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座城,雨漫天,葬着无尽的空念

热门小说

正文  第三章,做喜欢的叛逃者

章节字数:3334  更新时间:20-01-12 02:52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羚羊恋慕狼,桧柏爱慕海棠,丁香倾慕铃兰香。

    可它们都忘了,它们是注定无法相爱与厮守的。

    当喜欢开始萌芽,开始日渐加深,伊珺妍是还浑然不觉的。

    而最初那份单纯的心疼与惺惺相惜,未料,却是爱的开端。

    当这份爱透过皮肤融入血液,伴随而来的还有日复一日滋长的痛症,随着爱肆意生长,慢慢渗透全身,有时竟会让伊珺妍痛得喘不过气来。

    年少不识喜欢为何物,更不懂何为爱,连如何去喜欢一个人,又该用怎样的方式去直视内心那些因一人而掀起的惊天骇浪,这些,伊珺妍统统都不懂,自然更是无法承受这般深沉又热烈的爱的。

    而在某一天当这份爱已强烈到即将侵蚀心脏,到了伊珺妍无法负荷之时,她才冥蒙惊觉爱的边界。

    可伊珺妍只想逃,只因她深知这些都是她无法承担的情愫,她唯一能做的,只是做喜欢的叛逃者,成为爱的叛徒。

    玫瑰因贪恋指尖的温度,背叛了保护它的刺;

    水浮莲因迷恋泥土的炽热,背离了滋养它的水;

    蒲公英因眷恋细风的亲吻,叛离了呵护它的花葶。

    为了缓解那蚀骨般的疼痛,逃离那痛苦的炼狱,解救失去自由的灵魂,伊珺妍可笑地当起了喜欢的叛逃者,彻底地成为了爱的叛徒。于是她揣着那份痛与爱,就那样懵懵懂懂的开始了她那充满魔难的漫长的地狱般的生活。

    (一)最初的挣扎

    铃声响起,惹得伊珺妍更心烦意乱,她站在楼道,深深地吸了一口气,用手扶着额头愁眉不展,正踌躇着等一下该怎么面对苏君言。

    伊珺妍在把衣服糟蹋得不成样子后,把腰杆子挺得直直的,假装一切如常地走回教室。

    刚到教室门口,伊珺妍就看见苏君言正努力地练习花式篮球基本功,她一动不动地站在门口看着他,心里斗争的号角已吹响。

    ”苏君言,你可知,从这一刻开始,我就要”,伊珺妍咬着牙,很是不忍心把接下来的话往下说,哪怕只是在心里面默默地对自己道。她握紧了手,青筋一条一条狰狞地暴露在刺目的灯光下,她像泄了气的皮球,毫无求生欲望,”我就要在你面前当个彻头彻尾的懦弱者了。”

    苏君言像是感受到了一道投射在他身上的炽烈的目光,他停下了手中的动作,朝伊珺妍这边看来,见伊珺妍毫无动作地站在门口,他挠了挠头对伊珺妍笑了笑。

    伊珺妍勉强地扯动着她那因慌乱显得有点泛白的嘴角,指甲就要刺破那冒着细汗的手掌,此刻她内心已是硝烟弥漫。

    苏君言不知想到了什么,竟对着伊珺妍开始傻乎乎的笑了起来,伊珺妍感到无比困惑。而苏君言又因难得看到伊珺妍困惑的模样,笑得更傻了些。

    这一刻,伊珺妍觉得苏君言的笑满是讥嘲,仿佛在嘲讽她此刻的所作所为,她是来当”叛徒”的,怎反的落得了个心疼的下场。

    伊珺妍看着笑得戆头戆脑的苏君言,没有讨厌,只有心如刀绞般的痛。她眼珠一动不动直直地望着苏君言,仿佛那样苏君言便能够读懂她的心声。

    ”苏君言,你为什么总这样笑着?你可知,你这样的笑容每每都要将我凌处,让我痛不欲生”。

    伊珺妍忽鄙视地对自己一笑,心在这一刻窒息般的剧痛了一下,她难受的用手抓紧了门把,又很快地松开,神色慌张地望了苏君言一眼,生怕被苏君言惊觉,随后见苏君言脸色无异才放下心来。

    ”这才刚迈出第一步已如此的艰难,以后的日子又该怎么走下去?”

    伊珺妍的指甲划破手掌,掌心有滚烫的鲜血流出,她置之不理,仿似不怕痛的又紧握了下手。

    (二)违心的谎言

    距离晨读还有十分钟,伊珺妍推着自行车,尴尬又慌忙地向后退,只是尽管她动作已经那么迅速了,苏君言还是瞧见她了。

    苏君言弯腰把自行车上锁后,就纳闷地向伊珺妍走来。随着苏君言每一步的靠近,伊珺妍越发的心慌撩乱,开始支支吾吾地说着:“我,我,我。。。。。。”

    苏君言好奇无比地把脸凑近伊珺妍:“大清早的,没睡醒?还是睡糊涂了?”

    伊珺妍看着苏君言近在咫尺的脸,他目光是那样的神采奕奕,可浓密睫毛下的黑眼圈清晰可见,他的疲惫也一目了然。伊珺妍脸红耳赤地转过头,闪烁其词地回答道:“不是,是。。。。。。是。。。。。。是我忘了买早餐了,正准备返回去买呢!”伊珺妍说完窘迫地对着苏君言干笑。

    苏君言把脸挪开,像很认真地在回想着什么,忽又郑重其事地问伊珺妍:“你平常有吃早餐来的吗?”

