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1章多出来的椅子

章节字数:4328  更新时间:20-02-24 03:29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叮铃铃……”

    一串刺耳的电话铃声将洛兰•凯利从睡梦中惊醒。她翻了个身,朦朦胧胧地接起电话,电话那端传来杰米故作低沉的嗓音:“有一个死亡约会,敢参加吗?”

    洛兰轻笑一声,“开玩笑,跟死亡约会就是我的工作。稍等,让我先酝酿下约会的情绪。”她放下电话,伸了个懒腰,揉揉惺忪的睡眼,侧头看了下床头柜上电子闹钟的显示屏,时间正好是凌晨一点。作为阿卡市警察局凶杀组的一名警官,洛兰已经习惯了这种昼夜不分的生活。她振作精神,从床上坐起来,拿起电话,直截了当地问:“什么案子?”

    “你知道罗贝尔制药公司吗?”

    “知道,听说他们最近在销售一种新药。”

    “没错,据说这种”神药”包治百病,连癌症也能药到病除,所以卖得很火。”

    “我估计纯粹是广告效应吧,不负责任的夸大其辞。怎么,药出了问题?这可不归我们管。”

    “不,是人出了问题,制药公司老板巴里•罗贝尔在自己的办公室里被杀,他的女秘书内娜第一个发现尸体,刚报了案。你看,真是讽刺,这位老板的”神药”包治别人的病,却救不了他自己的命,他真应该……”

    “二十分钟后在案发现场碰面。”洛兰打断杰米喋喋不休的评论,简短地扔下一句话便挂了电话。

    杰米•雷是洛兰的助手兼搭档,一个热情开朗、风趣可爱的小伙子,但是他那说话做事罗罗嗦嗦的毛病却让洛兰时常感到头疼,因为洛兰是个极其注重简约和效率的人。

    ※※※

    洛兰蹲下身盯着面前这具尸体,心底泛起一股寒意。死者张着嘴,眼睛睁得大大的,血红的眼珠向外凸起,感觉就象要滚落下来一样,脸上的表情充满了难以形容的痛苦和恐惧,似乎见到了世上最可怕最令人难以置信的事。尸体脖子上有一道深深的勒痕,全身被钢针一类的东西扎了无数的小孔,到处血迹斑斑,有些部位的皮肉已经腐烂,模糊的血肉中混合着一些黏稠的黑色液体,死状十分可怖。

    洛兰发现尸体周围有一些泥土,她站起身,寻着泥土散落的方向向前走去,很快发现泥土来自办公桌后面两边墙角的大型盆栽植物。两株植物大约有十英尺(约3米)高,形状比较奇特,枝条粗圆而柔软,长长的垂贴着地面,叶子宽大厚实,油亮滋润,叶片形如飞机状,颜色碧绿青翠,枝杈间挂着一颗颗象铃铛似的白色皮果,皮果壳上长满斑点般的小孔。洛兰从来没见过这种植物,她估计这或许是某类稀有品种,只是这种大型盆栽应该放在宽敞的大厅或者会议室,放在这里似乎跟整间办公室的布置有点不协调。

    洛兰好奇地走到盆栽旁边,正要伸手摸一摸,忽然感觉到一丝淡淡的气息从植物的枝叶上散发出来,她不由得怔了怔,这气息若有若无,模糊而迷幻,说不清是香味还是什么,却让人在恍惚间产生一种奇怪的愉悦感。出于职业的敏感和警惕,洛兰惊觉地甩了甩头,急忙向后退开一步,想摆脱这种怪异而不真实的诱惑,猛然觉得身后有什么东西抵在了腰间,她吃惊地回头一看,原来是一把碍事的黑色办公椅挡住了她,她顺手把椅子拉到了一边。这时,杰米带着一位身穿灰色西装的高个子男人向她走了过来。

    “这位是死者巴里•罗贝尔的助理,狄暗柏•特里先生。”杰米向洛兰介绍。

    狄暗柏神色淡然地向洛兰点了点头。这个男人长着一张阴沉冷漠的脸,脸上几乎毫无表情,一双墨绿色的眼珠象两个深洞,闪烁着一种让人极其不舒服的晦暗的光芒。

    “我接到内娜的电话刚赶过来,内娜是第一个发现尸体的人,具体情况你问她吧。现在,如果你不介意,我想先离开一会儿,处理一些公司的文件,有事你再叫我。”狄暗柏象背书似的说完这番话,便旁若无人地转身欲走,似乎不屑于在警察这里浪费时间。

    “等等,特里先生,我还有一些问题……”洛兰想上前拉住他,不小心撞到了刚才拉在一旁的椅子,椅脚的滚轮立刻带动整个椅子咕噜咕噜地滑到了狄暗柏身边。狄暗柏看到这椅子一下惊跳起来,象躲避瘟疫似的急步后退,晦暗的眼珠霎时射出两道警惕的凶光,一直麻木的脸上居然也露出了极其古怪的表情,整个人象绷紧的弦一样,充满了紧张和恐惧,仿佛大难临头似的。洛兰疑惑地望着他,不明白一把普通的椅子怎么会让他有如此大的反应。

    “特里先生,你没事吧?”

