战世纪正篇--龙战星河  295 心魔,燕归人

章节字数:5728  更新时间:10-07-16 09:59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炫清爆穴,青龙脉!”三清戴上青龙面具,浑身的气息也随之变为狂暴霸道,手握龙刀直劈燕归人。

    “锵——!!”燕归人举起孤问抵挡,却被直接轰下了天空,在地面炸出一个黝黑的大洞。

    “仙法,聚沙成峰。”三清口中念咒,无数的沙粒在大洞之上组成一个倒竖的山峰,重重的插进了大洞之中。

    “第六式。碧海月沉瞑不归!”炫目的彩光将山峰分割成无数块,燕归人暴喝着从中射出,直冲三清。燕归人势若雷霆,但是三清只是随意的伸手就将孤问给抓在了手中!

    “太弱了,燕归人,你想就这样结束生命吗?”三清的目光看向远方的凤曦陆压,淡淡的道,“还是说需要一些刺激?”

    “不,不要逼我————!!”燕归人的眼睛中充满了痛苦和挣扎。

    “那就用出你的全力吧!”三清突然指向凤曦,一道指劲破空而去,混天境界的力量谁人能挡?!

    “不————!!!”燕归人一声怒吼,心中的某样东西产生了一丝裂缝。

    “凤曦!!”陆压将凤曦挡在了身后,但三清的指劲只是擦过他的脸颊罢了,让陆压心里充满了死里逃生的庆幸。

    三清看着拼命压抑自己的燕归人道:“下次就不会偏了,拿出混天境界与我一战吧!我的时间不多了!”

    神农见燕归人在那挣扎,怒道:“燕归人这家伙在犹豫什么呢?!快拿出混天境界干掉三清啊!”

    伏羲黯然的望了眼帝台之上的西后,叹道:“结局已定,即便真是混天境界又能改变什么?”

    “归人--------”凤曦望着燕归人,想起他曾流泪说起的一个故事。

    三十年前,混沌某星球的密林中。

    “给我找!我们用了十几名高手的命才重伤了他,绝对不能再让他跑了!”一群神情凶恶的高手在粗暴的收索着什么,他们每个都是恶贯满盈的坏人,占领着一方地域,却因为一个人而聚集在一起,只是他们费尽心思了还是没找到要找的人,但还是锲而不舍的向别处找去,因为这个人活着他们就永无安宁!

    许久之后,燕归人才从藏身的地方现出身来,重伤的他脸色虽然苍白的吓人,可还带着爽朗的笑容:“一群笨蛋,若不是答应师父不杀人,你们小被小爷给送去见阎王了,飒风沾、问途寒-------日!伤太重了------”燕归人两眼一黑,倒了下去。

    “我,我这是在哪?”燕归人醒来后立刻警觉的打量周围的环境,发现自己在一间简陋的农屋中,除了桌椅农具外,还有一个睁着无邪眼睛盯着自己的小女孩。小女孩只有四五岁大小,瘦弱的身躯以及隐现病态的脸色,一双大眼睛中满是纯真和可爱。

    “你在小兜儿家。”小女孩明显的不怕生,稚嫩的语气中带着清脆和活力,倒也不像个患有隐疾的孩子。

    “是你们救了我?”燕归人放下心来,摸着小兜儿的脑袋感激的说,“谢谢。”

    “是小兜儿发现了你!”小兜儿眼里满是骄傲和喜悦,“小兜儿还救了小猪,小狼,小兔,他们都很喜欢小兜儿!我带你和他们玩!”

    燕归人牵着小兜儿的手走出屋子,才发现这里是大山中的一个小小村落,一共二十来户人家,因为远离肮脏的世俗,这里的人淳朴善良,竟然连大山中的野兽都与他们相处融洽。每个村民都向燕归人真诚的微笑着,那暖人的笑容就如师父和自己在一起时一样,燕归人感受到一种久违了的亲切。

    燕归人此生最轻松最悠闲的生活便是在这个村落,卸下对人的防备,忘却肩上的重担,或是与小兜儿在大山中疯玩,或是和老人在屋前下棋,或是和男人一起进山打猎,或是听着妇女们的张家李短。

    “归人!快去看看小兜儿!她又犯病了!”小兜儿的父亲一身雨水的冲进小张家,焦急的冲正在与小张喝酒喊道。

    燕归人蓦地起身,和小兜儿父亲还有屋里的男女一起奔向了小兜儿家,小兜儿的病在燕归人的斗气治疗下已经好了很多了,可是这次病发的有些凶猛,村子里的人都十分的担忧,默默祈求老天保佑这个善良的孩子。

    “我要去森林------”苏醒过来的小兜儿第一句话便让所有人都皱起了眉,这孩子的脸色都这么难看了,还想着去森林做什么?

