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座城,雨漫天,葬着无尽的空念

热门小说

正文  第二章,交集与羁绊

章节字数:3736  更新时间:20-01-12 02:41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一)开创先例的许多第一次

    《一》

    那一天,早读过后的第一节美术课,苏君言缺席了。

    伊珺妍盯着图画本上她描绘出的教学楼,显得心不在焉。同桌用手肘碰了碰她,眼神示意询问她怎么了,伊珺妍微笑着摇了摇头,应了没事两字,看了一眼黑板右下角的课程表。

    而后,她低头沉思了几秒,用橡皮擦把写在图画本上空白处的名字给擦掉,干净得只留下很淡的印记。

    她踌躇着从座位上站起,向苏君言的位置走去,拍了拍聊得正欢的孙俊彦的肩膀。

    孙俊彦是苏君言的同桌,看似痞里痞气的,其实很是风趣幽默、高义薄云、乐于助人。

    “苏君言今天不来上课吗?”伊珺妍用细小的声音问着,带着点见陌生人的害羞,举动拘束的不自然。

    “他身体不舒服,请了病假。”孙俊彦从群聊中退了出来,笑容很是灿烂地望着伊珺妍,一副”知无不言言无不尽”时刻准备好为伊珺妍解答的热心肠。

    “请了几天?”伊珺妍大抵被孙俊彦的开朗感染了,心情倒是放松了下来,消了一开始的紧张局促感。

    “就今天一天吧!”孙俊彦翻出了苏君言昨天就填好了的请假病条,指了指上面的日期。

    “那你可以把他的语文课本拿给我吗?”伊珺妍松开了绞着的手指,落落大方地问着。

    “你等等,我找一下。”孙俊彦慢条斯理地把苏君言的课桌细细地找了一番,不一会便把一本崭新的课本递到伊珺妍的面前。

    “等下课了,我再还回来。”伊珺妍接过课本,扯了一个微笑给孙俊彦。

    “好的。”孙俊彦笑得更欢了,两个小小的酒窝藏不住地露了出来。

    这是伊珺妍第一次主动为别人抄写课堂笔记,此后,伊珺妍在苏君言这里开创了很多的第一次。对这个现象的出现,伊珺妍也感到不可思议。

    《二》

    伊珺妍参加校园比赛节目,找的第一个搭档是苏君言。

    当时,伊珺妍紧张兮兮地来到苏君言的面前,战战兢兢地问他:“我参演节目需要找个搭档,不知你是否方便和愿意来帮我的忙。”

    苏君言从晦涩难懂的文言文中挣脱出来,仰头看了一眼伊珺妍,然后嗖的一声,从椅子上站了起来,只一个劲地望着伊珺妍,什么话也不说。周围的人都在瞧着他们两个,谁也不出声,静静地做着旁观者。

    伊珺妍一直在屏气敛息地等待着苏君言的答复,可苏君言始终一言不发地立定站着。就在伊珺妍感觉要窒息在这空气中的时候,苏君言才终于轻轻地点了点头,算是答应下来了。周围一片欢呼雀跃声响起。

    后来伊珺妍离开的时候,苏君言的嘴角似乎扬起了小小的弧度。

    节目排练的那段时间,大抵是伊珺妍和苏君言走得最近的时刻,有脸红耳赤、欣喜若狂,但也有小心翼翼、望而却步。

    某天晚上,天空暗得连星星都寻不到踪迹,更别提皎洁的月亮,黑暗像是要把大地给吞噬。

    借着晚自习的时间,参演节目的所有人都去了教学楼前面的空场地上排练。由于人数较多,为了节省时间和保证排练的质量,大家必须轮流着来彩排。还未轮到伊珺妍和苏君言上场的时候,他们就并肩站在一旁,静静地看着,谁也不开口说话,连呼吸声也那样的轻。

    在一个美丽的回旋结束后,就该苏君言牵着伊珺妍的手上场了。记得那时,苏君言绅士地弯了下腰,礼貌地伸出他的左手,伊珺妍回牵苏君言的右手带着丝丝的颤抖,左手紧紧地拽着裤子不放。这是伊珺妍第一次与男孩牵手,比起苏君言外表的平心静气,伊珺妍则显得心潮澎湃。

