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座城,雨漫天,葬着无尽的空念

热门小说

正文  第六章,无处藏匿的愧疚与悔恨

章节字数:3112  更新时间:20-01-12 03:01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一》

    所有的一切该从哪里说起,又该怎么说,其实连伊珺妍她自己都不知道。

    是不是本来所有的一切都应该有个好结果的,也不至于现在连提起的勇气都没有,一旦忆起更是只剩下无尽的殇。

    如果,当初说了那句”我喜欢你”,现在会怎么样?

    如果,当初不以那种方式摈弃爱他的心,现在会是怎么样?

    如果,当初再细心一点,对他的关注再多一些,现在会是怎么样?

    ……

    可是,那有那么多的如果,一切不过是妄想和妄言。

    所以,锥心的痛蔓延着、滋生着,徒留的遗憾驻扎着、撕咬着,两者一涌而上时,伊珺妍常常陷入窒息般砭骨的交战中,却也只能无声的忍耐着。

    那份爱,既是曾逃离开、错失过,那现在就只得默默的背负着它所带来的恍如隔世的沧桑变化。

    《二》

    伊珺妍坐在寒冷彻骨的地板上,双手机械性地抱着瘦骨嶙峋的身躯,眼神涣散地望着寂若死灰的黑夜。她整个人安静得像是一具没有灵魂的玩偶,只有炸裂般疼痛的脑袋走马观花般地闪现着一些尘封已久的往事。

    深夜的雾水布满浅色的石砖,伊珺妍逃过拥挤的人群,率先来到停车处,却在为推不出自行车而发愁。在伊珺妍发愣的瞬间,苏君言迈着悠然的步子向她缓步走来。苏君言停在了伊珺妍的面前,像是有意在等伊珺妍的下文。

    “你可以帮我把自行车给推出来吗?它卡住了,我推不动。”伊珺妍略微尴尬地对苏君言笑了笑,后征求式地询问道。

    “好。”苏君言轻轻点了点头,就要去推距离伊珺妍最近的那一辆自行车。

    “不是这一辆,是隔壁那一辆。”伊珺妍用手指了指她的自行车,车头绑着的墨绿色蕾丝带静静地垂落着。

    “我知道的。”苏君言瞄了一眼丝带,便转移了目标。

    “因为这个,是吗?”伊珺妍扯下了绑在头发上的红色蕾丝带。

    “不全是。”由于自行车摆放得比较密集,车头全卡在一起了,苏君言便动手把停在伊珺妍自行车附近的几辆浅紫色自行车给挪离开,准确无疑地进行着目标脱离工作。

    伊珺妍抓着红色蕾丝带疑惑地看着苏君言很快地把她的自行车从扎推卡住的车辆里推出来。

    “谢谢!”伊珺妍刚想把自行车从苏君言手中接过来时,苏君言却把自行车停在了过道里。

    “骑车,要把头发扎起来,免得摔倒了。”苏君言解下了伊珺妍绑在自行车上的墨绿色蕾丝带,递到伊珺妍的面前。

    “喔!”伊珺妍把红色蕾丝带揣进口袋里,伸手接过墨绿色丝带,接着用手把头发全部理起来,用墨绿色蕾丝带转了几圈,再在上面绑了个蝴蝶结。

    “墨绿色更配你今天的衣服,红色的适合你昨天穿的那一套。”苏君言把自行车推到伊珺妍的面前,让她抓住自行车的车把。

    “谢谢!”伊珺妍感激地对苏君言颔首道谢。

    苏君言没说话,笑得像山涧轻缓流淌的小溪,直暖人心。

    扶桑花被打落的那天,苏君言踽踽凉凉地坐在课桌上,看起来失魂落魄的,可又那样悲楚。

    伊珺妍手里握着一大把糖果,像一潭安谧的湖水,静默地站在苏君言的身侧。

    白的、红的、黄的粉笔被截断在讲台上,碎得惨不忍睹,就如被打击得体无完肤的苏君言,他的希望与坚守也被割裂得七零八碎。

    苏君言那刻捣枕捶床:“我那般努力,可在某些人眼里,我依旧显得可笑。他们甚至嘲讽我的付出,认为那不过是我在惺惺作态。”

    苏君言极少在人前展露他的脆弱和伤口,到底是怎样的伤害才会让一个习惯沉默的人,无法抑制住内心的气愤、悲痛、绝望和无奈,以再一次伤害自己的方式向他人诉说他所经受的委屈。

    伊珺妍忍着疼,无所适从,她不知道该从哪里安慰起苏君言来,又该怎样安慰,张口只吐出两个字:“啊言。”

    苏君言眼眶里溢满了泪水,他强忍着即将发出的抽泣声,抽了一张长白纸条,耐心地折起玫瑰花来。

    伊珺妍鼻头很酸,她把头压得很低,低到只看得见苏君言不断翻折纸张的手。

    玫瑰花很快就在苏君言的巧手下呈现出来,苏君言把玫瑰花放到伊珺妍的手中,意志消沉地道:“你说,我们的人生可不可以像这朵玫瑰花一样,即便没有丝毫艳丽的色彩,也依然能绽放得灿烂。”

    伊珺妍转动着手中小小的的玫瑰花,缄默了十几秒,才犹豫开口道:“可以吧!”

