,你们又能奈我和?”

    蒋玉梅一愣,转头看向苏远之,蹙着眉仿佛看一个傻子:“远之,你是没听懂我刚才的话吗?”

    苏远之径自道:“和温鹏做交易的人是你,又不是我,温贤死了,温鹏赔了夫人又折兵,他不找你找谁呢?找我这个什么都给不了的废物吗?”

    蒋玉梅冷声道:“我听不懂你在说什么,两家联姻是喜事,何来交易一说?况且是你害死了温贤,温鹏爱子心切,到时候让你一命抵一命,你爸大公无私,没准就真答应了。”

    “他答应,你能答应吗?”苏远之道,“如果真的只是想让我死,你自己动手不是更快吗?何必兜这么大一个圈子?这就说明,蒋玉梅,你还不能让我死,你还没得到你想要的东西,你真的舍得让我死吗?”

    蒋玉梅咬牙,紧绷的脸颊,此刻更像两把利刃。

    苏远之轻笑一声:“既然你说是我要杀温贤,那好,我认了,没错,我就是想让温贤死,不为别的,就因为他对你言听计从的态度,让我厌恶你的同时,也厌恶他!所以蒋玉梅,好好护着他吧,万一哪天我一不小心犯病,可能真的会错手杀了他!”

    蒋玉梅手中的丝绸手帕,生生被她从中间扯裂,碎出一条长裂缝,蒋玉梅压抑着怒火,深吸一口气拉开房门,抬脚离开了书房。

    蒋玉梅一走,苏远之脸上的阴鸷也跟着消失,苏远之静静抿着唇站在那儿,握书的手缓缓放下,跟失了所有力道似的,垂在身侧。

    苏远之转头看了一眼仅一墙之隔的卧室方向,眼神从容,丝毫没有刚才半分剑拔弩张的杀意。

    *

    温贤一觉醒来,已经是中午时分。

    红果一直在床边伺候,看到他醒来,激动地要命。

    “少……奶奶,您怎么样,没事吧?”

    温贤烧了半夜,早上又烧了一早上,这会儿一睁开眼,只觉得跟刚跑完马拉松似的,混身酸痛的不成样子,嗓子干的都快冒烟。

    温贤当即张了张嘴道:“水……”

    “水?哦,好,我这就给您拿!”

    红果刚一转身,绿翘先一步将手里的水杯递了过来:“给。”

    红果接过杯子,一只手扶着温贤从床上坐起身,温贤只尝了一口,就立马从红果手里把水杯夺了过来,如牛饮水,三俩口喝尽。

    “少奶奶,您慢些……”李妈看着温贤喝的太猛,忙出声提醒,转身又对身边的一个丫鬟道,“你去跟太太说一声,说少奶奶醒了。”

    又对一个男仆人道:“你去找管家,把少奶奶的药取过来,吩咐厨房准备些吃的,记得不要萝卜。”

        

    温贤将杯子还给红果,沙哑的声音虚弱地对李妈道:“李妈,我没什么大事,就不用打扰太太了。”

    李妈道:“那不行,少奶奶您不知道,您昏迷的时候,太太来看过您,当时可是吓坏了,临走时太太特意吩咐了,说您醒了一定要告诉她。”

    李妈都这么说了,温贤也不好再说什么,只能由着李妈派人去通知蒋玉梅。

    刚好这会儿药端上来了,红果要喂他,温贤没让,自己端过来,几口给喝光了。

    刚喝完药,蒋玉梅就到了,温贤就见她穿着旗袍,脚下步子有些急,片刻走到了他面前。

    “太太……”

    “行了行了,快别起来了,好好躺着。”

    蒋玉梅不让温贤起身,让温贤躺着就行,下人给她端来一张凳子,蒋玉梅在温贤床边坐了下来,一双如水的眸子盈满了慈悲与关怀。

    “怎么样,好点了没?”

    温贤道:“好多了。”

    “好点就好,”蒋玉梅轻叹一声,像是松了口气道,“你这孩子,可真是把我吓坏了,昨天还好好的,今儿就病了,你说这要是让你爸妈知道了,肯定要怪我们照顾不周,才嫁过来没两日,就让你生了病。”

    温贤道:“是我自己身子弱,哪里是太太的错。”

    蒋玉梅摆摆手:“还是怪我们没照顾好你,总之你别担心,大夫来看过了,没什么大事,就是这次得好好养着才行,否则是要留下病根的,你年纪轻轻,可不能把身体熬坏了,以后还有多少好日子等着你呢。”

    温贤道:“太太说的是。”

    蒋玉梅又叮嘱了几句,大致就是跟温贤描绘了一下将来日子的美好,温贤觉得蒋玉梅话里有话,怎么蒋玉梅搞得好像突然怕他想不开自杀似的,一个劲儿给他构造美好未来呢?

    总之不管蒋玉梅说什么,温贤都点头说是,说了好一会儿,蒋玉梅才起身道:“行了,我也不在这打扰你休息了,你好好养着,有什么想吃的,就跟李妈说,或者直接跟我说,我让厨房给你做。”

    “谢谢太太。”

    “好孩子,那你休息吧,我晚些时候再来看你。”

    “太太慢走。”

    蒋玉梅笑了笑,转身走了。

    蒋玉梅一走,温贤露出一脸困倦道:“李妈,你们也都去忙吧,我吃了药有点犯困,想再睡一会儿。”

    李妈点头:“那好,少奶奶您再睡会儿,我留个人在旁边,您若有什么事,随时吩咐。”

    温贤道:“那就红果吧。”

    李妈道:“也好,那红果留下,其他人都跟我出去吧。”

    李妈带着绿翘他们出去了,红果搬了把椅子过来,在温贤床边坐了下来,伸手替温贤掖了掖被角,叮嘱道:“少爷,您好好休息,有什么事随时叫我,我就在这儿看着您,哪儿也不去。”

    温贤仰躺在床上,盯着房顶看。

    昨晚他病得迷迷糊糊,感觉自己好像听到了苏远之的声音,而且苏远之好像还喂他吃了药,可自己为什么会生病?别人不知道,温贤自己却清楚,要不是白天听了苏远之那番话,让他有些心灰意冷,自己也不至于遭这样的罪!

    红果见温贤刚说累,这会儿睁着眼又不睡,便问道:“少爷,您怎么不休息?在想什么呢?”

    “红果,”温贤转头看向红果,犹豫了一下道,“是谁发现我病了?”

    红果一愣,看着温贤小心翼翼道:“少爷,您怎么……怎么突然问这个?”

    温贤抿了下唇道:“不是你发现的?那是谁?绿翘?李妈?”

    “都不是,”红果话说一半,回头看了一眼房门,再转回头对温贤道,“少爷,您等我一下。”

    说着,红果起身跑过去将房门给关上,关严实了,这才小跑回来,继续在椅子上坐下,看着床上的温贤,小声道:“少爷,其实第一个发现您病了的人,是苏大少。”

    温贤一愣:“苏远之?”

    “对,”红果细细道,“昨天半夜,苏大少来找我,告诉我您病了,我急急忙忙来您房内,果然发现您在发烧,您是不知道,您当时的样子有多惨!我差点儿被您给吓坏了,是苏大少拿了洋药过来,喂您吃下之后,您后半夜才没继续烧起来。”

    原来那不是自己在做梦!苏远之真的喂自己吃了药,可苏远之那么一块冰疙瘩,他怎么可能会管自己的死活?自己生病,他又是怎么发现的?该不会是半夜想对自己搞暗杀吧?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