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15章射击能手

章节字数:2078  更新时间:20-01-22 12:12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张成钢也毫不示弱,一把紧紧地保住了刘自信。于是乎,两个半大孩子就战在了一起。

    “加油,加油!”

    “加油,加油!”

    旁边正在观战的几个小伙伴们都在拍着巴掌,笑着摇旗呐喊着。

    场子中间,两个孩子互相紧紧地拥抱着对方,瞪着眼,咬着嘴,谁都想用力将对方掀翻在地。可是,一时之间两个孩子都拼着吃奶的力量,坚持着,一时之间竟然旗鼓相当,不分高下。

    但是,随着时间的慢慢流逝,大个子刘自信终于渐渐地占了上风。张成钢渐渐地处于防守的地位。

    虽然,他依旧十分顽强的咬着牙坚持着,但十分明显的可以看出,张成钢已经是强弩之末,勉为其难了。

    眼见得败势愈来愈明显了,张成钢一边依旧咬着牙坚持着,一边,他的那双大而明亮的眼睛,却在骨碌碌飞快的转动着。

    眼看,就要被大个子刘自信甩在地上了,哪知道,张成钢突然张开嘴巴,朝着大个子的肩膀上一口咬了下去。

    “啊!”的一声,大个子刘自信吃痛,一下子就放开了张成钢。张成钢一见,立即飞快地站到了一边,笑着看着大个子刘自信。

    “不要脸,咬人。”抚摸着被张成钢咬疼了的肩膀,刘自信看着张成钢十分鄙夷又愤愤不平的说道。

    “哼!”张成钢看着大个子刘自信在鼻子里重重地哼了一下,从地上捡起自己的褂子,一下搭在肩上,大步流星的离开了这里。

    他的身后,传来了一阵他的伙伴们的一阵不屑的笑闹声。但是,张成钢他一路上想到自己虽然用不光彩的手段,不让自己出乖露丑。

    但听到背后传来的那一阵阵嬉笑之声,就如锋利的尖刀在他的心里刺着一样。让他感到心里万分不快,有种要下岗发泄的欲望。

    刚巧,这时,已经到了中午做饭的时候,他也刚刚来到大个子刘自信家的附近。刘自信家的烟筒里一股浓烟被风吹着直扑张成钢的颜面。

    那浓烟将张成钢熏得重重地咳嗽了好一会,她急忙取下搭在肩上的褂子,甩着来驱散烟雾。然后,就在这时,他的眼睛一转,一个让他觉得十分得意的报复计策就在他的心间产生了。

    于是,他就来到一个搭建起来的小棚子边上,攀住砖块的缝隙,一纵身,就来到了棚顶上面。然后,有飞快的来到了大个子刘自信家的屋顶上面。

    这时,烟筒里的浓烟正在滚滚的上升着,直呛得张成钢咳嗽不已,他去抱来了一大把草禾,来到烟筒旁边,但他立马被呛得咳嗽不止。

    但他忍着强烈的咳嗽,抱起那把草禾,一用力,就将它塞进了烟筒里面。然后,拿起褂子,回身看了一眼烟筒,带着胜利者的笑容离开了这里。

    烟筒被堵,浓烟倒灌,这下可就苦了大个子刘自信的妈妈。正在烧饭的刘自信的妈妈,被滚滚的浓烟一熏,呛得强烈的咳嗽了起来,赶紧从屋里逃了出来。

    猛烈地咳嗽着,她朝着自己跌屋顶上一看。这一看,不觉就让她大吃一惊,原来自己家的烟筒被人堵起来了,怪不得着滚滚浓烟会在突然之间倒灌进屋子里来。

    是谁将自己家的烟筒给堵住的?要是堵塞在烟筒里的东西燃烧起来,就会产生火灾。于是,刘自信的妈妈来不及多想,马上就让老头子去搬来梯子,就要亲自上去察看情况。

    “还是我上去吧。”说着,刘自信的父亲就爬了上去,来到烟筒边上一看,只见烟筒里塞着一大把草禾。

    他也来不及多想,赶紧俯下身去,将那把草禾去了出来,丢到了地上。被丢在地上的拿一把草禾,已经开始冒烟了。用不了多久,就会燃烧起来了。

    真是危险啊!

    刘自信的爸爸妈妈转动着头,往四下里一看,不见一个人影。正在疑惑间,他们的儿子里从外面走了进来,嘴里还在自言自语着:“不要脸,就会咬人。”

    “自信,这事是不是你们干的?”指着地上的那一堆已经变得乌黑的草禾,看着自己的孩子,刘自信的父亲大声的喝问道。

    “咋子啊?”看到父亲问自己,刘自信顿时被问了一个稀里糊涂,丈二和尚摸不着脑袋,又仿佛走进了十里云雾:“什么呀?我没干这事。”刘自信抓着头发迷惑不解的说道。

    看着自己孩子这个迷惑不解的样子,刘自信的父母知道自己的孩子没有说谎。再说,他也不会干出这样堵塞自家烟筒,可能引起火灾的傻事来,

    那么,这这件事情到底是谁干的呢?没有看到人家,也就不能无端去怀疑人家。他们也就只好自认晦气,打落门牙咽下肚。

    幸好,这件事情还没有引起更大的危险。可是,站在一边的刘自信,忽然想起来了,对了,我刚刚跟张成钢摔跤。

    眼看着他就要输了,都咬了我一口,会不会是他在一气之下干的这件傻事?很有可能。

    这样想着,但他没有跟自己的爸爸妈妈说,看到他们都进去了,离开吃饭还有一会的时间,就出去找张成钢去了。

    在一个废旧的破砖窑里面,地下交通员老钟叔正在用手里的一把镰刀,全神贯注的削着手里的一支已经半成形的手枪。

    这段时间来,经过张成钢和乡亲们的精心照料,老钟叔胳膊上的伤已经全好了。

    有人要问,张成钢不是自己有枪啊?他还会稀罕这样的木头疙瘩?

    是的。张成钢是有枪。但这是他没有带在身边。要知道,在那烽火遍地的岁月里,谁都希望自己有一杆枪。

    但在抗日根据地理,就连八路军,大人民兵都还有很多人没有枪,孩子们就更不用说了。再说,张成钢早就玩过枪了,而且,他又是一个射击能手。

    但为了道这里来,组织上就不许他带上任何武器。来这里这么多时间了,天天看着大人们悲伤的枪,张成钢早就心痒难熬了。

    这就像玩把戏的人一样,越是对自己心爱的工具爱不释手,也就越舍不得放下。张成钢当然也是这样,他都已经将钢枪看成自己的性命了。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