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2章失忆的少年

章节字数:4549  更新时间:20-02-22 15:29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洛兰走出制药公司大楼的大门,正看见杰米把那把椅子往警车后备箱里塞,急忙叫住他:“别塞后备箱里,放后座上。”

    杰米大叫:“不是吧,它还要占个座儿?”

    洛兰笑嘻嘻地走上前去,打开后座的车门,“不但它要占个座儿,而且你还得抱着它,从这里到警局,一刻也不许松手。”

    “你不是认真的吧,还怕它长腿自己跑掉不成?哦,不对,它确实有腿。”杰米抓住椅腿,将椅子倒提起来拍了拍。

    “我不知道它会不会自己跑掉,我只知道只要人的视线一离开它,这椅子就会离奇消失。”

    “是嘛?这么不听话?”杰米把椅子提高一点,又在椅子上重重拍了几下,一边拍,一边象教训小孩似的数落道:“叫你调皮,叫你乱跑,回去把你腿给锯了,看你还跑不跑?”

    洛兰忍不住发笑:“行啦,这椅子快被你折腾坏了!”

    “说真的,你真觉得我们有必要把这玩意带回警局吗?看来看去都只是一把普通的办公椅而已。”杰米仍然不停地把椅子翻来倒去的捣腾。

    “我也不确定,只觉得这椅子肯定有古怪,带回去仔细研究吧。”

    “啊哈,我有个主意,我们干脆就地把椅子拆了,椅背椅座什么的全扔后备箱里去,我只要抱住椅腿就行了,你说椅子没腿了还能跑哪儿去?哈哈,这主意不错吧,我真是天才……”杰米说得兴起,连篇的废话罗罗嗦嗦,滔滔不绝。洛兰忍无可忍,大叫一声:“杰米,你再不住口,我把你拆了扔后备箱里去。”

    杰米立刻停嘴,抱着椅子一骨碌钻进了车里,忽然又探出头来说:“我能不能再说一句?”洛兰笑骂:“滚!”杰米急忙缩回头去,不到一秒,又把头钻出来,飞快地说了一句:“对面有个傻子一直盯着我们,报告完毕!”

    “什么?”洛兰抬头一看,街对面果然有个人直挺挺地站在那,眼睛呆呆地望着这边。

    这条街道比较偏僻,行人本来就稀少,何况现在是半夜时分,一个人深更半夜站在这里,不是流浪汉就是迷了路,要不就是……想到这里,洛兰心里一动,这里是制药公司大楼,难道这人认识大楼里面的什么人,他是来找人的?她转念又想,就算事实并非如此,但假如这个人一直在这儿,说不定案发时他看到点什么。

    洛兰走到那人身边,亮出证件,“我是警察,需要帮忙吗?”不料那人浑若未闻,仍然一动不动地站着,傻呆呆地盯着对面的大楼。洛兰仔细打量他,原来是个十七八岁的少年,个子高高的,穿着皱巴巴的体恤衫,牛仔裤的膝盖上全是泥,脸蛋也脏兮兮的。洛兰伸手在他眼前不停晃动,那男孩终于有了反应,将目光转移到洛兰脸上。

    “你是谁?”洛兰问他。

    那男孩茫然地摇了摇头。

    “你在这里干嘛?迷路了吗?”

    男孩又摇了摇头。

    “你家住哪里?”

    男孩不再摇头,也不回答,只是皱着眉,两眼空洞地望着她。

    洛兰叹了口气,看来真让杰米说中了,这孩子是个傻子。她正准备放弃,那男孩突然开口说了句话:“我忘了。”

    “什么?”

    男孩又重复了一遍:“我忘了,什么也记不起来。”

    “你的意思是你失忆了?”

    “是的,我突然醒过来,忘了自己是谁,我吓坏了,在街上到处乱走,不小心跌进了泥水坑里,我爬起来又继续走,然后……不知不觉就走到了这里,这里……这里有什么东西……”男孩好象努力想表达什么却又抓不住准确的词语。

    “你在身上仔细找找,说不定有什么纸条、钥匙、卡片之类的东西,能让你想起些什么来。”洛兰提醒他。

    “你说得对!”男孩急忙在身上摸索,摸了几下,从裤袋里掏出来一叠零零碎碎的钞票,钞票中夹着一张纸条,上面写着:“你的名字叫派厄斯•金森,如果你忘了,去找下面这位联系人。”纸条下方记录着联系人的姓名、地址和电话号码。

    “原来我叫派厄斯。”男孩喃喃地说。

    洛兰看着那张纸条,“你好象知道自己会失忆,特意留张纸条提醒自己,会不会你有什么经常性的失忆症,所以总是随身带着这样的纸条?”

