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座城,雨漫天,葬着无尽的空念

热门小说

正文  第二章,交集与羁绊

章节字数:4976  更新时间:20-01-12 02:44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四)难忘的两次校运会

    这么多年,关于母校的校运会,伊珺妍只参加过两次,每次,苏君言都给她留下了不可磨灭的记忆。

    《一》

    立冬已过,早起的凌晨大地一片漆黑,空荡荡的街道只听见伊珺妍轻声哼着的曲子,她踏着自行车慢悠悠地向学校进发。今天,是学校举行一年一度校运会的日子,届时会有开幕式,各种各样的运动项目比赛,全体学生都将会参与其中,热闹非凡。

    伊珺妍刚进校门,就碰见了同班同学李宇晓和刘毓骁,他们因来得太早,无聊地绕着花圈转了好几圈。

    “珺妍,早啊!”李宇晓和刘毓骁刹停了自行车,和伊珺妍打招呼。

    “早!”伊珺妍一手稳住自行车,一手向李宇晓和刘毓骁挥手问好。

    “学校现在乌漆嘛黑的,估计我们三个是来得最早的。”刘毓骁是笑着说这话的,听得出并没有半点的抱怨,反而是高兴。

    “确实挺黑的。”伊珺妍抬头望了一下黑漆漆的天,又环视了一圈陷入黑暗沉睡中的校园。

    “要不要我们陪你去停车场?那边的灯倒是开着的。”李宇晓提议道。

    “不用,我自己去就可以了。”伊珺妍朝着停车场的方向看去,感觉那里好似有一丝微弱的亮光在召唤着她。

    “我们果然还是太积极了,是不是?”刘毓骁说完这话,大家都不约而同地笑了起来。

    “教学楼的门开了没有?”伊珺妍的脸上残留着很明显的笑容。

    “还没有,可能还得有好一会才开。”李宇晓耸了耸肩,以示惋惜。

    “要不,我们去外面随便逛几圈过会再回来?说不定到那时候门就开了。”刘毓骁瞧了瞧李宇晓,建议道。

    “好啊!”李宇晓一副很赞成的样子,很爽快地应了下来。

    “那珺妍你呢?要不要和我们一起?”李宇晓和刘毓骁双双望向了伊珺妍,征求着她的意见。

    “我就不去了,我在停车场那边等一下就行。”伊珺妍挑了挑眉,拒绝了李宇晓和刘毓骁的热情邀约。

    “那好。你注意点,有事情我们电话联系。我们走了,过会见。”李宇晓和刘毓骁调转了车头,向校门口骑去。

    “好的。过会见。”伊珺妍推着自行车,慢悠悠地向停车场走去。

    伊珺妍没想到,她刚和李宇晓和刘毓骁分道扬镳,马上就遇到了苏君言。

    昏黄的灯光下,空无一人的停车场,苏君言静静地坐在自行车的后座上,影子被拉得很长,像在回望和陪伴着它孤独的主人。

    伊珺妍把车推到苏君言的身侧,也学着他,坐在自行车的后座上。一个影子的世界由于另一个影子的到来,最终,两个同样被拉长的影子有了交集点。

    “嗨!”伊珺妍打破苏君言保持的静默世界,她不想他呆在过于沉寂没人打扰的空间里,那样会将他身上唯一真正仅剩的亮光给遮住,她不喜欢能引发他窒息因素的一切东西。

    “早!”苏君言显得拘谨,甚至有些不太自然。

    “你为何也来得这般早?”伊珺妍觉得,今天的苏君言,有些不一样。

