战世纪正篇--龙战星河  第244章 转变轨迹

章节字数:4534  更新时间:09-08-07 20:47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十四年前,一个富人家的女佣被主人强暴生下了银灵子,注定了银灵子的悲剧命运,从小就倍受冷眼欺凌的他性格懦弱无能,只能躲在母亲的怀里哭泣,而母亲除了抱着他哭外,什么也改变不了。当银灵子考上仙凡学校时曾幻想过改变命运,可是得到了是其他房太太和少爷小姐的加倍虐待与侮辱。

    “上学后你会遇到可爱的同学和慈祥的老师,他们会温暖你的。”母亲是这么安慰他的,他也曾天真的相信过,可是第一天上学被旱魃等人当众拔掉裤子戏弄,范跑老师在一旁嘲笑后,最后的幻想也破灭了,他知道,他这辈子就是这样。

    现在想想为什么会独独怨恨龙霸呢?或许是因为曾经又犯贱的升起那么一丝的奢望,奢望龙霸是那个改变他悲惨命运的人,潘安不是就因为他的帮助而振作了吗?大家不都改变了吗?可是。。。。。

    “银灵子!”应念念的话打断了银灵子的痛苦回忆,“最后再给你一次机会!我爸爸究竟是否有指使你去仙界偷仙草!”

    “我该继续污蔑应龙老师吗?”银灵子隐约觉得这是自己最后的机会了,看看老师学生们的反应,看看笑起来那么邪恶的应念念,还是算了吧,或许时间久了还能回到以前的生活,被人欺负也比现在这样强啊。

    “银灵子!”一个冰冷可怕的声音如凉水一般浇到了银灵子的心上,冰夷一双毒眼闪着冷芒,“告诉他们吧,你在害怕什么?忘了有我们保护你吗!”

    “我已经没有回头路了。。。。”银灵子万念俱灰,只有继续污蔑龙霸他才有活路。

    “碰!”会议堂的大门又一次开了,所有人都条件反射的望去,是女魃。冰夷等人眉心一凝,觉得女魃在这个时候出现可能又要带来什么变数。

    女魃走到前方,对包拯道:“主任,我带来一封银灵子母亲的书信,要交给银灵子。”

    “我抗议!这与本案无关!”张天师又叫了起来。

    包拯沉吟了一下,道:“女魃老师,这封书信若是作为证据的话现在可以呈上,若只是普通的家书,还是本案结束后再给银灵子吧。”

    女魃没有争辩,点点头道:“那做为银灵子的老师,我有一句话想对银灵子说。”

    “我抗议!这也与本案无关!”张天师涨红了脸,像是在菜场讨价还价的大妈。

    包拯考虑了一下,道:“法不外乎人情,这个要求就让陪审团来裁定吧!”

    还有陪审团?张天师傻眼了,他怎么不知道?洞渊大帝等也疑惑的顺着包拯的目光看去,待看清陪审团竟然就是临时到来的三皇五帝后,他们差点气吐血。神农皇一本正经的道:“我们陪审团以公平公正的心来裁定,同意女魃的请求。”

    女魃走到银灵子跟前:“银灵子,你母亲让我告诉你,无论你的性格多么软弱,可善良的你依旧是她最爱的孩子,她已经失去了很多,别再让让她失去唯一的孩子了。”

    “妈妈。。。。。呜。。。呜。。。。”想到自己可怜的母亲银灵子忍不住哭了起来,悔恨的泪水夺眶而出,妈妈知道自己是在撒谎,可是妈妈你是否知道,我已经没有回头路了,如果我选择诚实,您就真的会失去唯一的孩子了!银灵子抹了把眼泪,愧疚而坚定的看向龙霸,“是应龙老师指使我做的!”

    全场寂静,没有人料到银灵子在听到母亲的话后还选择污蔑龙霸,每个人都感觉心里重重的,说不出话来。女魃面无表情的转身坐到教师席里,应念念暗暗一叹:“历史还是没能改变,银灵子,我已经给你机会了,是你自己要选死路!”

    洞渊大帝起身道:“我看这场可笑的审问可以终结了吧?应龙指使学生到仙界偷取仙草,死刑!银灵子从犯,死刑!”洞渊大帝的话让所有人一呆,冰夷错愕的看向太白老君,难道没人跟洞渊大帝说过,他们为让银灵子污蔑龙霸,骗他可以让他当神仙吗?

    包拯恼了:“帝君!这个案子从目前的审问就可以看出疑点众多,人证物证皆有不实,甚至已经可以认定应龙老师无罪,你怎么可以胡乱裁定?!”

