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五章:对麻醉剂过敏

章节字数:3119  更新时间:20-01-18 20:36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司机停下车指着前方说:“到了,海城市中心医院到了。”

    “好,谢谢师傅。”绾星辰下车挥手与师傅道别。

    “绾主任,你……你怎么受伤了。”绾星辰一进医院刘护士就关切的问。

    “没事,我只是摔了一跤而儿,你去叫李医生,她在休息室里,我今天可能没办法继续做手术了。”绾星辰站在手术室前,对刘护士神色凝重的说。

    “好,那你们两个忍一忍。”刘护士匆匆忙忙的边跑边说。

    看到刘护士跑远的身影,绾星辰转身对着一眼平静淡然,手里不停的把玩着骰子的顾良夜:“阿良,等会,你忍着点,不会太久的,只要把你脚里的琉璃碎片取出就行。”说完她伸手去摸顾良夜的手臂。

    他斜着眼眼皮微抬看向她突如其来的动作,神色暗了暗,嘴角挤出一抹浅笑,但他的眼神毫无喜意,反倒更加幽暗,他轻轻的把倚靠在墙上的身体挪了挪拉开与绾星辰的距离嘴唇轻颤发出低沉的嗓音:“我知道。”

    绾星辰扫了扫他突然隔出的距离,又看了看自己伸在半空的手,尴尬的把手迅速收回,嘴角向上露出一抹浅笑后把头低下看着自己的脚尖,严然一副尴尬不安的表情。

    “绾老师,你怎么了,你的腿怎么了。”李佳一看到绾星辰就关切的问。

    “没……没事,对了李医生你先帮他看一下,我的伤等会儿在说,我没有他严重。”绾星辰急切的拉住李佳的手,眼神灼热的看着李佳又看向顾良夜。

    “好,你先别着急。”

    2个小时后………

    “绾主任,你进来吧。”

    绾星辰颤颤巍巍的走进手术室,而顾良夜已经被送到普通病房。

    她的双手捏紧衣角又分开就这样反复重复着,眼神一直紧盯着手术台,咽了咽口水,又努力的吸气呼气。

    “绾主任,你需要走到手术台上,是不是太痛了,脚没办法移动,要不要我扶你”刘护士边说边上前去扶绾星辰。

    “不……不用,我……还能走。”绾星辰显然被刘护士的声音和动作吓了一跳。

    上了手术台她咬了咬牙,努力平复自己的情绪后说:“李医生,我……我不能用麻醉剂,我会过敏。”

    李佳别惊的停下手上的动作,猛的抬起头惊讶的瞪大眼睛:“绾老师,你……你对麻醉剂过敏,那你腿部需要缝合,不打麻醉,生缝吗?”

    绾星辰笑了笑,捏紧绿布低下的双手,故作轻松的说:“没事,就这样缝吧,不打麻醉。”

    李佳邹着眉,双手拿着镊子和剪刀停在半空中,最后咬咬牙点头。

    身旁的刘护士,一脸焦急与心疼的说:“绾主任,你对麻醉药物过敏,那以后你生孩子或者需要做其他手术不得疼死吗?”

    “以后尽量不受伤,注意自己的身体避免做一些大型手术就是了,孩子……生孩子就顺产避免进行剖腹产应该和不进行无痛分娩应该是可以的。”

    李佳看着绾星辰轻声问:“那我要开始了。”

    绾星辰点点头。

    “你们上前按住绾主任的身体,我要开始了,玩尽量快一点。”

    “好,可以开始了,我们已经按住了。”

    痛苦的尖叫声从手术室里传出……

    顾良夜已经醒来躺在床上打电话:“秦风,你那边还顺利吗?”

    “少爷,我这边一切顺利你……找到绾小姐和她会面了吗?”秦风的声音从电话里传到顾良夜的耳朵里。

    “嗯,找到了。”顾良夜拿着手机嘴角再次露出邪魅的笑。

    秦风疑惑又着急的问:“少爷,什么声音,我怎么,怎么听到有女人的惊叫声,你在哪里是不是有什么危险。”

    他无关痛痒连眼睛都未曾好奇的往外探一探他只是淡然的对着手机另一端说:“我没事,我现在在医院,反正医院有奇怪的声音也挺正常的不是吗?”

    “在医院,怎么会在医院呢?”秦风的语气明显有些急缓。

    过了一会秦风他还是未曾等到顾良夜的回答,顿了顿突然拔高声亮说“哦……对了,我想起来了,绾小姐就是医生,你是不是和她在医院。”

    顾良夜沉闷的皱着眉说:“嗯,先这样了。”

    “哎……等……等会儿,少爷那个,我这边查到监狱里的那位已经出来了,就在绾小姐所在的医院接受治疗,您看我们这边需要做些什么。”

    顾良夜从眼色凝重转为勾唇肌笑:“在哪一间病房,有查到吗?”

