战世纪正篇--龙战星河  第205章 精卫填海

章节字数:5923  更新时间:09-04-04 23:58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你认识我?”龙霸疑惑的看着玄女,脑中回忆不起自己认识这么一个动人心魄的美女。

    玄女低着头轻声说:“这个学校还有不认识你的人吗?”

    “我这么出名吗?”龙霸不好意思的笑了起来。见龙霸这么得意,玄女肩上的小鸟不高兴了,忿忿的朝龙霸投了白眼,龙霸笑道,“你这个小淘气还真会记仇,我不听你的你也别缠着别人啊,你看她的样子能举起岩石吗?”

    玄女忙抬头为小鸟说:“不是的,应龙老师,精卫也是我的朋友。”

    “精卫?你是说这个鸟?它也有名字?”龙霸惊诧的看着小鸟,小鸟则俏皮的向龙霸做了个鬼脸。

    玄女微笑着说:“看来应龙老师对它的事情还不是很了解,不如我们边吃饭边聊吧。”

    “好啊。”龙霸看了看小鸟,心里倒是对它的故事十分感兴趣。

    “我都忘了自我介绍了,我叫玄女,是金鳞班的老师。”玄女和龙霸一起走进食堂,立刻吸引了整个食堂里所有的眼珠。

    “那不是应龙老师吗?他怎么和玄女老师走在一起!?”

    “天啊!女魃老师被抛弃了!”

    “胡说!以应龙老师的魅力一定会一箭双雕的!”

    “不愧是应龙老师啊,太了不起了!”学生们立刻议论纷纷,将龙霸和玄女,女魃的三角关系编得曲折离奇,跌宕起伏,甲子班的学生们个个都是瞪大了眼,说不出一句话来。

    玄女听到周围学生的议论声不由羞红了脸,龙霸无奈的叹口气,说:“看来今天这饭是吃不成了。”

    玄女轻声说:“应龙老师若是不介意的话不如到我宿舍里,小女略懂厨艺。”

    “好啊!”

    “你说什么!!”冰夷听到顺风耳的话几乎保持不了自己引以为傲的冷静与城府。

    “是真的,玄女就是这么说的!”顺风耳咽了咽口水,紧张的说。

    冰夷的脸抽动了一下,又坐回到椅子上,但是那股杀气却怎么也掩藏不了,玄女竟然主动要做饭给一个男人吃,她可从来没有做给任何人吃过啊!这个应龙究竟有什么魅力,竟然让拒人千里的玄女也待他特殊。冰夷握着椅子的手青筋暴胀,一张脸阴沉的吓人:“应龙……我不会让你那么简单离开的!”

    “哇----!!”龙霸口水如瀑布一样的盯着桌子上的菜肴,玄女用仙界材料和自己本来不俗的厨艺烹饪出来的几道小菜飘着极度诱人的香味,勾起了龙霸肚子里的无数谗虫,龙霸目光血红的瞪着玄女,急不可耐的说,“我可以吃了吗?”那样子仿佛玄女不答应的话就马上辣手摧花。

    玄女掩嘴笑道:“吃吧。”玄女虽美,但是龙霸对美食更加的缺乏抵抗力,风卷残云的消灭桌子上的菜肴,那饿死鬼的吃相看得玄女连连娇笑,小鸟早已经习惯了龙霸的吃相所以见怪不怪,只是对他美女当前还能如此不顾形象而感到汗颜。

    龙霸吃饭样子难看,速度倒是挺快,一下就将桌子上的菜全吃完了,龙霸突然想到了什么,看着玄女想说什么,但嘴里还塞着东西说不清楚。玄女慧智兰心,猜到龙霸想说什么,于是笑道:“不用在意我,我不饿的。”

    龙霸努力的咽下嘴里的食物说:“我是想说能不能再做点,我还没吃饱。”玄女这次真的有点汗了……

    “满足了……”龙霸摸着圆鼓鼓的肚子,感激的对玄女说,“谢谢你,我已经很久没有吃这么饱了。”

    “不客气……”玄女干笑的回答,龙霸的这个饱将她库存的食物消灭了一干二净,看来这个星期都要去吃食堂了。

    接着龙霸就享受的靠在沙发上品味着玄女泡的仙茶,而玄女负责收拾残局,两个人的此刻的样子仿佛一对幸福的夫妻。龙霸看着玄女忙碌的身影,听着她哼出的快乐小曲,仿佛又回到了爱之城那个温暖的温暖的小窝,仿佛又看到卡丽等人的样子,眼里的霸气渐渐被无限温柔所取代,一旁的小鸟看得都痴了。

    龙霸沉浸在对卡丽的情感中,不觉起身走向正在洗碗的玄女,玄女听到龙霸的接近,转过脸笑问:“还没吃饱吗?”待他看到龙霸眼里的温柔时,全身一震,定住了,这张原本就能轻易让女人痴迷的脸一旦被温柔所占满,威力又是何等的惊人,玄女只一刻就彻底的迷失在这温柔的感觉里,连龙霸的手抚上她的脸都没有拒绝。不过房间里的另一个存在立刻不满了,小鸟吃醋的叫了起来,让就要拥抱在一起的两个人猛得惊醒过来,并慌张的分开,脸上都是绯红一片。

    “那个……那个……”龙霸结巴着,看都不敢看玄女一眼,支吾着说,“你…你不是说要跟我讲那个什么的事吗?”