    “我想只有这个原因了。”男孩苦着脸回答。

    “你站在这儿多久了?”

    “我……我也不清楚,我甚至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站在这里。”男孩迷茫地说。

    “对面大楼里发生了凶案,我想,如果你一直在这儿,也许你会看到些什么,可以给我们提供线索。”

    “凶案?”男孩闭着眼睛默想了一会儿,忽然说道:“我看到一个人从对面楼层的窗户里爬出来。”

    洛兰一惊,连忙追问道:“哪层楼?哪个房间?”

    “在那儿!”男孩用手一指,他手指的方向正是罗贝尔办公室所在的位置。

    “他身上挂着几根绳子,六根……不对,好象是八根,他吊着绳子往下滑……不对,好象是在爬……后来他爬到了地上,不,好象是跳到了地上……”男孩的记忆似乎相当模糊,描述得语无伦次,乱七八糟。他歉意地说:“对不起,当时太黑了,实在看不清楚,况且我——”

    “然后呢?”洛兰打断他,“那人长什么样儿?他看到你了吗?”

    “然后……他好象向我走过来,但是有几个醉汉摇摇晃晃地经过,挡在了中间,那几个醉汉还大声唱着歌,后来那个人就不见了。”

    “你看清楚那人的样子了吗?”

    “没有,他全身裹得很严实,看不到他的脸,更何况……”

    “何况什么?”

    “何况我根本没去”看”,只不过是那人碰巧出现在了我的视线里而已,我当时脑子里一片空白,眼前的一切对我来说都只是移动的画面,没有任何意义。”

    “我明白。”洛兰将手搭在男孩肩上,安慰他说:“别担心,你会恢复正常的。”

    “谢谢你,我走了。”男孩转身就要离开,洛兰急忙叫住他:“等等,派厄斯,你不能走!如果那人真的是凶手,他已经看见你了,你一个人会有危险。我想,要不是突然经过的那几个醉汉,你可能已经……”洛兰没有继续说下去,怕吓到男孩。

    “我可能已经死了,对吗?”派厄斯笑了笑,反倒安慰她:“你放心,我不怕,没有什么事比失忆更可怕的了。”

    洛兰温和地说:“你暂时跟我们一起回警局,好吗?等我们抓到凶手或者等你记忆恢复时你再走,再说现在深更半夜的你能去哪儿,你需要清洗一下,换身干净的衣服,跟我一起上车吧,你看,我同事正在车里等着。”

    派厄斯看了看对面的警车,杰米正把头伸出车窗外,对着他比比划划,挤眉弄眼。派厄斯好奇地问:“他怎么了?”

    洛兰说:“他认为你是个傻子。”派厄斯一怔,洛兰接着又说:“不过我认为他才是傻子。”

    派厄斯被她的话逗笑了,点了点头说:“好,我跟你走。”

    ※※※

    杰米端着一大杯咖啡走进办公室,看见洛兰蹲在地上,望着椅子发呆。

    “怎么样?还是没进展?”

    “是啊。”洛兰站起身来,舒展了一下筋骨。“椅背、椅座、扶手,甚至连椅脚的滑轮我都检查过了,没机关,没毒药,没炸弹,一切正常。也许我想错了方向,也许这椅子本身并无特别之处,而是具有某种特殊的象征意义,可能是……某种震慑人心的力量的象征,就好象……”

    “就好象国王的宝座?”杰米接口道。

    “类似,不过不太准确,我觉得应该更狂野,更神奇,更超出人的想象。”

    洛兰继续猜测:“或者……它是某个令人闻风丧胆的神秘组织的圣物,再或者……”

    “再或者是一把被诅咒的魔椅。”杰米又插了句嘴。

    “这个……好吧,也算一种可能,总之,我觉得狄暗柏•特里不会无缘无故害怕一把椅子。”

    “也许他有恐椅症?”

    两人相对笑了起来。

    “说真的,为什么不直接拆了让技术人员去检验?”杰米说。

    “我不想破坏它,我觉得这椅子能让狄暗柏谈椅色变,说不定正好是他的克星,我要留着它以作后盾。”

    “后盾?”杰米对洛兰的说法感到好奇,“你在担心什么?你怀疑狄暗柏是凶手?就算他是凶手,就算他再厉害再狠毒,也不过是个肉体凡胎的普通人,难道我们这么多训练有素的警察还对付不了他区区一个人?”

    “我不知道,”洛兰皱了下眉,“我对狄暗柏这人有种奇怪的感觉,我总觉得他……不是人。”

    “当然,”杰米顺口接道,“能用这种变态残忍的手法杀人的凶手肯定不是人,他是人渣!”

