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章:窗外的烟头

章节字数:3068  更新时间:19-12-23 12:28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车流的中央站着一位满身是血的男孩,他的头上不停的有血从头发的根部昌着热气流到脸上遮住了脸的轮廓,只让人看到一片腥红却在也看不出他是谁,叫什么,他甩了甩头用力的睁了睁眼睛,随手抹了抹脸上的血露出一双深邃澄撤的眼睛。

    “我恨你,绾星辰。”这是他对着马跑边上的哭的满脸泪痕跪在地上的女孩说的最后一句话。

    女孩以为他会想不开再一次像刚刚那样冲到车流里去,她激动的起身也同样冲到他所在的车流里。耳边不停的响起汽车的鸣笛声,以及汽车为了躲开她撞向路边的绿化带上的和汽车相互撞击的声音,但她只是跑向那个男孩撕心裂肺的叫喊:“对不起,阿良,你别走。

    看着她拼命跑向他的身影,他用尽气力,转身毫不犹豫的跑到马路的对岸淹没在人群中。

    床上的女孩正陷入着当年在她十岁发生的恶梦……

    而她的窗外则站着身窗黑色西装的人,他整个人埋没在黑夜里孤寂又傲然独立,如若不是他那嘴里不停抽动的香烟,冒出点点的星火,此刻根本看不出那里有个人。

    月亮愰愰惚惚的从黑云里冒出,照射在他的身上。

    原来这不是他抽的第一根香烟因为他的脚下已经有一堆被吸的长短不一的烟头。

    一只手随意的埋在裤兜里,另一只手则是夹着香烟放到嘴巴前猛吸一口又随着手轻轻的放到大腿外侧,小指弯曲轻轻的弹去烟头上的烟灰,又抬起手,嘴巴又一口一口吞烟吐雾的吸着香烟。

    但他的眼神从不看手里的香烟还有多少,烟灰有无,他只是迷着眼,但因夜色太黑月光不足以照出他眼里的情绪,只可以看出他一只眯着盯着窗里床上正陷入恶梦的女孩,月光透过窗映射出女孩的形态但无法看出她的长相表情。

    女孩的家在一楼而她床正好在窗前,如果不是还有一堵墙堵在那儿,那窗外抽烟的人基本就是在床前以一个居高临下的姿势眯着眼看着床上的人。

    看着看着他竟发出一声肌笑,他突然仰起头露出森白的牙牵起嘴角:“哈哈哈,绾……星……辰……”笑声停了,但嘴角上扬肌笑的狐度并未恢复原样。

    修长的手指轻轻一松那根烟就滑落在地上,终于,他终于看了一眼那根烟,轻轻的斜视一眼又抬起眼看向窗里的人,而他的一只脚不动声色的踩在那根烟的火星上,烟灭了,而他也转身走了。

    不知是因为那根烟灭了,还是因为抽烟的人的笑声太大了些,也或许是因为抽烟人离去的脚步声太大,可能是他那一声:“绾星辰。”做恶梦的女孩竟然醒了。

    她打开灯又看了看手机,凌晨3点,竟然又做这个梦,可能是当年发生的事太过深刻,所以每次想起都会梦见当年的场景。

    嘟嘟……嘟,手机响起。

    她看了一眼手机号码并,急切的坐起身子,呼吸变的有些急促,手有些抖动的滑动手机屏幕。

    “喂,查到了吗?有阿良的消息了吗?”

    “对不起绾小姐具体消息,我们这边还没查到,不过我们查到了顾良夜的母亲和顾良夜曾在过的精神病院,对了,在南城叫善德精神病院,我们这边查到当初,她母亲怀着他就进了这家精神病院。”电话的那一端是她请的第106个侦探。

    她失望的低下对着手机里的人说:“请帮我查,你要的的钱,我一分不会的,我想知道他在那儿。”

    “……”

    别一边,“莫总,有侦探在查关于您的消息,您看要不要解决他。”

    被叫莫总的人,他的桌子上罢放着一个透明玻璃水晶材料所做的牌匾上面注有:“莫景琛总裁”的字样。而桌子上最显眼的不是那个牌匾而是各种颜色的扑克牌和骰子,连吊灯的样式也是仿着骰子的模样来进行制做的。

    看到有人进来,他眼神突然变得凌厉,嘴角勾起浅笑,转了转手里的那一幅通体为红色点数为黑色的骰子,“为什么要解决他,查清楚是谁派来的了!”