    “啊,是,是啊……”玄女手忙脚乱的收拾洗好的碗碟,却不小心把碗碟都给碰倒了,幸好被身手敏捷的龙霸给接住,玄女叹了口气,说,“看来今天我是没法整理好这些了,还是先给你讲讲精卫的故事吧。”

    “也好。”龙霸和玄女来到客厅里坐下,因为心里有鬼,两个人也没有看对方,都是心虚的低着头。

    玄女轻抿了口茶,放下杯子后沉默了起来,像是回忆着什么,神情也变得悲伤起来:“金鳞班以前有一个女孩叫精卫,是个从小就让人惊叹的天才,所有人都认为她将来会是仙界最优秀的女仙,甚至有可能成为第一个女帝,但是……”

    四年前,赤壁湖边,两个相貌出尘脱俗的少女面对面的站着,一个气质孤傲,此刻却面带乞求。一个温良娴雅,相貌比孤傲女子要胜上几分,气质更显高贵,只见她面带怜惜的说:“常仪,你不需要求我,你知道的,我们从小一起长大,只要是你想要的,我都会让给你。”

    “精卫姐姐,他不同。”常仪双眸泪光闪动,“我知道你也喜欢他!”

    精卫淡淡一笑,说:“他英俊,潇洒,知识渊博又富有才情,连西后都看重他,又怎么能不让人着迷呢?但是这并不能和我们的姐妹之情相比,你喜欢他,他就是你的!”

    “精卫姐姐……”常仪感动的扒到精卫的肩上哭了起来。

    “傻妹妹……”精卫疼惜的抚摩着常仪的头,却无法看见常仪眼中的冰冷,精卫轻轻拉开常仪,微笑道,“别哭了,这样可不像我们的冰美人,快去找他吧,迟了的话或许又出现新的情敌了,别人可不像我这般大方。”

    常仪不在乎的说:“我才不怕别人来抢他呢!这世上只有精卫姐姐一个人能比得过常仪!”常仪开心的跑了。

    精卫待常仪离开后,微笑的面具立刻收了起来,恬淡的表情也难以维持,眼泪如泉水般涌了出来:“对不起……我不能拒绝她的请求……对不起……希望你能原谅我……”在爱情与友情之间,精卫选择了后者,而代价就是那如刀割般的心痛。

    突然,前面的赤壁湖缓缓的升起了一艘白色的玉船,船身雕龙刻凤,宝石装饰,华美非常,船头上站着一个身穿青衣的翩翩少年,相貌英朗并透着几分皇者的威严。玉船缓缓的向岸边驶来,而那公子的眼睛始终没有离开过精卫,并越来越痴迷。

    精卫早已经收起了眼泪,带上了自己的面具,对于敖阵这种目光她已经见多了,此刻她又哪会有心情和他纠缠,迅速的转身欲离开。那少年见精卫要走,忙喊了声:“小姐等等!”只见他身若蛟龙般从船头飞起,姿势潇洒的落到了精卫的面前,施礼道,“在下敖阵,赤壁湖龙宫六太子。”精卫目光清冷的看着敖烈,没有说话,敖阵干笑了一下,继续热情的说,“你是仙凡学校的吧?想不到我第一次出龙宫就能看到你这种貌胜仙女的女子,真是太好运了!哦,是有缘!”

    “你到底想说什么。”精卫的表情冷淡到了极点。

    “我……”敖阵急得抓耳挠腮,心里只能后悔平时没多读些情诗美词,不然此刻也能多获得一点美女的好感。

    精卫淡淡的说:“用电视剧里的话来说,你是想泡我。”

    “对!就是想泡你!”敖阵用力的一拍手。

    “很粗俗!”精卫的一句话让敖阵的笑容僵住了,精卫没再理敖烈,直接走了。

    “站住!”敖阵见精卫性情如此,知道凭自己那点浅薄的才识是没丁点希望了,但是龙宫太子泡妞是不需要才识的,敖阵疾步上前,想要耍横,却见精卫头也没回,手壁一挥,空灵期的力量将毫无心理准备的敖烈震退十几米,嘴角挂血。

