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4章怀璧其罪

章节字数:4626  更新时间:20-02-23 06:14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斯通说到这里停了下来,良久不语。过了一会儿,他叹了口气说:“戈登救了我的命,而我,却害死了我的三位好朋友,要不是我将那对邪恶的蝴蝶带上船,一切事情都不会发生,我的朋友也不会死。我后悔莫及,从此一蹶不振,酗酒赌博,越陷越深,我妻子忍无可忍,终于跟我离了婚,带着女儿走了。我越发消沉,每天靠赌博打发日子,越赌越大,甚至向高利贷借钱,到后来家财散尽,还欠下了一大笔赌债,只好成天东躲西藏,躲避债主。”

    “有一天,我躲在一家酒吧借酒浇愁,那天酒吧的人非常少,到最后只剩下两个人,一个是我,另一个人就是巴里•罗贝尔。我们一起聊了起来,聊到后来,我醉醺醺地向他说起了关于那两只蝴蝶的事情,罗贝尔听完后,对我所说的蝶石很感兴趣,突然提议要用一大笔钱买下我手中的那块蝶石,让我不仅可以还清赌债,而且还能用剩下的钱重新开始新的生活。我犹豫不决,告诉他那块蝶石是不祥之物,非常危险,得到它未必是件好事,但罗贝尔一再请求,他对我说,他会请专家对那块石头进行妥善处理,没有任何危险,我完全不必担心。我还在犹豫,罗贝尔立即拿出支票簿开了一张支票给我,我一看上面的数字,不由得动了心,终于将那块蝶石卖给了他,并一再提醒他要小心。罗贝尔得到那块石头后喜不自胜,一个劲地安慰我说:”你放心,我会小心处理的,绝对没问题。””

    “我将石头卖给罗贝尔后,心里总是忐忑不安,担心他会因此遭遇不测,于是每隔几个月我就给他打一次电话,确认他还活着,幸好他一直平安无事,我也渐渐放下心来,可是今天我打电话去他公司的时候,公司里的人却告诉我说罗贝尔先生突然死了,我立刻想到肯定跟那块蝶石有关,一定是,那块不祥的蝶石又害死了一个人,这都是我的错!我打听到负责这案子的警察的名字,便急忙奔到警局里来了。凯利警官,你告诉我,罗贝尔先生是不是被那块石头杀死的?是不是?是不是?”

    洛兰见斯通又开始焦躁起来,急忙按住他说:“你别激动,我告诉你,罗贝尔的死可能跟那块石头无关,你不要自己胡乱猜测,我需要你保持冷静,因为我还有一些问题要问你。”

    斯通平静下来,洛兰的话果然对他起了些安慰的作用。

    “斯通先生,你所说的怪石除了使人全身抽搐、四肢麻木、头晕眼花以外,还会不会对人有其他的伤害?比如说在人全身刺上很多小孔,或者使人身体腐烂?”

    斯通回想了一下说:“我当时在三位朋友身上没有发现你说的这些症状,但是也说不准,也许那石头对人有其他伤害,只是我没有见到而已,实际上,我连那石头到底长什么样儿都不清楚,我一直没有打开过那个盒子。”

    “还有那幅画,你说在海底的时候,那两只蝴蝶一直围着那幅画转悠,那你将蝴蝶带上船以后,还有没有让蝴蝶接触过那幅画?”

    “没有,我将蝴蝶放入玻璃缸以后,见它们在水里游得很正常,便没有考虑这事儿,虽然那幅画是有点古怪,但毕竟只是一幅画而已,我觉得无关紧要,所以也没有太在意。”

    “在你跳船离开以前,那幅画还在吗?”

    “应该……还在吧,我去睡觉以前,那幅画就放在船舱里,我醒来之后,踏进船舱的一刹那,只看见乔易躺在地上,没有注意那幅画还在不在,那时一进去就全身难受,所以就急忙退了出来。我也想不明白,当救援队去搜寻的时候,石头和画怎么会不见了,难道中间这段时间有人上过船,拿走了石头和画?但是也说不通,有谁进到船舱以后还能活着出来?”

    洛兰停止了提问,陷入了沉思中。

    杰米趁着这个空档,向斯通问道:“斯通先生,你是做什么的?”

    “我现在开了一间小超市。”

    “那你以前呢?”

    斯通苦笑了一下,“作家,一个不入流的失败的作家。”

    杰米作恍然大悟状,“原来如此。”

    斯通望了望洛兰,“凯利警官,你还有问题吗?如果没有,我想去看看罗贝尔,可以吗?”