    他面前的人听到他的发问把头拉的更底,声音更加清晰的说:“是一个叫绾星辰的女人,她在找顾良夜,不知怎的就……就……查到您身上了。”

    坐在桌子上把玩红色骰子的人,眼睛一动不动的盯着那一幅骰子不动声色的似是说给他面前的人听,又似是说给自己听:“我就是顾良夜。”说完邪笑着将骰子向上抛起。

    “不用奇怪,你知道的,我15岁才进的莫家,莫景琛也是进了莫家才改的名字,以前的名字就是叫顾良夜。”顾良夜难得有心情解释着名字的由来。

    “是莫少,我知道了,那莫少准备做什么,难道就任由他们查下去吗,万一这个绾星辰就是被牢里那位指使的呢?我们不得不防。”

    “秦风,她你不用担心,陪我演一场戏就行,你去查清楚,这些年她都做了什么,我要详细的,从……她十岁开始查。”说完他收起了那一幅骰子意味深长的笑着。

    第二天顾星辰起床,打开窗依靠在窗前看着慰蓝的天空,怔怔的伸手手想要去去触碰,她自言自语的呢喃:“天下那么大,阿良,你到底在哪,你看这是你最喜欢的慰蓝色的天空,你会不会在其他地地方和我一样看着慰蓝的天空,我记得这是你小时候最喜欢做的事情,看着天空静静的发呆,那个时候的你静雅温和,但你眉间的惆怅却写到了眼底,我曾无数次的问你为什么会如此忧郁不开心,你只是皱着眉看着我却从不回答我,我疑惑的跑去问妈妈,妈妈说你是神经病,神经病是不会懂得高兴是什么的,你还活着对吗?对不起,对不起阿良。”说着说着反应过来时才发现自己已经满脸泪痕而手机也掉到了窗外,屏幕炸裂,深深浅浅的裂痕印在手机屏幕上。

    她胡乱抹了几下脸上的泪痕,绕到窗前捡掉落的手机。

    当她蹲下身捡起手机时,却看窗前满地的烟头,和一棵红色的骰子,她拿起那棵骰子放在手心上疑惑的皱起眉:“这……这是阿良喜欢的骰子的样式,啊良……啊良……。”发着呆轻声呢喃。

    “阿良,阿良,你到底什么时候才能忘记顾良夜,这么多年了,你还在找他,如果不是为了找他,你现在也不会连房子都买不起,这些年你请那些侦探用了多少钱,在看看你自己每次想起他你就哭,你到底要不要过自己的生活了,是,你说你愧疚,妈也知道,但是别在找了好吗?你也该找一个人嫁了,放下他吧?”绾星辰的母亲一大早提着一包东西骂骂咧咧的对着在看骰子哭的绾星辰大骂。

    “行了,你也别怎么说孩子,她想找就由着她吧?毕竟,这事当年还是怪她,先进屋吧?”绾爸爸叹了口气,说完去拉绾星辰进屋。

    “什么叫怪她,十三年了,这还不够吗?你还要怪她,难道她还不如一个不是亲生的吗?我告诉你顾安,你……你要是,要是在怪女儿,我就……我就,我就跟你离婚,反正星辰跟我姓,她姓绾,她是我女儿谁都不能怪他。

    绾爸爸顾安听到自己的媳妇那么说皱起了眉头,一脸的愁容,叹了叹气缓声说:“我没说要怪咱女儿,毕竟当年顾良夜是我们收收养的,在说还不是因为星辰乱说话才把阿良给气跑了的。”

    绾妈妈被气的流出了眼泪指着绾爸爸:“你还说,你还说。”

    “行了,老婆,我不说了,你别生气了,你别哭啊?是我的错好吗?”绾爸爸最受不了绾妈妈哭看到她哭他竟急的手里提的东西都仍了,连忙认错。

    绾星辰捡了爸爸仍的东西然后去开门。

    坐在沙发上:“爸爸妈妈你们这次来又是为了什么事?”

    绾妈妈坐到绾星辰的身旁拉着她的手:“星辰,跟我们走吧?别在这儿了,这房子已经很老了,跟我我们去南城吧?”

    “我不会去的,这房子我不想离开?”绾星辰倔强的皱着眉反驳。

    “别以为我不知道,你不走,你就是怕,怕顾良夜哪一天回来找不到你,所以你才不肯走,你要这里等他,不行,绝对不行,你必须跟我们走。”绾妈妈也放开绾星辰的手强硬的说到。

    “妈我不走,我的工作一直在这里,为什么要走。”

    “工作,我和爸爸已经帮你打点好了,你不用担心,别再想顾良夜了,他如果要回来,早就回来了,十三年都过去了,你还指指望他回来吗?”

    绾爸爸拉了拉自家媳妇的手,表示他自己来说,他怕,绾妈妈这爆脾气。

    “星辰这房子啊太老了已经通知下来要拆了,所以必须搬走,你看你自己又没有房子,跟我们走吧?想找阿良,爸爸帮你,毕竟爸爸也想找到他,况且你刚刚应该看到了你的窗前有那么多的烟头,不安全。

    “好,我搬,但还是不想离开这座城。”绾星辰点了点头。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