    小兜儿母亲温柔的说:“兜儿,今天下了大雨,你有病了,改天好吗?改天让燕哥哥带你去。”

    “不行------”小兜儿虚弱而倔强的说,“我要现在------”

    小兜儿父亲又急又恼的训道:“这孩子怎么这么不懂事呢!”其他的村名也纷纷劝说小兜儿,许下一个个好处来哄小兜儿。

    “燕哥哥-----”小兜儿用委屈而信任的眼神看着燕归人,她知道保护神般的燕归人一定会帮她的。

    燕归人沉吟了片刻,道:“我带小兜儿去森林吧!”

    一株为开放的小花坚强的活在石缝之中,面对大自然的狂暴依旧顽强的挺直着身躯,它要等待着绽放的那天,向着阳光展现自己的美丽。

    “这就是你要来的原因?”燕归人疑惑的看着小兜儿,为了一株小花?

    小兜儿见小花没事后,强撑的精神也松懈了下来,疲惫而纯真的笑道:“是小兜儿发现的,小兜儿给它浇水,等它开花的那天。”燕归人眼里满是疑惑,实在不明白小孩子心里的想法。

    小兜儿贴在燕归人的胸膛上昏昏欲睡,嘴里喃喃道:“它就像小兜儿一样需要人照顾-----小兜儿有爸爸妈妈,有燕哥哥----它也有小兜儿----等它开花那天-----小兜儿的病也一定就好了------”

    燕归人抱着小兜儿,看着她带着笑靥的睡容,眼眶不禁有些湿润,默默的将斗气扩散出去,将那朵小花也保护在其中--------

    “燕哥哥,快点,今天可能开花了哦!!”小兜儿兴奋的在前面跑着,善良而温暖的笑容让今天的阳光都灿烂几分。

    “小心别摔着。”燕归人宠溺的道,不过有他这个高手贴身保护着,小兜儿想摔也有些困难。突然!燕归人感觉到了二十几股斗气进入了小村子,心中一凛,不动声色的对小兜儿说,“小兜儿,你先去,我回去拿点东西。”

    小兜儿思考了下才点头说:“那你要快点哦!”

    “恩!”燕归人答应了一声,立刻如电一般射向村子。

    “哐!!”

     盛着食物的盆子被狠狠砸在地上,凶恶的坏人恼火的提起小兜儿父亲的身体,恶声骂道:“不知死活的东西!竟敢拿这些喂狗的东西来招呼大爷!”

    小兜儿的父亲何曾见过这样的恶人,怕的全身哆嗦,结巴的道:“家,家,家里只有这些------”

    村落里的生活简朴,二十几个恶人把每户人家都折腾了一通也未找到什么,老实的村民们只能敢怒不敢言的躲在一边。

    “娘的!最近真是不顺!找人找不到,找吃的也没有,真背到家了!”一个恶徒恼怒的一掌轰塌了一座小屋。

    另一个恶人用野兽般的目光盯着畏缩的村民,阴笑道:“干脆杀几个人来发泄下好了!”

    “嘿嘿!好主意!”一群恶人都将目光转向村民们。

    “飒风沾、问途寒,谁与共饮,谁敢挡关?燕戟归命人不还!”燕归人及时赶到,怒喝道,“又是你们这群混蛋!”

    “燕,燕归人!”所有的恶人都紧张的退后几步。

    “归人!”

    “燕大哥!”村名们则是看到救星般欢呼了起来。

    “怕什么!?”一个领头人怒叫道,“这家伙不敢杀人!大家一起上!这次再也不能让他跑了!”一群恶人仗着人多嚎叫着冲向燕归人。

    “神兵孤问!”华彩闪烁,寒枪在手,燕归人怒气冲冠的喝道,“今天我要废了你们!让你们以后再也无法作恶!”

    恶人们虽人数众多,可是在强大的燕归人面前还是不够看,只见燕归人身若游龙,神枪无敌,不消片刻就倒下了几个恶人。

    “住手——!”一个恶人突然卑鄙的抓住一个村民,喝道,“不想他死就给我住手!”