    “哼!黑脸的!”洞渊大帝也怒了,指着包拯斥道,“你以为自己是谁?本帝君既然判了他的罪,那就是天意!是法旨!不可忤逆!轮得到你来质疑吗?两个卑贱的蚍蜉能够得到本帝君亲自定罪,他死也死得荣耀了!”洞渊大帝又转向神情愠怒的三皇五帝,傲慢自负的道,“蚍蜉们,别忘了混沌是谁在主宰!你们这些如爬虫般卑微的凡人难道已经忘了你们生活的一重天是仙界赐给你们用来苟延残喘的吗?稍稍进化一点,也只是比爬虫好点的你们就狂妄的不把仙界放在眼里,你们忘了在你们那愚蠢的脑袋上还有着八重天吗?”

    炎黄,伏羲死死的拉住要爆发的神农和后羿,告诉自己要忍耐,凡人太弱了,现在不是对抗仙界的时候,仙凡学校的所有师生们通通用愤怒的眼神瞪着洞渊大帝,而龙霸在打在哈欠。包拯霍得站起身,额头的月亮闪着白光,一双怒瞠的眼睛充满了燃烧的正气:“我绝对不允许你藐视法律!!”

    孔子慌张的推动身旁稳坐的老子:“黑子要发飙了!怎,怎么办?”

    “老子说。无解。”

    “你们都先给我住口!!”最先爆发的竟然是银灵子,只见他冲到洞渊大帝的面前,脸上已经没有的惧色,身子也不再哆嗦,仿佛一头受伤的野兽般瞪着洞渊大帝,“你说判我死刑?凭什么判我死刑!我要做神仙!!”

    “神仙?”洞渊大帝用看白痴的眼神看着银灵子,嘲讽道,“你也配当神仙?懦弱,无能,愚蠢,废物,垃圾,就连蚍蜉这个称呼你都不配拥有,你还异想天开要当神仙?仙界要你这么一个废物来干嘛?仙界可不需要猪饲料!”

    “你。。。你们。。。。”银灵子转向冰夷等人,眼里满是泪水,是因为屈辱?是因为不甘?是因为愤怒?是因为悔恨?还是因为最后抱有着点滴幻想?

    太白老君也没半点心虚,还嘲讽道:“你们这些这些凡人都期望有神仙保佑,都幻想成为神仙,却不先看看自己究竟有什么资格能当神仙?你们习惯懒惰,习惯恐惧,习惯懦弱,习惯退缩,习惯不切实际,神仙要你们有何用?银灵子,你永远都不会有资格当神仙!”

    “咯。。。。咯咯。。。”银灵子的牙齿咬得直响,拳头也握得铁青,心里仿佛有某种东西破了,一股力量在瞬间充满了他的全身,只见他面无表情的转向包拯,用压抑的声音道,“应龙老师不是指使我的人,所有的一切都只是我一个人干的!”

    “哗。。。。。。”全场哗然,没想到龙霸会在这个情况下翻身。

    冰夷冷哼一声,起身道:“银灵子,你现在说这些话还有用吗?若你真是污蔑应龙,那你就是欺师灭祖,忘恩负义!同学劝阻你而反目成仇!你妈让人带话给你而不知悔改!你想告诉所有人你是一个不仁不义不忠不孝的畜生吗?”

    “我就是一个不仁不义不忠不孝的畜生!”银灵子面如死水的抬头大声应道,“我还要告诉你们,如果我银灵子不死,总有一天要将你们这些所谓的神仙通通杀光!”

    “放肆!”张天师不能让银灵子这么胡言乱语下去了,一掌拍向银灵子的脑袋。

    “碰!”包拯一掌将面前的台子拍成碎片,一头吊睛大虎突然凭空出现,在电光火石间将张天师扑倒在地,将他的双手锁于体内,虎头化为一把锋利的铡刀,架于他的脖子上,包拯怒不可遏的道,“不要逼我用虎头铡斩你!银灵子有没罪由律法来定,你没资格擅自用刑!”张天师吓得肝胆俱裂,连吱一声的勇气都没有。

    洞渊大帝神情如常,对包拯的发飙没有丝毫反应,其实他的内心正在翻江倒海,原来这包拯就是在百年前叱咤混沌,用有三神器的八部正龙!仙凡学校究竟还有多少隐世的强者?

    包拯又是痛惜,又是恼怒,又是纠结的看着银灵子,沉声道:“银灵子,你偷盗仙草已是死罪,还污蔑自己的老师,险些陷他于死地,这条条都是罪不可恕!我判你。。。。。。。”

    冰夷眼中掠过一丝失落和庆幸,失落龙霸今天不会死了,又庆幸自己有机会可亲手解决他。太白老君恨恨的吐了口痰,不甘龙霸的幸运,而其他人则是紧张的等待着包拯的宣判,是死罪!奈奈和精卫两个都不约而同的看向应念念,好象她才是真正的宣判人。

    “擎天峰。。。。。。”应念念口中微不可闻的喃喃自语。

    “念你年纪幼小,死罪可免,活罪难逃!就让你上擎天峰去找三色神石,抵消你的罪行!”