    “噢,当然。”洛兰从沉思中醒过神来,对一旁的尼克说:“你带斯通先生去吧。”

    斯通走到门口,洛兰突然叫住他:“斯通先生,罗贝尔死后的样子……不太好看,你要有心理准备。”

    斯通神色黯然地说:“我明白。”

    斯通一离开,杰米便急着问洛兰:“你刚才说罗贝尔的死可能跟那块石头无关,为什么?”

    洛兰笑了笑,“你也相信?我那是安慰斯通而已,他情绪那么激动,不让他冷静下来,我怎么问他问题?其实恰恰相反,我认为两者绝对有关联,罗贝尔就算不是被石头所杀,也是被石头所害。”

    “你相信斯通所说的话?要知道,他以前是个作家,作家都喜欢夸大其辞或者编造故事,你听他刚才所有的描述,简直就象写小说一样。”

    “我相信他说的都是事实,就算有点小小的夸张,但应该是个真实的故事,也只有这个故事,才能将所有的事情联系起来。”

    洛兰将那把黑色的椅子拉过来坐下,继续说道:“我推测整件事是这样的:斯通跳船离开以后,有人去船上拿走了剩下的那块蝶石和那幅画,当然,这个人肯定有某种特殊的本领或方法,能够让自己不会受到蝶石强烈的放射线的伤害,我估计这个人十有八九就是狄暗柏•特里。狄暗柏发现只剩下一块蝶石,于是到处搜寻另一块蝶石的下落。斯通将另一块蝶石卖给罗贝尔以后,罗贝尔对这块蝶石进行研究,可能从中发现了什么秘密,比如用这块蝶石提炼出的药物对治疗某些疾病有神效,也许他公司推出的新药就与此有关。罗贝尔公司的新药引起了狄暗柏的注意,狄暗柏混入公司,查出另一块蝶石在罗贝尔手中,于是对罗贝尔痛加折磨,逼他交出蝶石,不料罗贝尔的女秘书内娜刚好在这时来到公司,狄暗柏情急之下勒死了罗贝尔,接着翻窗逃走,没想到又被街边的派厄斯撞见,他本想再次杀人灭口,恰巧几个醉汉经过挡住了他,他只好赶快溜走,然后等着内娜打电话给他,最后堂而皇之地回到公司。”

    杰米说:“你的推测有一定的道理,也许那块蝶石正是凶手杀人的动机,可是你别忘了,狄暗柏有完美的不在场证明。”

    洛兰摇了摇头说:“所谓的不在场证明很可能是狄暗柏利用某种特殊能力制造出来的,比如幻术、催眠术或是其他什么我们不了解的方式,让三位证人产生错觉。而且,我相信他的能力不止如此,他能做到常人做不到的事,比如他的身体能够抵挡蝶石强烈的放射线照射。如果这些推测都是真的,你想想,一个残忍狠毒又具有超能力的人,就象一颗定时炸弹,随时有可能制造混乱,对这个世界造成巨大的破坏,这不得不让人担心。”

    杰米笑着说:“你始终怀疑狄暗柏是什么异类物种,对吗?有什么依据呢?就凭你之前所说的脸色吗?”

    “不,实际上还有一点。我在向狄暗柏问话的时候,发现他不停用手帕擦汗,我跟你提过这事,还记得吗?”

    “记得,你说当时狄暗柏坐在这把椅子上简直是如坐针毡。”

    “是的,后来我站起来时假装摔倒,顺势拉住了他的衣服,从他的衣服口袋里偷走了手帕,你猜怎么着?他手帕上的汗是绿色的。”

    “是吗?”杰米吃了一惊,“怎么没听你说起?”

    洛兰瞪了他一眼说:“我那时还没来得及把话说完,就被你的一篇”医学宏论”给打断了。”

    “那手帕呢?”

    “我已经交给法医检验。”

    洛兰坐在椅子上来回转动,开玩笑地问杰米:“我的大医学家,这次你又有什么医学见解可以对此作出解释?”

    杰米愣了愣,眼珠滴溜溜地转了几下,突然兴奋地一拍脑袋,“我想起来了,还真有!其实人不仅有绿汗,还有红汗、蓝汗、黄汗,这在医学上统称为”色汗症”,古代的医书上对红汗、蓝汗、黄汗都有记载。专家们认为出现色汗的原因可能有三种:第一种是吸入了不明物质,物质中含有人身体无法分解的色素和酶,只能通过汗液排出;第二种是药物引起;第三种是体内的寄生虫或细菌产生有色物质导致。”

    洛兰摇着头笑了,“我就随口一问,想不到你还真的从书中给我搬来了一堆医学道理,这么说你不赞同我的推测?”

    “我没这么说。”

    “那你这一大篇引经据典所为何来?”

    杰米狡黠地眨了眨眼睛,“你只是问我对”绿汗”有何医学解释,并没有问我是否赞同你的推测,我趁机卖弄一下,不可以吗?”

