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三章找到顾良夜

章节字数:3030  更新时间:19-12-25 15:47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海城夜魅……

    海城夜魅是海城最大的娱乐会所,在这条街里它一家独大,其它都是依附着海城夜魅,在这条街上打架斗殴是常有的事就像现在……

    顾良夜脱了他的西装外套,随手搭在肩上,手上却带着并不符合他身上高冷禁欲冷清的一条手链,不,准确来说那不是手链是一条项链只是这一刻被他用作手链了,那条项链的链身为银色,但中间绑着一条三角形的石头,石头被水彩笔染成了红色,红色的石头上刻着一五个字:“良夜挽星辰”走进会所前他低头看了一眼手上的项链,嘴角不由自主的钩起邪笑,眯了眯眼大步走进会所里。

    他点了一杯白兰地,一个人安静的坐在角落里,眼睛轻眺看着会场里纸醉金迷的众人,不他应该是在找,找人打架,挑有实力,他可不想戏演的不充分,影响效果。

    挑到最后他选了同样是坐在角落里,但那人的身边坐着很多保镖,他走过去随手拿起一瓶他们桌子上的洒在被他们围在中间,身穿默蓝色西装,脖子上挂着一根如小指般大的黄金项链,看到他的动作众人皆是怔住,不知他们中间谁喊了一声:“这小子他妈是来找事的,兄弟们上。

    所有的人立刻扭打在一起,身旁渴洒助兴的人都尖叫着跑了出去,保安进来不知道该帮谁则是站着看戏,准确来说,那些保安未接到上去的命令所以全都站着。过了一会,那些人觉得顾良夜不是什么好惹的人,竟全都被他森冷阴郁的气声给吓住了,他走到那个戴着金项链的身旁,抬起手,那人以为是要打他,连忙把头倦缩到桌子下,他的手伸到桌子上拿起洒瓶对着自己的小腿砸下去,顿时玻璃飞溅,血也跟着那一声啪,飞向四方,他走时说:“我以为震要惹事让人打一顿才显得更真实,没想到还是要我对着自己下手,谢了!这些钱就当是今天的培礼钱,培给你们的。

    说完丢出一提手提箱,将箱子留下便走了,他也不管自己的腿是否在流血,也不管旁人异样的眼光,走出海城夜魅的门后也不打车,而是拖着一条腿直接走着去医院。

    他连续走过了好家医院但就是不进去,直到找到那家标有:“海城市中心医院时,”他才勾唇一笑一瘸一拐的拖着受伤的腿走进医院。

    他一进去后,那些护士被吓的狂叫,看清来人的相貌后,那些护士从狂叫惊吓变成惊呀花痴,一个个紧跟在他的身后。

    有好心的护士上前寻问:“先生,这是,我们立马为你安排急诊,您不用担心,您的腿立马能好。”

    说完那护士立马转过身对着同伴发问:“今天急诊料,是那位大夫值班。”

    “我记得,哦,是绾主任。”

    “到底是那个绾主任?”护士不悦的看着同伴。“是,绾星辰。”

    “好,快去叫人,其他人快点准备。”顾良夜听到是绾星辰值班竟发出了一丝邪魅的笑。

    “哇,好帅啊,你看,你看,他笑了。”

    进了手术室之后顾良夜卷了卷手腕上的衣袖,显露出带血的手腕顿了顿说:“我没钱,你们还救吗?不行我走。”

    “这……护士为难的你看看我,她看看我的场面一度尴尬。”

    这时有人听到脚步声事走了出去:“绾医生,不行,病人没带家属且说没钱。

    绾星辰一边整理拉着手套说:“没钱也先救吧?要不然让他死吗?”

    “可是,可是,医院有规定的。”她这说完,绾星辰已经走到了手术室里。

    她看病床上的人闭着眼睛,可以看出他很白,因为就这样站在床边的距离就已经可以看到,他青色的血管,他的鼻梁高挺,鼻翼上挂着细细的绒毛,他身上最凸显的还是他那嘴角上挂着的一丝邪魅的鲜血,似乎想要流出嘴角却不流出,想要回流到嘴里,但也不动,就一直蠢蠢欲动的停留在嘴角。黑色的头发则是杂乱随性的散乱着遮住了他的右眼,浓密纤长的睫毛如蝴蝶的蝶翼停留在他的眼帘上,似乎是因为疼痛,他的眉毛紧锁,额头上挂着细细的汗珠,双目紧闭,似乎是在凝神静心,又似乎是因为太过疼痛而闭上眼睛忍耐,他体形修长,只一眼便可看出他很高手术台上他的脚长出了一截,帅的人绾星辰她并不是第一次见,所以她并未多留意,而是抓紧时间走向前去查看伤势。