    “不不,”洛兰急忙摆手,“你误会了我的意思,我是说他不象是……人类。”

    “不象人类?”杰米愣了愣,“你是指……另一种物种?就好象外星人?哈哈!”他忍不住失声大笑。

    洛兰白了他一眼,“也不是完全没有这种可能,我在想,假如他真的不是人类,那么他可能拥有某些人类不具备的特殊的超能力,如果这些能力我们应付不了,当他凶性大发时,没人能治得了他。”

    “你真是瞎担心,你不觉得你的想法太荒谬了吗?一会儿是被诅咒的魔椅,一会儿是外星人……”

    “喂,魔椅什么的可是你自己说的。”洛兰插了一句。

    “我那是顺着你的思路随便那么一说。”杰米分辩道。

    “好吧,我承认,我的想法是比较——新颖……”

    杰米嘴一咧,正想发笑,洛兰瞪了他一眼,杰米急忙捂住嘴。

    洛兰接着说:“但是我自有原因,你没看见,狄暗柏极度紧张时脸色忽蓝忽绿,根本不是人的脸,还有——”

    “也许他有什么隐性疾病,”杰米打断她,“也许他得了肝病或者他肚子里长了虫子,你知道,很多病都跟脸色有关。据说中医看病讲究望、闻、问、切四诊,其中望诊的重要环节就是观察人的脸色和表情,比如脸色呈黄色的人可能有胆结石或疟疾,红色可能有肺结核,黑色可能有心脏病,白色可能有贫血病,青色可能有肝病或者肠道蛔虫病。”

    洛兰抱着双臂,饶有兴趣地望着杰米,“哇,我从来不知道你对中医这么有研究。”

    杰米得意洋洋地捋了捋头发,“过奖,只是一点业余小爱好。”

    “那么——”洛兰上前一步,故作认真地问,“你准备什么时候上门为狄暗柏治病?”

    杰米假装听不懂她的调侃,厚着脸皮说:“感谢上帝,你终于看出来只有我才能”治”他。”

    洛兰憋不住笑了,摇着头说:“你这家伙,无敌了。”

    这时,一位中等身材、皮肤微黑的男警察走了进来,后面跟着一个长得白白净净的少年。那少年穿着一件整洁的淡蓝色细条纹衬衫,长着一头浓密的深棕色头发,眉毛英挺,鼻梁高耸,蓝色的眼睛晶莹闪亮,整个人看上去清俊端正,青春帅气。

    杰米夸张地怪叫一声:“哇,这小子是谁啊?比我还帅!”

    洛兰仔细打量了一下那少年,笑着说:“他不就是你口中的傻子派厄斯。”

    “这就是那傻子?”杰米瞪着眼睛,“没想到这小子洗干净以后看上去还挺英俊,尤其穿上尼克这件衬衫就象变了个人似的,你说是不是,尼克?”

    那个中等个子的警察微笑着回答:“是啊,不过衣服短了点,他个子高,我的衣服尺寸不太适合他。”

    派厄斯见三人的目光都集中在自己身上,不自在地搔了搔头。

    “好了,说正事吧。”洛兰将脸转向尼克,“你问了吗?”

    “问了。”尼克走到洛兰跟前,“罗贝尔制药公司的三位职员金姆、大卫和保罗,我全都问过了,三人一致说昨晚狄暗柏•特里确实跟他们待在一起,但是……当问到一些细节时,三人都回答不出来,说是昨晚酒喝多了,完全想不起聊过些什么,做过些什么。”

    “凌晨一点以前,狄暗柏•特里一直跟他们在一起?”

    “是的,他们是这么说。”

    “三个人都能确定?”

    “对,他们三人都十分肯定地说狄暗柏•特里是在凌晨一点以后才离开的。”

    洛兰扬了扬眉毛,带着一丝怀疑和嘲讽的语气说:“喝得什么都想不起来,却能十分肯定狄暗柏•特里离开的时间,看来这三人相当有时间观念啊,连喝醉酒的时候都没忘记看表。”

    “我也觉得奇怪,”尼克脸上露出迷惑的神色,“可是看他们的态度不象是做假,而且狄暗柏•特里刚来罗贝尔公司没多久,他们三人对他了解也不深,按理说没必要替他撒谎。”

    洛兰轻轻“嗯”了一声,坐到椅子上沉思起来。这个狄暗柏•特里在罗贝尔制药公司销售新药的这段时间突然出现,难道是冲着这药而来的?如果他的动机仅仅是想得到新药研发配方,似乎不至于杀人,除非他还有别的什么不可告人的目的,假如是这样,他真正的目的又是什么?他究竟想从罗贝尔这里得到什么呢?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