    狄暗柏很快反应过来,连忙将眼光转移到罗贝尔的尸体上,语气沉重地说:“对不起,我失态了,我没想到巴里死得这么……我很难过,如果你不介意……”他边说边用手痛苦地捂着脸,话没说完便逃也似地迅速离开。

    “可怜的人,”杰米说道,“他一定是被死者的惨状吓坏了。”

    “我不知道,杰米,”洛兰眯着眼睛注视着狄暗柏逃去的背影,“他好象害怕的不是尸体,实际上,我觉得他看到尸体时比一般人都冷静,太冷静了,甚至可以说是无动于衷,他似乎在害怕别的东西。”

    “害怕有人会象杀罗贝尔一样杀了他吗?”

    洛兰犹疑地摇了摇头。她弯下腰,转动着那把黑色的椅子,抚摸着椅子上光滑圆润的扶手,若有所思地说:“也许是某种……特别的原因。”

    几个警察在房间里忙碌地走来走去,清理着现场。一位年轻的男警察经过洛兰身边时奇怪地“咦”了一声,洛兰心不在焉地随口问道:“怎么了,比利?”这位叫比利的警察指着洛兰面前那把黑色椅子说:“这把椅子不知道从哪儿冒出来的,一直没见过,谁把外面的椅子搬到案发房间里来了?”

    洛兰猛地站直了身体,“你说什么?”

    比利被她突然的举动吓了一跳,笑着说:“你干什么?吃兴奋药了?”

    洛兰不理他的玩笑,继续问道:“你跟几个同事是最先到达案发现场的,对吗?”

    “是的。”比利回答。

    “从你进门开始一直没见过这把椅子?我是说在你刚才看到它之前。”

    “没错。”

    “你确定?或者是你刚开始遗漏了?”

    “我完全肯定,”比利坚持说,“你知道我一向注重细节。”

    洛兰心里暗自思忖:“没错,比利做事一向很仔细,绝不会漏掉任何环节,那么……”她蹲下身,目不转睛地打量着面前这把极其普通而又处处透露着古怪的“多出来的”椅子。

    ※※※

    死者巴里•罗贝尔的秘书内娜向洛兰叙述她发现尸体的过程:“……我刚到家,罗贝尔先生就打来电话,叫我回公司将一份急需的文件交给他……我在他办公室门口敲了几下门,但是没人答应,门缝里有灯光射出来,我想房间里亮着灯,罗贝尔先生应该还没有离开公司,他可能去了洗手间,于是我推门走了进去,就看见……我吓得腿发抖,尖叫着跑了出来,然后……然后打电话报了警。”这位身材娇小的姑娘边说边害怕地捂着胸脯,看上去兀自惊魂未定。

    洛兰安慰地在她背上拍了拍,指着墙角那两株植物问道:“这两盆盆栽一直都放在罗贝尔先生的办公室吗?”

    “不是,”内娜回答,“是昨天特里先生叫人搬进来的,说是这间办公室空气不大好,植物能够净化空气和改善环境,有利于罗贝尔先生的健康。”

    “那么窗户旁边的那把黑色椅子呢?谁搬进来的?什么时候搬进来的?”为了不妨碍其他警察做事,洛兰刚才特地把那把椅子移到了窗户旁边靠墙放着,并且小心地锁住了窗户。

    “什么椅子?”内娜茫然地望着对面的窗户,不解地问。洛兰一惊,立即回头瞟了一眼,窗户旁边空空荡荡,那把椅子已经不翼而飞。

    洛兰快步走到窗前,发现窗户仍然向内反锁着,应该没有打开过。她的眼睛迅速向整个房间扫视了一圈,还是不见椅子的踪影。

    “这里有把黑色的椅子哪去了?有人搬动过吗?”洛兰向房间里的几位同事问道。

    几位警察停下自己手里的工作,左右看了看,朝她摇了摇头。比利笑问:“怎么,那把倒霉的椅子突然出现然后又突然消失了?哇,它怎么做到的?”