    “老公——!!”村民的妻子哭喊着要跑上来,却被其他人死死的拉住。

    “混蛋!”燕归人心中愤怒,可是却也只能罢手,其他恶人立刻上前下狠手,打断燕归人的手脚,重伤他的内腑。

    “哈哈————!鼎鼎大名的侠燕归人终于栽在我们手里了!”一个恶人嚣张的踩着燕归人的头狂笑着,“燕归人!你不是喜欢维护什么狗屁正义,当英雄吗?现在你可是个狗熊了!哈哈——————!!”

    一群恶人肆意的凌辱嘲笑燕归人,而燕归人只是咬牙强忍着,直到燕归人被折磨的奄奄一息恶人们才算发泄够了心头的怒气,村民们心中悲愤万分,可是弱小的他们什么也做不了,只能默默的流泪和哀求。

    “放,放了他们------”浑身是血的燕归人艰难的吐出几个字。

    “哼!真是个天真的白痴!”恶人的领头人嘲笑了一声,冷酷的说道,“全部杀光!”“不————!!!”燕归人虎目中满是愤怒和泪水,可是重伤的他只能看着村名们一个又一个的倒在血泊之中。

    “燕归人!你不该做英雄!”恶人头领不屑的将燕归人的头踩到地面,“你思想天真,不敢杀人,这里的每一个都是千刀万剐一万遍都活该的恶棍,你竟然还期望我们放过这些村民?你的脑子里是屎吧!”

    一股戾气渐渐的从燕归人的身体中散发出来,仿佛是某样封印被解开,正在屠杀的恶人们都不自觉的停了下来,一股逼人的邪恶之气正越来越浓!恶人首领心中一凛,惊骇的退出数米,他比任何人都清晰的感受到了燕归人气息的改变,那是一种让人肝胆俱裂的杀气,那是一种非人的恐怖压迫感,不该是由一个人发出来的!

    燕归人缓缓的从地上漂浮起来,身上的戾气越来越强大,而他的表情也变得无比狰狞,双眼中充满了毁灭的意识,所有恶人都知道情况发生巨大变化了,而且是非常不好的变化,还未等他们反应过来,燕归人已经出手了!神兵孤问绝杀一枪,将恶人的头领轰成了肉渣滓。生命的消亡更加的刺激燕归人眼底的魔性,只听他一声狂吼,手中孤问化作了死神之枪!

    一抹鲜血刺痛了燕归人的眼睛,让燕归人的疯狂的神志终于恢复过来,可是他宁可自己永远不要清醒!恶人和村子里的人都死光了,全是死在了自己的手上,而此时的孤问正贯穿着小兜儿的身体!燕归人的身体剧烈颤抖着,泪水模糊了他的眼睛,无助悔恨的哭声哽咽在燕归人哆嗦的嘴里,他的心撕裂的疼痛。

    “燕哥哥------”小兜儿还是带着那善良纯真的微笑,眼里满是喜悦,“小花开了-------”

    燕归人四岁时,师父抚摸着燕归人的头,怜惜的道:“归人,长大后别当英雄,英雄的结局都是悲剧,也别杀人,你太善良了!”

    “不要逼我,三清,那不是我的力量!”燕归人双目流着痛苦的泪水,像是哀求,又像是警告的对三清说。

    “是吗?”三清平静的将手指向凤曦,冷酷的道,“这样算是逼你吗?”一道指劲射出,穿过了凤曦的身体,燕归人瞳孔猛的一瞠,心里某样东西彻底碎了!

    “凤曦——!!!”陆压疯了似地抱着凤曦,大声的哭喊着。

    “快让开!我救她!”神农第一时间扑了上来。

    “归人-------”凤曦的目光努力的看向天空中道孤独的身影,“归人-------”

    “啊————!!!”一声震天的怒吼,恨天恨地的戾气从燕归人的身体中狂涌而出,压抑了这么多年的心魔更加的可怕了,孤问毁灭的一枪刺向三清。

    “玄清爆穴,玄武脉!”

    “轰——!!”混天境界的对拼,迸发的斗气将地面割出交错的深壑,三清的身体急退出数十米,左手掌被穿出一个洞!三清神情平淡的看了眼左手,眼神中露出了一丝惊讶和兴奋。

    恶魔般低吼从燕归人嘴里发出,脸上的血管一条条清晰凸现,眼神中只有毁灭的疯狂,燕归人紧紧的盯着三清,这个人勾起他心底无尽的杀意!