    秦风快速的回答他,生怕他挂断电话:“在306室,当年他联合国外那个摆了您一道,反被您给送进了监狱,如按照他的性格一定会变本加利的,您看是让他闭嘴还是…………”

    他细细的把玩着骰子,向上抛起又气定神闲的接在手上相到摩擦转动眼睛却一直相着病房门上挂着的牌上的数字,305号病房,眼睛眯了眯甩了甩头发对着手机的一端说:“不能让他闭嘴,死了万一把我们给拉上就麻烦了,不死的闭嘴有没有意义,嘴巴不能说还能定,得不尝失,即然在医院就让医院给出结果吧?”

    “是,少爷,我这边给您另外换一副骰子,你看是要能吃的还是直接注射的。”

    “骰子,给我拿注射的,我得让我二哥认不出我是谁,对了多拿几副能听能看的骰子,毕竟我要搬家了,是应该在新家也多留几副,要不然想玩的时候找不到会令我不开心的。”说完挂了电话身体舒心仰躺在病床上再次把手中的骰子向上抛郑,但失了策般有一颗骰子居然第一次脱离他的计划,打在他脸上,但似乎是因为脚上的疼痛减轻让他的心情也畅快了些,他竟不恼,也不怒,更不像往常把脱离手心的骰子碾碎,而是重新捡起来,拿到眼前息言自语:“我都忘了,你这颗骰子的心里到底装了什么,是吃的还是能看的或是能听的,哦…………对了,你这颗只是普通的骰子,心里什么都没有。”

    “阿良!”轻柔的声音在门外响起,门被轻轻的推开,绾星辰此时脸色仓白的挂在身旁护士的身上,两个护士小心翼翼的扶着她,她身旁身材较为矮小脸色有些腊黄的护士问:“绾主任你确定,你要住这间病房吗?你们会不会不太方便,毕竟一男一女的。”

    绾星辰虚弱的笑笑,发出轻细的声音说:“没什么的,阿良是我弟弟,住在一起我还能照顾他,阿良不会介意的。”说完抬起头看向在床上把玩骰子的顾良夜。

    听到有人说到他,他缓缓的轻抬起双眼,轻瞟向问口的众人轻抿起唇角低沉的嗓音充满磁性和悠然的从他口里发出:“我很姐姐很多年没见了,我们是该在一起聊聊天了。”

    绾星辰看着顾良夜突然说出的姐姐皱起了眉,她记得,他从来不叫她姐姐,他一直都说他和她都是同一年生的,只是绾星辰比他大了个月,反正都是同龄人,所以他从不叫她姐姐就算是以前他也只是叫她绾星辰,所以绾妈妈一直说他从精神病院出来的人就是没教养有娘生没养的,而绾爸爸则是连忙上前搂住顾良夜然后对着绾妈妈轻声抱怨:“你看你说的是什么话嘛,我们不就是他的父母嘛,你这骂人还带把自己给骂了的啊!

    绾妈妈则是气急败坏的给着脸指着顾良夜说:“他不是我生的,自然不是我儿子,难不成是你儿子吗?”

    绾爸爸摸摸顾良夜的头,看着顾良夜坚定的说:“你就是我儿子,她不是你妈妈,但我是你爸爸。”说完笑笑给顾良夜剥核桃吃。

    “哎,绾主任,你怎么一动了,在想什么呢?想那么出神。”身旁的护士提醒陷入回忆的绾星辰。

    意识到自己发了呆,她只好笑笑来缓解自己的尴尬。

    绾星辰躺在床上睡了一觉实在是睡的全身都疼,她起床坐在床边拿出包包里的医书就安静的看起来,本来她是想要跟顾良夜说说话的,但顾良夜一副生人勿近的模样,看起一不太想跟她说话模样,且他一直侧过身背对着她,应该已经睡着了,她只好自己拿书看。

    看了一会儿,她抓着脑袋抬起头却发现顾良夜正目不转睛,眼睛非常深沉幽暗的看着她。

    她轻轻的放下书本看着顾良夜浅笑着说:“啊良你醒了,你肚子饿不饿。”

    顾良夜翻动身体,从刚刚侧身躺着看她的姿势换成平躺看向挂在空中的灯具,不紧不慢的问:“绾星辰,你喜欢医学吗?”

    绾星辰则是侧身躺着面对着他的方向认真的回答:“以前不太喜欢,后来做着做着,学着学着也就喜欢了。”

    顾良夜淡漠的说:“是吗?”

    “那啊良,你呢,有没有喜欢的东西或者想做的事情?”绾星辰满眼的期待溢满整双眼睛,她想知道他喜欢什么想做什么,也些她能帮上他。

    但她注定是得不到回答现在的啊良已经不是曾经喜欢跟在她后面的啊良了,他比从前更加冷郁凉薄他回答:“我只知有仇报仇有怨抱怨而已,没什么人生追求。”

    绾星辰笑笑不说话,她知道他还恨她,但她会在以后的日子里弥补过失,一定要让他原谅自己。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