    那时的女孩和男孩也许觉得,没有月光也无妨,灯光那样辉煌,足够让他们看清彼此的脸。可多年后,连上天都责怪那夜的灯光太过辉煌,只让他们看清了彼此的脸,就再也看不清其他的任何东西。

    《三》

    伊珺妍完整观看完第一场足球赛,递给男孩的第一瓶矿泉水是苏君言接住的。

    伊珺妍一向对体育竞技兴致索然,其中最不愿意观看的体育赛事便是足球与篮球比赛,当她被同桌拉着坐在足球观看区充当起啦啦队助手时,她显得百般聊赖,索然无味,若不是顺着球衣号码瞧见了苏君言,也许到现在伊珺妍也没有看过一场完整的足球比赛。

    在经过漫长的拉锯战后,苏君言所在的队伍取得了胜利,伊珺妍为胜利而归的队员派发矿泉水,本来距离伊珺妍最近的是孙俊彦,但不知为何,后来接过伊珺妍递出去的水的却是苏君言。

    《四》

    伊珺妍拥有第一只手机,拨打的第一个电话号码是苏君言的。

    苏君言开车在回家的路上,他身侧传来风的呼啸声,阻断着他与伊珺妍的对话。伊珺妍躲在被窝里,听着耳边的响声,想象着苏君言路上可能撞见的风景。整整三十分钟,苏君言行驶在柏油路上,对着手机大声地疾呼着,伊珺妍则窝在房间里,全神贯注地听着。

    (二)春游

    全年级组织春游的这天,阳光灿烂,和风习习。因为是全班集体第一次一起外出游玩,所以大家都情绪激昂,一片欢呼雀跃。

    伊珺妍由于晕车,坐在了大巴的最前座,塞着耳机听着音乐闭目小憩,苏君言则坐在中间位与下座的同学们聊得热火朝天,小游戏也玩得乐不思蜀。

    经过两个多小时的颠簸辗转,终于到达了目的地。一下车,大家就自觉地分好队伍,每队至少一张目标地图,苏君言因着伊珺妍所在队伍的全部女生的强烈挽留,最后成了全班唯一一个一整天都留在女生队伍里玩耍的男生。

    这时的他们年轻也懵懂,纯真也活泼,稚嫩的年纪,贪玩的心,有着对所有未知事物的好奇和勇于尝试。伊珺妍一直跟在苏君言的身后,一则以喜,一则以惧地走过空中荡桥、上下求索,再勇敢地攀越空中网壁,最后与同学们聚坐在摇椅上,意气风发地畅所欲言。

    空中荡桥,下面是一个大水池,上面是连续断开摇摇晃晃的秋千。伊珺妍不想落水,因而显得有些紧张。她迈出第五步的时候,脚下的秋千摇晃得很是厉害,此时她被夹在中间,进退不得,前后都有人,于是她略显害怕地唤求走在她前方的苏君言。

    “苏君言,等我一下可以吗?”

    伊珺妍看了看前后大幅度摇摆着的秋千,又望了望脚下的水,不由得抓紧了下铁链子,害怕两个字还是没有勇气当着走远了一大截的苏君言的身影说出口。

    苏君言未曾回头,也没有收回继续迈出去的腿,他像个英勇无畏的战士一样,一往无前。

    伊珺妍晃晃悠悠地迈出右脚,准备向前一个秋千进发,不小心用力猛了些,身体不受控制地向前倾,她惊吓得大呼一声。

    “啊!”