    “早点来想着可以多帮忙一下做开幕式的准备工作,不是蛮多东西要弄的嘛。”苏君言的话语是温暖的,但伊珺妍总觉得好像有什么不对劲,但就是想不出到底是哪里出现了问题。

    “现在几点了?”伊珺妍伸出头,探了一下教室楼道的铁门,发现它紧紧地关闭着,就像某个人隐藏至深的那颗心。

    “六点三十分。”苏君言低头,看了下手腕上的黑色电子表。

    “稍微再等一下,教室楼道的铁门应该就开了。李宇晓和刘毓骁他们也早到了,但是又出去溜达了。”伊珺妍缩回头来,平静地望着被露水打湿的细叶。

    “我看见他们了。”苏君言也抬起头来,与伊珺妍一同望着那细叶。

    早晨的风,吹得人有些凉,不一会,伊珺妍便感觉到手臂有了些冰冷。她站了起来,侧头望着苏君言。此刻,苏君言面无表情地盯着那浓得像稀释不了的墨水一样的黑夜,每当他安静下来的时候,伊珺妍总觉得他周身都被故事所笼罩着,但是他从不轻易开口谈及起那些。

    “在想什么?”伊珺妍再次主动开口,打破苏君言的沉默。

    “没想什么。”苏君言把手中紧握着的钥匙圈转动了几圈,然后对伊珺妍露出一副她很熟悉的一贯伪装的傻笑表情。

    伊珺妍习以为常地假装什么也没有察觉似的,沉默了下来。

    停车场上,两个影子,两辆自行车,还有不言不语的伊珺妍和苏君言。

    风不知道是在何时停下的,在历经了漫长的三十分钟的等待之后,伊珺妍和苏君言终于回到了不再是两个人独处的教室。只开了一半数量炽灯的教室,黑暗与光明对峙着,苏君言很快就加入了开幕式准备工作小组中。

    “我们班的口号:永远第一。听起来虽然有点中二,但是感觉也不错。”孙俊彦挥动着刚组装好的小红旗。

    “嗯!与你的气质非常符合,到时候你记得喊得大声一点,给我们班加油助威。”杨俊用充大了的气球敲了敲孙俊彦的头。

    “我们班今天得冠军的数量就全看你这关键的呐喊声够不够大了。”林霖勾住孙俊彦的肩,打趣地说道。

    “你们啊!总的一句话来说,就是看不惯我长得帅。不过谁叫我胸怀大,就不与你们计较。”孙俊彦拨了拨他的头发,露出一副潇洒的公子哥样。

    “呕…走开,臭不要脸的。”林霖伸回勾住孙俊彦肩的手,假装嫌弃地甩了两甩。

    “孙俊彦,你的脸皮越来越厚了。”杨俊忍不住,又发狠地敲了几下孙俊彦的手臂。

    “剩下的,你一个人弄吧!我都没有心情了。”马俊成把几大包气球推到孙俊彦的面前,叹着气说到。

    “别啊,你们都赶快动起手来啊,开幕式马上就要开始了,都抓紧点,动起来。”孙俊彦拿过苏君言刚充满气的气球给绑了个结。

    从头到尾,苏君言都只在一旁默默地工作着。每当这种时候,伊珺妍就会觉得苏君言身上总有一股不太符合同龄人的气质。

    年少气盛的人啊,总想着在这个世界的某个角落留下自己来过的痕迹,想尽一切地彰显着对青春无悔的高声呐喊,或疯狂地去追逐梦想,或疯狂地去爱恋一个人,不管前途坎坷,不管值得与否。

    伊珺妍见同班的同学们都在衣服、班旗、气球和小彩旗上写着字,她忍不住也凑上去瞧了瞧。孙俊彦在气球上写的是:祝愿我永远帅气,青春永驻。林霖在衣服上写的是:加油!杨俊写的是:势夺第一,冲啊!