    伊珺妍不知所以地望着苏君言心虚地答道:“有,只是今天忘了而已。”

    苏君言抬手,看了看表:“你先在这里等着,就一会儿。”

    话还没说完苏君言就箭一般的飞奔起来,伊珺妍还没反应过来,就不见了苏君言的身影。伊珺妍莫名其妙地望着苏君言离去的方向出神。

    不一会,只见苏君言气喘吁吁地跑回来,把他手中的面包和牛奶塞给伊珺妍,然后夺过她的自行车,上气不接下气地吐出两个字:“钥匙。”

    伊珺妍全程呆若木鸡,听见苏君言的话自觉地掏出钥匙递给他。苏君言边推自行车还不忘提醒伊珺妍:“你先上教室,用跑的,不然要迟到了。”

    伊珺妍回过神来,立刻跑起来,途中回头复杂地看了苏君言一眼。

    伊珺妍刚进教室门铃声就响了起来,还没坐下,她同桌的声音就传来:“今天有事?”

    伊珺妍用手抚着胸口,喘着气答:“没事,怎么啦?”

    她同桌不解的说着:“没事你怎么踩点到?平常你早就到了。”

    伊珺妍拉开椅子:“今天是迟点了,不过没事。”

    伊珺妍还没坐下,后面又一个声音传来:“你今天怎么比我迟了,那天不是你比我早的,今天怎么比我还晚,你睡过头了?”

    伊珺妍回过头,见苏君言大汗淋漓的喘得比她刚才还厉害。两个人目光相对时,苏君言满足地对着伊珺妍憨笑,伊珺妍回以苏君言会心的一笑。

    课间,伊珺妍咬着面包,一口比一口狠,恨不得把牙齿都嚼碎了,还不时自言自语”这条路怎生的让人走得那样累,这面包的味道怎么吃起来怪怪的?这可怎么办?”

    伊珺妍的同桌像看怪物一样地看着她。

    (三)那个傍晚

    教室空无一人,伊珺妍坐在座位上,聚精会神地看着那篇课文,只是看着看着,她觉得眼皮越来越重,眼前的宋体字变得越来越模糊。伊珺妍使劲地摇了摇头,接着看,可最后还是扛不住瞌睡虫的招呼,趴在课桌上睡着了。

    伊珺妍睡得并不安稳,眉头都快打成结了,不多久,身上又觉得开始冷了起来,她潜意识里懊恼地动了动,却没醒。直到她嗅得一股淡淡的薰衣草的味道,身上也渐渐暖和了起来时,才平稳地睡去。

    醒来时,夕阳还未西下,伊珺妍看见不知何时放在她桌上的薰衣草香包,还有披在她身上的长外套。她抬头看了看四周,见走廊处站着一个模糊的身影,她刚想起身走出去,那人却走了进来。她揉揉犹带着睡意的眼睛,听着越来越近的脚步声,抬眼,一个熟悉的身影撞入来,她浑然不知醉人地对苏君言笑着,苏君言被她的笑容晃得愣了神。

    此刻伊珺妍的脑袋还没有完全清醒过来,她眨着无邪的眼睛用毫无戒备的语气问苏君言:“这些都是你的?”

    橙红色的夕光落在苏君言的脸上,仿若给他的笑容增添了一抹迷香,让人沉醉,即便明知这是含有剧毒的醉心花也让人心甘情愿的服下。

    苏君言轻声曼语地答着:“嗯!看你虽睡得并不安稳,却是不愿醒来的,又怕如果由着你那么睡,会着凉,所以。。。。。。”说到最后,他耳根开始微微泛红,声音更小了。伊珺妍却毫不察觉,心里只嘀咕犯愁着苏君言最后是说了话还是什么都没有说。

    待伊珺妍脑袋清醒过来后,她伸手就要拽下披在身上的衣服,苏君言却开口劝阻她:“刚睡醒,很容易着凉,衣服就先披着,不用着急脱下来。”

    伊珺妍听见自己的心跳声在发生变化,却也只能假装一副泰然自若的模样,冷静地与苏君言对话:“好!”

    苏君言得到她肯定的回答,抬脚就要返回走廊。伊珺妍刚准备再次趴下课桌时,苏君言的脚步停在了教室门口,温润的声音再次响起:“薰衣草有安神的功效,你拿着,平常可以带在身边,可以不用每天都带着,等到哪天味道更淡了些,就告诉我,我再给你换新的。如若嫌带着香包麻烦,也告诉我,我可以冲薰衣草茶给你喝,知道了吗?还有,最好不要再躺回去睡那么久了,真怕你到时候会感冒,听到了吗?”

    伊珺妍讶异得只吐出一个字:“好!”

    窗外,夕阳已消失在地平线,但伊珺妍此时可以清晰地看清站在走廊的那个身影,她在想,她是不是而今才是在梦中,不然为什么苏君言会变得如此多言。

    ”苏君言,你可知,你正在一步一步的打乱着我的计划”,伊珺妍无奈苦笑地叹着气,”我是不是得更狠些?”,伊珺妍心力交瘁地闭上了眼睛。

    很多年后,当伊珺妍回忆起这一天,想起那件披在她身上的长外套也有着薰衣草味,可苏君言身上穿的衣服从来就不是那个味道的,又不像是沾着她衣服或者香包上的,因为长外套上的薰衣草味要比那两者的都浓一些,倒像是刻意用薰衣草清洗过似的,对此,伊珺妍感到很是怪异。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