    苏君言的身影倏地停住了,他把踩在半空的左脚收了回来。

    伊珺妍迅速调整好身体的平衡,呼了口气,平稳着心情。她看了眼苏君言,见他停了好几秒,随后他跨出的步伐也渐渐的慢了下来,像是不断地安抚鼓励着她慢慢地向他靠近。

    “苏君言。”伊珺妍再次唤了苏君言的名字,声音小到只得她一个人听得清。

    苏君言很快就到达了终点,他没有马上转换阵地,而是静静地站在终点的地方,眼睛一直凝视着伊珺妍,看她摇摇摆摆地向他走来,脸上浮了丝担忧的神色。

    “不要怕,没事的,很快就能到。”

    伊珺妍听得苏君言的鼓励,望着他,一丝不苟地走着。当她安然无恙地走到了终点,苏君言没有伸出手去接她,而是如沐春风般绵言细语地对她道:“看!其实没事。”

    伊珺妍已然明白到苏君言的用意,对他展颜一笑。

    这天,还是伊珺妍人生中第一次坐摩天轮的日子。那时,苏君言站在摩天轮的下面,仰望着蓝得澄澈的天空,伊珺妍坐在摩天轮的上面,俯视着滚烫炙热的大地。伊珺妍因着以往听说过的有关摩天轮美丽的传说,于是她在摩天轮升至最高点的时候许了三个愿望,那时的她是那样的虔诚、真挚、迫急,甚至天真烂漫地坚信着一切都将实现。

    但她怎么也没有想到,即便是多年后,她再次乘坐摩天轮,许下了相同的愿望,可所有的一切早有了翻天覆地的改变,时间告诉了她,传说终究只承装美丽。

    令伊珺妍更没有想到的是,这样简单普通的集体春游还将成为她和苏君言两个人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一起出游的活动。

    (三)生日聚会

    马俊成同学的生日聚会,几乎全班同学都去了。

    KTV的包间里笑语喧哗,苏君言与同学们摇骰子玩游戏,伊珺妍坐在角落静静地听着其他人唱歌。

    切蛋糕的时候,大家手上都抹了奶油拿来戏弄人,伊珺妍依旧坐在那个角落静静地看着大家打闹,有个男生被其他几个人捉着按地不起,她侧脸一看,笑容敛上眉梢。

    蓦地,伊珺妍眼角泄露出一丝惊异,她脸上传来黏糊糊的凉意,她回过头来就看见苏君言乐不可支的笑容。伊珺妍愣愣地看着苏君言,苏君言也瞅着伊珺妍笑得越发开怀。在伊珺妍的记忆中,这是苏君言笑得最光彩四射、最温柔也最温暖的一次。

    苏君言见伊珺妍一直怔怔的,便伸手轻柔地抹掉了她脸上的蛋糕。苏君言指尖触及的肌肤变得冰冷起来,令他指尖的温度显得更加灼热,伊珺妍心跳慢了下来,眼睛却睁得大大的,她连忙端起距离她最近的白色玻璃杯,把杯中的黄色液体一饮而尽,苦涩的味道呛得伊珺妍连连咳嗽起来。这是伊珺妍人生中喝的的第一口啤酒,至今她仍记得那股味道,苦涩到她从此拒绝这种饮品。苏君言却像无事人一样,笑得人畜无害:“哈哈哈,傻瓜!”

    party进行到一半,苏君言就喝得有点小醉,他躺在黑色的沙发上睡着了,空调开得正猛,伊珺妍怕他就这么睡着会感冒,刚好坐在他旁边继续玩着游戏的同学邀她参加,她想都没想就答应了下来。

    伊珺妍靠近苏君言坐下,她轻声唤了他:“睡着了吗?”

    刚开始苏君言只是嘟囔了一下,伊珺妍因放心不下,又唤了他一次:“空调开得有点大,冷不冷?”

    这次苏君言应该是听见了,他睁开了眼睛,看见是伊珺妍便坐了起来:“还好。只是有点头晕。”说完桑桑笑地一瞥过伊珺妍位置上的骰子。

    伊珺妍赶紧拿了空杯子装了一杯热茶放到苏君言面前,提头点醒他务必要喝。

    苏君言坐正了身子,拿起茶杯,仰头喝完又倒头睡了,只是睡得离伊珺妍又近了些。

    伊珺妍见苏君言睡下之后便没了动作,确定他确是不冷,神思恍惚地看了他一眼后,便玩起了游戏来。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