    马俊成拿着黑色水画笔,还在考虑着写些什么,突然人群中响起一阵哗然声,伊珺妍转过目光去,见苏君言被人群包围着,他手里拿着一只白色气球,上面清晰地写着三个字:在一起。面对他的公然表白,同学们纷纷追问对方是谁,但苏君言闭口不谈,那一刻伊珺妍在想,原来苏君言也有了喜欢的女孩。

    伊珺妍私底下也偷偷猜测过、留意过,她想知道苏君言喜欢的那个人到底是谁,但最终到毕业之后,她还是没有知道这个问题的答案,她唯一知道的是,这么些年,苏君言的心里一直藏着一个人。

    直到多年后,她从另外一个城市重新踏足归来的时候,才听其他同学向她提起苏君言喜欢了这么多年的那个人。终于知道了答案的伊珺妍却显得很平静,因为她对苏君言会喜欢上那个人这件事并没有觉得很惊讶,毕竟那是个极受大家喜闻乐见的俊俏之人,她唯一觉得难过的地方,只是替苏君言漫长的暗恋无果感到遗憾、可惜以及心疼而已。

    很久很久以后,有人问伊珺妍,在她的青春里有什么。伊珺妍答,在她的青春里存在着这样的一句话:

    尽管我们那样相似,但我走在了青春的最前端,而你却走在了青春的最末端,我们之间隔着那么多的人,那么远的距离,那么多分离的日夜,最后注定不能一路并肩同行。

    《二》

    至伊珺妍毕业后的两年间,母校不断翻新、增加教学设备,环境是越来越好,校庆也一年比一年搞得隆重。这次校庆的活动期间刚好碰上各大院校放假日,因而很多离校外读的老同学都赶回来参加,方便了昔日老同学们的相聚。

    伊珺妍与几个老同学站在校门口等着苏君言,但迟迟未见他现身影,她感到纳闷,不由得一个个地询问起其他老同学,只听孙俊彦说他在等人。伊珺妍抬头看了看头顶上的烈日,不由得领着大家往大树下躲,耐心等候。

    不久后,伊珺妍便见苏君言孤身一人向他们走来,她感到疑惑,却并没有细细追问一番,大家因难挡相聚的喜悦,也顾不及深虑什么。

    “你让我们等了那么久,得罚你请我们吃冰淇淋。”伊珺妍笑吟吟地对迟来的苏君言假装责备。

    “这里也就你喜欢吃这甜腻腻的东西而已。”苏君言扯着笑,当着大伙的面揭露伊珺妍贪爱吃甜品的事实。

    “大伙都不爱吃吗?”伊珺妍看了苏君言一眼,有点不好意思地挽住了好友罗曦的手臂。

    “我们走吧!去看看附近有没有你想吃的那款冰淇淋。”苏君言收起了笑,沉声静气地盯了伊珺妍几秒。

    “我刚刚是开玩笑的,我们还是去找一下哪里更适合我们这批老同学谈天说地的。”伊珺妍拉着罗曦的手往前走。

    苏君言和其他老同学一起跟在伊珺妍和罗曦的后面,大家边走边聊,显得欢欣若狂。期间,苏君言问了沿途的几家小卖店,都没有找到伊珺妍爱吃的那款冰淇淋。

    后面他们把场地定在了附近新开的一间店铺。地点定了下来,老同学们一个一个地赶来,粉也一份一份的上着,大家都聊得热火朝天。苏君言坐在伊珺妍的对面,其他人的面前都放着吃的,唯独他的空空如也。

    “你为什么不点东西吃?不饿吗?还是没有胃口?”伊珺妍大惑不解地问。

    “不太饿。”苏君言看了眼伊珺妍面前刚上的那碗粉,拿了新筷子放在她碗的边沿。

    “这都下午了,不饿也得吃。”伊珺妍把粉端到苏君言的面前,声量在不知不觉中比平常提高了一些。

    “你吃就好。”苏君言又把粉端了回去。

    “那我给你点其他的吧!”伊珺妍说着起了身,就要去点餐。

    “我自己去看吧!”苏君言拖住要走的伊珺妍,然后缓步向服务台走去。

    “好的,那你去吧!”伊珺妍坐回了座位上。

    苏君言点了一份清汤面,他一边吃着面,一边看着其他老同学和伊珺妍聊天说笑,他几乎不怎么发言,大多数都是侧耳留心倾听让伊珺妍笑得最开怀的是何件事情。偶尔伊珺妍回过头来与他两目相对,他也只是对伊珺妍笑笑,并没有说些什么。

