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传·小阴阳师之成长录  (三)桥姬

章节字数:2770  更新时间:09-02-24 15:00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夏日夜晚的郊外,别有一番清新的意境。不知名的昆虫躲在草叶间自在地鸣唱,和着清风拂过花木的沙沙声响,更是添加了几分幽谧宁静。一弯月牙挂在古树枝头,淡淡的银辉洒落在地上,如轻纱曼舞,又似冬日霜华。萤火虫四处飞舞着,拖曳着星星点点的光影,不逊于漫天细钻般的繁星。

    “这么晚,要去哪儿啊?”

    沁蓝有些不情愿地跟在小阴阳师的后面,尾巴扫来扫去表示着心里的不满。这种时候,应该窝在家里睡觉才对嘛,人类作息真是没规律。

    “刚才不是说了要把这份宵夜送到樱庭奶奶家吗?我说话的时候你到底神游到哪里去了。”明秀晃了晃手中的篮子,对这个工作显然已经是轻车熟路了,“樱庭奶奶一到夏天心脏就不太好,不能在厨房呆太久。她平时没少照顾我,做人要知恩图报明白吗?”

    “是,是……”沁蓝漫不经心地应着。这孩子……有时候真的是出奇地认真呢。不过这也没什么不好,自己不也是被他那份纯洁吸引的么?

    潺潺的流水声从前方传来,月色在水面反射出的粼粼波光跃然跳入视线。是一条小河,清澈见底的河水被风掀起一圈圈涟漪,优美的弧线漾开明亮的细碎光芒。河底的鹅卵石在水流长年累月的冲刷下浑圆光滑,这时也被月光涂上一层银芒,温润如玉。

    一座小木桥架在河上,窄窄的木板用铁链固定在一起,离河面只有半米来高,摇摇欲坠的看上去十分危险。

    “喂,喂,你不是要从这里过吧?”沁蓝瞅着那一看就知道年代久远濒临坍塌的木桥吐了吐舌头。

    明秀不以为意地摆摆手:“放心吧,我走过很多次了,那个看上去挺危险,但是其实还很坚固啦。”

    “我才不要走这种东西过。”

    堂堂犬鬼,万一过桥时掉下去淹死了岂不是会被笑死?——虽然说它就算真的掉下去了也淹不死。

    不等明秀说什么,沁蓝便弓起了身体,后腿用力一蹬,整个身子腾空而起,以十分优雅的姿势飞跃过不算太宽的小河,稳稳落到对岸的地面上。然后转回身得意地昂了昂头,故意用炫耀的语气催促道:“嘿,小家伙,快过来啊。”

    “……拽什么拽,真是小孩子气。”明秀无语地摇摇头。

    “这种话,我可一点都不想从本来就是小孩子的你嘴里听到。”沁蓝不示弱地反击,却没意识到自己的行为真的很……小孩子气。

    明秀撇撇嘴,踏上外观不是很可靠的木桥。由于专心走路,他并没有发现桥下河水的流向不知不觉间变得有些诡异,隐隐在河心形成一个缓慢旋转的漩涡。

    当他走到桥正中的时候,河水突然间如喷泉一样爆喷出来,正中桥板。本来就脆弱的木板不堪一击,“咔嚓”一声脆响断裂成片片碎块。明秀小小的身体也顷刻被激烈的水流卷了进去,连呼声都来不及发出就随着湍急的水花落入河里。

    “明秀!”

    对面岸上的犬鬼大叫一声,细碎的旋风顿时萦绕在身体周围,把地面削出一道道浅浅刻痕。全身白毛都竖了起来,暗红的眼睛发出骇人的血色光芒。它一纵身,跳进了河里。

    冰冷的河水漫上来,像怨灵侵蚀身体的感觉。明秀手脚四下乱抓着,口鼻都进了水,呛得他几乎要哭出来。脚似乎被什么东西抓住了,拖着他就往水的深处去。他拼命挣扎,却怎么样都挣不开,反而觉得那东西越抓越紧,仿佛要把自己的脚腕生生拧断一般。一串串水泡不断从口中冒出,力气也在飞快地丧失。

    水鬼吗……符咒,符咒在……

    明秀艰难地把手伸到衣服里去摸带在身上的纸符,然而渐渐模糊的意识却无法将这个动作支持下去,胡乱摸索了半天,不但什么都没摸到,反倒是身体更加沉重了。

    陡然,一阵旋风切开了河水,也割断了抓着自己脚踝的东西。风卷到自己身边,蓦地轻柔起来,温和地包裹住自己的身躯,向上,一直向上抬……隐隐约约触到了什么柔软的东西,很温暖的感觉,不禁伸出双手,紧紧抓住。

    软软的触感从手心蔓延到了全身,有什么托起了自己,把自己带离冰冷的水下。

    很暖很暖,就像每到冬天寒冷的时候,母亲披在自己身上的棉大衣。不,比那个还要暖,因为,不止是驱散寒冷而已,还把自己从深渊中拉出来。那是希望的温度,是一种……被保护的感觉。

    “明秀,你还好吧?”