    “你……”敖阵没想到精卫敢跟自己动手,跟没想到一个少女竟然有空灵期的力量,只能惊怒的瞪着精卫。

    “这世上已经没有配得上我的人了,你更加的没机会!”精卫头也没回的走了,而敖阵的肺都要气炸了,却一句话也说不出。

    “班长---!!”一个金鳞班的学生惊慌的冲到金鳞班里,冲正在看书的精卫大喊道,“不好了!龙宫的人来了!点名要找你!”正在看书的精卫抬起了头,眉毛微微皱了起来,金鳞班的学生都疑惑的看着精卫,不明白她为什么会和龙宫的人牵扯上关系。

    “精卫姐姐,怎么了?”常仪连忙走上前来询问。

    “没什么,只是把龙宫的太子给打了。”精卫语气平淡,完全没放在心上,常仪眼里光芒一闪而逝。

    “你说什么?!”包拯听了龙宫龙王敖广的话后勃然变色,斩钉截铁的说道,“不行!精卫还是个学生,怎么可以和你孩子成婚!?”

    听到包拯这么直接的拒绝,龙王敖广脸色立刻黑了起来,冷哼道:“你是不是拒绝的太快了?好象你不是他的家长吧?”

    包拯冷冷的看着敖广说:“就是她的父亲神农皇也不会答应的!”

    孔子插到两人中间笑道:“两人好好说嘛,毕竟这是太子和精卫的事情啊。”

    一旁的敖阵也不想弄僵,上前说:“父王,等精卫来了再说吧。”

    几声敲门声响起,冰夷,玄女带着精卫来了,敖广见到精卫也是暗暗惊叹,果然是混沌难得的美人胚子,无论是相貌还是气质都十分的罕见,敖广立刻笑盈盈的走上前说:“这位就是精卫吧?果然是天之娇女啊,我家阵儿真是好眼光!”

    精卫冷冷的看着敖广,眼神让敖广十分的不舒服,仿佛自己像个小丑,冰夷看了眼玄女后,走上来笑道:“龙王,我听说你是来提亲的?”

    敖广笑道:“是啊,冰夷,这杯喜酒你可得去喝啊,哈哈……!”

    冰夷干笑道:“先不说这个,龙王,我们这里是学校,这种事情我们可做不了主,你还是去和神农皇商量吧。”

    敖广闻言眉头皱了起来,冷冷的说:“冰夷,我们都是仙界的人,难道连这点事理都不明白吗?我儿子看上她就是她的福气!神农皇那里我自然会去跟他说,但人我要先接走!我龙族能离开龙宫的时间并不多,我可没那么多的时间等待神农皇的答案,反正他答应也得答应,不答应也得答应!”

    “碰!!”包拯一掌将一张茶几拍散,怒道,“你龙族在仙界的确地位超然,但是这么光明正大的到仙凡学校来抢人也未免太过分了吧!”

    老子摇头说:“老子说,抢扭的瓜不甜。”

    敖阵看向精卫,面露恳求的说:“精卫,你就跟我走吧,我知道我没有才情,在你面前我也不敢拿武技来献丑,但是我是真的喜欢你!从看到你的第一眼开始我就发誓非你不娶!”

    精卫不屑的说:“比这感人的话在电视剧里到处都是,但并不是每个女主角都会接受,你死了心吧。”

    “好傲的女子!你可知道你面前站的是龙族!”敖广恼怒了起来。

    玄女挡到了精卫的身前,盯着敖广说:“龙王,虽然你地位超然,但是你这般霸道恐怕西后也难以原谅,这里可是仙凡学校!她是神农皇的女儿,希望你在行霸道之事前能够三思!”

    敖广怒视着玄女,却又不敢怎么样,他知道玄女的地位同样的不一般,不光深得西后喜欢,还听说帝释天有收其为妃的念头,双方对峙了半晌,敖广突然说道:“好!成亲之事今天就罢了!”听到这话孔子,玄女等人都是神色一松,但却听敖广继续说道,“但是他打伤了小儿,这事该怎么说?”

    “什么?!”玄女,冰夷,孔子等人又变了脸色,都惊慌的看向精卫。

    精卫毫无畏惧的点头说:“是的,我是打伤了他!”听到精卫承认,玄女等人脸色转为苍白。

    敖广狞笑道:“听到了吧?她可亲口承认了!现在没话说了吧?根据仙界的规矩,辱神者为奴,伤神者处死,弑神者灭族,她伤了小儿,我也不要她的命,只要她乖乖跟我回去就行了!”