    大伙吃饱喝足后,就转场KTV,开始第二轮相聚节目。

    KTV的包厢里,苏君言与伊珺妍分开坐,中间隔了好多个人,整场节目下来,他们再也没有说过一句话,也没有合唱过同一首歌,伊珺妍唱了几首曲调欢快点的歌曲,而苏君言单人唱的全是比较抒情的略带悲伤的歌曲。

    两轮节目下来,伊珺妍都暗暗抢着去埋单,火急火燎的,搞得罗曦笑话她,埋个单把自己弄得像个贼似的,偷偷摸摸。

    即便很多年后,伊珺妍还总是会记起那个深夜,苏君言给她打了一通电话,电话里他只说找她有事却又不明道是何事。当她在自己家楼下见到苏君言的时候,她着实吓了一大跳,苏君言的举动更是让她难以忘怀。

    夜深得阴冷,风刮得比凌冽的寒天还要让人发颤,四棵高大的树木并排站着,发出呼呼的响声,像是低吟哭泣,刚被清扫干净的大路又蒙上了一层沙土。苏君言穿着一件暗色的T恤衫,散着还未被彻底吹干的湿发,把手里由于紧攥着而出了折痕的人民币塞到伊珺妍的手里。伊珺妍不明所以一脸茫然地看着苏君言。

    “我说过请你吃饭的。”苏君言坦然解释道。

    “嗯?”伊珺妍看着被塞在手中的人民币,低头思索了一番,想把暂时短路的脑神经弧给拉回来。

    “校庆之前,我答应过你的,等你回校,我请你吃饭。”苏君言又解释了一遍。

    “不用。”伊珺妍顿然明了,她愧悔地看着苏君言,坚硬地拒绝道。

    “这是我答应过你的,你不要,我会很不好意思的。”苏君言一旦认定了的事情,就会比伊珺妍更倔犟。

    “你这么晚跑来,就只是为了这个?”伊珺妍举了举塞着人民币的那只手。

    “这是我对你的承诺,哪怕…反正你拿着就对了。”苏君言执拗了起来,他本想说什么,但后又放弃了,到最后他的语气仿似掺着一丝卑微的味道。

    “好,我拿着。”伊珺妍深感愧怍羞愧难当,但也只得顺着苏君言的意,为的只是安他的心。

    苏君言匆忙而来又匆忙离去,伊珺妍看着苏君言运去的身影,心里不由得在想:

    那么远的路,那么深的夜,那么凉的风,只为了兑现那一句掺着玩笑的不起眼的承诺,我在你眼里到底是怎样的一个人?我在你心中到底又占着怎样的位置?值得你如此。

    伊珺妍回校的前几天,和苏君言联系过,当时她开玩笑地叫苏君言请她吃饭,说是庆祝她难得回去一趟,当时苏君言毫无犹豫地就答应了下来。谁知那天相聚的老同学实在是太多了,苏君言想着要请吃饭,但口袋里的钱不够,便找个老同学借,一时间又找不到人。伊珺妍在苏君言去点餐的时候,无意间听到了这件事,便偷偷赶着去埋单了。

    老同学的相聚会,与苏君言和伊珺妍的私下约定并无关系,何况还是一个随时不需要兑现掺杂着半玩笑的约定。但苏君言记着,并把它放在了心上,哪怕是这样毫无起眼的事情,苏君言也愿意为伊珺妍去做,还一定为她做到。

    很多事情看似微不足道,但是在那个他们正当年少还一无所有的年纪里,所有细小的真心相付都举足轻重无可比拟。

    后来,伊珺妍都在想,她是不是在苏君言那里忽略了很多东西,尽管她一直知道苏君言在人前带着伪装的面具,但很多时候她还是会被苏君言表面上看似无比开怀的笑容所迷惑,错以为那就是苏君言真实的快乐,却不知苏君言内心到底藏着怎样不为人知的愁痛。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