    苏君言深深地吸了一口气,侧过脸,快速地用手揉了揉早已泛红的眼角。

    伊珺妍撕开了一颗鲜橙味糖果的包装纸,把糖果递给苏君言。

    苏君言接过糖果,从灰败的脸色中给伊珺妍扯出一个略微柔和的笑,然后把手伸到伊珺妍的面前。

    伊珺妍把手中剩余的糖果全部倒进苏君言的手心里,把玫瑰花妥善地收藏好。

    苏君言含着糖,极端灰心的神色里终于掺了丝微弱的希冀。

    ……

    往事一件接一件地涌现,伊珺妍似乎逐渐看清了很多真相,也理清了很多以往杂乱无章的思绪,眼泪毫无预兆地滴落在地板,清脆的响声像炙手的烈火,焚烧着胸口。她痛得喊叫了一声,浑身发颤,冒出丝丝的冷汗,难受地用脑袋一下一下地去撞击着白色的墙体。

    《三》

    真相若只是残忍,尚还有治愈的可能,但……

    在苏君言离开后,伊珺妍翻看到了他的说说,才发现,原来苏君言是那样深情、无奈、痛苦地去爱着一个人的,而那个人却一无所知。苏君言把那份沉甸甸的爱尽数倾注在忧伤的文字间,藏匿在无人知晓的网络世界的另一端。

    每个白昼,每个星夜,苏君言爱那个人的心从未变过,对那个人的思念也从未淡过,反而随着时间的流逝越发的刻骨铭心,深入他的每一条神经末梢。

    苏君言幻想过的,他和那个人在一起时的情形,甚至于他和那个人美好的未来,在他最思念那个人的时候;

    苏君言挣扎过的,他到底要不要放弃爱那个人,收回热情奔向那个人的脚步,在他没有得到任何回应的时候;

    苏君言努力过的,他尝试着放下那个人,可埋在心底的那份爱早已侵蚀了他那颗敏感脆弱的心,把他束缚在爱的深渊中,最终他败得溃不成军,只得丢盔弃甲,又重新拾起。

    苏君言绝望过的,他看着那个人与别人大声欢笑畅所欲言,而他却只能静静地站在一旁,默默地看着这些令他苦不堪言的场景。

    苏君言看着雨天没有打伞走的那个人,心里担心又挂念。

    苏君言为那个人努力练习吉他,谱曲作词演唱,为那个人作了一首专属歌曲。但其实苏君言并不喜欢那首歌,只因歌词太炽痛,他不想他和那个人如歌词里面写的那样,到最后没有任何结果。

    多少个孤寂的夜晚,苏君言因思念那个人而辗转反侧,又有多少个凄切夜不能寐的寒夜,苏君言因那个人而变得更加的寂寥。

    爱那个人,似乎成了苏君言的整个世界;不爱那个人,苏君言将失去他的全部世界;不能爱那个人,成了苏君言整个世界所有矛盾的聚集地;得不到那个人的爱,更是苏君言所有苦难日子的开端。

    无论怎么样,唯一不变的是,从此而终,苏君言对那个人的爱从未停止过,别人说他太傻,而他的回答却是他早已病入膏方。

    《四》

    那时年少无知,愚昧可笑。

    苏君言对那个人痴痴的爱、默默的守护、美好的幻想,在伊珺妍眼中是一场注定无果并随时令他粉身碎骨的探险。

    于是伊珺妍用那无知的话语,自认为成熟的人生大道理,劝导苏君言是否要放弃这一场他坚持了那么久却始终没有结果的战争。

    伊珺妍现在忆起来,竟觉得她自己是那样的愚不可及,极致讽刺,恨不得重重的掴她自己几巴掌,她竟不知她才是那个最没有资格对苏君言说那些话的人。

    可有些错,是连后悔的机会都会被掠夺走的。

    《五》

    遇见苏君言是所有故事的开端,但是后来苏君言的离开也为故事的结束画上了并不完满的句号。

    所有的人都知道,就连一向对一切漠不关心,对周边消息更是孤陋寡闻的伊珺妍都知道,苏君言喜欢那个人。

    明明一切是那么的明朗,可为什么?为什么在苏君言离开后,一个动魂惊心、洞心骇耳的秘密慢慢地浮现出来。这个足够令所有人都目瞪口呆又寸心如割的秘密,无不让所有的人在豁然大悟,但是其实最后所有的切肤之痛、忧心如薰都只是伊珺妍一个人在默默忍受和承担。

    也许这个秘密才是苏君言留给伊珺妍最后的”礼物”,而那些揭晓这个秘密的说说与回忆一边成了凌迟伊珺妍的刀,另一边又成了滋养伊珺妍的养分,无比矛盾和极端。

    当那些零散的回忆被一一拾起,被清晰地串联起来时,伊珺妍才震惊的发现,这些年来,苏君言一直爱着的人竟然是……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