    三清戴上青龙面具,微微激动的道:“来吧,燕归人!时间不多了------”

    四重天。

    “后羿叔叔,牛魔王,金翅王,后卿,冰夷老师------“女娲无助的看着身边的人一个个倒下,努力鼓起的勇气也渐渐消失,变成了深深的惶恐,这些究竟是什么人?为什么这么强大?

    “碰!”受伤的石猴摔到女娲的脚边,喘着粗气道,“女,女娲,快走吧,这些家伙真的太厉害了!”

    “石猴----!”女娲蹲下身紧紧抱着石猴,哭道,“我不走------”

    东华帝君,天官地官,蓝龙族长老干特,红龙族长老鲍勃,绿龙族长老卡西,还有法轮藏的四名四轮禅者,这么多的强者都不屑的盯着女娲,天官指使实力最弱的东华帝君道:“去把小蚍蜉抓来,让她交出补天石!”

    “女娲快走------”后羿想要起身,却还是无力的倒在嫦娥的怀里。

    “女娲快跑啊——!!”嫦娥哭喊着,可是她也明白一切都是不可能的。

    “我不跑------”女娲挡在石猴身前,无助的泪水不断的涌出,身体因为害怕而剧烈颤抖着,但是她的双脚却坚定的没有退后一步,“我已经没有地方可以去了------”

    东华帝君走向女娲,这些蚍蜉已经没有翻身的机会了,只是手到擒来而已--------

    “唰!”一道刀气掠过,东华帝君的手掌飞了起来,东华帝君愣住了,幻觉吗?一定是幻觉吧?

    “快退——!!”身后传来天官的示警,东华帝君慌忙的退后数米,同时他也终于感受到了断手处传来的非人疼痛,是真的!

    “碰!碰!碰!碰-----!!”几道身影落到女娲的身前,就如城墙一般将她守护在了身后。

    拓跋抱着胸,蔑笑着看着脸色难看的东华帝君:“喂,难道没有人告诉你们欺负甲子班的人,后果很严重吗?”

    手握无刃之刀的彦四郎冷声道:“今天之后他们就知道了!”

    “哦?他们还有以后吗?”哪吒脸上带着嚣张和戏谑。

    魑魅拇指冲着脸色铁青的天官等神仙往下一顿:“你们都要死!”

    博伏摇头叹道:“真是一群臭屁的小家伙,不过不得不承认他们说的是实话!”

    巴斯禅使冷冷的笑了笑:“有冒出一群小鬼!不过看来他们似乎不知道他们面前站着的是谁!“

    “大,大大家-------”女娲捂着自己的嘴,带着害怕与惊喜的赶来的同学,这是梦吗?

    “甲子班------”冰夷同样震惊的盯着拓跋等人,只要不是傻瓜都能看出来这些人如今已经实力大增,甚至可以说深不可测了!而且这些都是龙霸的人!冰夷的心中产生深深的嫉恨。

    应念念微笑着搂着女娲,向天一指道:“大家都来了!”

    女娲身子一震,不敢相信的向天上望去,只见郑和的大船悬浮在空中,甲子班一张张熟悉而亲切的面孔都在船上,正在向她大声的喊着:“女娲大姐头————!!”

    “呜--------”女娲再也忍不住,扑到应念念的怀里大声的哭了起来,将这些天的担惊受怕,委屈痛苦都狠狠的发泄出来。

    夏草和精卫落到后羿身边,夏草安慰嫦娥道:“嫦娥阿姨不用担心,后羿叔叔没事的。”

    嫦娥不安的道:“他们很厉害------”

    “呵呵,是吗?”夏草微微一笑,“甲子班也很厉害的哦!”

    后羿看着夏草眼里浓浓的自信和骄傲,暗忖:“或许凡人还有希望!”

    后土,追日,旱魃,靶台还有祝融几个围着后卿,冷冰冰的说道:“你就是那个后卿?”

    后卿耸耸肩道:“就是本少爷了。”

    后土道:“我们的父亲共工死了!”

    后卿神情一黯:“我跟他每年只能见一次,他是个不错的父亲。”

    旱魃沉声道:“大家的父亲都死了,一起去找西后报仇吧,从今以后你就是蚩尤派的战士!”

    “二哥-----”敖阵手脚冰凉的站在敖临的尸体前,心在一点点的塌陷。

    “六太子----”牛魔王泣声道,“龙族如今只剩你一个了,一定要报仇啊!”

    “靠!这么戏剧性的场面竟然没人搭理我!”金翅王郁闷的在一旁画圈圈。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