    精卫听到这话脸色终于变了,这个规矩她还不知道,慌张的看向冰夷和玄女,玄女不知所措,冰夷则一脸黯然。孔子连忙上前赔笑道:“龙王陛下,有话好好说嘛。”

    “哼,现在知道喊我陛下了!”敖广冷哼道,“刚才我是想好好说来着,但是给了你们机会你们没珍惜!”

    敖阵温柔的精卫的说:“精卫,你别怕,我没有伤害你的意思,只要你答应做我的妻子,我一定会让你比任何人都幸福!”

    “不--!”精卫摇头大声说道,“我绝对不会嫁给你的!你凭什么!你配吗?!”

    “我是龙宫太子啊!”敖阵愤然的叫道,“难道我堂堂一个太子还配不上你吗?”

    “太子?”精卫轻蔑的一笑,说,“除了这个太子身份,你还有什么值得夸耀的吗?没有!什么也没有!”

    敖阵脸色变得苍白,接着转为铁青,全身因为巨大的愤怒而不停的颤抖,而敖广听到精卫如此贬低自己的儿子,心里怒海滔天,堂堂的龙族竟然被人如此辱骂,在混沌星域还是第一次!

    “哈哈-----!!”敖阵突然歇斯底里的笑了起来,笑得在场的人心里都是一阵凉意,精卫看着状若癫狂的敖阵,不由也惶恐了起来,但还是不甘示弱的瞪着他。

    敖阵突然笑声一停,红着眼瞪着精卫,冰冷无情的说:“你这个下贱的蚍蜉,你如愿了!我不会再想娶你,这个念头一丁点也不会再有了!可是你不但伤了我,还辱骂了我,今天你若不愿为奴,那就给我去死!”

    玄女慌张的开口道:“太子,她毕竟是神农皇的女儿,请看在……”

    “你给我闭嘴!”敖阵怒指着玄女,恶狠狠的说道,“别忘了仙界的规矩,龙族为仙界第一族,任何人不得侮辱!龙族之事只有西后娘娘可决断,否则就是九天大帝也不可插手!”

    “那我去请示娘娘!”玄女急急的说道。

    “哼!你去吧!不过你可要快些!”敖广冷冷的说,“我龙族的耐心可不多。”

    玄女向孔子等人投去拜托的眼神,孔子等人微微点了下头,表示一定会照顾精卫,玄女又对精卫说:“精卫,你别怕,我一定马上就回来,不会有事的。”精卫精神恍惚,一句话也没有说,玄女就是有满心的担忧此刻没时间了,只能急急的赶往昆仑。

    玄女刚走,敖阵就逼迫道:“我已经没耐心了,是为奴还是死,你说吧!”

    孔子,包拯连忙劝阻道:“太子!请你……”

    敖阵冷声道:“我最后一次提醒你们这几个老家伙!你们再插手就会为仙凡学校带来灭顶之灾!”孔子,包拯两人没有了声音了,只能心急如焚的在旁看着,老子闭上了眼睛。

    精卫看了看孔子等人,又转向冰夷,眼神恢复清明,凄凉的说:“你一句话都没有吗?”

    冰夷面无表情的低下了头,无奈的说:“抱歉,我必须遵守仙界的规定。”

    精卫身子摇了摇,突然喷出了一口血来,孔子等人都失声叫了起来,精卫惨笑着看向敖烈:“抱歉,我想我对说错了一句话,这世上不是已经没有配得上我的男人,而是从来没有过!”

    众人看了看精卫,又看了冰夷,心里明白了什么,但此刻谁都没心情管这些了,敖阵嫉恨的瞪了下冰夷,又看向精卫:“只要你现在答应嫁我,我可以当做什么都没有发生过!”

    精卫摇头笑了起来,悲凉而又坚决的看着敖烈:“宁可玉碎,不为瓦全!”

    “后来,精卫就投身到赤壁湖里自杀了,连尸体都没有找到……”玄女悲伤的将脸埋在双手间,哽咽的说,“我没能保护好自己的学生,我好恨自己……”精卫鸟同样也挂着眼泪,用头摩擦着玄女的脸颊。

    龙霸则是面无表情的坐着,对于生活在Z区的人来说,这种事情实在太一般了,龙霸淡淡的说:“你该不会是想告诉我,后来精卫变成了这只鸟了吧?”

    玄女抬起头,边擦眼泪边说:“后来赤壁湖边就出现了这只精卫鸟,因为痛恨龙宫,所以它不停的用嘴含着石头投到赤壁湖里,想要添平赤壁湖,虽然赤壁湖对它来说就如大海一样广阔无边,但它日复一日,年复一年,从没有停歇气馁过!”玄女温柔的抚摩着精卫鸟,含笑道,“我经常也会怀疑它是不是精卫的化身,同样的不屈不挠,同样无畏勇敢,所以我给它取名精卫!”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