    “脸上有擦伤,破了皮,最严重的是左腿外侧,有玻璃卡在肉里,这个必须立马取出,骨裂的情况还进一步确认,肚上外部未没有伤口,但还是要拍片进一步确认有没有内伤。手的话,右手没什么。左……左……左手。”绾星辰机械般边检查边说,但说到左手时,竟脸色煞白,手也止不停的在颤抖,她忽然凑上前握住手术台上那人的手,激动的跪在那人的面前,那人似乎被她给吓到,他从全程面对检查假寐的状态皱拧眉毛立马抽出绾星辰拉着他的那一只手,身体猛的直起来坐在手术台上,向对着绾星辰所在对立的方向倾去,拉开与绾星辰的距离,双目冷清不悦的盯着眼前这个拉着他的手,全身不停颤抖的女人。

    绾星辰激动的颤抖着声音,且因为太过激动,她的眼睛竟流出了几滴清泪:“阿良,是你对不对,是你对吗?你是顾良夜对不对,你回答我,你快回答我啊。”她激动的全身都俯在手术台上进一步拉近与他的距离,伸出手摇晃着他的身体。

    “别这样,绾主任,你吓到病人了。”身旁的护士轻声提醒,将她拉离手术台。

    “哎,别管她,听说绾主任一直在找一个人,名字就叫顾良夜。”

    “你说,她一直在找人,叫什么顾良夜,这个……是啊,这个叫顾良夜,我刚刚问过了,也看过他的身份证了。”

    手术台上的人,似乎真的是被吓到了他有些迟顿且结结巴巴的说:“你是谁,为什么要哭,我的确叫顾良夜,但我不认识你。”眼里透着对陌生人的疏离和冷清。

    “你不记得我了吗?我是星辰啊,绾星辰。良夜挽星辰,我和你一起刻在这手上这条项链上的字就是良夜挽星辰,你说的你会一直挽着我的手,你叫顾良夜,我叫绾星辰,所似良夜挽星辰。你想想,你在仔细想想好不好。”绾星辰边说边拉下头套和口罩,露出脑袋。

    他似乎想了起来,眼神从面对陌生人时的疏离不悦变得凌厉冰冷,这个眼神像极了当年他走时流露出的神情,眼底写满失望与怨恨,和满满的委屈与无可奈何。

    他抬起另外一只手扳开绾星辰拉的手,起身拔掉针管,一瘸一拐的奋力逃出手术室。

    绾星辰追出时对着身后的人嘱咐:“别动,你们等一会,他等会回来做手术。”

    可能是他腿受伤了的缘故,他无法走的太快,绾星辰在医院的门口拉住了他。

    “阿良,阿良,顾良夜,你还走吗?”绾星辰双目腥红,双手紧张的扣住他的手臂,生怕他走了,就再也找不到。

    “我要走,我要走,是我要走的吗?绾星辰,你搞清楚,不是你和你妈让我走的吗?你自己亲口说的话你不懂吗?我很感激当初你们一家收养我,所以,你要什么,我都给你,你说你想骑木马,我爬在地上让你骑,你说你不喜欢,我的名字,我改了,我改了我母亲留给我最后的东西姓和名,我都改了,我改成了顾良夜,我是男生,你说你喜欢穿裙子,我陪你穿了,十岁了,我都十岁了还陪你穿裙子,我只要一出门别人怎么笑我的,你没听到吗?我每替天你背书包写作业,在学校你值日,我跑去你们班帮你值日。”他扯开嘴皮无奈的边笑边说,低头看着拉住他的人,眼泪也随着他微微低下的头,滴落在绾星辰的手上。

    “对不起,我知道,我当年做的这些真的很过分。”她拉着他的手,头不停的摇晃,眼泪随着好头的摇晃,眼泪的流速更快了,落在他的手臂上。

    “你原谅我,好不好,跟我回这吧?”

    “哈哈…………真是,回家,回家,回哪里,我早就没有家了,你知道的不是吗?我一出生就在经神病院,你要我回去吗?”他笑得尽乎癫狂的说。

    “不是,跟我回去吧?这些年爸爸一直都在找你。”

    “找我,找我,找我干什么,你母亲那儿他说得过去吗?你们一家都虚伪至及,你爸妈收养我,是为了什么你不知道吗?”他愤愤的说完扯开绾星辰的手。

    “对不起,你到底要怎样才能原谅我,阿良,跟我走好吗?”绾星辰走到他的面前挡住他的去路,满脸愧疚的乞求着。

    “我们之间存在可以被原谅的东西吗?”说完他低着头一瘸一拐颠着脚绕过她走向暗夜里幽暗的转角。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