    “见鬼!”洛兰低声咒骂,“居然有人一而再再而三地在我眼皮底下搞鬼。”她犹豫了一下,很快对内娜说道:“请你带我去狄暗柏•特里的办公室。”

    两人跨出门口,正好看见狄暗柏在走廊里跟一名公司职员说话。洛兰快步走上前,直截了当地问:“特里先生,你刚才有叫人搬走死者房里的东西吗?”

    狄暗柏不耐烦地问:“什么东西不见了?”

    “一把黑色的——椅子。”洛兰故意在“椅子”这个词上加重了音调,试探狄暗柏的反应。

    狄暗柏脸上的肌肉猛然抽动了一下,很快又恢复正常。他漠不关心地说:“我不知道,我刚才一直在处理公司的文件。”

    “介意我去你办公室看看吗?”

    狄暗柏稍事迟疑,说道:“当然不,请跟我来。”

    狄暗柏领着洛兰来到他的办公室门前,推开房门说:“你看,我这儿没有——”话未说完,他猛地停住了嘴,脸色陡然一变,那把失踪的黑色椅子正端端正正地摆放在他的办公桌前。

    洛兰注意到狄暗柏的眼神中再次泛起极度的恐惧和不安,而这一次几乎是又惊又怒,又怕又恨,甚至连他的脸色也瞬间变成了一种相当难看的墨绿色。怎么会有人有这样的脸色?洛兰心里一震,用力眨了眨眼,以确定自己没有看错。

    狄暗柏意识到自己的失态,立刻强自镇定,尴尬地朝洛兰笑了笑:“我不知道是谁——”

    “没关系,特里先生。”洛兰打断他,随手拉过一把椅子坐下。“不如我们趁此机会聊几句,好吗?”洛兰指着那把“特殊”的黑色椅子,做了一个“请坐”的姿势。

    狄暗柏不安地抖了抖肩,似乎很不情愿就坐。洛兰目不转睛地盯着他,再次做了个邀请的手势,不容拒绝地说:“请坐,特里先生。”

    狄暗柏被逼无奈,只好战战兢兢地缓缓坐下,脸上的肌肉不受控制地不断抽动,连手也紧张得微微发抖,好象他不是坐在椅子上,而是坐在钉板上或是随时可能爆炸的炸弹上,看他的样子简直比受刑还难受。

    洛兰看得有趣,却也充满了疑惑。她看得出狄暗柏十分惧怕这把椅子,却绞尽脑汁也想不通这把椅子究竟有何特别之处,可以让他害怕到这种程度。

    “特里先生,你跟死者是怎么认识的?”

    “我和巴里以前是朋友,前段时间我俩偶然遇上,巴里说他公司最近销售新药缺乏人手,于是就请了我到公司来做他的助理。”

    “凌晨一点以前你人在哪里?”

    “我跟公司里的同事金姆、大卫和保罗一整晚都在保罗家里喝酒,他们三人都可以证明。”

    “可是我并没闻到你嘴里有任何酒味。”

    “哦,其实我自己并没有喝酒,只是在陪他们聊天,我个人并不喜欢饮酒,你知道,酒精对身体不好。”

    …………

    洛兰发现,在整个询问过程中,狄暗柏都惶惶不安地不停用手帕擦汗,脸色一直变幻不定,她知道这是因为狄暗柏坐在这把“特殊”的椅子上的原因,但不可思议的是,只要过度紧张,狄暗柏的脸色就会忽蓝忽绿的不断变化,怎么看都不象是正常人的脸色。

    “就到这里吧,特里先生,谢谢你的配合。”洛兰结束谈话,站起身来。狄暗柏如获大赦般立刻从椅子上弹了起来,一把将手帕揣进西装下摆的口袋里,拉开门就要往外冲,早已忘记了女士优先的基本礼节。忽然,洛兰在他身后“啊”地叫了一声,接着紧紧抓住了他的西装下摆,似乎不小心摔了一跤。

    狄暗柏厌烦地皱了皱眉,“你没事吧?”

    洛兰挺身站直,笑了笑说:“没事,不小心扭了脚。对了,你不介意我把这把椅子带回警局吧?”

    狄暗柏神色一振,却又立刻装作毫不关心的样子回答道:“请便。”

    洛兰偷眼瞧他,见他如释重负地松了口气,嘴角居然露出了一丝得意的笑容,似乎在庆幸终于有人弄走了这把讨厌的椅子,洛兰心里暗暗感到好笑。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