    “哗。。。。。。。。。。。!!”全场又是一阵哗然,每个人都和周围的人交头接耳,窃窃私语。冰夷冷笑一声,道:“真不知道这个黑脸是仁慈还是恶毒,竟然让那小蚍蜉上擎天峰!”

    太白老君也笑道:“算是个死缓吧!”

    阿司林疑惑的问身边的司马迁:“上擎天峰很可怕吗?”龙霸,博伏,奈奈这些外来人也纷纷向身旁的人打听擎天峰的事情。

    擎天峰便是仙凡学校后面的那座看不见顶端的山峰,据说山上生活着无数的上古异兽,其中更有些已经修炼成精,他们受困于某种限制而无法下山,可是人却可以上山去当这些凶兽的食物。传说在很久很久以前曾有一位十分了不起的神仙登上过擎天峰,并带回来一块三色神石,没人知道这三色神石有什么作用,只知道仙界颁下法旨,谁若是能够上擎天峰拿下一块三色神石,那不管他犯了怎样的罪行都可以赦为无罪,并且还能荣登仙帝之位。曾经一度有无数强者去登那擎天峰,可没有一个活着回来,就是那三清大帝也只是到了半山腰便退了回来,从此便无人再提这件事了。

    “那包拯不是让银灵子去送死?”博伏了解了擎天峰的事情后道。

    “至少比立刻被人杀掉好,就让银灵子自行了断吧。”司马迁也十分黯然心痛,可银灵子犯下罪没有人能够保他。

    应念念看着沉默不语的银灵子,心里无声一叹:“历史永远都在按照它的轨迹转动,银灵子上了擎天峰后就再也没有下来过,自己要想改变爸爸的命运,有可能吗?”

    “包主任。”一直没有开口的龙霸终于出声了,只见他走到银灵子的身旁,一脸平静的说,“交出这样的学生实在是太丢人了。”银灵子身子一颤,没有做声,只是僵硬的垂着头。

    孔子强笑道:“应龙老师,我知道你心里十分的气愤,不过银灵子他已经受到最严厉的惩罚了。”

    龙霸摇了摇头:“我想还不够。”底下的师生们又窃窃私语起来,每个人都在猜测龙霸要怎么惩罚银灵子来泄恨。

    冰夷阴恻恻的一笑,问道:“那应龙老师觉得怎么惩罚银灵子好呢?”

    龙霸瞄了眼冰夷:“你蠢啊?”

    “你!”冰夷勃然变色,让龙霸这个他恨死的人辱骂,他实在是无法忍耐。

    龙霸没理会冰夷,径自向包拯道:“交出这样的学生我也有责任,也该受到惩罚,所以让我也上擎天峰好了。”

    “哗。。。。。。。。。。!!!”所有的师生都震惊的站了起来,不可思议的瞪着龙霸,就连银灵子都错愕的抬起了头,冰夷现在也没火,他甚至有点怀疑龙霸就是个脑残者。

    “爸爸!!”应念念可真急了,历史可不是这样的,龙霸会死,但不是因为这样死的,更加不能因为银灵子这个废物死啊!

    “应龙老师,你。。。你没必要。。。。。”包拯茫然的伸着手,却不知道该说什么来阻止龙霸。

    “应龙老师,你可知道。。。。。”孔子也是心急难言。

    “两位校长,包主任!”龙霸打断孔子的话,神情肃穆的说,“你们也说过了,我还是仙凡学校的一名老师,所以我身上还担负着不可推卸的责任!”

    “呵呵。。。”老子突然轻笑了起来,抚着胡须道,“老子说。准!”

    “堂审结束了吗?”不想看银灵子和龙霸师生对峙的玄女一直等候在会议堂外,见学生们出来后,立刻上前拦住一名学生问道,“应龙老师是否洗脱了罪名?”

    这名学生眼眶红红,好象刚刚哭过,哽咽的说:“应,应龙老师当然无罪了。。。。。”

    玄女松了口气,但马上又心情沉重的问道:“那。。。银灵子呢?”

    “那混蛋要上擎天峰!活该!活该!”学生立刻激动起来,随即又流着泪道,“可是,可是应龙老师他。。。。。。”

    “应龙老师怎么了!?”玄女慌得心都要蹦出来了,把银灵子抛到了九霄之外,对龙霸满满的担忧恐惧仿佛要溢出来一般。

    “应龙老师也要上擎天峰!”

    玄女闻言一阵昏眩,整个都呆了了。。。。。。。

    这段时间因为电脑有问题,恐怕要一段时间不能写书了,没办法,请大家见谅,我会尽量更新的。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