    “去死!小心被人毒哑了,让你以后都不能开口说话。”洛兰作势欲踢,杰米急忙闪到派厄斯身后,大笑着说:“如果不让我说话,我真的会死。”

    派厄斯笑着躲到一边,嘴里喊道:“看准了下脚,小心误伤!”

    杰米一脚向派厄斯飞过去,笑骂道:“你这小子真没义气!”

    派厄斯双手做了个阻挡的姿势,忽然很认真地说了句:“其实我觉得洛兰可能猜得没错。”

    杰米一怔,停住脚问:“关于什么?”

    “关于狄暗柏•特里,你不觉得这个人的名字有点怪?”

    杰米放下脚,一屁股坐到沙发上,满不在乎地说:“有什么好奇怪的,肯定是胡乱编造的一个假名,他当然不会用真名。”

    洛兰不以为然地说:“假名是有可能,但未必是胡乱编造,人们取名字往往偏好与之有关联的事物,就算是假名,往往也有某种含义,这也是一种潜意识的反映。”她向派厄斯努了努嘴,示意他继续说下去。

    派厄斯点点头,说道:“传说在印度尼西亚的爪哇岛上,有一种最凶猛的食人树,名字叫”奠柏”,与这个人的名字”狄暗柏”的读音极其相似,而这个人的姓氏又正好是”特里”,狄暗柏•特里就是奠柏树,也就是食人树。”[注:特里(Tree)意为“树木”]

    听到派厄斯的解释,洛兰和杰米不禁感到有些惊奇,杰米奇的是狄暗柏的名字中居然暗藏着这样的关联,而洛兰奇的是派厄斯竟然能看出这其中暗藏的关联。

    杰米收起了嬉皮笑脸,一本正经地说:“说真的,太多的巧合,让我也不得不产生怀疑,难道这个狄暗柏真的是异种?”

    洛兰感觉自己坐着的椅子轻微地震动了一下,她不经意地低头看了一眼,随即向派厄斯问道:“你从哪儿知道这些的?你不是失忆了吗?”

    派厄斯被问住了,挠了挠头说:“我也不知道,它突然就从脑子里冒出来了。”

    “我想这应该是你以前就有的知识,就好象你刚才随口就能说出水下闭气时间的最长世界纪录,看来你的记忆正在逐渐恢复。”

    “真的吗?太好了!”派厄斯一时高兴,竟忘形地蹦了起来。

    “悠着点,小子,别太得意了。”杰米笑着将派厄斯拽到沙发上,搭着他的肩膀说:“好吧,就算这事让你们俩不幸言中,但是有两个问题我不明白,第一,如果狄暗柏果真是异种,如果他真的具有超人的能力,那么他可以轻而易举地对付任何一个普通人类,又何必一定要得到那两块杀人石呢?”

    洛兰说:“或许他有别的用途,或许那两块蝶石还有我们想象不到的功用。”

    “第二,既然他是为蝶石而来,那么他杀人夺石以后应该立即消失,怎么还会继续留在罗贝尔公司呢?”

    “也许他还不知道蝶石藏在哪里,或者要拿到蝶石还需要费一番功夫……不好!”洛兰突然低叫一声。

    “怎么了?”杰米连忙问。

    “一旦他找到蝶石,很快就会消失无踪,我们必须比他快一步找到证据抓住他。”

    “怎么找?”

    洛兰抿嘴不答,只是含笑望着杰米。

    杰米立时明白,翻了翻白眼说:“不会吧,又出老招?让上面知道了我们又得挨训。”

    “别这样,杰米,事急从权,你知道现在唯一的办法只有先去他家里搜,但目前我们还没有充足的理由申请搜查证,等有的时候恐怕什么也搜不到了。”

    “我也去!”派厄斯兴奋地站起身来。

    “你哪也别去,今晚上乖乖地待在这里等我们回来,我会叫尼克照顾你。”洛兰向他嘱咐道。

    派厄斯泄气地跌坐回沙发上,嘴里咕哝道:“我又不是小孩。”

    杰米拍拍他肩头,冲着他俏皮地眨了眨眼睛:“要不咱哥俩换换?我也想有人照顾。”

    “不用担心,你有我照顾。”洛兰笑吟吟地将杰米从沙发上拉起来,“你不是要替狄暗柏治病吗?我委曲一下,做你的护士,雷医生!”

    杰米眼睛一亮,“哇,角色扮演,制服诱惑,我喜欢。”他顿时来了兴致,得意洋洋地耍贫嘴,“要做我的护士,你首先得改变下形象,你的指甲油不够亮,嘴唇不够红,还有,你知道,我喜欢护士穿上性感的小短裙……”

    洛兰不声不响地从桌上拿起一个小纸杯,突然一把塞进杰米的嘴里。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