    昏昏沉沉地睁开眼睛,第一眼就望入一双暗红的眸子。原本是晦涩得叫人心悸的颜色,此时却因为那一抹焦急担忧的神色而透出暖意。

    像火焰,冬日壁炉中熊熊燃烧的温度。

    原来……温暖的是这个啊……

    明秀梦游似的伸出手,想要去触摸那两颗火焰般的眸子。

    被白嫩的手指碰到眼皮,沁蓝猛地一惊,触电般跳开,慌忙把脸别到一边,故作恶声地说:“干什么?没事就快起来!真是的,笨死了!”

    “啊……”头好痛,脚也好痛。明秀嘶嘶吸着凉气,慢腾腾地从地上往起爬。沁蓝斜眼看到他那幅要死不活的样子,又气呼呼地转了回来。

    “叫我怎么说你好啊……笨蛋!”

    比月光还灿烂的银白光芒从犬鬼身上散发出来,然后射向明秀,像衣服一样包裹在他身上。几秒后银光散尽,明秀的脸色显然好了许多。

    “谢谢!”小阴阳师扯开一个灿烂真挚的笑容。

    “这、这么客气干嘛!”沁蓝转开视线,说话的语调有些底气不足。太奇怪了,太奇怪了,自己居然耗费力量给人类去疗伤,还是不怎么严重的伤,这这这,这放在以前根本就是比太阳从西边出来还不可能的事情嘛!

    可是,就是不想看他受伤的样子,就是……不由自主地那样做了。

    “那个……沁蓝,稍等我一下好吗?”

    见明秀从衣服里摸出几张纸符,犬鬼奇怪道:“你要干什么?”

    “以后还要经常从这里走呢,不解决了不行啊。”

    明秀说着扬手一洒,纸符在空中化出晶莹幽蓝的光芒,按照一定的次序落入水中,也没有被河水打湿,就那样漂浮着水面上,光芒拉扯出一条条细细的蓝线,相互连接,在水面形成了一个大大的五芒星。

    “万魔供伏!急急如律令!”

    稚嫩的声音念出有力的咒文,五芒星一瞬间蓝光暴涨,把半条河都映成了幽暗的蓝色。而光线覆盖的水面区域之上,一抹惨白乍现,伴随着低低的哀鸣。接着,白色越来越多,好像翻滚涌动的浓雾,渐渐凝聚、化形。

    最先出来的是一双白得泛灰的手,然后是身体和腿脚,穿着同样惨白的宽大和服。最后是一张披头散发的女人脸,两行血泪将本就漂亮的面庞划出凄艳的轨迹。

    女人显出身形就要朝明秀扑来,但是在她脚下,覆在水面的五芒星光芒一亮,牢牢地束缚住,让她动弹不得。女人挣了两下没有挣开,只好恨恨地瞪住明秀。

    “是……桥姬?”平日里涉猎还算广的小阴阳师一眼就认出了这个幽魂似的家伙。

    桥姬是百鬼里的一种,其真身是一些痴情女子的怨气,由于痴爱他人又不能和心爱的人在一起,就从桥上跳到水中自杀。如果晚上有男子过桥,就会出现,并把其引到水中溺死,如果有女子过桥,就会强行拉其入水。其实算起来,这种妖怪还是比较可怜的。

    “喂,你那么等着他做什么?”桥姬盯着明秀的狠厉目光让犬鬼不爽,它往前跳了一步,冷冷的戾气散发出来,有若实质逼向桥姬。

    在犬鬼这样高级的妖魔面前,桥姬就跟蝼蚁没两样。面对如此强烈的杀气,她抖了一下,随即身子瑟瑟索索蜷成了一团,头也低下去,不敢再看明秀。

    “真是欺软怕硬的家伙……”沁蓝嘀咕了一句,扭头征询明秀的意见,“喂,这家伙怎么处理啊?”

    明秀还没说话,那边桥姬突然凄凄惨惨地冲他拜了下去:“大人!请大人帮帮我!”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